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4章 甜枣

第74章甜枣

对于如菊的建议,安慕锦也是考虑过的。只是一想到二姨娘那天的惨状,还有老夫人纵容大夫人杀她们娘俩灭口,安慕锦就冷的全身打颤。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她不怕死,她怕的是她死了之后,仇人还在奸笑。老天让她重生不就是给她机会,让她报仇的吗?她大仇未报,怎么可以先死。

所以,安慕锦决定改变战略,不再等大夫人对她怎样了,她才想办法应对。她要主动出击,不说制大夫人于死地吧,最起码让大夫人没有再敢动她和姨娘的胆子了。

想了一夜,安慕锦第二天依旧乖巧的给老夫人请安,态度愈发的恭敬,只是这心早就不像之前那般了。

她现在是看清楚了,老夫人给她的好不是真的好,给她的坏才是真的坏呢。

竟然纵容大夫人用毒酒毒死她和姨娘,这样的老夫人才是最危险的存在。

小坐了一会儿,老夫人就挥手让众人散了,却独独留下了安慕雪和安慕锦。

注意到安慕琴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安慕锦也当做没有注意,低头弄衣服。

等她们都走了,老夫人才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对低头的安慕锦叫道:“锦儿,你到我面前来。”

安慕锦这才抬起头,慢慢起身,慢慢的走到了老夫人的身前。老夫人伸手一拉,将安慕锦拉的更近了一些,叹气道:“锦儿,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当日的决定。”

“没有。”安慕锦否认,她怎么会在披着羊皮的狼面前显露真心。

“锦儿,当时祖母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怪就怪吧,只是以后别再想这件事了,祖母一定会对你好好的。”老夫人温柔一笑,将脖子上的一条玉石项链取了下来,给安慕锦戴上。

“这条玉石项链和雪儿的玉珠环是一样的材质,带着它,夏天不会热。”老夫人笑的很慈爱。

安慕锦也撒了一下娇,在老夫人怀里像个孩子腻了一会儿。

老夫人见安慕锦是真的开心起来了,心也放下了一些,之前那件事不是她做的过分了,而是侯爷回来的太及时了。若是再晚一步,那……

唉,现在还提这些有什么用,如今侯爷对她们娘俩的保护可谓是到了恨不得带在身边的地步了。就是她想动,也动不了啊。

安慕雪是和安慕锦一起出去的,安慕锦故意走的很快,安慕雪从后面追上来,想拉安慕锦的手。刚碰到安慕锦的手,就被她给狠狠的甩开了,安慕雪有一些尴尬。

“妹妹,你还在为那天的事情生姐姐的气吗?”安慕雪跑到安慕锦的前面,伸手拦住了安慕锦的去路。

安慕锦掉头就走,她不想听安慕雪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看到安慕锦转身走了,安慕雪拉住安慕锦的衣服,扑通跪了下来,哭泣道:“妹妹,我知道一切都是姐姐的错。是姐姐不应该那么听祖母的话,她说让我拦着你,我就拦着你了,真的没有想到后来……后来,祖母竟然想要你和二姨娘两个人的命啊。”

很好,很好!

安慕锦在心里说了两个很好,安慕雪推卸责任的手段更是高超了。直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老夫人,杀害杏儿,在锦绣苑想要抓人这些事情就都不是她做的了吗?

“妹妹,你别走。”看到安慕锦要走,安慕雪突然一把抱住了安慕锦的双腿,安慕锦这下真的走不了了,索性也不走了,看她能说什么。

安慕雪哭哭啼啼,眼泪也顾不得擦一下,悲戚道:“妹妹,姐姐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姐姐吧,姐姐在这里给你道歉,给你磕头。你什么时候原谅姐姐,姐姐什么就不磕头了。”

磕头,安慕锦想笑,安慕雪这样娇贵的人会给她磕头吗?

安慕锦刚这样想,就听到侯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们这是做什么?”

安慕锦还未转头,侯爷已经走过来将安慕雪拉了起来。安慕雪继续哭着道:“父亲,妹妹不肯原谅我,雪儿也是没有办法啊。”

侯爷看了看安慕雪,又看了看安慕锦,叹息道:“锦儿,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别和你姐姐计较。”

听到侯爷这话,安慕锦真想大笑,侯爷竟然让她不要计较。他难道已经忘记,安慕雪差点拦住她,大夫人差点害死了二姨娘?

