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85章 五天

第85章 五天

锦绣苑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在忙忙碌碌,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林妈妈和惠妈妈坐在安慕锦的床前,看着安慕锦的脸越来越青,两人也是六神无主。

过了许久,惠妈妈抓着林妈妈的手:“老林啊,那个神医老大夫真的不在京城了吗?”

林妈妈叹息,这次老大夫走的比上次还急,等她发现老大夫不在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老大夫给她留了书信,只说让她保重,后会有期之类的话。关于为何要走,什么时候回来都没有说。

“妈妈……小姐,小姐……”凝烟瘪着嘴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扑通跪在了林妈妈的面前。

见凝烟跪下了,凝翠和如菊也都跪下了,眼巴巴的看着林妈妈。现在只有林妈妈能够救安慕锦了。

林妈妈将凝烟拉起来,擦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我医术不精,只能试一试。”

“我回去找我家老头子商量一下。”惠妈妈也偷偷的抹着眼泪,站起来就往外走。

“惠妈妈,这件事一定要保密。”林妈妈提醒一句,惠妈妈直着脑袋,大声道:“我知道!”

说完林妈妈又看了看面前的三个人,认真的叮嘱:“小姐突然变成这样,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在小姐没有脱离危险、没有找到幕后凶手之前,这件事谁都不能对外说。要是有人找小姐,就说小姐身体不适,在睡觉。”

凝烟三人立刻点头:“一切听林妈妈的吩咐!”

入夜,惠妈妈从外面回来,看到安慕锦还是老样子,躺在**一动不动的,心就痛了。

她和老李头说了安慕锦的情况,老李头说这种情况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也是毫无办法。

林妈妈见惠妈妈回来时神情不对,就知道她家那口子也是没有办法。

“惠妈妈,晚上我要出府一趟,最晚明天天亮时回来。这段期间,你要一直守在小姐的身边,千万不能离开。”林妈妈抓着惠妈妈的手说道,惠妈妈也没有问什么,只是点点头。

林妈妈抹黑出了侯府,一直往老药堂走去。

老药堂曾经是她和老大夫一起开的药铺,可是才辉煌了不过十年,这里就落败成了这样。想起曾经在这里快乐的日子,林妈妈忍不住流下眼泪,又想到安慕锦还等着她去救呢,擦了眼泪,叹口气,直接进去了。

老药堂的内部构造,没有人比林妈妈和老大夫还清楚的了。这里虽然常年不锁门,也没有人来霸占这里,只有老大夫回来,这里才会有点人气。

现在老大夫他们都走了,这里静谧的可怕。

林妈妈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老药堂的后面,走进左边的一间房子,一直走到左边柜子的前面才停下。

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林妈妈又倒退着走了几步,然后往左三步,再往后退,又往右走了两步。感觉脚下的木板有了动静,她轻轻踩了三下,突然柜子四散开来,露出了下面的一个隧道。

原来这个柜子是不能四处挪动的,只有拆开这个柜子才能看到下面的隧道。

林妈妈一进入隧道,地上的柜子再次合起来,与此同时隧道里面灯火通明。

来到一间密室,林妈妈将密室打开,里面全是带着金边的医书。

林妈妈在密室了看了一夜的医书,才在一本破破烂烂的医书上找到了关于青脸病的怪病来。

这种病十分的罕见,中招者的脸会变青。一个月找不到解药,这种青色就会往下蔓延,等全身都变成了青色,那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活这个人了。

医书上有记载青脸病,但是却没有记载治疗青脸病的方法。那也就说现在她只知道这种病是什么,却没有办法治疗。

林妈妈不相信这么多的医书,就没有一本医书上面记载治疗青脸病的方法。

想着时间差不多了,林妈妈将那本古书带在身边,悄悄的退出了隧道,离开了老药堂。

等林妈妈悄悄的回到锦绣苑时,看到所有的人都站在院子里,却没有看到安慕锦在哪里。

不好,恐怕是出事了,林妈妈心一沉,快速两步上前,看到安慕锦青着脸从里面走出来。

安慕锦的整个脸都是青色的,但是眼珠子却是红色的,头发也变成了怪异的白色,整个人看着跟妖怪一样。

“小姐!”凝烟胆颤心惊的叫了一声,安慕锦看了看凝烟,凝烟更是害怕的全身发抖。

“你们别怕,我现在还有心智,不会伤害你们的。我只想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安慕锦还算平静,在看到自己的样貌时,她也很吃惊,但是很快就想到这是别人对她下药了。

“小姐,进屋说。”林妈妈瞪了惠妈妈一眼,上前扶着安慕锦进屋了。

惠妈妈摸摸额头,无奈道:“我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事。”

