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6章 天成

第76章天成

陪着二姨娘说了好久的话,回到锦绣苑时已经二更天了。

也许二姨娘和大夫人的身份调换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吧,她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坐在**,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二姨娘和她说的那些话。

她很理解二姨娘,二姨娘的软弱性格是多年养成的。让她一下子改变,也能改变,只是坚持的时间不长。只要别人对她不是那么的坏了,她也不会想着怎样预防,或者主动出击之类的。

所以安慕锦也不敢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二姨娘,怕她又要多想。她不会像二姨娘那样的,被别人暴打一顿,给个甜枣就会忘记了这一切。

她安慕锦可是很记仇的呢!

“呱呱!”

突然一阵叫声打乱了安慕锦的思绪,安慕锦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就看到小五拍着翅膀,嘴里衔着一个东西。

安慕锦将东西打开,里面是一张纸,将纸摊开,上面的字很多。

将信的内容看完了,安慕锦明白了这么久一直问她好不好的那个人是谁了。

“天成,天成。”将署名默默的念了两边,安慕锦的眼睛猛然一亮,这才想起天成真实的身份就是小王爷啊。

想到小王爷,安慕锦的神色就黯淡了下来,她可是扫把星呢。小王爷这样和她传信,就不怕被自己的霉运给伤到吗?

挥手毫不客气的将小五给赶走了,小五飞走的时候愤愤不平的瞪着安慕锦,似乎在替他的主人质问安慕锦:现在都知道我的主人是谁了,为什么还不给我的主人回信?

安慕锦被小五的表情给逗乐了,找来两块糕点,抛给了他,他看也不看,快速的飞走了。

安慕锦捏着手里的信,反反复复的看,觉得这上面的字迹真好看,和他的人一样清秀。每个字之间的距离都是相同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人保持距离的站着,和他的人一样,给人的感觉冷冷的。

将信小心的收好,安慕锦才抱着枕头慢慢睡了。

第二天她故意不起来,本来她就对安慕雪请她吃饭的事情不感兴趣,现在又将吃饭地点弄到了府外,她是更加的不想去了。

等到了日上三竿,安慕锦才慢慢的起身,问可有安慕雪的人来过,大家都说没有看到。

安慕锦想安慕雪肯定是等不到自己出门自己先走了吧,那这样最好,省得她觉得不舒服。

刚洗漱完毕,安慕雪的笑声就飘进了锦绣苑。

安慕锦连忙穿着鞋子就往**躺,还未躺好,安慕雪就进来了,笑着对安慕锦道:“妹妹,你都准备好了吗?”

安慕锦揉着头,表情痛苦道:“我刚刚还起来了,现下头晕的厉害,恐怕是不能去和姐姐吃饭了。”

安慕雪听了也不吃惊,笑的柔和:“没关系。妹妹身体不舒服就先歇着吧,等妹妹好了,姐姐再来请妹妹去吃饭。只是我这帖子都发出去了,一会儿大家等不到我,还以为我不想请大家吃饭呢。唉……”

说罢安慕雪长声一叹,抓着安慕锦的手道:“妹妹,你一定要好好养着身体啊。姐姐先去和她们说这次聚会取消,下次再……”

“姐姐,我头晕好的差不多了,就今天吧。”安慕锦突然开口道,安慕雪立刻开心起来,给了安慕锦一个大大的笑容。

看着她那么高兴,安慕锦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安慕雪是一个执着的人,如果自己一次不答应,她肯定还会第二次邀请的,就像上次非要追着她看白色的鸽子一样。

虽然答应了安慕雪和她一起去吃饭,但是安慕锦也有应对策略啊。等会吃到一半,她就说肚子疼,然后先回来。

和安慕雪一起出了侯府,轿子一路到了揽月酒楼门口才停下。

下了轿子,安慕锦紧紧的跟在安慕雪的身后,跟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一样,处处都小心着。

看到安慕锦如此表现,安慕雪心中冷笑不已,真是没有见过世面。

安慕雪一报出安平侯府的大小姐,早有店小二领着她们上了楼上的一个大包间。

包间里已经来了六个女孩了,其中安慕锦只认识那个张晓慧。

张晓慧依旧是被排挤着,坐在角落里,没有人和她说话,她也不和别人说话。看到安慕锦来了,她双眼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了。

看到张晓慧这样,安慕锦疑惑极了,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来,跟在安慕雪的身后认识她请来的这些人。

安慕雪不是说为了道歉请她吃饭吗,那为何又弄出这么多女孩来呢?

