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5章 真相

第75章真相

听到二姨娘这样说,安慕锦只是停了一下,接着继续往前走。

看到安慕锦要走,二姨娘急急的喊道:“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孟家小姐!”

“什么?”安慕锦转身,一时间无法消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才是孟玉书!”二姨娘说罢,捂着嘴巴哭了出来。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顶着绣娘的名字,一直不敢对人说她才是孟玉书。如今说出来觉得又是轻松,又是沉重,心里复杂的很。

“那,那大夫人是谁?”安慕锦震惊的双眼瞪大,扭头看着门口的丫鬟,幸好都是亲近的人。

“她是我的丫鬟,玉娇。”到现在,二姨娘喊玉娇两个字的时候,心还在滴血。

玉娇是孟老爷在外面买回来的丫鬟,比二姨娘只大了两岁,因为没有名字,二姨娘就给她起了一个和自己十分相似的名字——玉娇。

在孟家还没有落败的时候,二姨娘对玉娇好的情同姐妹,什么话都对她说。包括和侯爷的婚事,也是二姨娘经常提起的。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时候,还没有等她满十五岁,一场大火将孟府烧了个里外焦黑,只有她和玉娇逃了出来。

家人一夜之间都没有了,二姨娘又是伤心又是难过,觉得无依无靠,几次想要轻生。那段时间都是玉娇陪在她的身边,安慰她,开导她,还说会带着她去侯府。

只要二姨娘告诉老侯爷她就是孟家的女儿,老侯爷一定会做主让她和侯爷成亲的。只是那时候二姨娘完全没有那份心思,整日哀伤,一点也不想嫁人。最为主要的是二姨娘担心孟家没有了,老侯爷会不承认这件事,到时候她肯定受不了那个打击,所以一直拖着。

这让玉娇很是愁闷,有一天她对二姨娘说:“小姐,我们两个孤身女子,什么都不会,这样过下去也不是办法。你若是真的不想进侯府,那我就代你进去,你给我当丫鬟。等我在侯府的地位稳固了,我就给你买房子,让你还做小姐。”

这是玉娇对二姨娘的承诺,可后来却全都不一样了。

听了二姨娘的话,安慕锦捂着胸口,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姨娘,当初你怎么就答应她这个荒唐的请求了?难道你不知道她是别有企图吗?”安慕锦紧紧的抓着二姨娘的手,看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应该心里也不好受吧。

“玉娇之前并不是这样的人,她对我很好,真的很好。”二姨娘抽回手,擦着眼泪。

安慕锦听到二姨娘这样说,猛的摇着脑袋,“我不相信。一定是姨娘你太单纯了,被她骗了还不知道,所以你才会认为她好。”

“不,不是的。之前她是真的对我好,后来她也的确是变了。”二姨娘到现在还在为大夫人说话。

安慕锦猛然抽过二姨娘手里的锈帕,将锈帕仍在桌子上,看着二姨娘道:“你忘记她要灌我们毒酒,要杀我们的事情了吗?”

二姨娘不再抽噎了,也不再悲伤,换上一种很清冷的神态:“那件事我怎么会忘,我一辈子都不会忘。锦儿,你不要认为姨娘说她曾经好,就以为我现在还认为她好。在她的女儿拿着孟家的传家宝贝陷害你的时候,我就不想再忍着了。可是……”

“姨娘,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那翡翠蝴蝶到底是怎么回事?”安慕锦立刻打断二姨娘的话,她知道二姨娘接下来肯定要说自己不够好,连累她的话。

被安慕锦打断了话,二姨娘也不急,接着说起了翡翠蝴蝶的事情。

孟家是书香世家,孟老爷更是一个爱读书的文人雅士,孟家的少爷和小姐从小就跟着孟老爷,也不用请私塾先生的。

在二姨娘十岁的时候,孟老爷做了一个蝴蝶的梦,这让他想到了一句诗: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因为这个梦,孟老爷一时兴起,在家里挑了一块最好的玉,拿去给人打造了一对蝴蝶。

蝴蝶做好了,孟老爷十分开心,拿给了二姨娘,让她保管好,说是给她嫁妆。为此孟家的少爷还吃了几天的味,一直说父亲疼爱妹妹多于她。

说起这些往事,二姨娘的脸上还能看到幸福的笑容。安慕锦想那时候的姨娘一定过的非常幸福吧。

等二姨娘将翡翠蝴蝶的事情讲述清楚之后,安慕锦和二姨娘都沉默了。

“锦儿,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责怪姨娘太傻了,当初信了玉娇的话?不然,不然的话你就是侯府嫡女,也不会被人欺负。”沉默了一会儿,二姨娘又开始自责了。

听二姨娘这样说,安慕锦对她笑了笑,“姨娘,我从来都不怪你。我只是在想当年的那场大火,怎么会将孟府烧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你和大夫人逃出来了?难道这些年,姨娘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的蹊跷吗?”

