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86章 脱皮

第86章脱皮

“小姐,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若是被人发现了,别说试药了,就是出府也是难的。”林妈妈还是不放心让安慕锦这样直接出府,虽然她的头发都裹上了头巾,脸上也带着面纱,可还是担心被人撞见。

“妈妈,如果不试试的话,我就只有死了。所以趁着我还清醒,无论如何我都要出府,去试药。还有,就算我真的死了,我也不想这个样子死去。若是被娘亲知道了,她一定会受不了,我还会被人说成是妖孽,那样的话娘亲在侯府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的。”安慕锦对着铜镜仔细检查自己的着装,感觉差不多了,她将锦绣苑所有的人都喊过来,如果路上有人拦着,直接闯。

安慕锦今天醒来的早,等她乔装好之后,天才刚刚亮而已。这时候也是侯府最忙的时候,不过大家都在各自的院子里忙碌,路上的人应该很好。

安慕锦很顺利的出了侯府,在侯府外,她只留下林妈妈陪着,将其他人都打发回去了。这样若是侯府发生什么,还有个人通信。

快速的来到老药堂,看着这里的安静,安慕锦的心不由得提起来了。那药方是她自己研究出来的,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她的青脸病。

本来她以为还可以再完善一下药方的,谁知道在自己醒来几次后就只有五天了,所以她只能放手一搏。

这一次林妈妈带安慕锦来的地方不是之前找医书的地方,而是去了后院的右边一间房子。

看着林妈妈用怪异的手法打开了房子下面的隧道,安慕锦很震惊,但是什么都没有问。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治好她的病,否则一切都是免谈。

“小姐,你先下去。”林妈妈扶着安慕锦,小心翼翼的将她送到了下面,然后自己再慢慢的进去。

刚一进去,隧道重新合上,里面刹那间灯火通明。

刚刚还黑乎乎的世界一下就亮了起来,安慕锦有些不适应,伸手在眼前挡了一下。等她拿下手时,看着面前的小王爷和老大夫,惊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妈妈,我……”我想走,安慕锦紧紧的抓着身后林妈妈的衣服,不是说老大夫和小王爷一起离开京城了吗,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林妈妈看到老大夫在这里,也是一惊,奇怪的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老大夫也很奇怪,“林妈妈你不是在侯府当差吗,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小王爷清清冷冷的站在那里,眼睛一刻也没有从安慕锦的身上移开,他觉得他认识这个人。

安慕锦躲闪着小王爷的眼神,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小王爷。之前碰到他时都有些狼狈,但是也比现在好吧,她现在就是白发青脸红眼妖怪。

惠妈妈她们都用了好几天才适应她这个鬼样子的,若是让小王爷看到,将他给吓的发病了,那荣叔岂不是又将责任怪罪到她的头上了。然后她这个扫把星的名头也就在京城里传开了。

正想着自己的一些小心事,林妈妈已经将她的病情和老大夫说了。

老大夫走过来,扯开安慕锦的头巾,安慕锦想要伸手去护,却依然没有能阻止得了老大夫的动作。

头巾和面纱一起拿开,安慕锦的白发,青脸和红言一下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安慕锦低着头,她不敢去看小王爷的表情,不过她也能猜到此刻的小王爷肯定也是吓的不轻吧。

“青脸怪!”老大夫果然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了安慕锦这是怎么了,丝毫犹豫都没有。

不过安慕锦现在不是激动老大夫知道这个病,而是因为那个怪字,她的尴尬又加深了不少。她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问老大夫能不能将她治好,而不是在这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小王爷许久都没有反应,安慕锦小心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还是如刚才那般盯着自己。那样子看上去像是在想什么东西,想的入神了。

只这一眼,让安慕锦的脸剧烈的烧了起来,心跳也快了许多。

“小姐,老大夫说他有办法。”林妈妈兴奋的告诉安慕锦这个好消息,发现她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在说话,就走过去摇了摇她。

安慕锦被林妈妈这样一摇,吓了一跳,往旁边一躲,撞上了旁边的一个人。

她明明记得刚刚这里没有人的啊,抬头一看,不知道何时荣叔已经来到了她的身旁。

“荣叔!”看到荣叔,安慕锦比看到小王爷还要紧张,赶紧躲。

荣叔放开她,什么都没有说,走到小王爷身边道:“少爷,我们出去透透气吧。”

“好啊,好啊!”安慕锦心中欢喜的想着,小王爷你快答应荣叔吧,不然你们在这里我很紧张。

“不用,我在这里挺好的。”小王爷不仅没有答应,还主动走到老大夫身边问要怎么帮忙。

安慕锦傻眼的看着小王爷,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不应该吓的胆儿颤,赶紧出去透气要紧吗?为什么他还要留下来给老大夫帮忙?

