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2章 二次

第72章二次

安慕锦被踢的趴在地上,再次起来抱住荣叔的腿,求着让他先将老大夫借给她,给二姨娘看看病。

“少爷的命比一个姨娘尊贵的多,你赔得起吗?”荣叔阴戾的瞪了安慕锦一眼,再次将她给踢开。

老大夫忙中抬头看了一眼这屋子里的人,看到林妈妈站在外面并没有进来,轻摇了一下头,哑声道:“将病人放下吧。”

听到老大夫这么说,安慕锦又爬到老大夫面前给他磕头,感恩道:“谢谢老爷爷,谢谢老爷爷。”

荣叔脸色难看,可目前只有这位老大夫能够治得好少爷,他只是抿着嘴,并没有将心中的不满说出来。

侯爷本来没有抱希望的,听到老大夫这么说,顿时一喜,赶紧将二姨娘抱着放在了小王爷的身旁。

老爷爷在给小王爷喂药的时候,用一只手摸了摸二姨娘的脖子,对外面的林妈妈道:“林妈妈,进来帮我。”

林妈妈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来,没有老大夫的指示,林妈妈也做的十分顺手。

看林妈妈那熟悉的样子,安慕锦在猜测林妈妈和老大夫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似乎很熟悉,可林妈妈对老大夫的态度也不是那么的热烈啊,难道是仇人。可又不像,如果是仇人,林妈妈会带着安慕锦过来吗?

林妈妈和老大夫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安慕锦猜测不到。

过了两个时辰,二姨娘从昏睡中醒过来,醒来就是一阵阵的呕吐。将胃里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二姨娘才好受一点。

看到安慕锦也好好的站着,身旁还有侯爷,二姨娘就知道她并没有死,而是活过来了。

欣喜的抱着安慕锦,二姨娘双眼湿润了,“锦儿,姨娘差点害了你。”

“姨娘不要这么说,以后,以后锦儿会保护姨娘,绝对不让姨娘再受到欺负。”安慕锦说道。

本来这一幕是多么的温情,可荣叔冷哼一声,立刻破坏了这种气氛。

二姨娘这才看了看荣叔,见他正瞪着安慕锦,不由得皱起来眉头。她可不认识荣叔是谁,自然也不怕他,正要说话,侯爷已经先开了口。

“既然绣娘已经醒了,我们就先回去吧。”

安慕锦看了看还在昏迷的小王爷,心里针扎一样的疼。这一次她好像又抢了救治小王爷的机会,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像上次一样醒过来。

“回去可以,但是她必须留下来。”荣叔指着安慕锦不客气的说道。

二姨娘见荣叔对安慕锦这样,心里十分不舒服,回道:“你是谁,凭什么命令锦儿?”

侯爷听二姨娘这样说,吓得不轻,连忙拉了二姨娘一下,制止了她后面的话。

侯爷明白,小王爷要是有个万一,就算是拿整个侯府赔上他也不能说什么,更何况荣叔只要安慕锦。

只是他还是舍不得,正在为难时,安慕锦对侯爷道:“父亲,你和姨娘先回去吧。我愿意留在这里。”

“锦儿!”二姨娘叫了一声,她看的出来似乎这个荣叔来头不小,连侯爷都惧怕他。

可安慕锦也是她的心头宝贝,她不想安慕锦出事。

“姨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安慕锦对二姨娘笑道,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所以小王爷你千万不要有事,你好好的,我才能好好的。

侯爷还想嘱咐两句,被荣叔吼了一句:还不快走,侯爷抱着二姨娘快速的离开了。

看着他们走了,安慕锦的心放下来,又被提了起来,因为小王爷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的意思。

林妈妈在老大夫的指挥下动作熟练,不是抓药,就是让云儿拿去煮药。

安慕锦奇怪的很,怎么没有看到另一个药童,最后想到可能那个药童在煮药,云儿其实就是一个端药的,跑腿的。

渐渐的到了深夜,安慕锦觉得有点冷,还有点困,可是一想到小王爷还没有醒来,她就清醒了。

一直忙到了天要亮时,老大夫说了一句:“脱离危险了。”

安慕锦急忙上前去看,小王爷还是闭着双眼,没有醒来啊,哪里就脱离危险了。

老大夫似乎看出了安慕锦的疑惑,拿着她的小手往小王爷的脖子上放。安慕锦静下心来,能够感受到小王爷的脖子一动一动的,那是动脉在跳动。

安慕锦心中一喜,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看着荣叔直笑:“荣叔,我就说小王爷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荣叔也很高兴,不过在听到安慕锦这一句话,刚笑起来的嘴角又成了一条直线,冷哼道:“哪里是你的功劳,这分明就是老大夫医术高超。”

安慕锦囧了一下,其实她不是那个意思,她的意思也是说明老大夫医术高超啊。只是刚刚她太激动了,忘记先夸老大夫了,所以被荣叔误会了。

心跳是有了,不过要等小王爷醒来了,荣叔才让安慕锦走。安慕锦明白荣叔的意思,还劝他让他先去休息,这段时间她来照顾小王爷。

荣叔眉头一挑,看着她:“你!”

