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8章 盟友

第78章盟友

七皇子走了,众女都是一阵失望,只有安慕锦觉得浑身轻松不少。

过了一会儿金云堂也走了,安慕锦也想走,这时候饭菜上来了。安慕雪像个没事人儿一样,招呼着大家开始吃饭。

安慕锦吃了两口,突然将筷子一放,捂着肚子,大呼肚子疼。

安慕雪一看安慕锦这个样子,嘲讽也嘲讽够了,自己想见的人也见到的,于是很关心的问道:“妹妹,要不要我送你去看大夫?”

“不用了。姐姐你在这里好好招待她们,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安慕锦捂着肚子痛苦的说道。

安慕雪点头道:“那也好!”

“哼!真是庶女,一点规矩都不懂,连这点忍耐力都没有。”金云娟娇气的扔了筷子,优雅的擦着嘴巴,怒眼瞪着安慕锦。

安慕锦站起来,也回看了金云娟一眼,冷笑道:“人有三急,难道说金小姐想去茅房时也一直憋着吗?”

“你!”金云娟没想到安慕锦敢这样对她说话,气的小嘴撅起,摇着安慕雪的胳膊,“雪儿姐姐你看看她,她怎么这样和我说话。都说雪儿姐姐对她很好,可是今日一见,她竟然是这样的刁蛮,真不知道雪儿姐姐要有多大的耐心才能忍受的了她。”

听着金云娟的这些话,安慕锦连反驳都不想反驳了,抬脚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听到张晓慧也起身道:“大小姐,晓慧突然想到还有急事,也先走了。”

说完不等安慕雪反应,张晓慧已是带着丫鬟跑了出来。

和安慕锦并肩走在一起,两人一起下楼时,张晓慧才长长的吐出一口长气,抱怨道:“我真的不知道安慕雪请我来吃饭,到底是为了什么?”

安慕锦有同样的疑惑啊,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抱怨完,张晓慧对安慕锦不好意思的笑笑:“反正我已经将大小姐给得罪了,再得罪一个二小姐也没有什么,所以安慕锦我要和你说一句话。以后不要和你姐姐走的亲近,她若是真的像京城里传说的那样对你很好,当日在太后宫里她也不会说出那番话来,害的你被太后赶出了宫殿。”

这话憋在张晓慧的心里已经很久了,上次安慕雪生日的时候她就想和安慕锦说,奈何那时候对局势看的还不太清楚。回去的时候被安慕雪的丫鬟凝喜警告一番之后,张晓慧才下定决心,以后不要和安平侯府的小姐来往。

可是啊,当安慕雪的拜帖送到张府的时候,这个决定就由不得她了。她的后母一看到是安平侯府的拜帖,立刻让她来,打扮的好好的来,还嘱咐她不要惹人家不高兴。

一想起这些,张晓慧心里就愁闷的厉害。

“晓慧姐姐,谢谢你提醒我这些。”安慕锦对张晓慧笑笑。

两人已经走到酒楼门口,正要各自回去的时候,张晓慧突然拉住安慕锦的手道:“妹妹,你饿不饿?”

安慕锦点头,从来到现在她只是喝茶,上菜之后看着几个讨厌的人她更是没有胃口,只动了两下筷子就出来了,现在正饿的厉害呢。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好吃的。”张晓慧也饿了,金云娟和秦琬如为了挖苦安慕锦,可是错过了午饭的时间啊,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安慕锦还在犹豫,是要跟张晓慧一起去吃,还是回府吃。

看安慕锦犹豫不决的样子,张晓慧直接拉着她往前走,边走边笑道:“难得出来一次,你就这么着急的想回那个四方院?”

安慕锦摇头,笑了起来,跟上了张晓慧轻快的步伐。

张晓慧带安慕锦去的地方不是酒楼,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小巷子,那条巷子都是一些小商贩。不知道是谁家在做的饼子,那味道闻着就让人食欲大振,忍不住的想流口水。

安慕锦小心的吞了吞口水,她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香味。

巷子里的人看到突然来了这么两位穿着亮丽,面容姣好的姑娘,都猜到一定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小家,一时间安静的巷子里叫卖声一片。

张晓慧则带着安慕锦一直往里走,一直走到那个香味的来源才停下来,她指着那些火烧饼对安慕锦道:“这个就是驴肉火烧,非常的好吃。以前哥哥带我来吃过一次,那味道感觉至今还留在嘴里一样。”

做驴肉火烧的是一个独眼老头,他也认识张晓慧,看到张晓慧来,笑着招待道:“小姐,你这次要买多少?”

“老爹爹,我要将你这里的都买下来。”张晓慧夸张的说道。

独眼老头摇摇头,也笑了,“今天不行,这些饼已经被人全部买下了。你们先坐着,我现在就给你们做,一会就好了。”

闻言,张晓慧有些失望,望着那些火烧饼,嘴巴都撅了起来,“老爹爹,这是谁要买的啊,怎么买这么多?”

