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9章 接触

第69章接触

周围是安静下来了,只是安慕锦却还觉得头顶有一股莫名的压力,她抬头一看,小王爷正冷冷的看着她呢。

就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小王爷也是这么的清冷。

看了一眼,安慕锦就低下了头,虽然她都还没有怎么发育,但是也知道男女有别。小王爷在这里,让她怎么起来穿衣服啊。

安慕锦左等右等,都没有听到小王爷离开的脚步,她咬着唇,趴在地上,继续装死好了。

动了,小王爷他动了。还不及安慕锦反应过来,就看到一双异常修长,白皙的大手朝着自己伸过来。

安慕锦以为小王爷是要来拉自己,可想到自己衣衫不整呢,就不想伸手让小王爷拉。在这矫情犹豫了一会,感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衣服,猛然看到是那只好看的手。

接着安慕锦觉得本就凌乱的衣服被人拉的更加凌乱了,然后看到小王爷坐在了她的衣服上。

也就是说刚刚小王爷并不是为了来拉她,而是站着累,想坐下。可是地上脏,所以就用了她的衣服当垫屁股的。

刚刚是因为害羞不敢起来,现在是想起来也不能起来了,安慕锦很是哀怨。

顺着小王爷屁股下的衣服往上看,侧面的他显得更加的清冷,眉毛很粗很黑也很好看,鼻梁更为高挺,嘴巴紧紧的抿着。不知道是不是安慕锦眼花,她竟然看到了小王爷的嘴角是扬着的,似乎在笑。

看到小王爷神清气爽的坐在那里,安慕锦心里可不是滋味。

又是等了许久,小王爷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她也不会那么热诺的先和他说话的,两人就这么僵着。

四周有一种可怕的安静,只能听到风呼呼的声音,吹的树叶哗啦啦的乱响,就像是她的心跳一样,毫无规律可言。

“外面的世界好玩吗?”小王爷开口了,声音和两年前的比,沙哑沉稳了许多。

“我,我才不是出来玩的……”我是出来学习的,是来认识药材的,后面的话安慕锦不敢说,因为她一开口,小王爷就瞪了她一眼。

对,刚刚一眼她绝对没有看错,小王爷就是瞪了她。

被他那么一瞪,安慕锦莫名的心虚,感觉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其实安慕锦觉得她也没有做错什么啊,只是不小心遇到坏人了而已,这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安慕锦想是这样想的,可是却不敢和小王爷辩驳。

小王爷移开目光,继续看着前方:“安平侯府对你不好?”

“谁说的?”安慕锦随口反驳,祖母和父亲现在对她可好了,都拿她当做嫡亲的看待。

之前安慕锦还觉得老夫人对她好,是因为皇后。可后来发现不是,到现在她都还不明白老夫人为什么对她好。

想着想着,安慕锦突然发现她和小王爷的对话断片了。

安慕锦不由得又看了小王爷一眼,正好小王爷这时候也扭头看着她,那好看的眉毛皱起来,好让人心疼。安慕锦若不是趴着的,肯定会伸手为他抚平了那好看的眉毛。

“为什么每次见到你,你都穿着丫鬟的衣服?”小王爷说罢又看着前方。

安慕锦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来为什么,最后想到了她在皇宫也看过他啊,那时她不是没有穿着丫鬟的衣服嘛。可是这话她不敢说啊,因为她并没有真正的和小王爷碰面,要么是她躲着,要么是他躲着。

而且小王爷都不提,她干嘛要提啊,绝对不能提。再说了,小王爷见到她时,她正好摔了一跤,样子颇为狼狈。

“因为这样方便出门。”安慕锦解释着。

小王爷又不说话了,四周一下显得沉静无比。

就在安慕锦想小王爷是不是想这样一直坐到天黑啊,他开口了,“外面的世界并不是那么的好玩,相反还很危险。以后没有能够保护你的人在身边,不要出来。”

“啊?”安慕锦看着他,他说这话是啥意思。

小王爷没有理会她的疑惑,继续道:“有时候越是有诱惑的东西,越是危险。如果下次你想要什么,就告诉我,我让荣叔帮你。”

“啊?”这次安慕锦不是疑惑,而是震惊了。

她只是一个侯府的庶小姐,哪里敢劳烦小王爷这么尊贵的人物身边的奴仆啊。再说了,她天天在侯府,连出门都是难的,怎么告诉他。

“京城有一个锦丰布庄,让你的人到那里去找我,这是信物。”小王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玉佩,递到了安慕锦的面前。

安慕锦愣愣的看着那块玉佩,不敢接,也不想接。

“拿着!”小王爷命令道,安慕锦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小王爷,我们身份悬殊,又无亲无故的,拿你的东西不好。”

