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1章 扫把

第71章扫把

孙妈妈一得了老夫人的命令,立刻阴笑着走过来,还未接近安慕锦,就被林妈妈给挡了回去。而安慕锦也连忙蹲下,看看二姨娘怎样了。

之前林妈妈可是在锦绣苑当差的,虽然只是一个提恭桶的,但是她现在站在孙妈妈面前,比她有气势多了。这让一直拿林妈妈和恭桶一样看待的孙妈妈,特别的不爽。

“一个提恭桶的,你给我滚开。”孙妈妈推着林妈妈,林妈妈抓住她的手,冷哼道:“我可是二小姐的教习妈妈,在身份上比你高。”

林妈妈说的是事实,侯府注重教习妈妈,一般身份比普通的下人都要高。

之前孙妈妈一直说林妈妈是个提恭桶的,那是因为林妈妈脾气温和,不屑于和她计较。可现在孙妈妈却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被林妈妈一句话给削了吧,削的连屁都不敢放,只得求救老夫人。

老夫人对林妈妈的印象不深,毕竟只是一个提恭桶的,但是那眉头皱着,显然是不喜欢林妈妈。

“鸳鸯,你去帮忙。”老夫人又指使鸳鸯道。

这个鸳鸯的身份可谓是比教习妈妈的身份还要高,且不说身份,就是听过安慕锦说鸳鸯的好话,林妈妈也不会对鸳鸯怎样。

“老夫人,林妈妈有话要说。”为了不为难鸳鸯,林妈妈在鸳鸯走近之前就对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抬眼看了林妈妈一眼,随即挪开视线,明显的是不想听一个下人在这里说事。

大夫人的人接到大夫人的讯号,立刻上前将林妈妈给压住了,让她跪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此时安慕锦已经将二姨娘给扶了起来,二姨娘在安慕锦的怀里喘着气,想着要不要将她的身份告诉安慕锦。可一想到现在侯爷并不在侯府,若是她说了,不但不能保护自己和安慕锦,说不定还会让老夫人和大夫人更快的动手呢。

安慕锦不知道二姨娘的想法,她只是心疼二姨娘,怎么会被打成这样,脸肿的比珍姐儿被打时的还要高。还有一双手,简直是血肉模糊,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伤到的。

“姨娘,是锦儿来晚了。”安慕锦抱着二姨娘想哭,却恨的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祖母,你要是想杀姨娘,就将我也杀了吧。”安慕锦抬头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犹豫着看了一会儿安慕锦,对大夫人道:“大夫人,这件事交给你来办。”

大夫人一得到命令,立刻恭敬道:“母亲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老夫人明白大夫人比她心狠的多,听她这样说知道她也是动了杀心了,于是将鸳鸯喊回,回了里屋。

看到老夫人走了,大夫人又倒了两杯毒酒,让人端过来,笑道:“既然锦儿这么有心,那母亲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在下面做一对母慈子孝的好母女。”

大夫人果然是想要除掉她和姨娘,安慕锦双眼一眯,想起前世安慕雪对她的狠劲了。

不,她还不能死,她不想看到大夫人得意的样子。

安慕锦猛然站起来,手里的刀子再次打开,藏在袖子里,慢慢的朝着大夫人走去,笑道:“既然母亲为锦儿想的这么周到,那就请母亲完成锦儿最后一个心愿吧。”

大夫人挑眉看着安慕锦,这屋里都是她的人,看安慕锦一个小丫头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这杯酒,你来喂我和姨娘喝怎样?”安慕锦依旧是笑着,一步一步朝着大夫人走去。

大夫人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安慕锦,竟然觉得危险,有一种害怕的感觉。但是一想到安慕锦就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而已,她能对自己做什么啊,也就笑着答应了。

等安慕锦走的近一些,大夫人拿着酒杯要喂安慕锦喝下毒酒。

二姨娘看到安慕锦就要喝下那杯毒酒了,阻止道:“锦儿,你不要喝。”

安慕锦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大夫人笑:“母亲,喂我吧。”

大夫人也是笑着,靠近了安慕锦一些,安慕锦猛然抬起手,想要用刀割大夫人的喉咙。大夫人十分警觉,猛然后退,刀子没有割到她的喉咙,而是狠狠的在她的脸上划了一下,立刻出现了一条血印。

大夫人被安慕锦的动作吓坏了,也气坏了,她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玩弄了。

伸手一摸,脸上的伤口流血了,这让大夫人顿时恼怒至极,对着身旁的人道:“还愣着干什么,送二姨娘和二小姐上路。”

小贱人,只有你们两个死了,我的日子才能过的舒适,雪儿才能嫁个好人家!