独眼老头一边做着火烧饼,一边笑着解释道:“是一个俊秀的少年,说家里人多,所以才买了这么多。”

独眼老头的话刚说完,那位少年回来了,他指着少年道:“看,他回来了。”

安慕锦和张晓慧同时扭头,两人都是一愣,表情十分的丰富多彩,原来是七皇子来买的啊。

两人正要说话,七皇子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走过来道:“叫我少爷就好。”

听到少爷两字,安慕锦心头一动,想到了那个面容清秀,神情冷漠的天成少爷来。

张晓慧见七皇子这样说,立刻很狗腿的说道:“少爷你好。”

七皇子十分满意,见安慕锦在发呆,伸手在她的脑袋上弹了一下。安慕锦回神怒瞪着七皇子,这人怎么可以随便打人?

“你为什么不叫?”七皇子有点不高兴。

安慕锦也不高兴,所以那声少爷叫的是心不甘情不愿。

“你们继续等着吧,少爷我就先走了。”七皇子拿起他的火烧饼就要走,张晓慧饿的厉害,小声问道:“少爷,我们都还没有吃饭呢,能不能……”

“好啊。”没想到七皇子答应了,张晓慧十分的开心。

从袋子里拿了一块火烧饼给了张晓慧,然后七皇子就将袋子给扎起来了,笑着对安慕锦道:“刚刚二小姐的态度不好,所以没有饼吃。”

安慕锦淡淡的笑着,心里却有一种想要撕了七皇子当饼吃的冲动。

“没关系,我还不饿,可以撑得住。”安慕锦潇洒的说道,走到一旁的板凳,淡然的坐下。

张晓慧看了看手里十分想吃的火烧饼,又看了看安慕锦,还是默默的将火烧饼还给七皇子好了。

七皇子看到那张饼又回来了,眉头一挑,阴测测的问道:“怎么,你嫌弃我的饼不好吃?”

张晓慧哪里敢嫌弃啊,立刻吓的直摆手。

七皇子冷哼一声,再次傲娇的离开了。

等七皇子走远了,张晓慧才坐在安慕锦的身旁,将饼撕了一半给安慕锦,“还热乎着呢,赶紧吃吧。”

安慕锦看了看那半个火烧饼,又看了看张晓慧,突然笑了起来。她不应该因为七皇子,而辜负了张晓慧的好意,让自己饿肚子。

两人吃完了手里的饼,独眼老头也做出了一锅的火烧饼,正好六个。安慕锦和张晓慧一人带了两个丫鬟,正好分到一人一个。

几个人就在独眼老头那里将火烧饼吃完了,才离开的。

路上张晓慧和安慕锦说了自己的家庭,她爹是三品官员,她也算是嫡出的小姐。只是她的母亲在生下她不到一年就去世了,最后她爹续弦了一个老婆,就是现在的后母。

后母当着她爹的面对她还不错,她爹一走就立刻板着脸,对她是这个也缺,那个也缺。就是自己的衣服短了,薄了,她都不敢和后母说,只能自己加长,加厚,日子过的比安慕锦不知道艰难多少倍。

安慕锦吃惊的看着张晓慧,每次看她都是穿的很好啊,一点也看不出来她的遭遇竟然是这样的。。

张晓慧苦笑着道:“我穿的好,那是因为后母不想看到我在府中真实的样子。哎呀,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若是你告诉了别人……”

“晓慧姐姐,你放心,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安慕锦不等她说完,立刻打断道。

伸手拉住张晓慧的手,安慕锦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这种明面一套,背地一套的做饭,安慕锦也是吃了不少的暗亏,深有体会,那种委屈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的清楚的。

张晓慧擦掉了要流出来的眼泪,对安慕锦笑道:“第一次见你,我觉得你挺恶俗的,还有点讨厌你。最后听到安慕雪那样说你,我就觉得你和我差不多,被人整了都没有能力还手。”

安慕锦伸手为她擦了眼泪,看着前方道:“有时候我们选择妥协并不代表我们不会反抗,晓慧姐姐你不能这样一直妥协下去,要为自己的未来做好打算。万一你母亲将你嫁给一个不好的人家,那可是一辈子的痛苦。”

“我知道。”张晓慧感激的看着安慕锦,调皮一笑:“看来我们的二小姐也有了这样的认识,那就看我们如何在她们打压下崛起吧!”

听到张晓慧这样说,安慕锦的心莫名有了一种十分开阔的感觉。她之前一直觉得她现在就是为前世的自己报仇的,如今听了这些话,她才有了一种为现在的自己而活的感觉。

仇是要报的,但是这一世的她也还要好好为了自己而好好生活啊。

和张晓慧分别,安慕锦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