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8章 咬舌

第68章咬舌

四月份的天气,不冷不热,微风一吹,身上暖暖的,整颗心也变得暖暖的。

为了能够和惠妈妈一起出府见一见那些药材的样子,安慕锦早就准备好了理由说服林妈妈。反正她现在是禁闭期间,就算出府两天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所以在安慕锦的软磨硬泡下,让凝翠穿着安慕锦的衣服充当她,林妈妈才答应让她跟着惠妈妈出来。

安慕锦穿着凝翠的衣服,十分兴奋的走在前头,催着惠妈妈和她的丈夫道:“惠妈妈,你们快一点啊。”

惠妈妈疼爱的笑着看着安慕锦,“锦儿,你慢一些。像你这样跑,等会到了山上就没有力气了。”

安慕锦听惠妈妈这样说,索性不走了,站在那里等惠妈妈一走近,上前一把抱住惠妈妈的胳膊,高兴道:“妈妈,你叫锦儿叫的真好听。”

惠妈妈只是笑,以往上山采药只是一项来钱的工作,今年因为有安慕锦的加入,她觉得这不再是枯燥的工作,反而是一种乐趣。

等安慕锦到了山脚下,那里已经来了一些人了,似乎他们也是刚到的。

大家不是立刻上山,而是在山下吃了东西,休息一下才继续往山上走的。

“老李啊,这是谁啊?长得水灵灵的,不会是你们的女儿吧?”一个认识惠妈妈丈夫的人走过来,好奇的打量着安慕锦。

突然被陌生男人盯着看,安慕锦扭过头去,不敢和那个男人对视。

老李头憨厚一笑:“对,是我的女儿。她也想着跟我们一起挖药,补贴家用。”

“哦。”来人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句,眼睛还是盯着安慕锦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惠妈妈伸手拍了那人一下,指着他身后道:“你老婆在催着你呢。”

来人听惠妈妈这样一说,才恋恋不舍的将视线移开,转身走了。

惠妈妈来到安慕锦身边,商量道:“小姐,你长得太好看了,我将你的脸抹脏吧,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娘,你还是叫我锦儿吧。”安慕锦也改口叫了惠妈妈为娘,不等惠妈妈动作,她就抓了一把土,往脸上抹。

休息的差不多了,安慕锦他们也开始上山了。

这座山叫云母山,很高,高入云霄,很大,大的看到这面,不知道那面在哪里。

山里树木茂盛,草药也是丰富的很,住在附近的人每年春秋两季会进山挖药。大多是一个家庭组合在一起,像是惠妈妈和老李头。

爬山和走路不一样,爬了一会儿,安慕锦就觉得有些累了,小脸通红通红的,汗已经爬上了后背,额头。

擦了擦头上的汗,安慕锦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爬山真不容易啊。

又走了一会儿,听到前面一阵**,原来有人为了一种药材打了起来。

这样的事情每年都会发生,老李头和惠妈妈也见怪不怪了,带着安慕锦绕路走开了。

安慕锦发现走着走着,大家的身影就都看不到了,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惠妈妈看出了安慕锦的疑惑,解释着说只有分开大家才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像刚刚那样的纠纷就会少一些。

安慕锦点头称是,弯着腰和惠妈妈一样认真的寻找了起来。

虽然安慕锦是看过医书的,医书上也有记载各种草药的样子,但是这和亲自寻找是不一样的。

且不说对那草药的样子不熟悉,记不住,而且这些草药是混在其他杂草中的,所以找起来更是费劲。

安慕锦看过的地方,惠妈妈很容易找到了一种草药。

在惠妈妈将草药拿给安慕锦之后,安慕锦看了好几遍才反应过来这种草药她在书上看过。

一连几次之后,安慕锦都有点没有信心了。她这哪里是来找草药的啊,分明就是来看风景的。

看出了安慕锦的懈怠,惠妈妈笑着安抚道:“这草药有几百上千种,想要都认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锦儿,你也别着急,跟着我先认识认识,等你再看到就容易多了。”

安慕锦点点头,突然她也看到了一种认识的草药——柴胡。

兴奋的对惠妈妈说:“惠妈妈,你看我认的对不对,柴胡?”

