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80章 一筹

第80章一筹

听了安慕锦的话,安云珊很是生气,双手抱着胸,没有看安慕锦,而是将目光放在了侯爷的身上。

“大哥,这么多年都是嫂子在打理侯府,你这样做就是在辜负她。妹妹我最喜欢的就是嫂子,若是大哥辜负了她,妹妹一定会采取一些措施的。”安云珊冷冷的说道。

侯爷怔了一下,眼里又是无奈又是痛苦。

安慕锦听出了安云珊话里的意思了,她不就是在威胁侯爷吗?让他考虑清楚,不要为了一个姨娘而丢失了安云珊这个大靠山。

侯爷被安云珊的这句话给威胁到了,不敢去看安慕锦的眼睛。安慕锦心中直叹气啊,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分钱也能憋死一个英雄汉,更何况是侯爷这样十分需要钱的。

“大姑母,为什么你要管侯府的事情?”安慕锦问。

安云珊十分不屑的看了安慕锦一眼,都不想回答这个幼稚的问题,但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特殊,她还是回答了,“自然是谁有能力谁就可以管啊。我虽然是侯府嫁出去的,但是我也是安家的女儿,自然能管安家的事情。”

“姐姐说的真好,那妹妹是不是也可以管一管这件事。”安云瑶轻挪小步,一边笑一边扭着腰走了过来。

安云瑶和安云珊长的有几分相似,也十分好看,只是和安云珊站在一起比较,又显得暗淡无光了。

自小,安云珊就觉得安云瑶长的比她丑,以后肯定也不如她。又加上安云瑶嫁到了苏州一家小门小户,她更是觉得安云瑶以后不如她了。

所以对于安云瑶说的话,安云珊只是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将头扭向一边,“你和我能一样吗?”

要是之前听到安云珊这么说话,安云瑶肯定要生气了,可是现在她不会生气了。

“于侯府而言,我们两个都是嫁出去的女儿,都是外人,又怎么会不一样呢?”安云瑶笑了笑,对身后的丫鬟道:“将这里打扫一下,再为大家添上热茶。”

看到安云瑶仿佛主人一样的吩咐下人们做事,安云珊气的不得了,双手握成了拳。看了看侯爷,安云珊气愤道:“大哥,我看这件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大哥,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但是一定要给二姨娘一个说法。”安云瑶也看着侯爷。

侯爷本来才是侯府之主,可是被两个妹妹看着,他有一种感觉今天他必须按照其中一个人的意思来做。这时候他的意见什么的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毕竟二姨娘才是真正的孟家小姐,而大夫人只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当年的事情难说啊,说不定就是丫鬟迫害孟家小姐,逼着孟家小姐让自己当小姐,嫁过来的呢。”安云瑶一说完,老夫人怒了,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老夫人看着安云瑶,气的手指着她道:“云瑶,你知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吗?”

手指着安云瑶,但是眼神却看向了安慕锦,老夫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安慕锦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安慕锦也装糊涂,故作惊讶的问道:“姑母你说什么,我姨娘才是孟家的小姐?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安慕锦的话刚说完,安慕雪急急的从外面冲了进来,指着安云瑶道:“姑母你这是在诬陷!母亲才是孟家的小姐,二姨娘只是一个丫鬟。”

说罢,安慕雪哭着去求老夫人,跪下身来,痛哭道:“祖母,你一定要为母亲做主啊,母亲她为侯府生儿育女,辛苦半辈子,现在又被小人诬陷。若是祖母相信了小人的话,雪儿定然不依。”

安慕雪说的义正言辞,好像大夫人真的是孟家的小姐一样。

安慕锦没有哭,也没有给老夫人跪下,只是将自己的头发全部弄到脑后,指着自己对老夫人道:“祖母,你看这张脸是不是很像你旧时姐妹,孟夫人?”

安慕锦平时的刘海儿很长,齐齐的盖住了天灵盖,一直顺到眉毛上。平时看着就有几分相似,如今她的头发一弄到后面,小脸全部显露出来,老夫人就觉得好像是旧时姐妹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样。

几十年没有见了,老夫人再看到和旧时姐妹相似的人难免有些动容。不过她想到今天自己必须要表个态,到底是站在哪一边,所以她并没有动,只是看着安慕锦。

见老夫人没有要帮助自己的意思,安慕锦只是心中冷笑一下,接着对侯爷道:“父亲,我的姨娘是不是孟家的小姐,锦儿相信你最清楚吧?”

