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79章 有染

第79章有染

回锦绣苑坐了一会儿,老夫人身边的鸳鸯过来了。

鸳鸯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说老夫人来找安慕锦做什么,而是趴在她的耳边小声道:“二小姐,为了给二姨娘抬为平妻的事情,侯爷和大姑奶奶吵起来了。”

安慕锦闻言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了,安云珊一定是站在大夫人那边的,所以才会和侯爷吵起来吧。

“姐姐你比我年长几岁,见过的事情比我多,你说我该怎么办?”安慕锦拉着鸳鸯的手问道。

鸳鸯笑了笑,将目光瞟向了一旁的林妈妈,“二小姐有这样好的人不用,为何来问我。”

说罢一顿,鸳鸯又道:“老夫人还让我去看看大小姐回来没有,我是先来告诉你,你想好了之后再去。”

安慕锦对鸳鸯又是千恩万谢的,鸳鸯推着安慕锦进屋,自己快速的离开了。

看着鸳鸯离开的背影,安慕锦转身对林妈妈道:“林妈妈,你说鸳鸯为何要帮我呢?”

林妈妈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侯府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她帮你一定是有所图。按道理说我们不应该接受她的帮助,可老夫人那里有个能帮自己的人也不错。”

安慕锦点头,“我觉得也是。”

接着安慕锦将鸳鸯告诉她的事情和林妈妈说了,林妈妈沉默了许久。安慕锦催了两次,林妈妈才开口,反而是问安慕锦是怎么想的。

之前老夫人说过给二姨娘抬身份的事情,但是二姨娘用以给安慕锦安排一个好未来给推掉了。这时候侯爷又一次向老夫人说起抬二姨娘身份的事情,本来老夫人也是同意的,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了安云珊这个程咬金来。

安慕锦仔细想了一下,二姨娘的这个位份还得要抬。不仅要抬,她还希望老夫人能够够二姨娘一个说法,好好的孟家小姐变成了侯府的姨娘,该是丫鬟的成了大夫人,这放在谁的身上谁都心里不舒服。

若是大夫人当初遵守约定,自己成了侯府的主母,就放二姨娘离开,那也就算了。

不过那都是假设,现在安慕锦就是想给二姨娘出一口气,不能再让大夫人欺负她的姨娘了。

将自己的意思表述清楚,林妈妈轻声道:“那就按照小姐的意思来吧。不过大姑奶奶是一个不好说话的人,而且侯爷最近几年走礼的钱都是从大姑爷那里拿的。所以大姑奶奶和侯爷吵,侯爷多半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让着她。而老夫人呢是一个墙头草,谁厉害她就站在谁的一方,自然也指望不上。”

“大夫人肯定明面上支持侯爷,只是私心里还是不希望二姨娘成了平妻,那样对她的威胁有点大,是不能相信的人。眼下唯一能指望的人只有二姑奶奶。”

林妈妈说到这里,安慕锦打断道:“为什么是她?”

一想到安云瑶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安慕锦这心里还是十分的不舒服。若是她有能力,她第一个就将二姑奶奶给赶出侯府。

“大姑奶奶和二姑奶奶素来不和,二姑奶奶抱怨老夫人偏爱大姑奶奶,大姑奶奶抱怨老侯爷偏爱二姑奶奶。两个姑奶奶还没有嫁人的时候,就爱为了这些事情在府里吵架。成亲之后,两人离的远,大姑奶奶嫁的好,二姑奶奶嫁的不好,两人十几年没有见面,前几日刚见面又为了琐事吵闹一番。而且二姑奶奶和大夫人也有过节,大夫人曾经设计一箭双雕,一边陷害二姨娘,一边还想将二姑奶奶赶出侯府。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林妈妈说了那么多,只有最后一句安慕锦觉得说的最好。

只是她现在去找安云瑶,她会帮助自己吗?

正在犹豫的时候,林妈妈又爆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大姑奶奶和皇上有染。”

“啊?”听林妈妈说完,安慕锦瞪大双眼,张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妈妈。

林妈妈对安慕锦点点头,“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老侯爷还在。老侯爷为了此事,狠狠的训了大姑奶奶一番,正好被我听到。”

“那现在……”安慕锦想问现在安云珊和皇上还有关系吗?

“小姐你想啊,大顺第一富商不是谁都能当的。皇上为什么会给大姑爷,这其中多半是因为大姑奶奶。”林妈妈说这些八卦还能一脸平静,安慕锦深深的佩服。

将思绪理清一遍之后,安慕锦带着林妈妈和凝烟一起去的沁香苑。

她先是去了绿苑,看到安云瑶正拿着水壶认真的浇花。

看到安慕锦来了,安云瑶也是一愣,朝老夫人的院子努努嘴:“那里都吵翻天了,你怎么还有心思来我这里?”

