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84章 青脸

第84章青脸

不知道为什么,珍姐儿只是很平淡的说了三个字我不信,安慕锦却觉得这三个字犹如三个闷捶一样,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心上。

安慕锦问珍姐儿为什么不相信,珍姐儿已经睡着了,留给安慕锦的是一阵阵的难受。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受,可就是觉得珍姐儿不信任她,不喜欢她了,这让她很难以接受。

她睡不着,穿上衣服起来走了走,喝了一肚子的凉茶才平静下来。最后又笑了,也许珍姐儿那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安慕锦想到这一点,心情好了许多,才躺下睡觉。

第二天一早,安慕锦睁开眼睛,珍姐儿已经不在**了。

“小姐,五小姐已经收拾好东西,搬回了珍秀苑。”凝烟知道安慕锦找什么,立刻说道。

安慕锦一惊,连忙坐起来,不相信的看着凝烟:“你说什么?珍儿她搬回去了?”

凝烟一边给安慕锦拿衣服,一边点头:“是的。林妈妈早上已经留过了,可是五小姐去意已决,非要回珍秀苑,我们所有的人都劝不下来。”

安慕锦没有再说什么,珍姐儿的性子有点像五姨娘,认定的事情比谁都还要执拗。她说要走,肯定是谁都留不下来的。

洗漱完毕,安慕锦照旧去沁香苑请安。路上听到身后有笑声传来,扭头一看,珍姐儿和安慕玉正说说笑笑的朝着自己走过来。她停下来,等着两人上前。

“锦儿姐姐早上好。”安慕玉看到安慕锦等她们,笑的很是开心。

珍姐儿脸上也是挂着笑容,还扑过来抱住安慕锦,仰头笑道:“姐姐,珍儿这段时间一直给你添麻烦,以后珍儿不会了。珍儿迟早有一天会长大的,也要有自己的空间,所以珍儿没有经过姐姐的同意就搬回去了,希望姐姐不要生珍儿的气。”

听着珍姐儿对自己撒娇的话语,安慕锦昨晚的那种难受之感彻底没有了。也许昨天是她的错觉吧,珍姐儿怎么会不喜欢她,不信任她呢。

捏了捏珍姐儿的小脸,安慕锦挪揄道:“是啊,小花猫也有长成大花猫的时候。”

“姐姐!”珍姐儿生气的跺脚,又拉着安慕玉的手,告状道:“玉儿姐姐,你看姐姐她欺负我。走,我们不要理她了。”

三人说说闹闹,一路笑到了沁香苑。

在沁香苑的门口,安慕琴犹如黑脸门神一样的站在那里,狠狠的瞪着安慕锦三个。

本来安慕锦她们笑的非常开心,看到安慕琴站在那里时,三人硬生生的止住了笑意,一脸严肃的往沁香苑走。

“安慕锦,我有话要对你说。”在安慕锦经过安慕琴身边时,安慕琴伸手拉住了安慕锦的胳膊。

安慕锦挑眉看着她,冷笑着问道:“我没有话要对你说。”

安慕琴的脸更黑了,扯着安慕锦的衣袖就往旁边走,还不让两人的丫鬟上前来。

珍姐儿看到安慕琴这样对待安慕锦,心里十分不高兴,走过去喊道:“琴儿姐姐,你要对姐姐做什么?”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赶紧滚!”安慕琴十分不客气的瞪了珍姐儿一眼,珍姐儿吓的往安慕玉身后躲。

安慕锦对珍姐儿安慰道:“她不会将我怎样的,珍儿你和玉儿姐姐先去给祖母请安。”

听到这话,安慕玉抓着珍姐儿就往前走,珍姐儿还不放心的一直回头看着。

等这两个人走了,安慕琴拉着安慕锦又朝着旁边走了一段距离,才将安慕锦的胳膊松开。

“安慕锦,我问你,为什么二姨娘会突然被抬为平妻?”安慕琴愤恨的质问,好像这件事应该征得她的同意才可以做一样。

安慕锦凉凉的看着安慕琴,笑道:“这是长辈们决定的事情,我们做小辈的只要接受就可以了。”

“哼!”安慕琴冷哼一声,显然是觉得安慕锦这是敷衍她,指着她的脸道:“安慕锦你不告诉我是吧?那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和雪儿姐姐都在场,你们……”

“那又怎样。这是祖母的意思,如果祖母叫你去了,我也不会说什么的。还有啊安慕琴,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现在和你不一样了,你以后对我说话的时候客气一点。当然了,你不和我说话我是最开心的。”说完安慕锦就要走,安慕琴猛然一扯安慕锦,伸手就要打。

安慕锦知道安慕琴对她的怨恨不比安慕雪的少,一直对她有着防心,见她伸手就知道她要打自己,连忙一把抓住她的手。

瞪着安慕琴看了好一会儿,安慕锦才狠狠的将她的手给压下去,扭头走了。

安慕琴揉着被安慕锦捏着的胳膊,觉得那里火辣辣的疼。看安慕锦外表柔弱弱弱的,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谁知道她的力气竟然这样的大。