侯爷的喉咙动了动,正要说话,安云珊提醒道:“大哥,这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说。”

被安云珊这么一提醒,侯爷想到了送礼的事情,嘴巴动了动最后也是沉默了起来。

见侯爷在关键时候这么的退缩,安慕锦不知道是气还是恨了,只觉得心里无力的很。

“大哥,你和二姨娘才是真爱吧。她知书达理,举止优雅,难道你就不想让她做大夫人吗?难道你就希望整个侯府被一个丫鬟掌控着吗?”安云瑶也开了口。

侯爷看了看安云瑶,叹了一口气,继续沉默。

“如今只是抬二姨娘做平妻而已,又不是真的让大夫人让位,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安云瑶继续追问,侯爷躲开安云瑶的目光,竟然还退后了一步。

看到侯爷这样不帮着二姨娘,安慕雪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冷笑,心想小贱人,即使有安云瑶帮你们又怎样。敢说我母亲是丫鬟,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姑母,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已经嫁出去了,为何要干涉我们侯府的事情?”安慕雪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痛哭的问道。

安云瑶正要说安云珊也干涉了的话,安云珊也开口道:“对,雪儿说的对。妹妹,我和你都已经嫁出去了,这件事我们还是不插手了。”

说着安云珊来拉安云瑶出去,安云瑶靠近安云珊的耳边,小声道:“皇上,有染!”

安云珊大吃一惊,瞪着她道:“你!”

“我都知道了!”安云瑶笑的灿烂,看着安云珊脸色苍白,她十分得意,继续道:“姐姐忘了吗?我还有一个女儿在皇宫,将来若是……”

“闭嘴!”安云珊猛然松开安云瑶的手,并推开安云瑶,低头看着地面好一会儿。

安云瑶见她如此,知道说到她的心坎里了,乘胜追击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若是这件事不小心被皇后知道了……”

安云瑶故意将皇后两个字说的很模糊,但是安云珊还是能够听出是那两个字,抬头狠狠的瞪了安云瑶一眼,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只不过是一个平妻而已,我希望姐姐能够高抬贵手,做到真正的不插手此事。”安云瑶说出了答应安慕锦的条件。

安云珊思考了一会儿,笑了,“好,我答应你。”

只有安慕锦知道她们在聊什么,其他人都是云里雾里的。最迷糊的就是安慕雪了,大姑母明明答应母亲绝对不会妥协的了。别说是将二姨娘抬为平妻了,就是贵妾也绝对不会松口的,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有人让安慕雪起来,她只能继续跪着,行动也不方便,听话也听的不全。她现在都有些后悔,刚刚为什么一进来就跪着了。

“如果二姨娘真的像妹妹说的那么好,知书达理,举止优雅,就抬为平妻吧。”安云珊丢下这句话,气呼呼的走了。

老夫人和安慕雪一连叫了几声,安云珊都没有回答。

老夫人就是一个墙头草,她见安云珊不再阻止了,也就松了口,对侯爷道:“侯爷,你是一家之主,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听到老夫人这话,安慕锦还真想笑,老夫人真有意思,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侯爷才是一家之主。

而安慕雪听到老夫人这话,则是哭的更加厉害了,搂着老夫人的腿道:“祖母,这样对母亲不公平啊。母亲她……”

“雪儿!”侯爷一怒,冲着安慕雪吼了一句。

安慕雪擦着眼泪,站了起来,怨恨的看着侯爷道:“父亲,你为什么要抬二姨娘做平妻。她可曾为您生下一个儿子,既然没有生儿子,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抬她做平妻,难道父亲就不怕其他几位姨娘心中不服吗?”

“姐姐,别装了。其实你早就知道母亲不是孟家的小姐,对不对?你非要一个理由,这就是理由。如果你不怕这件事闹大的话,妹妹愿意将这个原因告诉大家,让大家知道二姨娘才是孟家真正的小姐。到时候一个丫鬟还能不能做侯府的当家主母都还难说呢?”安慕锦不等侯爷说话,就先开了口。

安慕雪将目光转向安慕锦,恨恨的说道:“你胡说,母亲才是孟家的小姐。”她又转头看着老夫人,祈求道:“求祖母做主,妹妹她在撒谎。”

“雪儿,这件事你还是回去问你的母亲去吧。”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老夫人是一点也不想呆在这里了,喊了鸳鸯就要躲起来。

看到老夫人在关键时候竟然不帮自己,安慕雪心中又气又恨,回身瞪着凝喜吼道:“你是死人吗?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你还不快去告诉母亲。”

凝喜无故受骂,连反驳都没有,转身就走。

刚走两步,大夫人拉着二姨娘的手进来了。

二姨娘今日的打扮非常的鲜亮,一改平日的朴素,竟然也穿上了大红色的衣服。站在大夫人的身旁,竟然比大夫人还要好看许多。

“侯爷,我将妹妹给你带过来了。”大夫人十分识大体的走到侯爷面前,将二姨娘交给了侯爷。

侯爷握住了二姨娘的手,二姨娘的身体抖了一下,随即低下头,红了脸,好像第一次见到相公的小媳妇一样羞涩。

看到这一幕,安慕雪还没有明白过来,她就是傻子了。她尖叫着指着二姨娘,对大夫人道:“母亲,你竟然同意让她做了平妻?”

“雪儿,什么都别说了。”大夫人走过去,按下安慕雪的手,将她推到一旁。

看着侯爷和二姨娘站在了一起,安慕雪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的感觉,气的双眼发红,再看安慕锦时,那恨意更是滔天。

在安慕雪看过来时,安慕锦也看向了她,轻声笑道:“姐姐,你是不是该将我孟家的宝贝翡翠玉蝴蝶还给我?”

一刹那,安慕锦感觉安慕雪对自己的恨又上了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