其实她想说的是,小王爷你是皇亲国戚,我不想和你扯上关系。你亲娘就是当今太后,她可是非常非常讨厌我的。若是知道我和你有关系,还不知道太后又要怎么讨厌我,甚至还会连累整个侯府呢。

“你不是也送给我一个香袋?”小王爷说话不脸红,那个香袋早就被荣叔给当做祸害给扔了。

“哈哈……”安慕锦尴尬的笑着,她还记得送他香袋时,他立刻病情加重了。这时候不适合提过去的事情,不美好。

“拿着!”小王爷又是命令的口吻,安慕锦不得不接着,心想只要我不去什么布庄不就好了。

以为小王爷说完这些就会起来,可又让安慕锦等了许久。

“咳,咳……”小王爷突然咳嗽起来,吓了安慕锦一跳,心莫名的为他扯着,为他担忧起来。

“你的病还没有好?”安慕锦刚关心一句,小王爷突然站起来,脚下踉跄一步,荣叔瞬间出现,扶住了小王爷,才不让他太过狼狈。

安慕锦趴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看小王爷那个样子,似乎病的很严重,而且像是多年沉积下来的。

等小王爷咳的气儿顺了,他回头看到安慕锦还趴在地上,不知为何笑了一下,“起来吧。”

安慕锦哦了一声,看到小王爷因为咳嗽脸蛋红红的,安慕锦心里想着这样的小王爷才算是个正常的人,之前他的脸实在是太白了,白的不像是人。

安慕锦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小王爷,赶紧将衣服穿好,然后起来,笑着看着小王爷。

小王爷被那笑容刺到眼睛,想别开视线却又舍不得,就那么愣愣的看了一会儿。

荣叔咳嗽一声,小王爷才回过神来,轻声道:“回去吧,一会让荣叔送你。”

安慕锦继续哦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跟在了荣叔的身后。

安慕锦看的清楚,荣叔对她还是很有意见的,若不是小王爷在这里,恐怕他早就给安慕锦更难看的脸色了。

下山的路不是很好走,安慕锦又心事重重的,没有仔细看脚下的路,被一个小石头搁到了脚,小腿一弯,冲着下面的小王爷就撞了上去。

幸而是荣叔反应快,一手拉住了想要往下跌倒的小王爷,一手将狼狈不堪的安慕锦给抓在了手里,并十分凶狠的瞪了安慕锦一眼。

安慕锦尴尬的看着荣叔,想要解释,可话到嘴边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荣叔放下安慕锦,安慕锦装着整理衣服,避开小王爷的视线。

唉,她真是没用啊,走个路也走不好,还差点将小王爷给撞下山去。这若是悬崖峭壁什么的,小王爷恐怕就要摔下去,粉身碎骨了,到时候荣叔肯定又逼着她给小王爷陪葬了。

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安慕锦抬头一看,只看到了小王爷的后脑勺。

“抓着我,注意看路。”小王爷的声音冷冷的,安慕锦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侧,心里想着他应该是生气了吧。

可小王爷是谁啊,即使气恼她刚刚撞了他,也还能装作不生气的样子。不仅没有发脾气,还主动来拉着她,为了防止她第二次撞到他。

忐忑不安的走完了所有的山路,来到了下面的平路,安慕锦忍不住偷偷的呼出一口气。这下小王爷不会再担心她会撞到他了吧,是不是该松手了。

安慕锦轻轻挣了一下,被小王爷拉的更紧了,“荣叔,先送她回去。”

荣叔又看了看安慕锦一眼,虽然那眼神比刚刚的平和多了,但是安慕锦却觉得里面的东西更多了,她有点看不懂了。

荣叔吹了一声口哨,就看到从旁边走出来一个车夫,紧接着是一辆马车。

小王爷拉着安慕锦上了马车,荣叔和车夫坐在外面。

马车开始走了,安慕锦紧张的看了小王爷好几眼,可他却都没有看自己。安慕锦再看看那个被小王爷紧紧抓着的手,心绪万千啊。

终于鼓足勇气,安慕锦开口请求:“小王爷,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小王爷看了安慕锦一眼,“为什么?”

为什么?安慕锦被问住了,表情纠结的看着小王爷,他怎么不说他为什么下山了还要抓着她的手啊。

“到了自然会松开你的。”小王爷表情淡淡,说完更是直接闭上眼睛,显然不想和安慕锦讨论这个问题。

安慕锦伸手揉了揉小脸,觉得这一定是在做梦。

外面渐渐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安慕锦想只要穿过这条巷子,她就可以回到安平侯府了。

这时候安慕锦承认小王爷说的话是正确的了,外面的世界果然是危险的,比如说碰到小王爷,呆在小王爷身边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