大夫人心里阴冷的想着,脸上的伤口让她整张脸变得更加的狰狞。

“呜呜……”安慕锦紧紧的闭着嘴巴,她不想死。

“住手!”一声怒吼从外面急忙传进来,侯爷和安云瑶一前一后进了屋里。

大夫人看到侯爷回来了,惊吓的脸色苍白,血流的更多了,惊慌失措的叫道:“侯,侯爷,你,你回来了!”

侯爷看也没有看大夫人一眼,一脚将按着安慕锦和二姨娘的人都给踹开了。

安慕锦只喝了一点毒酒,就觉得头脑昏沉。而二姨娘都被人灌了半杯酒了,已经开始口吐白沫,眼睛外翻着。

看到二姨娘这个样子,安慕锦悲痛嚎哭起来,声声叫着:“姨娘,姨娘!”

侯爷大吼一声,让小跑腿快去请大夫。

大夫人跪在地上,第一次看到侯爷发了这么大的火,准备好的说辞一句也不敢说出来,浑身也颤抖的厉害。

安云瑶则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大夫人,嘴角一抹冷笑,显示出了她的开心。

“哼,大夫人,你以为侯府的女儿都是好欺负的吗?竟然设计让侯爷将我赶出侯府,这就是你应得的报应。”安云瑶心中冷冷的说道,再也不看狼狈的大夫人一眼。

在大夫来之前,安慕锦和二姨娘在林妈妈的指示下喝着皂角水。安慕锦还能喝得下去,只是二姨娘完全不省人事,喝都喝不下去。

安慕锦哭的趴在二姨娘的床前,双眼朦胧的看着**跟睡着了一样的二姨娘。

若是二姨娘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大夫来了四五个,给二姨娘看完了之后,都说回天乏术。

安慕锦痛哭之余,想着这一切都是因为大夫人,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侯爷红着眼问她去哪里,她说她要找大夫人报仇,然后再自杀。

侯爷听到安慕锦这话,憋着的眼泪瞬间都出来了,抱住安慕锦道:“锦儿,绣娘没有了,父亲不能再让你出事。”

安慕锦被侯爷抱着,心里难受的想要撞墙,正想说什么,林妈妈走过来对安慕锦道:“小姐,老大夫回来了。”

一句话提醒了安慕锦,对啊,她可以去找那个老爷爷,求她救一救二姨娘。

侯爷被她们的谈话弄糊涂了,等安慕锦和林妈妈说完,侯爷才问道老爷爷是谁。

安慕锦简单的和侯爷解释就是一个大神医,侯爷一听是神医,不再多问,当即抱着安慕锦要去找那位神医,也不管现在快要天黑了。

老药堂,林妈妈和安慕锦先进去,看到已经长高许多的云儿正愁眉苦脸的站在门口,而再往里看竟然是荣叔。

安慕锦一看到荣叔来这个地方,就想到是小王爷生病了。

果然一进入房间,就看到老爷爷正在忙着给小王爷把脉,灌药,而小王爷则是一动不动的躺在木板上,跟死了一样。

一想到死,安慕锦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不想小王爷死,也不想姨娘死。

“老爷爷,求求你救救我姨娘。”安慕锦哭着给老大夫下跪,而林妈妈则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跟进来。

荣叔一看到安慕锦进来了,就不舒服,再听到她说的那句话,气的浓眉倒竖,指着安慕锦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少爷因为你病情加重了。现在你还想着和他抢大夫,赶紧滚。否则少爷若是有个万一,我就让你给少爷陪葬!”

呜呜~~

安慕锦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不是梦里的场景吗,终究还是成了真啊?

可是现在只有老爷爷可以救姨娘,如果她不试一试的话,恐怕就要失去姨娘了啊。

这时在外面等待的侯爷见安慕锦和林妈妈都没有出来,就自作主张的抱着二姨娘进来了。

一进来就听到荣叔的那句话,正要发怒,看到是荣叔,心中哀叹一声,也许这就是命啊。

在侯爷看着荣叔的时候,荣叔也看到了侯爷,冷哼一声:“少爷若是有什么的话,十个侯府也赔不起。”

“锦儿,我们回去吧。”荣叔都这样威胁了,侯爷哪里还敢呆在这里啊。

安慕锦看了看侯爷,又看了看荣叔,给荣叔跪下道:“荣叔,我求求你了,你让老爷爷先救……”

“滚!”不等安慕锦说完,荣叔伸脚将安慕锦踢开。

少爷都这样了,她竟然还想着让老大夫先救一个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