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87章 拜师

第87章拜师

安慕锦醒来几次,又莫名的睡过去几次,别说她不清楚了,就是所有的人都不清楚。

等她最后一次清醒的时候,她的肩膀上绑着一条结实的丝带,丝带的另一边系着高处的横梁。她整个人就那样直接躺着一个浴桶里,浴桶里是难闻的药味,而且里面的**也不是清澈的,而是浑浊的绿色。

看到这一幕,安慕锦吓了一跳,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这个浴桶特别的深,她双腿居然踩不到底。

扭着身体在浴桶里动了几下,这动静惊醒了睡在一旁的小王爷。

小王爷走到浴桶前,看着在挣扎的安慕锦,笑了,“别着急,再过两个时辰你就可以出来了。”

看到小王爷,安慕锦羞涩的立刻低下了头,如果她没有感觉错的话,她现在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东西。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见安慕锦这样,小王爷有些紧张的问道。

“那,那个……男女有别,你,你……我,我……”安慕锦吞吞吐吐的说着,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是小王爷还是明白她的意思。

原来她这是害羞了,小王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身体有问题就好。

这三天来,小王爷是亲眼目睹了安慕锦所遭受的痛苦。因为安慕锦不能用脱皮的药,老大夫就拿着刀子给她刮皮,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

虽然中途小王爷离开了一段时间,但是他听到安慕锦那撕心裂肺的叫喊,他心里也是难受的,恨不得自己为安慕锦承受这些痛苦。

现在看到她好好的躺在浴桶里,头发也变成了黑色,眼睛也不再发红,全身上下的皮肤都变得嫩白嫩白的,小王爷心里感叹还是这样的安慕锦比较好看。

安慕锦说完之后,就一直低着头,她想小王爷应该明白男女有别吧。可是等她抬头确定小王爷走了没有的时候,竟然看到小王爷在对她笑。

小王爷很少笑,但是每次笑起来都非常的好看,就像现在。他的笑容看上去很干净,眉眼舒开,嘴角上扬,嘴巴张着,露出里面洁白的整齐牙齿,很是迷惑人。

是的,将安慕锦的心给迷惑住了。

“小姐,你醒了。”林妈妈也起来了,走过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看到林妈妈来,安慕锦本来还算平稳的心,很莫名的跳了起来,好像自己做错事被人抓包了一样。

“林妈妈,我是不是已经没事了?是不是可以活下来了?”安慕锦高兴的问道。

林妈妈重重的点了两个头,笑道:“小姐,你成功了。”

安慕锦也是咧嘴微笑,活着的感觉真好,健康的活着的感觉最好。

两个时辰之后,安慕锦可以离开浴桶了,她以为自己还能穿之前的衣服呢,却看到自己的衣服何时已经破碎不堪,好像被人给硬生生撕扯成的那样。

荣叔没有买过女孩子的衣服,所以买了一堆,然后让安慕锦选。

安慕锦那个窘迫啊,居然是荣叔给她买的衣服。不过安慕锦也明白,这个时候能够出去买衣服的也只有荣叔了。

选了一套适合自己的,安慕锦穿戴整齐之后,老大夫他们三个才从外面回来。

这还是醒来第一次看到老大夫,他的样子没有什么改变,但是神色看上去疲惫极了。

“老爷爷,谢谢你救了我的命!”安慕锦走过去,给老大夫跪下,磕了三个头。

老大夫连忙将安慕锦扶起来,笑道:“丫头啊,你的表现很不错,老爷爷有奖励给你。”

安慕锦惊喜的看着老大夫,没想到还有奖励。

老大夫从怀里拿出一本泛黄的薄书,郑重的交给了安慕锦,问道:“丫头,你愿意不愿意当老爷爷的徒弟?”

“啊?”安慕锦有点反应不过来,迷茫的看了看老大夫,又看了看林妈妈。

“小姐,老大夫这是要传授你医术呢。”林妈妈在一旁笑着提醒。

“哦!”安慕锦这才反应过来,不过她有点担心啊,她经常在侯府,连一些基本的药草都不认识。当大夫的话,若是连药材都不认识,那岂不是让人耻笑。

“怎么?你还不相信老爷爷我的医术吗?”老大夫开玩笑的说道。

安慕锦连忙摇头,认真的说:“我只是怕辜负了老爷爷的期望,我连药材都认识不了几个,我……”

“不认识药材又有何难,只要别人知道不就可以了。你若是学成了我的医术,你只管给人开药方,就行了。”老大夫摸了摸胡须,十分自豪的说道。

“可,可我只是一介女流,若是给人看病,恐怕……”有些不妥啊,再说了她是侯府的人,侯爷他们会让她抛投露脸吗?

