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7章 骨气

第77章骨气

安慕锦最后是被安慕雪按着坐下来的,在那一刻,安慕锦觉得在这里安慕雪不是最讨厌的,而是这个她前世的小姑子金云娟。

在前世,她只是金云堂的一个小妾而已,金云娟这样的小姑子自然的不需要来主动和安慕锦打招呼。所以她嫁进将军府两年,只在一家团聚的时候看过她,两人并没有说过话。

自然的安慕锦对这个小姑子是什么性格也不了解,可今天她算是对她有了一个了解了,能装会哭,简直就是讨人厌的很!

金云娟不哭了还是吵着让安慕锦当场演示苏绣的绣法,安慕锦知道自己是躲不掉的了,也就认了。

看着金云娟从后面的箱子里翻着什么,不一会儿就拿出一个绣绷出来,安慕锦明白这是她们一早准备好的。

安慕锦接过绣绷,歪着脑袋,想着绣一朵桃花算了,又小又好看。

刚绣好一个花瓣,旁边有声音嘲讽道:“这就是苏绣?”

安慕锦一抬头,看到了秦琬如,她正准备回答,就听到秦琬如笑着道:“为什么二小姐学的苏绣和我学的不一样呢,难道是我家的师父交错了?”

安慕锦的手一顿,心里气愤的厉害,既然秦琬如会苏绣,为什么还要让她来绣?目的就是想看她出丑吗?

“其实我也就学了一个皮毛,绣的不好让宛如姐姐见笑了。”安慕锦客气的说道。

秦琬如笑的更加开心了,捂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安慕锦道:“这哪里是皮毛啊,这根本就是连毛都没有摸到。”

刚刚安慕锦就觉得看着秦琬如不舒服,现在果然应征了她的感觉。这个秦琬如的嘴唇特的薄,所以说话才是这么的尖酸刻薄。

安慕锦也不怎么生气,将绣绷往桌子上一放,对金云娟道:“既然琬如姐姐是行家,就让琬如姐姐绣给金小姐看一看吧。”

金云娟起身认真的看着安慕锦刚刚绣的一朵桃花,故意说道:“二小姐的这朵杏花绣的也是一般般嘛,看着和普通的绣法没有什么区别啊。”

说着金云娟对其他几个女孩笑了笑,又继续道:“幸亏今天有琬如姐姐在,不然啊,我们还真以为苏绣就是这样的呢。”

说完,金云娟又捂着嘴巴笑了,那个无辜的样子真是让人气的牙痒痒。

安慕锦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但是还不至于和一个小丫头较真,“既然大家知道我的苏绣学的不好,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去茅房了?”

“二小姐真是豪爽,连去那种地方都说的理直气壮。”秦琬如嗤笑一声,扭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安慕锦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在收回视线时遇到了张晓慧的眼神,张晓慧对她摇摇头,很快又低下头了。

“好了,大家看也看了,就不要再说我妹妹了。其实我觉得妹妹绣的挺有那么回事的,毕竟她和表姐学的时间也不长。”安慕雪见大家都笑够了才出来打圆场。

“为什么时间不长呢?”金云娟好奇的问道,这时候的她笑起来真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可安慕锦明白就是这样看着纯真的孩子,刚刚是怎么逼她的。

“因为表姐最后进宫了呀!”安慕雪说完,对众人眨了眨眼睛,端着茶杯喝茶。

在场的人都是吸了一口气,随即都羡慕的看着安慕雪,直道她是好福气,能有以为进宫的表姐。

安慕雪洋洋得意的收着别人对她的羡慕,这期间她根本连往安慕锦这里看一眼都没有。

又说了一会儿话,安慕锦都有点饿了,总是忍不住的朝外面看着。

就在她又一次的看向外面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青色长衣,手里拿着一把轻巧长剑的人急匆匆的朝着这里走过来。

只是一眼,安慕锦的心就跳的厉害。

那个人是金元堂,她前世的相公。

金云堂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朝着金云娟就跑了过去,并将她抱在了怀里,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听小花说你在街上遭遇危险了,吓死我了,有没有事?”

金云娟抓着金云堂的袖子撒娇,指着安慕雪道:“是这位姐姐救的我,她还请我吃饭。”

金云堂的目光这才落到安慕雪的身上,安慕雪在金云堂看过来时,脸颊已经红透了。

看着如此娇艳的安慕雪,金云堂的心头也是乱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撞出来,又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闯进去一样。

盯着安慕雪看了好一会儿,金云堂才收回视线,对安慕雪作揖道:“在下金云堂,谢谢这位小姐救了舍妹之情。不知,不知小姐……”

“安慕雪。”安慕雪娇羞的低着头,拿着帕子挡着脸。

金云堂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样看着太失礼了,咳嗽一声道:“原来是安平侯府的大小姐。听闻大小姐貌美如花,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表哥!”在金云堂说完之后,秦琬如喊了一声表哥,才走到金云堂的面前。

金云堂看到秦琬如也在这里,惊喜道:“表妹,你怎么也在这里?”

