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82章 撕掉

第82章撕掉

今年的天气似乎有一些反常,刚进入七月,一连下了五天的雨,温度低的比深秋时还要冷。

雨下的太大,除了去给老夫人请安之外,安慕锦哪里都没有去。

珍姐儿还是一样,每天不是看书,就是练字,偶尔才会拿起绣绷来绣上两针。

看到珍姐儿这么的认真,安慕锦都有点觉得自己太懒散了。于是趁着这下雨哪里都去不了,就在屋里认真的研究药方。

上次惠妈妈给她找来的药方,她只看了十张,之后的就没有再看了。如今又被她翻出来,将每个药方都认真看了看,给这些药方分了类。

首先是看伤风寒之类的药方,安慕锦将药方上面的每一种药都给认真的查了一遍,记住每一味药的用途和用量。

这样一看就是一整天,安慕锦越看越上心,有时候林妈妈她们提醒她该休息了,她都摇头说继续看。

而珍姐儿看到安慕锦这样用功,她竟然比安慕锦还要用功,姐俩经常坐在一起看书,一看就是半个月。

只是安慕锦看的都是医书,而珍姐儿看的是兵法。

“珍儿,这些兵法都是男孩子看的,你还是看一些其他的书吧。”安慕锦有一次这样对珍姐儿说道。

珍姐儿将书宝贝的抱进怀里,十分认真的对安慕锦道:“姐姐,我觉得这些讲兵法的书十分好看,就像你看医书一样,一看就入迷。”

安慕锦笑笑,摸着珍姐儿的脸蛋道:“珍儿好好看吧,说不定我们侯府将来会出一位巾帼英雄呢。”

珍姐儿憨憨的笑着,又将头埋进书里,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雨一停,太阳就出来了,在西边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彩虹。

如菊就在外面,最先看到,一看到这个彩虹,她就激动的在院子里喊了起来。

“谁在大呼小叫的,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如菊刚喊完,安慕雪从外面进来,狠狠的剐了如菊一眼。

如菊本来很高兴的,被安慕雪剐了一眼之后,吓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自从安慕雪被侯爷关了一个月的禁闭之后,她整个人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十分的暴躁,易怒,下人们只要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她就对下人们轻者大骂,重则大打。

之前的安慕雪虽然脾气也不好,但是她也不会做出这种有失大小姐身份的事情。

“大小姐,你来了。”如菊恭敬的低头说道。

安慕雪看着如菊的头顶,冷哼一声,朝着屋里走去。

安慕锦听到如菊的叫声,正从屋里走出来,走到门口看到安慕雪已经到了面前。

“我的妹妹,姐姐来看你了。”安慕雪阴险的笑着,转身从凝喜的手里拿过一个红色的木盒子,狠狠的朝着安慕锦砸过去了。

安慕锦在木盒子砸向自己的同时,本能的往旁边一躲,木盒子准确无误的砸在了身后珍姐儿的身上。

木盒子裂开,从里面流出一种又酸又臭的**,浇了珍姐儿一身。

珍姐儿当时吓的哭了起来,惊慌失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贱人,你居然敢躲!”安慕雪没想到安慕锦躲的那么快,浪费了她好不容易才找来的臭水。

让人带着珍姐儿去洗澡,安慕锦冷眼看着安慕雪,气愤道:“这就是你来看我的意图?”

“小贱人,都是因为你,父亲才不喜欢我。你抢走了我的翡翠蝴蝶,还抢走了我的父亲,我要和你拼了。”安慕雪扑过来,就要和安慕锦打架。

林妈妈在旁边将安慕锦拉过来,让安慕雪扑了一个空。

安慕雪还记得那天安慕锦来抢翡翠蝴蝶时,就是因为林妈妈那么一拽,链子才断掉的。她的脖子也因此有了一条血痕,好几天才消下去。心中不由得又气又恨,安慕雪快速上前,照着林妈妈的脸狠狠的抽了两下。

看到林妈妈被安慕雪打了,安慕锦也不躲着了,想要绕过林妈妈教训安慕雪一番。林妈妈却拦住了安慕锦,温和笑道:“小姐,大小姐打了就是打了,还是算了吧。”

“哈哈,算了?”安慕雪大笑一声,“你算了,本小姐可不会就这么算了。”说着又要来打林妈妈。

安慕锦哪里会再让安慕雪打林妈妈,飞快的绕过林妈妈,拦住安慕雪的手,照着她的脸蛋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安慕雪被打的懵了,这才注意到比她小了半年的安慕锦已经长高了不少,似乎比她还要高一些。

她捂着脸,愤怒的指着安慕锦的脸大骂:“小贱人,我去告诉父亲去,你居然敢打我。”

安慕锦揉了揉手,刚刚那一巴掌打的太用力了,不仅安慕雪疼,她的手也疼。看着安慕雪不敢上前的样子,不屑道:“打你怎么了?打你还是轻的,你竟然敢打教习妈妈,还有一点规矩没有?”