安慕锦实在是想不通安慕雪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她是个特别能藏事的人,安慕雪不告诉她,她就不问。

安慕雪特意跟她说了坐在她左边的这位是将军府的金云娟,安慕锦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位就是她前世的小姑子啊。

只是现在的她才十岁,看上去十分的稚嫩,和三年后的她差别很大。若不是安慕雪介绍,安慕锦都认不出来。

金云娟旁边的是李尚书的孙女李素香,李素香和安慕雪一样大,都已经十三岁了。人长得娇小可爱,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更是增添了几分风情。

李素香旁边的是秦侍郎的女儿秦琬如,十四岁了,是在场女孩最大的一位。也许是年纪大的原因吧,她比较的沉稳,和安慕锦打招呼时只是微微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不知道为何,安慕锦在看秦琬如第一眼时就觉得这个人很讨厌。其实人家也没有对安慕锦怎样,不过安慕锦就是那样的感觉。

介绍了这三位之后,开始介绍安慕锦旁边的人都是谁。

挨着安慕锦坐的叫江月儿,之后是薛冬莲,最后的那个是张晓慧。

安慕雪没有介绍这几个人家里是做什么的,安慕锦自然也就没有问,也猜得到这几位肯定没有刚刚的那三位身份好了。

大家都是女孩,谈话的内容一般都是琴棋书画,女红之类的。

安慕锦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菜没有上来就一直喝着茶,别人和她说她才理会一下。别人不理她,她也不会主动开口。

“二小姐,你平时最擅长的是什么?”突然对面的秦琬如对着安慕锦问道。

安慕锦愣了一下,想到那声二小姐应该是叫自己的,就笑着说:“我手笨的很,什么都不擅长。”

“怎么会呢?”秦琬如捂嘴笑了,其他几个人也都用不相信的眼光看着她。

看到大家这样的表现,有点出乎安慕锦的意料。她说她没有擅长的,这些人应该嘲讽才对啊,怎么像是她在说谎话,被人识破了的感觉呢。

“二小姐一定是你太谦虚了,听雪儿姐姐说你刺绣可好了。而且还学过苏绣,我一直都很想学呢,不如二小姐你教教我。”说话的是金云娟。

安慕锦看了金云娟一眼,才十岁而已,双眼闪光,一看就是个激灵的孩子。而且刚刚她叫自己为二小姐,叫安慕雪可是雪儿姐姐啊,可见这差别一下就出来了。

“等会儿饭菜就上来了,大家还是吃饭吧。”安慕锦委婉拒绝。

安慕雪对凝喜道:“凝喜,你去和小二说一说,我们这里的饭菜晚一会儿再上。”

安慕锦看着凝喜转眼就看不到的身影,扭头对安慕雪微微一笑,“其实我都还没有学会苏绣呢,不如大家听姐姐弹琴吧,姐姐的琴弹的可好了。”

安慕锦本以为自己这样说,肯定让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安慕雪的身上。可没想到金云娟突然哭了起来,锈帕擦着眼睛,哭的瞬间梨花带雨,好像安慕锦怎样欺负她了一样。

安慕锦被这样的变化弄的有些手足无措,实在不知道金云娟是为何哭啊。

坐在金云娟身边的安慕雪和李素香安抚了好一会儿,金云娟才不哭了,只是看着安慕锦时,那眼神要多哀怨就多哀怨。

安慕锦端着茶杯,继续喝茶,装傻!

“二小姐太清高了,云娟都低声下气求着你了,为什么你不肯让我看看苏绣到底是怎样的呢?”金云娟说一句抽噎一声,安慕锦只当做自己是听不到。

“二小姐是不是怕我学会了,水平高过你,你嫉妒我?”金云娟又问。

安慕锦只是摇摇头,并没有说话,谁知道这样也能让金云娟哭起来。

她哭着甩着帕子,对安慕雪指控道:“雪儿姐姐,二小姐她不理我,她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安慕雪连忙安抚金云娟,又回头劝安慕锦道:“妹妹,她还小,你,你让着她一些。”

安慕锦被安慕雪这一句话说的心里难受,说是来请她吃饭道歉的,结果却是让她来受这样莫名的委屈。即使自己没有错,还要跟做错事了一样。

“对不起。”安慕锦对金云娟道歉,“金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是……”

“呜呜……”金云娟根本就听不进去安慕锦的话,安慕锦着急也没用用,只能喝茶。

这茶水喝多了,安慕锦就想去上茅房。正好她也不想呆在这里了,就趁着去上茅房的时候溜走算了,她真不想呆在这里和她们假惺惺的说话。

安慕锦刚站起来说自己要去茅房,金云娟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指着安慕锦道:“雪儿姐姐你看,二小姐她分明就是讨厌我,所以才拿去茅房当借口不想看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