秦琬如笑道:“我和雪儿一直都是好姐妹,这次就是她邀请我来叙旧。雪儿又救了表妹,所以我就邀请表妹和我一起过来。”

听到这里,安慕锦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她们都是一伙儿的。怪不得秦琬如会问她苏绣的事情,接着金云娟吵闹着要看,再然后就是秦琬如过来评论了……一切的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只是安慕锦真不明白,她们这样设计她有意思吗?就是为了得到那种看着别人出丑的快感吗?还有就是她和安慕雪一起来的,安慕雪何时救了金云娟,她怎么不知道呢?

正这样想着,突然听到金云娟告状的口吻道:“哥哥,就是这个女人欺负我。”

安慕锦一抬头就看到金云娟正拿手指着自己,而金云堂也朝着自己看过来。

在那一刻,安慕锦不自然极了。

虽然前世她和金云堂的关系不算好,也不算坏,可是那毕竟是她的相公,毕竟是她孩子的父亲。所以即使知道金云堂还不认识自己,安慕锦还是觉得怪怪的。

她对金云堂没有爱,也没有多少恨,曾经她感谢金云堂给了她一个孩子。她想有了孩子,她在将军府的日子就不会那么无聊了吧。只是没有想到这最后都被安慕雪给毁了……

“这位小姐是……看着怎么……”金云堂盯着安慕锦看了也有一会儿,这让安慕锦更加不自然了,头再次低了下去。

这时安慕雪在一旁解释:“这是我妹妹。”

“原来也是侯府的小姐。”金云堂听到美人儿说话,自然不再看安慕锦,而是将视线移到了安慕雪的身上。

看到安慕雪对金云堂还是这么的上心,安慕锦怎么那么想笑呢。她也真的笑了,低着头偷偷的笑。

“哥哥你看,她在偷笑。”金云娟又在告状了。

安慕锦没有抬头,也不笑了,手握着杯子,心里想着世界上怎么会有金云娟这么讨人厌的人存在。

金云堂碍于安慕雪的面子,他没有接金云娟的话。

金云娟却不依不饶,一直晃着金云堂的胳膊,指着安慕锦道:“哥哥,她只是一个庶女。雪儿姐姐对她好才将她带出来见见世面,只是她不识抬举,竟然想着欺负我。”

一听安慕锦是庶女,大家都忍不住的朝着她看了几眼。

安慕锦庶女的身份暴露,她反而觉得很好,也不低着头了,而是昂着头对所有的人笑了一下,站起来道:“对,我就是个庶女。庶女不是人吗?”

“好!好!说的好!”在众人还没有消化完安慕锦的话时,突然一个人一边拍手一边走了进来。

“七皇子!”金云堂和安慕雪几乎同时开口,两人说完有同时互相对看一眼,感觉好像只有他们两个知道这个秘密一样,都笑了起来。

“侯府二小姐果然境界不一般,这庶女也是人!”七皇子对金云堂点了点头,并没有看安慕雪,而是直接朝着安慕锦走了过来。

“啊,七皇子……”在场的除了金云堂兄妹,安慕雪和安慕锦见过七皇子,其余人都还是第一次见。所以看到七皇子进来了,她们连忙起身行礼。

“起来吧。”七皇子对其他人笑着说道,一点皇子的架子都没有。

只是,七皇子目光一转,再次落到安慕锦的身上,盯着她的眼睛道:“侯府二小姐,为何见到本皇子你不下跪行礼?”

安慕锦听到下跪行礼四个字,眉头一挑,有种感觉今天的七皇子是来为那次夜明珠的事情报仇的。

若是之前安慕锦还会觉得七皇子比较的淘气,果然跟个小孩子一样,只是现在她被这些人嘲弄一番,觉得很累,也不想和七皇子对着干,当下就要弯腿:“那安慕锦给七皇子跪……”

没想到安慕锦会真的给他跪下,七皇子脸黑的厉害,拿着扇子轻轻一挡,哼了一声:“真没有骨气!”说完人就走了。

安慕锦抬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想让我跪下行礼的人也是你,给你跪了你又说我没有骨气,你到底想让我怎样。

这些牢骚安慕锦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现在她只想赶快回去,不想再呆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