安慕锦不等惠妈妈回答,人已经先朝着那片柴胡跑过去了。

惠妈妈跟过去一看,开心的夸赞道:“锦儿,你真是我们的福星,我们上山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的柴胡。老头子,快过来啊。”

老李头听到惠妈妈喊,激动的跑过来。看到至少有两张床那么大片的柴胡,而且除了柴胡一点杂草都没有的时候,老李头更加激动起来了。

“只要我们将这些柴胡挖回去,也能卖一个好价钱。”惠妈妈开心的说道。

将两大一小背篓装满了,惠妈妈和老李头累的坐在地上。即使很累,两人脸上都带着大丰收的喜悦笑容。

安慕锦体贴的将水袋递过去,两人一一喝了水。

又休息了一会儿,惠妈妈说先下山吧,毕竟带着这么多的柴胡再在山上转的话只会更累。

老李头恩了一声,也同意了。安慕锦虽然觉得她上山没有见到多少药材,但是看到惠妈妈他们这么高兴,她也跟着开心。

三人将背篓背在身上,正要下山时,刚刚那个和老李头打招呼的男人突然来了,拦住了三人的去路,邪笑道:“老李,你们真是好运气啊,这么快就将背篓装满了。”

看男人的神情不对,老李头上前一步,将镰刀往前一放,冷冷的看着男人道:“狗蛋,你不要胡来。”

狗蛋嘿嘿笑了两声,双手一抬,从后面跑过来四个和他一样壮硕的男人,一个一个虎视眈眈的看着安慕锦三人。

突然狗蛋伸手朝着安慕锦一直,yin笑道:“别看那小妞满脸脏兮兮的,其实可漂亮了,白嫩嫩,水灵灵的。待会啊,她的衣服一脱,下面肯定会更加的水嫩好看的。”

狗蛋一说完,其他男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再看安慕锦时,那双眼如狼一样发出一种侵略性的目光。

安慕锦害怕的躲在惠妈妈的身后,双眼紧张的看着对面的五个人。若是真的打起来,老李头恐怕都不是那个狗蛋的对手,更别说还是这么多人一起了。

老李头听狗蛋将话扯到安慕锦的身上,也吓了一跳。安慕锦可是安平侯府的二小姐,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一家都赔不起啊。

将背篓放下来,老李头对狗蛋说:“我们将这些都给你们,你们放我们走。”

“老李大哥啊,你这是做梦呢吧。”狗蛋走过来,手里的镰刀朝着老李头勾了一下,老李头直往后躲,不过还是护着惠妈妈和安慕锦。

安慕锦看着这些人,气的咬牙,她不怕什么豺狼虎豹,怎么忘记了有时候人比那些还要可怕啊。

看着五个大男人都拿着镰刀朝着自己逼过来,老李头也害怕了起来,而且身后就是一大片低矮的灌木之类的了,想退也退不了了啊。

“狗蛋,你说你还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放我们走。”老李头祈求的说道。

“你们可以走,但是这个小娘们必须留下。”狗蛋拿着镰刀往安慕锦脸上一指,安慕锦立刻吓的缩回了脖子,小脸也是惨白。

她真的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即使她有小刀防身,可和那些人的镰刀比起来,简直是不值得一提啊。

狗蛋他们逼的更近了一些,后面的路也不能再退了,安慕锦咬着唇看着这些丑陋的男人。

若是他们真的对自己做什么,她就用那把防身的小刀自刎。

五步,四步,三步……

在离安慕锦还有两步远的时候,她突然拿着刀指着自己的脖子道:“你们别过来,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被你们糟蹋的。”

“哈哈,小娘们还挺贞烈的哈。”狗蛋摸了一下下巴,对着身旁的人说道。

“你,你们,不准为难我爹我娘,让他们先回去。”安慕锦吞了一口唾沫,紧张的看着狗蛋手里的镰刀,就怕他突然朝着自己勾一下,她的小命就真的没有了。

“好说,好说。”狗蛋对老李头使了一个眼色,老李头战战兢兢的说道:“狗蛋,我闺女才十二岁,你这样就不怕遭天谴。”

狗蛋凶狠的朝着老李头瞪了一眼,随即一脚将老李头踹开,正准备踹惠妈妈的时候,安慕锦手里的刀子狠狠的朝着狗蛋手上一滑。

狗蛋疼的咒骂一声,看安慕锦时更是愤怒,凶神恶煞的骂道:“臭娘们,给你点颜色你还开启染坊来了。兄弟们快上,这个娘们不敢自杀。”

安慕锦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手就被人给抓住了,身体也被人抱住了。老李头和惠妈妈想要上来阻止,更是被踢的满地打滚。

人生还未开出花朵,就这样结束了吗?

安慕锦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划过脸颊,正要咬舌自尽,突然身上的力道全部消失了,接着是狗蛋他们的求饶声。

安慕锦仰躺在地上,睁眼一看,荣叔不知何时来了,身后站着的就是小王爷。

在低头看着自己,衣服被撕扯拉开,露出了一片白净的肌肤,还有大红色的肚兜 ,她猛然翻了一个身,赶紧趴在地上,遮住了胸前的风光。不知道是羞还是糊涂了,安慕锦竟然有了一种还不如刚刚咬舌自尽了呢。

“还不快滚!”荣叔一声怒吼,狗蛋等人立刻连贯带爬的跑走了。

荣叔又看了看老李头和惠妈妈,他们两人不解的看着安慕锦,安慕锦红着脸对他们点头,两人才放心的背着背篓下山。

等惠妈妈他们走了,荣叔也走了,这里一下就只剩下了小王爷和安慕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