说到孟府,二姨娘再次忍不住抹了眼泪,摇头叹息:“想了又怎样,已经二十年了,什么都没有了。就是我,我也……”

“姨娘,这件事除了告诉我,还告诉过谁?老夫人和侯爷知道吗?”怕二姨娘又伤心,安慕锦连忙转移话题。

“老夫人年轻时认识我的母亲,她已经从你的样貌上察觉出你和我的母亲相似。又因为翡翠蝴蝶,她喊我去说话,我将事情都告诉她了。她说她不想侯府出现这样大的差错,让人看笑话,让我忍着。但是她说了,会给你像大小姐一样的待遇。”二姨娘急切的说道,好像是担心安慕锦多想一样。

安慕锦叹了一口气:“然后你就答应了对不对?”

二姨娘点头,她除了答应还能怎么办?

“那父亲应该也知道了吧?”安慕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二姨娘真的还是心机太少了。

“恩。”二姨娘点头。

安慕锦坐在椅子上沉思着,二姨娘也知道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是有点大,也没有打扰她,而是亲自去了厨房。

在午饭开始之前,安慕锦总算是将所有的事情给理清了一个头绪。二姨娘是孟家的小姐,大夫人是二姨娘的丫鬟。

那么现在可以解释大夫人为什么总是针对她和二姨娘了,原来她是担心二姨娘会将这件事说出去吧,所以一直打压着二姨娘。当着侯爷的面,对二姨娘好,背地里总是对二姨娘冷嘲热讽的。

二姨娘的性格本来就是柔软型的,面对大夫人的各种奸诈手段,她只有躲着才能保全。在最后安慕锦的出生,她更是想护着安慕锦的平安,所以就变成她也要求安慕锦处处低声下气,努力讨好安慕雪了。

不过,对于二十年前孟家的那场火灾,安慕锦还是觉得蹊跷,可是要说哪里蹊跷她又说不出来。毕竟那件事实在是太久远了,久远到她都还没有出生呢。

饭菜上桌,是安慕锦熟悉的味道,她记得小时候她受到别人的欺负了,二姨娘就会做好吃的给她吃。

看到二姨娘即使是笑,眉宇间也是带着忧愁的,安慕锦就心疼。

饭间,安慕锦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二姨娘,关于孟家的事情二姨娘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她也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老夫人和侯爷都知道了,都没有还二姨娘一个公道,那就是说明他们在乎面子比在乎二姨娘重要的多。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大夫人给侯爷生了两个儿子,这是二姨娘无法比拟的。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二姨娘这才放下心来,笑道:“锦儿,我就怕你太冲动,去找老夫人。”

安慕锦笑,若是之前,说不定她还真的会冲动呢。

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也明白了,大夫人能够拥有现在的一切,说明她也是一个极其会用手段的人。再说了,她和安云珊的关系极好,若是她出事了,安云珊第一个会站在她那边的。

“姨娘,你放心,我一点也不在乎什么嫡女,庶女的身份。只要我自己过的开心,姨娘过的开心,我就满足了。”安慕锦笑着说道。

“真是姨娘的好锦儿。不过侯爷已经和我说了,他会和老夫人要求抬我做平妻,到时候锦儿也算是一个真正的主子了。”二姨娘笑的很温和。

安慕锦这才想起在沁香苑门口遇见侯爷的事情,他那么急冲冲的应该就是去找老夫人商量这件事吧。

午饭留在云文苑吃的,晚饭依旧是在这里吃的。

刚吃过晚饭,安慕雪身边的另一个丫鬟凝福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恭恭敬敬的递了一个帖子给安慕锦。

安慕锦打开帖子一看,原来是明天吃饭的帖子,冷笑一声,将帖子扔在了桌子上。这安慕雪挺会搞名堂的,不就是吃个饭吗,居然还写拜帖。

二姨娘将帖子打开,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担忧道:“锦儿,这是要和大小姐一起出去吃饭吗?你可要小心一点啊,能不去还是不要去了。”

安慕锦一愣,将帖子再仔细看一遍,还真的是去揽月酒楼吃呢。

安慕雪在搞什么鬼,不是说去瑞雪苑吃饭吗,怎么又跑到揽月酒楼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