胸口起伏了几下,安慕锦很快冷静下来。她想通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侯爷依然没有要处置大夫人的意思,因为他不想,因为他舍不得。

想到这一点,安慕锦也没有什么好难过的,有的只是悲哀。

她曾经以为侯爷这个父亲会对她好,是那种和老夫人对她的好不同呢,现在她发现一切都是假的。侯爷是老夫人的儿子,他们对人好的方式都是一样的,都是那种无关紧要的好。

“父亲说的对,我早就不计较那件事了,只是姐姐非要给我道歉,我也拉不住。”安慕锦平息下来,也不肯乖乖的服软,拉着安慕雪一起下水。

听到这话,安慕雪愣了一下,随即又哭了几声,抽噎道:“父亲,雪儿看妹妹一直不高兴,以为她还没有原谅我。”

“姐姐,你忘记了,刚刚我已经说过了我原谅你了。你说的对,这件事不怪你,都是因为祖母命令你,所以你才那样对我,母亲才那样对姨娘。”安慕锦说的轻飘飘的,可这句话却给了侯爷一刀子,他诧异的看了安慕锦一眼。

安慕锦还是那个安慕锦,只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说话也带着三分力度,还带着刺,会狠狠的扎中人心,让人无从反驳。

安慕雪不再说话了,只有用哭表达她心里的委屈。

侯爷叹息一声,道了句各自回去吧,他还要找老夫人谈事呢。

安慕锦巴不得现在就走,听了这话,立刻抬脚朝前走去。而身后却还是跟了一个小尾巴,安慕雪从后面追上来,拉住安慕锦道:“好妹妹,姐姐为了表示歉意,明天在瑞雪苑请你吃饭好吗?”

“好!”安慕锦将安慕雪的手从胳膊上抹下来,她不想和这个人近距离接触。

安慕雪讪讪的看着安慕锦的背影,只一会儿就擦了眼泪,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哼!小贱人,给你敬酒不吃你非要吃罚酒!”

说罢,安慕雪带着一种狠戾的神情,朝着书香苑去了。

和安慕雪分开之后,安慕锦心里闷闷的,决定去看二姨娘。

自从上次毒酒的事情之后,二姨娘就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有时候安慕锦正和她说着话,也能听到她一个人默默的叹息,问她想什么呢,她又不说。

“姨娘,我来了。”安慕锦咧嘴一笑,将刚刚的不愉快全部抛在了脑后。

二姨娘正坐在绣墩上绣花呢,只是那手迟迟不肯落下,就是安慕锦走到跟前叫她,她也没有反应。

“姨娘!”安慕锦又叫了一声,二姨娘一惊,回过神看到安慕锦何时已经到了跟前了,又是一惊。

看着二姨娘这样的表现,安慕锦将她手里的绣绷拿过来,放在一旁,握住她的双手,认真道:“姨娘,锦儿已经长大了,不是之前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了。你有什么心事和锦儿说,锦儿说过会保护你,就一定会保护你。”

二姨娘听到安慕锦这些话,很是感动,但还是忍不住的叹息一声。挣开安慕锦的手,想要去拿绣绷,掩饰一下,却被安慕锦发现了,安慕锦很快又将她的手抓住,让她看着自己。

“姨娘,我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有心事不对我说呢?”安慕锦认真的看着二姨娘。

二姨娘低下头,不敢和安慕锦直视,只是说:“姨娘没有什么心事,姨娘只是最近身体不舒服。”

“姨娘,你别骗我了。是不是你担心老夫人,担心大夫人?”安慕锦问。

二姨娘摇头:“该来的总会来的,姨娘不怕。”

安慕锦抱住二姨娘,姨娘不怕可是她怕啊。她再也不想看到二姨娘毫无知觉的、冷冰冰的躺在那里了,这样的经历有一次就够了。

“姨娘,你不为自己考虑,你也要为我考虑啊。”安慕锦轻声说道。

闻言,二姨娘轻轻颤抖了一下,将安慕锦松开,认真的看着安慕锦的脸,伸手摸了一遍又一遍,心疼道:“锦儿,是姨娘连累了你。”

这样的话,安慕锦听过很多遍了,她有点不想听了。

看来她不逼二姨娘一下,二姨娘是不打算告诉她了。

安慕锦猛然站起来,冷冷的背对着二姨娘,“姨娘你不想告诉我也没有关系,那么以后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被她们害死了,你记得每年给锦儿烧一点纸钱,不要让锦儿在下面吃苦受累。这一世,锦儿吃了太多的苦,不想再吃苦了。”

听安慕锦这样一说,二姨娘有点吓到了,她也跟着站起来,伸手去拉安慕锦的手。安慕锦狠狠的躲开,抬脚要走。

“锦儿,姨娘是有苦衷的啊!”二姨娘冲着安慕锦的背影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