说着她喊着凝烟三人,一起进入了屋子。

林妈妈已将将青脸病的症状告诉了安慕锦,青脸病每醒来一次,青色就会往下蔓延一次。等一个月之后,青色蔓延全身,那安慕锦也就没救了。

安慕锦听完林妈妈的话之后,头脑十分的清醒,也就是说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可活了。

“小姐,你放心,妈妈我一定会帮你找到解药的。”林妈妈看安慕锦太平静了,觉得很不正常。

“生死有命,如果我真的救不好了,妈妈你也别太难过。”安慕锦笑了笑,林妈妈想说什么,安慕锦又说道:“不过,我不会这么快认命的。林妈妈,我和你一起看医书,我们总会找到治疗这种怪病的方法的。只是眼下……”

“眼下那个对我下毒的人估计知道我已经中毒了,她肯定会来找我麻烦的。我猜,今天谁会一直来找我,那个人就是对我下毒的人。”安慕锦微微叹了口气,如果只是应付这怪病,她还不觉得什么。可一想到还有人等着来看她的笑话,她就觉得累。

林妈妈默然,她也想到了这一点。

“小姐放心,这些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我别的不会,蛮不讲理还是会的。”惠妈妈双手叉腰,大有一副要和人吵一架的样子。

“呵呵……”安慕锦被惠妈妈逗的笑了,对惠妈妈招招手,惠妈妈低头,安慕锦点了点惠妈妈的脑袋笑道:“惠妈妈,要动脑,才能瞒的长久。”

惠妈妈了然,拍着胸脯自信道:“小姐放心,惠妈妈不会让你失望的。”

主仆几人刚说完话,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不一会儿就听到安慕琴在外面喊:“安慕锦,给老夫人请安了。”

安慕琴住的地方和安慕锦住的地方,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去沁香苑请安,两人只有在快到沁香苑时才能遇到。她竟然跑这么远来喊自己去给老夫人请安,这还是头一次,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动机不纯。

“难道是她对小姐下毒?”林妈妈疑惑着,看了看惠妈妈,惠妈妈立刻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的安慕琴的骂声传来,惠妈妈一直在道歉:“不好意思啊,三小姐。我,我人老眼花,没有看清……”

“老不死的,等我换身衣服,看我不整死你!”安慕琴尖叫一声,气冲冲的回去了。

在安慕琴刚一转身时,惠妈妈就快速关上了房门,看了看手边的一个恭桶,笑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惠妈妈的手法比较粗鲁,容易遭人记恨,不过最能快速解决问题。

这一天时间,安慕琴一直在门口叫着让安慕锦开门,锦绣苑的人没有一个来给她开门。

安慕锦本就是一个安静的人,只要她将注意力放在医书上,外面的声音多大,对她都没有影响。

到了晚上,安慕琴骂也骂累了,才心有不甘的离开。

但是安慕琴离开了,并没有往弦乐苑走去,而是往别的地方去了。

如菊趴在墙头,将安慕琴的动向都看在眼里,恨不得将眼睛贴在安慕琴的身上,看看她到底要去哪里。

如菊和安慕锦说这些的时候,安慕锦笑着摇摇头:“不碍事,她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不来我锦绣苑就好了。”

这句话才说完,安慕锦猛然头一沉,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林妈妈等人就在旁边,却没有来的及扶住安慕锦,让她一头撞在了桌子上,磕的肿起了一个大包。

即使这样,安慕锦也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整个人就跟木头一样,毫无知觉。

小心翼翼的将安慕锦抱上了床,林妈妈为她盖上被子,叹气道:“小姐的命真苦!”

“老林啊,今晚我能不能睡了?熬了一天一夜,我受不了。”惠妈妈这时说道,林妈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惠妈妈一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忘睡觉。”

骂完之后,林妈妈又平静下来,点头同意:“你去睡吧,今晚凝烟和凝翠守着。明晚换你和如菊守着,这样轮流着守着也好一些。”

当晚林妈妈还是去了老药堂,天不亮时回来。

做好了早饭,一直等着安慕锦醒来,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安慕锦都没有醒来。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安慕锦才醒来,而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一天两夜,还以为只睡了一夜呢。

林妈妈她们也没有告诉她这件事,免得安慕锦太过担心。

可后来,安慕锦沉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一开始是两天醒一次,渐渐的三天醒一次。在最后一次醒来时,安慕锦也意识到时间有点不对劲。

“林妈妈,现在距离一个月还有多少时间?”安慕锦问道,见林妈妈犹豫,她立刻补了一句:“我要听实话。”

林妈妈伸出一只手,难过道:“过了今天,就还有五天时间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