虽然不甘,可是安慕琴也知道现在的安慕锦已经今非昔比,要想整她还得采取一点别的措施。

等安慕琴从旁边走出来时,正看到安慕雪才慢慢的过来,她笑着走上前去:“雪儿姐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刚刚我还听到锦儿姐姐在抱怨,说你现在越来越晚了。你不知道刚刚,她教训我们的样子就跟自己是侯府的大小姐一样。要是雪儿姐姐刚刚也在,我猜测她肯定连你也一起教训了。”

听安慕琴这样说,安慕雪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过她知道安慕琴的嘴里也吐不出什么象牙来,没有和安慕琴说话,径直往里走去。

安慕琴看着安慕雪的背影,在后面咒骂几句,再抬脚时又换上一副笑脸。

老夫人看到安慕雪和安慕琴是最后来的,脸色有些阴郁道:“别人都来了,为什么你们两个这么慢?”

安慕琴闭着嘴巴,没有说话,反正她的解释对老夫人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安慕雪柔柔的咳嗽了两声,才慢慢的说道:“回祖母的话,雪儿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早上起来晚了,还请祖母责罚。”

看安慕雪那柔柔弱弱的样子,还真的像是生病了。安慕琴偷眼看着安慕雪,气的直撇嘴,还真会装,刚刚在外面还见她步履如飞呢。

老夫人最疼爱的就是安慕雪这个大孙女了,一听她这样说,立刻关心的说道:“既然身体不舒服,那就让丫鬟来说一声,等身体好了再来请安。”

“谢祖母关心。”安慕雪得了便宜,还不忘卖乖的咳嗽两声。

见安慕雪这样子,老夫人心疼的说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安慕锦等人立刻站起来,福身告退。

安慕锦走的不快,安慕雪走的比她还要慢。安慕锦走的快,安慕雪也走的快,总是跟在安慕锦的身后。

“小贱人。”安慕雪小声在身后骂了一句,安慕锦知道那声小贱人是骂自己的,不过她没有回头。

“小贱人,你站住!”安慕雪突然大声喊道,安慕锦看到走在前面的安慕琴、安慕玉和珍姐儿都回头了,她依然没有回头。

安慕雪见安慕锦根本就不理会自己,快步上前两步,拉住安慕锦,口气恶毒道:“小贱人,我在叫你呢,你给我站住!”

安慕锦回头看着安慕雪,笑了:“雪儿姐姐,你在说什么?”

哼,说自己是小贱人,那小贱人就叫她姐姐,看看到底谁才是最贱的那个!

没想到自己骂了安慕锦,她还能笑着叫自己雪儿姐姐,安慕雪有一片刻的呆愣。随即又反应过来,她叫自己姐姐,岂不是告诉别人自己是小贱人的姐姐吗,那和小贱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啊?

想到这里,安慕雪看安慕锦更是仇恨,这个小贱人竟然拐弯抹角的骂她也是贱人。

“小贱人,别以为父亲这次偏着你,以后会一直偏着你。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你和小夫人就会原形毕露,让你们无法在侯府容身。”安慕雪严重警告道。

安慕锦笑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指望侯爷。对于二姨娘成为平妻的事情,也不是侯爷的功劳,是她为娘亲争取的。

“悉听尊便!”安慕锦丢下一句,甩开安慕雪的手,淡然的离开了。

看着安慕锦那不屑的样子,安慕雪气的牙痒痒,安慕琴狗腿般的跑过来:“我就知道安慕锦是个妖孽,一定是她用了妖术,所以才让父亲将二姨娘给抬为了平妻。”

安慕雪看了看安慕琴,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问道:“你想不想整一整小贱人?”

“想。琴儿唯雪儿姐姐马首是瞻,一切听雪儿姐姐的安排。”安慕琴立刻说道。

安慕雪满意的看了看安慕琴,有点担心的说道:“只要你不像之前那样不争气就行了,不然我不会找你的。”

安慕雪说的是大夫人让安慕琴去找安慕锦要医书的事情,那一次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安慕锦会那么强悍,竟然拿着烧红的木炭将她往外赶。她想如果换成是其他人,也会被安慕锦给赶出院子的吧。

“姐姐你放心,这次妹妹绝对不会再失手了。”安慕琴很是狗腿的说道。

安慕雪看了看安慕琴,心里笑了,安慕琴跟安慕锦比,可是笨多了。

安慕锦一回到锦绣苑就一连打了两个喷嚏,接着人就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就像是大风里的风筝一样,剧烈摇摆两下,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小姐!”凝烟和凝翠一惊,跑上前将安慕锦扶起来,看到她脸色发青,像个妖怪,吓的差点将安慕锦给丢开了。

“林妈妈,惠妈妈,你们快来啊,小姐出事了!”凝烟和凝翠哭着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