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83章 德妃

第83章德妃

如菊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回来,脸色绯红,小嘴咧着,看那样子十分的开心。

还没有走进锦绣苑,如菊就叫开了:“小姐,小姐,宫里的赏赐下来了,二姑奶奶的绿苑都快要堆满了。”

安慕锦那时刚睡醒,还靠在床头眯着眼打盹呢,听到如菊在外面大声叫着,让凝翠将如菊喊进来,在外面叫什么叫,一点规矩都没有。

如菊一口气跑进屋子,来到安慕锦的床前,将安云瑶赏给她的东西从怀里拿出来,一一摆在了安慕锦的**。

当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之后,所有的人都震惊的张着嘴巴。安慕锦更是用力抓住如菊的手,紧张的问道:“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里得来的?”

“二姑奶奶赏给我的啊。”如菊笑了笑,解释道:“今天下午宫里突然下来了很多赏赐,都说是赏给二姑奶奶的,现在那些打赏的人都还没有走呢。小姐啊,你们都不知道,那些东西几乎将整个绿苑都给填满了。二姑奶奶十分高兴,给了我们几个看热闹的一些东西,这些就是二姑奶奶给我的。”

如菊一边说一边用手描绘着当时的场面是多么的壮观,林妈妈等人都感兴趣的看着如菊,只有安慕锦看着那些东西发呆。

如菊见安慕锦并没有听她说话,有些担忧道:“小姐,我拿了二姑奶奶的东西,你是不是生气了呀?”

安慕锦摇头,“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在想孔美人在宫里发生了什么,竟然赏了这么多东西下来。”

如菊正要回答,听到外面有太监的声音喊道:“侯府的安慕锦二小姐可在,出来领赏。”

满屋子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住了,随即安慕锦赶紧下床,整理衣衫,匆匆忙忙的跑到院子里,跪在了打赏公公的面前。

打赏公公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说这些东西都是德妃赏赐。

等打赏公公念完那些赏赐的东西是什么,小太监们将东西都整齐的摆放在院子里,安慕锦谢了德妃的恩情。她现在还有一些迷糊,这个德妃真的是孔融雪吗?

“咳咳!”打赏公公猛然咳嗽两声,安慕锦想到了安慕雪之前和她说的要记着给这些宫人们赏钱,否则他们会记恨在心,下一次就对你使坏。

安慕锦的钱平时都是由凝烟保管的,这时她小声喊了一句凝烟,让凝烟拿钱来。凝烟这才明白过来,赶紧将腰间的钱袋解了下来。

安慕锦立刻恭敬的将钱袋递给了打赏公公,笑道:“这是给公公喝茶用的,请公公莫要嫌弃。”

“咳咳!”公公继续咳嗽着,安慕锦窘迫的站在那里,心想莫不是公公嫌弃给的不多。

“咳咳!”公公又是一声咳嗽,安慕锦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公公,结果对上了一双闪闪发亮,满含笑意的眼睛。

“七皇子!”安慕锦倒吸一口气,差点就叫出声来了。

“嘘,你想害死我吗?”七皇子瞪了安慕锦一眼,随即又笑道:“没想到侯府的二小姐挺懂规矩的,那这袋钱本皇子就收下了。”

安慕锦看到七皇子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那个在他手里略显小巧的钱袋,很随意的放在了袖子里。

收好钱袋,七皇子附在安慕锦的耳边,安慕锦往后躲了一下,七皇子伸手一捞,安慕锦迫不得已的靠近了七皇子一些。

在七皇子搂住安慕锦的同时,他将一封信塞给了安慕锦。安慕锦捏着那封信,瞪着更大的眼睛看着七皇子。

“二小姐,这个是德妃让我交给你的。”七皇子轻轻的说完这一句后,才慢慢的松开了安慕锦。

七皇子带着人离开,安慕锦站在那里愣了许久,脸已经红成了一个小苹果。

众人见安慕锦发呆,也没有人敢上前来。

过了许久,林妈妈才让大家站起来,她走到安慕锦身边,小声问:“小姐,你怎么了?”

安慕锦伸手摸着脸,觉得那里烫的厉害,看了看林妈妈和其他人,脸又烧了起来。

“林妈妈,这些都是宫里的赏赐,你和凝烟将这些东西都保管好,说不定日后能用得着。”安慕锦对林妈妈说道,小跑着回了房间。

正要拆信,珍姐儿从外面进来,看到安慕锦脸红红的,关心的问道:“姐姐,是不是那个公公和你说什么了,所以你的脸才红成了这样?”