“我是侯府的大小姐,教训一个教习妈妈怎么了?倒是你安慕锦,你越大越没有规矩,竟然连我都敢打。走,和我去见父亲。”安慕雪抓着安慕锦的手,要将她往外拉。

安慕锦站着不动,别看她人瘦,力气却很实在,安慕雪拉了半天都没有拉动,反而将自己弄的气喘吁吁的。

“凝喜快过来帮忙。”安慕雪冲着凝喜喊了一句,凝喜立刻来帮忙,凝烟和凝翠都走上前去看着凝喜道:“凝喜,这是主子们的事情,你一个奴婢好插手吗?”

凝喜看了看凝烟和凝翠,不敢再上前,被安慕雪骂了好几句。

安慕雪恶毒的骂着,她没有想到安慕锦竟然敢这样公然和她作对,是她失算了。看来她下次要找安慕锦麻烦,一定要多带一点人,或者是趁着她身边人少的时候下手。

“安慕雪我警告你,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你找我可以,但是你别来找茬。今天的事情就算了,若是你那盆臭水泼在我身上,我绝对不饶你。”安慕锦猛然挣开自己的手,安慕雪被她推的脚下不稳,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面前站的笔直的安慕锦,安慕雪竟然有一种错觉,好像安慕锦才是侯府的大小姐,而她才是二小姐一样。

想着母亲的身份已经败露,安慕雪心里告诉自己:不行,她不能让安慕锦抢走她侯府大小姐的地位,她要守护自己的东西。

从地上爬起来,安慕雪指着安慕锦道:“小贱人,你给我等着。”说完安慕雪带着她的人气冲冲的离开了锦绣苑。

看着安慕雪离开的背影,安慕锦无奈的拍拍衣服,笑道:“很好,这才是安慕雪最真实的样子。”

珍姐儿这时也已经洗干净了,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时还有一些心有余悸:“姐姐,雪儿姐姐真的走了吗?”

“走了。”安慕锦回答着,走到珍姐儿的面前,抱着她道:“对不起啊,珍儿。是姐姐连累你了,她本来是想朝着我丢东西的。”

珍姐儿理解的说道:“姐姐,我不会怪你的。是雪儿姐姐太过分了,她怎么能拿那个东西丢你呢。”

安慕锦笑笑,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是紧张的,安慕雪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对她动手了。

之前安慕雪一直对她使坏,可那都是暗地里,没有这么明显。像今天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找茬,安慕雪还是头一次呢。

书香苑内,安慕雪气呼呼的坐在大夫人常坐的椅子上,小拳头猛烈的敲着桌子,气愤道:“母亲,你到底还要忍到何时?小贱人母女不除,我们在侯府的日子一天都不会好过。”

大夫人叹了一口气,她又如何不知道呢。只是眼下本来站在她们这一边的安云珊,也改变主意说不管这事了,她哪里敢贸然行事。

所以她才会一直做让侯爷喜欢的事情,希望侯爷能够看在她为他生了两个儿子的份儿上,能够继续让她做大夫人。

还有一点就是她对二姨娘特别的了解,只要对二姨娘好,二姨娘就会认为这个人是好人。虽然二姨娘现在对她还有防心,不过她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她知道二姨娘迟早有天会认为她是个好人的。

“母亲,你倒是说一句话啊。现在小贱人的个头都已经超过我了,再过一年,她恐怕是比我还高,到时候,到时候……恐怕她打我,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安慕雪哭着闹着。

大夫人又是叹了一口气,搂着安慕雪安抚道:“雪儿,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讨好你父亲。你不能让他每次来检查功课时,都是高兴而来,失望而归。”

“哼!”说到功课,安慕雪冷哼一声,她现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功课上了。她已经见过金云堂了,她希望能够成为金云堂的妻子,这样……

“小贱人母女,母亲自有打算,她们不会嚣张太久的。”大夫人冷笑道。

听了这话,安慕雪才稍微好受一些,人也平静下来,伸手抱住大夫人的腰,撒娇道:“母亲,你不要让雪儿等太久哦。雪儿很想看到小贱人被打回原形是什么样子,一定非常的可怜。”

母女俩想象着安慕锦母女被欺负的惨兮兮的样子,说着说着两人都高兴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