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0章 擒贼

第70章擒贼

因为和小王爷亲密接触了一次,大手拉小手,所以安慕锦一连噩梦了好几天。

然噩梦的真正原因也不是小王爷,而是他身边的荣叔。也许荣叔不喜欢她亲近小王爷吧,所以每晚都会在梦里来找她。要么是提醒她离小王爷远一些,要么是压着她让她去给小王爷陪葬。

借着春日的阳光,安慕锦伸着小手,希望让阳光快点将她的这只手给暖回来吧。和小王爷那冰凉的大手一接触,她老是觉得这只手的温度比另一只手的低,这也是她做噩梦的原因。

“小姐……”惠妈妈欲言又止的走过来,安慕锦抬头对惠妈妈笑了一下:“惠妈妈,如果你不想听到林妈妈骂人的话,我们还是沉默吧。”

“哎!”惠妈妈兴奋的应了一声,自从那天回来,她一直在担心啊,担心林妈妈会骂她。

因为她带着安慕锦出府的时候,可是在林妈妈面前发过誓的,一定要保护好她。可谁知道平时都很不错的狗蛋,竟然想到做出那样下流无耻的事情来呢。

“小姐,那个人是谁啊?”惠妈妈又对小王爷好奇起来。

安慕锦想了一下,不能说真话,说真话会给自己惹麻烦。可说假话也不能说的不像,不像的话惠妈妈就会不相信。

“他是个打抱不平的侠士,我也不认识。”安慕锦想着荣叔那么厉害,应该算得上是个侠士了吧。

“哦。”惠妈妈哦了一声,疑问都问清楚了,她又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二小姐,二小姐……”安慕锦正闭目养神,突然听到一声尖利的叫喊声,然后又突然没有了。

安慕锦猛然睁开眼睛,站起身,对屋里的凝烟喊道:“凝烟,快将门打开,看看外面叫我的人是谁。”

凝烟没有出来,如菊倒是从厨房跑了出来,“我怎么听着像是杏儿的声音呢?”

如菊这人善交际,经常帮安慕锦跑腿,和很多人都熟悉,一下就听出了那人是二姨娘身边的杏儿的声音。

一听如菊这样说,安慕锦也不等别人来开门了,小跑着出去,拉开门一看,安慕雪正笑意盈盈的站在门口。

“妹妹,祖母心疼你,说你明天就可以出来了,只是今天还要继续呆在屋里。我是来给你报信的,也想你了,想和你说说话,解解闷。”

安慕雪的个头比安慕锦高了半头,安慕锦踮着脚尖,朝她身后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姐姐,这是真的吗?太好了。”安慕锦违心的笑着,其实她倒希望还能继续关几天呢,至少不用面对假惺惺的安慕雪。

安慕雪进门之后,凝喜就将大门给关上了。

安慕锦看了勤劳的凝喜一眼,觉得哪里怪怪的,可一时又察觉不出来。

刚进屋,外面再一次传来杏儿的声音:“二姨娘快不……”

杏儿的声音挣扎的厉害,说了不到一半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安慕锦脚步一顿,阴狠的看了安慕雪一眼,随即就要往外跑。

凝喜快速一把抱住了安慕锦的身体,安慕雪则是对其他想要上来解救安慕锦的人冷声道:“今天谁要是敢踏出锦绣苑一步,乱棍打死!”

“安慕雪!”安慕锦咬牙,气愤的瞪着安慕雪,她终于撕掉伪装了吗?

对安慕锦直接叫她的名字,安慕雪是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容满面道:“我的好妹妹,二姨娘犯了大错,祖母用毒酒赐死她,给她抬为平妻,是对她的抬举。这个时候你可不要犯糊涂,等二姨娘抬了平妻,你就和我一样是嫡亲的侯府小姐了,侯府里真正的主子。”

“呸!”安慕锦呸了一声,张口就去咬凝喜的手。

这时院门打开,曲妈妈带着几个粗奴凶神恶煞的走了进来。

“快,将这里所有的人都给我绑起来。”曲妈妈一声令下,那些粗奴拿着绳子两个组成一团,开始绑人。

看到曲妈妈来了,安慕锦更是气愤,又想到了前世被安慕雪害死的场景了。不过她的心突然冷静了下来,安慕雪是有准备而来的,她若是不能冷静下来,又会像上辈子一样被人按在砧板上狠狠的凌虐。

林妈妈看到安慕锦突然冷静下来了,一改平时的温和,撩起袖子喊了一句:“横竖都是死,大家拼了。”

林妈妈和惠妈妈第一个冲到前面,惠妈妈妈妈给林妈妈掩护,林妈妈直直的朝着曲妈妈冲了过去。

不顾那些粗奴对自己的又打又抓,林妈妈和惠妈妈一前一后抱住了曲妈妈的身体。

林妈妈是下了大力气的,顿时将曲妈妈的耳朵咬的流血了。林妈妈张着满嘴是血的嘴巴大声道:“擒贼先擒王,我们先把曲妈妈给抓住了。”