安慕锦摇头否认,对珍姐儿笑着道:“珍儿,你去看看有什么东西是你喜欢的,你都可以拿去。”

“好,珍儿谢谢姐姐。”珍姐儿十分懂事的说道。

安慕锦摸了摸珍姐儿的小脸,嗔怪道:“都是姐妹,说什么谢谢不谢谢的。”

珍姐儿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只是在背过身时,珍姐儿眼里一道狠戾之光一闪而逝。

安慕锦的心思都在那封德妃给她的信了,她确定没有人进来时,才将信打开。

十分认真的将信看了一遍,安慕锦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孔融雪果然就是德妃,她已经查出来害死她孩子的凶手是谁,并且设计让那个凶手原形毕露,皇上将凶手打入冷宫。

这件事还不能让孔融雪成为德妃,真正让她成为德妃的原因是孔融雪给皇上在政事上出了一个主意,解决了皇上的烦忧。皇上这才渐渐重视孔融雪,觉得她就是自己的贵人,又被她的才情美貌吸引,对她是越来越好,给了她很多连皇后都没有的特权。

不过孔融雪干政的事情很快就在后宫传开,皇后几次向皇上陈情,都被皇上给打压住了。孔融雪反而利用皇后对她的不喜欢,更加的讨皇上的欢心,在孔融雪怀上第二个孩子时,直接封她为德妃。

而德妃之所以会给安慕锦写这封信,除了感激安慕锦曾经将她从迷途中拉回来之外,还说了一件秘事。那就是安云珊和皇上的事情已经被皇后知道了,皇后正准备采用手段对付安云珊以及她的相公朱萧山。

看完了信,安慕锦觉得孔融雪挺厉害的,或许她真的像安云瑶说的一样能够母仪天下。不过,安慕锦却有两个疑点搞不清楚。

第一就是德妃如何成为德妃的,她为什么要和自己讲。第二就是安云珊的事情她为何也要对自己说。

就在安慕锦还没有想通这两个疑点时,安云瑶的笑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安慕锦赶紧将这封信藏了起来,藏好之后,安云瑶也进来了,看到安慕锦正坐在**发呆呢,笑道:“锦儿,姑母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听说表姐给了姑母很多赏赐,姑母和我说的就是这个吧。”安慕锦笑着道,亲手给安云瑶倒了一杯茶。

看到安慕锦这么的懂事,安云瑶越看越喜欢,想到孔融雪给她传的信,心中更是对安慕锦满意的不得了。

“这个也算是好消息,不过姑母要说的是另一个好消息。”安云瑶喝着茶,卖了一个关子。

自从知道安云瑶想将她送入宫中之后,安慕锦对她就有了一种恐慌。若不是上次有求于她,安慕锦怎么也不会主动去找她的,一般都是她来主动找自己。

不过在安云瑶主动找她的时候,她还是担心的。尤其是听到安云瑶说有什么好消息时,按照安慕锦的观察来看,那些对安云瑶来说是好消息的消息,对她来说就不一定了。

“什么好消息啊?”安慕锦看着安云瑶,问的还有些心虚。

“过半个月,你表哥他们就要进京了,到时候你们表兄妹多亲近亲近,多聊聊,增进增进感情。”安云瑶说的十分开心,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可是这些话听在安慕锦的耳朵里,就像是天上在打雷一样,轰轰的,轰的她心一沉一沉的。

就算她真的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她听安云瑶说的那么明显,还特意提了一下表兄妹,她也明白过来,安云瑶这是想让她和孔家表哥培养感情呢。

“姑母说的对,到时候表哥来了,我们大家都和他多亲近亲近,增进感情。”安慕锦捧着杯子,笑的不自然。

得了安慕锦的这句话,安云瑶就自动认为安慕锦是答应了这件事,高兴的说道:“锦儿,从我答应帮助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觉得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相信雪儿也给了你一封信吧,哼,安云珊她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看她还敢在我面前嚣张不。”

安慕锦连声应道,也不敢多说什么。

又说了许多的话,安云瑶才说要走。安慕锦起身送她到了门口,她关爱的对安慕锦道:“锦儿快回去吧,好好养身子,等嫁人的时候好生孩子。”

安慕锦故意听不懂,憨憨的笑着,一直看着安云瑶离开,她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安云瑶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让她嫁入孔家了?

一想到要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孔家表哥,安慕锦就忍不住的浑身打颤,她才不要嫁人呢。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嫁人的。

晚上,珍姐儿主动要求和安慕锦一起睡。

在睡觉前,珍姐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姐姐,今天我看那个公公长的很像七皇子,白天我也不敢问。那个人真的是七皇子吗?”

黑夜中,安慕锦看着珍姐儿闪闪发亮的眼睛,直觉告诉她她应该对珍姐儿隐瞒这件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安慕锦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珍姐儿。

“原来真是七皇子哥哥啊,他来了都不来看我,我好伤心。”珍姐儿得到了确定之后,抱着被子十分伤感的说道。

听到珍姐儿这样说,安慕锦笑着打趣道:“是不是我们的珍儿想他了,那我明天就告诉他你想他了,让他来看你,好不好?”

珍姐儿被安慕锦挠的咯咯笑着,等笑够了,又好奇的问道:“姐姐,你真能联系的上七皇子哥哥吗?”

安慕锦摇头,认真回答:“他可是七皇子,我怎么能联系的上他呢。”

珍姐儿平躺着,小脑袋在枕头上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字一句道:“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