“姑母,侄女有事相求,我们屋里说。”安慕锦走到安云瑶身边,亲昵的挽住了她的胳膊。

见安慕锦这样,安云瑶心中也猜出了七七八八,笑着放下水壶,和安慕锦进了屋子。

当安慕锦说出自己的请求时,安云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道:“锦儿,你太高看姑母了。姑母只是一个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里有嘴能管侯府的事情啊?”

“大姑母和姑母是一样的,她能管,姑母自然能管。而且,而且锦儿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当不当和姑母说,是关于大姑母的。说了,怕会挑起大姑母和姑母之前的感情。不说呢,又觉得大姑母整日颐指气使的,对姑母的态度又不好,心中为姑母感到委屈。”安慕锦也喝了一口茶,观察着安云瑶的变化。

安云瑶放下茶杯,笑了:“锦儿说吧,这件事姑母帮你。”

安慕锦微微一笑,放下茶杯,走到安云瑶身边,在她耳边说了安云珊和皇上的小秘密。

安云瑶听后,果然很吃惊,抓着安慕锦的手一直在问可靠吗?

安慕锦连连点头,十分认真的说:“绝对可靠!”

安云瑶心中欢喜,脸上也多了笑容,拉着安慕锦的手让她放心。

还未走进老夫人的屋子,就听到一阵摔茶杯的声音,侯爷气愤的站起来,双目圆瞪,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安云珊,你不要太过分!”

安云珊反而是笑了,用脚踢了踢脚下的茶杯碎片,“大哥,母亲找我们来是商量事情的,你这个样子还怎么商量啊?”

“祖母,父亲,大姑母。”安慕锦在安云珊说完这句话时,才抬脚进来,看也不看地上的碎片,径直朝着老夫人走去。

老夫人看到安慕锦来了,伸手一抓,笑道:“来,锦儿。到祖母这里来。”

安慕锦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一样,也装作没有看到侯爷和安云珊剑拔弩张的样子,走到老夫人面前甜甜的问道:“祖母,你今天心情很好啊,不知道找我来做什么?”

老夫人指着侯爷和安云珊道:“锦儿,你说说他们两个兄妹到现在还吵架,是不是大的该让着小的?”

安慕锦笑了,老夫人这话问的真阴险。以为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如果她说大的让着小的,那就等于将二姨娘抬为平妻的机会给让出去了啊。

“祖母真想听我的意见吗?”安慕锦笑着问道,学着安慕雪给老夫人捏腿,被老夫人夸奖了几句。

侯爷压根都没有想到安慕锦会过来,所以一听到老夫人居然将这个问题交给了安慕锦,他不由得有些生气。

“母亲,这是我们大人的事情,和锦儿无关,她还小。”侯爷沉着脸色对老夫人道。

老夫人哎呦哎呦的叫着,直夸安慕锦捏的力道不错,并没有回答侯爷的问题。

安云珊在一旁笑了,对安慕锦柔声道:“锦儿,大姑母可是妹妹,哪有哥哥欺负妹妹的,你说对不对?如果你来评理,你是不是该训一训哥哥?”

安慕锦抬头对安云珊笑了一下,随即转头去看侯爷。侯爷对她皱了皱眉,轻轻摇了摇头,让她什么都不要说。

若是之前安慕锦肯定会什么都不说的,只是她现在不能不说,她是来为二姨娘争取的,而不是看着别人来决定二姨娘的命运的。

“大姑母,你真的让我评理吗?”安慕锦天真的问道,安云珊点头:“真的。”

安慕锦手上的力度不变,笑着道:“按我说啊,大姑母是嫁出去的人了,本不应该和父亲吵架的。父亲是侯府的主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不要大姑母的命,大姑母都应该遵守。”

安云珊一愣,没想到一个十二岁的小孩能说出这样的话。和老夫人的目光一交汇,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安慕锦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安慕锦并没有停下话语,而是看着老夫人继续道:“刚刚祖母问我是不是该大的让着小的,锦儿觉得应该是小的让着大的。因为父亲懂的事情比大姑母多,而且如果这件事是父亲的家事,那大姑母更是连一句话都不能说了。”

这下老夫人和安云珊都明白过来了,安慕锦确确实实的知道了这件事的全部。

安云珊也不装着了,冷哼一声道:“锦儿会这样说,还不是想着让自己的姨娘成为平妻吗?”

安慕锦站起来,不管侯爷对她如何使眼色,看着安云珊道:“大姑母说的是。锦儿是姨娘的孩子,当然会为她争取。大姑母,你只是一个外人,你有意见吗?”

见安慕锦挺着瘦弱的小身板,毫不示弱的看着自己,加上刚刚的那些话,安云珊觉得她在和自己说:安云珊你一盆泼出去的水,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