“算了,你跟在小王爷身边我才不放心。出去,去院子里守着。”荣叔不客气的将安慕锦推了出去。

安慕锦想到之前荣叔说她是扫把星,说就因为她小王爷才病情加重的,心里难受的很。看了小王爷一眼,安慕锦默默的走到院子里的椅子上坐下。

看到安慕锦突然这么乖,荣叔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话说的太重了。可小王爷突然发病,的确就是因为安慕锦啊。

这样一想,荣叔一点愧疚都没有了,心里还想着最好以后安慕锦都不要出现在小王爷的面前。

一夜没睡,安慕锦坚持了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突然觉得身上多了一样东西,她睁眼一看,看到小王爷正拿着自己的衣服给她盖着。

想到小王爷才刚醒过来,还将衣服给了她,若是再生病怎么办?

心中一惊,安慕锦连忙起来,将衣服还给了小王爷,支支吾吾道:“小,小王爷,你醒了。你没事了,我,我还是先走吧。”

安慕锦害怕的退了几步,小王爷奇怪的看着她,对她招招手让她过来。

可安慕锦不敢过去,扫把星三个字对她的打击还是很大的。她真担心自己会扫到小王爷,让他再一次病情加重。

“过来。”见安慕锦不动,小王爷开口命令道。

小王爷刚一开口,就咳嗽起来。这声音将屋里睡着的荣叔给惊醒了,他连忙跑了出来,看到安慕锦站在小王爷的面前,忍不住先瞪了她一眼,那意思是在说:扫把星,又是因为你少爷才咳嗽的。

安慕锦看到荣叔的目光,心里很是难过,对荣叔道:“荣叔,我先回去了。”

“走吧!”荣叔像挥东西一样,赶着安慕锦。

安慕锦刚转身要走,小王爷喊道:“别走。”

安慕锦不敢回头,跑的更加快了,身后是荣叔劝小王爷回去休息的话。

等她跑回安平侯府,才发现林妈妈还在老药堂呢。不过想到林妈妈醒来会自己回来,她也没有打算再回去叫林妈妈,而是怏怏的回了侯府。

本来小王爷醒来,她应该高兴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还十分的难过。

从后门悄悄的回了锦绣苑,她一回去,如菊就哭着从里面跑出来,差点将她撞倒。

“如菊你怎么了?”安慕锦拉住如菊问,如菊抬头一看是安慕锦,痛哭起来:“小姐,你快去看看吧,杏儿恐怕是不行了。”

安慕锦连忙往屋里跑,**的杏儿双颊往下陷着,整张脸白的像是白纸,嘴唇也变成了透明色,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和活泼了。

惠妈妈看到有人来,看到是安慕锦之后,哀痛一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坚强的孩子。”

是的,杏儿很坚强,她从云文苑逃出来,一路被人追着,撑着一口气来到了锦绣苑。在最后,她还是没有能够逃过一劫,被人捅了一刀。

走上前,安慕锦轻轻的拉起杏儿的手,那双手和二姨娘的一样,也是血肉模糊着。

“惠妈妈,我想杏儿活。”安慕锦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带着杏儿去找老大夫。

惠妈妈看了看安慕锦,轻声道:“小姐,杏儿的身子经不起折腾啊。”

安慕锦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她捏紧了杏儿的手,心痛的不能说话。

“林妈妈回来了。”珍姐儿从外面喊了一句,接着林妈妈和老大夫快速的进了屋子。

老大夫什么都没问,抓着杏儿的手开始把脉,林妈妈则是脱杏儿的衣服,将伤口露出来。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满身是针的杏儿哭了起来,微弱的喊道:“疼!”

看到老大夫和林妈妈都擦了一把汗,安慕锦也松了一口气,松开手掌,看到里面全是汗水。

“她没事了。”老大夫将杏儿身上的针全部拔下来,才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欢呼起来,又哭又笑的疯着,却没有一个人取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