“丫头啊,我的徒弟不止你一个,不需要你给我发扬师门。我传授你医术不为别的,就是让你有一个自保的能力,以后不会再轻易被人下毒了。”老大夫语重心长的说道。

老大夫都这样说了,安慕锦她还有什么顾虑的呢,当下就再给老大夫磕了三个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接受了安慕锦的拜师礼,老大夫更是高兴。

“好徒儿,你和天成少爷先去一下外面。”老大夫见安慕锦收了他的医书,又对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点点头,和小王爷去了外面。

这外面的地方也是一个隧道,只是这个隧道要比刚刚那个空旷一些。这里有灶台,有其他的一些厨房的东西,看样子这里就是给小王爷煮药的地方了。

等他们一走,老大夫将话说明白了,“青脸病其实就是一种毒,是我师兄最拿手的毒。真是没想到他隐匿十几年,又出现了。”

“师兄?难道是那个被逐出师门的大师兄?”林妈妈惊讶的问道。

“正是他!”说起那个大师兄,老大夫有的全是恨。若不是因为他,他和林妈妈的药铺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现在的萧条。

“老大夫你的意思是,青脸病是你师兄所为,可他为什么要对付侯府的二小姐呢?”荣叔不解的问道。

老大夫看着林妈妈道:“这个你就要问我师妹了。”

林妈妈想了一会儿才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有人知道大师兄下毒的名气,所以找他买了药。而这个买药的人就是侯府里的人,因为容不下小姐,所以才对她下此毒手的。”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安平侯府,竟然就这么多的勾心斗角。”荣叔感叹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林妈妈更是无奈,苦笑道:“我本以为我会一辈子在侯府里当个粗使妈妈就算了,没想到……”

没想到因为大夫人,她成了安慕锦的教习妈妈。而大夫人肯定也没有想到她选的这个粗鄙的、只会提恭桶的妈妈,曾经也是一个大家闺秀。

林妈妈想着这些往事的时候,老大夫和荣叔也都是沉默了,他们想的更多更远。

“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安慕锦又一次好奇的扭头去看身后关闭的石门。

“……”回应安慕锦的只有沉默,即使小王爷就坐在她的身边,能够听得到她的话,他依然一句话都没有。

唉,小王爷怎么又变成现在这样了,安慕锦用树枝在地上胡乱的画着,她想不通啊。

小王爷就是不爱说话,有点冷漠罢了。安慕锦认识到这点之后,也就不再用说话打破尴尬了,也和小王爷一样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

这种压抑的气氛下,安慕锦觉得时间过的好慢。

“为什么不用我给你的玉佩?”小王爷突然开口,吓了安慕锦一跳,她以为他不会和自己说话的。

“啊?”恢复常色的安慕锦又不明白小王爷为什么这样说了,扭头看着他,希望他给点暗示。

“若是你再晚来几天,你的小命就不保了。”小王爷陈述着这个事实,在安慕锦的错愕中又问道:“为什么不用我给你的玉佩?”

“那个,那个……”安慕锦急的挠头,在发病的时候,她也是几天才醒一次,醒来就忙着看医书,哪有时间想这个。

但是小王爷看她的那个眼神,好像在说:给你玉佩,就是让你有危险来找我的,你遇到危险了,没有来找我就是你的错。

猛的打了一机灵,安慕锦觉得现在的小王爷似乎怨念颇重。而引发他的怨念的人,就是她!

“那个,我,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安慕锦傻笑着,想要转移小王爷的注意力。

“记住,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危险,要第一个想到我,知道吗?”小王爷冰凉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安慕锦的头。

安慕锦觉得小王爷的手指给点傻了,明明他的手指是冰凉的,可是她却觉得自己的额头火辣辣的烫。

“那个,你不是和我说你离开京城了吗?”安慕锦被他这一点,也变得聪明了,立刻找个理由反驳回去。这件事的错不仅仅在她,他也有责任。

“呵!”小王爷发出一声清脆的呵声,似乎是笑,似乎又不是。

突然小王爷深深的看着安慕锦,轻声道:“你这是怪我没有对你说实话吗?”

安慕锦赶紧摆手,她可不敢怪罪他,只是有点小小的疑惑而已。明明说自己已经离开京城了,却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以后我不会再对你说这样的谎话了。”小王爷再次扭过头去,安慕锦却没有觉得压力减少,反而是更多了。

难道说以后她还要和小王爷接触吗?还是算了吧,荣叔对她的那个态度,她这次回去肯定又得做恶梦。

想到这里,安慕锦忍不住挪动了一下屁股,离小王爷远远的。

小王爷见她居然挪开了,眉头一皱,阴测测道:“安慕锦,你不回我的信就算了,现在还敢忤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