在安慕锦看着小王爷的时候,荣叔也是看着安慕锦的,无奈摇头,也走过去帮忙。

看到大家都在忙,似乎只有自己是闲着的,安慕锦有些愧疚,也想上去帮忙。但是她又想到自己上去帮忙的话,那岂不是和小王爷接触的更近了吗?

“小姐,老大夫说一会治病的时候会很痛苦,你一定要忍住啊。”林妈妈给安慕锦打预防针。

安慕锦却笑道:“林妈妈你放心,治疗嗓子的痛我都忍了,这个我肯定也能忍。”

“恩,小姐你最坚强了。”林妈妈也不知道这个有多痛苦,但是她了解安慕锦,安慕锦比谁都坚强。

老大夫很快就将药方写出来了,荣叔和小王爷轻车熟路的在后面的药架上抓药。安慕锦看着这一幕,突然心中有了一个想法,莫非小王爷说离开京城,其实就是躲在这里治病。

毕竟这里有一个十分大的药架,药架上有很多小抽屉,每一个抽屉都代表着一种药。若是在这里治病,不用担心药材不够不说,还非常的隐秘。

不过有一点安慕锦又想不通了,小王爷身份尊贵,想要什么药材没有啊,为什么非要躲在这个地方治病。

看了看四周,好像除了一个大药架,几张桌椅,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那么他们要怎么生活呢。

突然安慕锦看到了头顶有一些铺盖,那些铺盖被悬挂在高处,似乎是他们睡觉要用的东西。

在安慕锦好奇的看着四处的时候,小王爷他们已经将药给抓好了,荣叔拿着那些药走向了左边。只见他伸手在左边的墙上轻轻一拍,一道暗门出现,荣叔走进去之后,暗门自动合上。

“小丫头,你过来躺着。”老大夫指了指面前的桌子,安慕锦立刻走到跟前。

那桌子有点高,安慕锦想着她应该可以爬上去,却被裙子羁绊,爬到一半差点从桌子上摔下来。

林妈妈见状,赶紧要来帮忙一把,还没有走近,小王爷伸手朝安慕锦的屁股轻轻一托,安慕锦就顺利的上去了。

安慕锦背对着小王爷,她不知道是小王爷托的,还以为是林妈妈呢。可当她上了桌子后,看到林妈妈站在老大夫的身边,那……

安慕锦扭头一看,看到小王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这屋里除了老大夫就是林妈妈,他们都没有帮自己,那帮她的只有眼前的这个小王爷了。

安慕锦傻乎乎的摸着屁股,感觉那个被小王爷摸过的地方在发烧,烧的她的心跳再次加速了。

“小丫头你放松,别太紧张。”老大夫给安慕锦把脉时提醒道。

安慕锦的左手松开,又握紧,深呼吸好几口气,心跳才正常下来。她也不想心跳加速的,只是小王爷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不紧张都难!

治疗的过程安慕锦是一点都不知道,因为她刚躺下一会儿,老大夫就给她用了麻醉散。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清醒的,等她醒来迎接她的就是一种钻心刺骨的疼痛。

“啊!”安慕锦一醒,那种疼痛更加的强烈,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并且身体本能的想要逃开老大夫的刀子,在桌子上剧烈的挣扎。

“林妈妈,你快按住她!”老大夫朝旁边的林妈妈叫道。

林妈妈一手拿着工具,一手按着安慕锦。可是安慕锦的力气太大了,林妈妈一个人根本就按不住。

“痛……”安慕锦哭喊着,四肢胡乱的在桌子上乱动。

“快按住她!”老大夫心焦如焚,他现在正在给安慕锦刮皮,因为安慕锦的乱动,一点也下不去手。

这些皮都是一种毒,一点不能留在身上。若是留下一点,那这个人迟早有一天会变成青脸怪。

更让人惊奇的是,老大夫将安慕锦身上的青皮刮去之后,下面的皮肤竟然还是完好无损的。

林妈妈放下手里的盘子,双手按住安慕锦的双腿,不让她再乱动。前面有小王爷按着,只是安慕锦的力气太大了,同时将小王爷和林妈妈给震开了。

“麻醉散!”老大夫喊了一句,林妈妈立刻将麻醉散递过去。

老大夫快速的将麻醉散放在了安慕锦的鼻子下面,安慕锦吸了几口气之后再一次的昏迷过去。

看到再一次恢复安静的安慕锦,小王爷不由得有些担心,“老大夫,有没有一种快速脱皮的药物?”

老大夫沉思了一下,摇头:“有,但是不能给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