这时凝烟,凝翠,凝冬,凝波,如菊,还有院子里的两个粗奴也反应过来,朝着曲妈妈扑过去。

场面混乱不堪,安慕锦都无法看到到底是谁打了谁,是谁骂了谁。

安慕雪也是看的呆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以为她是侯府的大小姐,所有的人都要听的,却没想到……

安慕锦趁着安慕雪和凝喜呆愣的片刻,狠狠朝着凝喜手上一咬,凝喜疼的松手。安慕锦又抱着凝喜一起撞向了安慕雪,将她压在了最下面。

安慕雪疼的皱眉,正要破口大骂,安慕锦连忙爬起来,跑到外面将门一关,将安慕雪和凝喜锁在了屋里。

这时院子里的乱局也基本定了,因为林妈妈和惠妈妈这两个领头人太彪悍了,振奋了锦绣苑所有人的士气,大家都发了狠心的揍着曲妈妈的人。

曲妈妈被打的头破血流,嘴唇都被撕裂了,抱着头,蹲在地上哭着求饶。

大家拿着曲妈妈带来的绳子将这些人给绑在了一起,全部按在地上,并拿出破布将她们的嘴给堵住了。

安慕锦走过去,看到这些人都蹲在了地上,对同样满身是伤的林妈妈道:“妈妈,你和我去姨娘那里。惠妈妈,你在这里守着,除非我回来,谁来都不要开门。”

惠妈妈道了一声是,催着安慕锦快去二姨娘那里看看,别等再出事了。

安慕锦和林妈妈刚出去,就听到杏儿在角落里喊着二小姐。

安慕锦走过去,看到杏儿一直捂着腰部的位置,那血将衣服都染湿了,还不停的往外冒着。

安慕锦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杏儿已经着急道:“沁香苑,小姐快,快……”

看到杏儿这么惨,安慕锦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出来,只有眼泪哗哗的流着。

“惠妈妈,快出来救人。”安慕锦哽咽着喊了一句,拉着林妈妈朝着沁香苑跑的飞快。

这一路,安慕锦都不敢想象二姨娘现在怎样了,她很担心二姨娘也像杏儿一样……

沁香苑,二姨娘被打的全身是伤,头发凌乱,衣服上都是血迹,面前放着的是一杯毒酒。

“只要你喝了这杯酒,锦儿就会有一个和雪儿一样的未来。”老夫人严肃的坐在高位上,身边站着同样严肃的大夫人。

大夫人要比老夫人心急多了,若是可以的话,她真想走过去亲自喂二姨娘喝下那杯毒酒。

“老夫人,我,我不喝。”二姨娘前无仅有的坚持道。

因为她明白这杯酒她不能喝,喝了就代表她承认安慕锦不是侯爷的女儿,那到时候安慕锦还能像她们说的那样,会得到安慕雪一样的待遇吗?

老夫人轻轻叹了一口气,劝了几次了,二姨娘依旧不听劝,她也累了。对大夫人使了个眼色,大夫人立刻道:“母亲,这件事交给我吧。”

说着大夫人迈着轻快的步子,朝着二姨娘走来,二姨娘本能的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这个心很的大夫人,她一再的退让,没想到她竟然联合四姨娘和五姨娘一起来陷害她。趁着侯爷不在府中,将她十几年前写给侯爷的情诗拿到了老夫人面前,老夫人一口认定二姨娘在外面偷情,就连安慕锦也被否认不是侯爷的女儿。

二姨娘想到之前老夫人对她说的各种好,让她忍辱负重,说侯府虽然没有给她一个公道,但也不会亏待她们娘俩。

结果呢,结果她被大夫人的好话一说,就改变了主意,想着要用毒酒赐死她。让她这个人永远都消失,那么那个秘密也就不会再被人提起了。

“你,你真是狠心,竟然这样对我!”在大夫人蹲下来,端起地上的酒杯时,二姨娘恨恨的抬头瞪着她。

大夫人对着二姨娘轻轻笑了,在她耳边小声道:“小姐,我现在的一切可都是你当年不要的。”

二姨娘浑身一颤,看着大夫人的眼里又是懊悔,又是痛恨!

“二姨娘,为了锦儿的未来,你还是喝了这杯酒吧。”大夫人朗声道,掰着她的头,就要给她灌下那杯毒酒。

“慢着!”安慕锦急急的冲过来,将大夫人手里的毒酒打翻了,并狠狠的推了一下大夫人。

大夫人被推的措不及防,猛然摔倒在地上。

再抬头,眼里又是震惊又是疑惑,怎么雪儿带去的人竟然还困不住一个小丫头。

不过大夫人很快就恢复常色,被丫鬟们扶起来,对安慕锦笑道:“锦儿过来,以后我就是你的亲生母亲。”

安慕锦虎视眈眈的瞪着大夫人,朝着老夫人深深一跪,质问道:“祖母,这就是你说的对锦儿好?对锦儿好,为什么要害死锦儿的亲姨娘?”

被安慕锦这样一质问,老夫人的脸上募得一红,随即怒了,拍着桌子道:“反了!长辈做事,哪有晚辈插手的。孙妈妈,将二小姐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