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89章 警告

第89章警告

“没用的东西!”听完安慕琴的叙述,安慕雪一巴掌将安慕琴打开,带着人朝着锦绣苑而去。

安慕琴愣愣的摸着脸蛋,追上前去,愤怒的瞪着安慕雪:“雪儿姐姐,你竟然打我?”

“打你怎么了?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还让安慕锦那个小贱人给逃走了。”一说到这个安慕雪就生气,若不是让安慕锦逃出了侯府,她会好好的回来吗?

这个时候恐怕安慕锦早就挺尸了吧,那么她是青脸怪的消息也会在整个京城里传来。然后那个狗屁小夫人是妖怪的生母,自然也是妖怪,从此后这侯府再也没有她们母女两个了。

可是这一切都让安慕琴给弄砸了,让她在锦绣苑看个人,她都看不住,要她何用!

安慕雪说完甩袖离开,眼神凌厉的像把刀子,狠狠的插在了安慕琴的心里。

安慕琴捂着发疼的脸,右手捏成拳头,朝着安慕雪的背影狠狠的挥了一下。此时她恨不得安慕锦真的是妖怪,一口将安慕雪给吃下肚子里。

为了看安慕雪怎样被安慕锦干倒的,安慕琴虽然心里害怕,但是还是去了锦绣苑。

当她们去了锦绣苑,却没有找到安慕锦,只看到林妈妈和惠妈妈在院子里收拾。

一看到惠妈妈,安慕雪就知道安慕锦肯定是去救凝烟她们了,当即转身朝着侯府的大柴房走去。

刚走到柴房门口,就听到安慕锦冷声命令看守的婆子们将柴房的门打开。而那些婆子们被安慕锦吓到,也正要开门。

“慢着!”安慕雪即使出声制止。

婆子们看到安慕雪来了,赶紧跑到安慕雪的身旁,将责任都推到安慕锦的身上,“大小姐,是二小姐非要逼着我们将门打开的,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安慕雪拿过婆子手里的钥匙,对婆子使了个眼色,婆子立刻站到了一旁。

“现在钥匙在我的手里,你想救她们,没门。你想吃她们,也没门。”安慕雪拿着钥匙得意洋洋的看着安慕锦。

见钥匙被安慕雪收起来了,安慕雪上前几步,来到安慕雪的面前,就要伸手抢夺。

突然安慕雪朝地上一倒,双手抱着头颅,大声叫喊道:“锦儿妹妹,我是姐姐啊,你不要这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安慕锦这时候只想快点拿到钥匙,将里面的人救出来,没有想到安慕雪这是跟她玩阴谋诡计。

安慕雪刚一喊完,侯爷快速跑了过来,将安慕锦拉开,护着安慕雪道:“锦儿,她是你姐姐,你在干嘛?”

“父亲,为什么要关着我的人?”看到侯爷来了,安慕锦才明白过来,原来安慕雪是想利用她让侯爷误会她,让侯爷重新关爱安慕雪。

安慕雪衣衫不整的从地上爬起来,胆小的躲在侯爷的身后,看着安慕锦小声道:“妹妹,你刚刚的样子好可怕,姐姐是害怕才不敢给你的。”

听到安慕雪说这样的瞎话,安慕锦真想一口口水喷死她,但是她忍了,只是对站在一旁看她还有一些忌惮的侯爷道:“父亲,我不是妖怪!”

侯爷想伸手摸一摸安慕锦,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却被安慕雪一把抱住了胳膊。

“父亲,妹妹刚刚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和青脸怪一模一样,你不能砰她啊!”安慕雪惊恐的说道,好像安慕锦是多么可怕的怪物一样。

本来侯爷对安慕锦是不害怕的,毕竟安慕锦现在的样子是好好的,但是被安慕雪这样一叫,他也觉得安慕锦不是正常人了。

安慕锦见侯爷完全是被安慕雪牵着鼻子走,心中不由得叹息,侯爷活了半辈子了,居然一点自己的判断都没有。她若真的是妖怪,还能站在这里吗?

“父亲不相信我没有关系,请父亲立刻将门打开,将她们放出来。”安慕锦认真的说道,再次上前,安慕雪拖着侯爷往后退。

安慕琴看着这一幕,心中直叹:安慕雪不愧是大夫人的女儿,说起瞎话来一点都不打草稿,说的都跟真的一样。

“父亲,我也看到她刚刚变成了青脸怪了。”安慕琴正发呆,看到安慕雪瞪了她一眼,她立刻反应过来,在侯爷的心口又补了一刀。

侯爷震惊的看着安慕锦,眼神复杂,不知道能说什么。

“如果父亲嫌弃我是一个妖怪,我将她们救出来之后立刻离开侯府。”安慕锦看到侯爷这么不信任她,气的要吐血,一时说了狠话。

当然安慕锦心里也补上了一句,离开侯府可以,但是必须要带着娘亲。

“锦儿,不是父亲不相信你,是……是最近青脸怪太猖狂了,一连咬伤了好几个人。”侯爷为难的说道。

安慕锦一听侯爷这样说,想起七皇子说他是出来抓青脸怪的。难道说除了她这个青脸怪,还有其他的青脸怪。

“父亲,我说了我不是妖怪!”安慕锦再次重申,朝着侯爷伸手道:“钥匙在安慕雪的袖子里,父亲让她将钥匙给我吧。”

侯爷犹豫了一下,让安慕雪将钥匙给安慕锦。

安慕雪不相信的看着侯爷,心中气愤的要死,她都这样卖力的表现安慕锦是个妖怪了,为什么侯爷还要相信安慕锦。

侯爷见安慕雪不动,又说了一遍,安慕雪这才慢慢的往袖子里掏东西。

只是手刚伸进袖子里,大夫人突然端着一盆黑狗血过来,朝着安慕锦就泼了过去。

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安慕锦已经被黑狗血浇的满面都是。

“呸!”安慕锦抹了一把脸,狠狠的呸了一声,才将嘴里的东西呸出来。

而这时大夫人依旧是拿着那个盆子,绕着安慕锦又是跳又是叫的,“妖怪现形,妖怪现形……”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安慕锦,害怕的,恐慌的,期待的,好奇的……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安慕锦依然好好的站在那里,而且身上的黑狗血也被她处理的差不多了,露出了清秀的面容。

看着安慕锦居然没有变成青脸怪,大夫人又累又震惊。那人和她说的,只要将黑狗血撒到安慕锦的身上,她就一定会变成青脸怪啊,现在是怎么回事。

见大夫人跳的累了,没有力气了,安慕锦快速上前,抢过她手里的铜盆,狠狠的扔在了地上,对侯爷道:“父亲,你快来抓住母亲,我猜她一定是中邪了!”

“中邪?”侯爷疑惑了一下,动作却没有疑惑,立刻上前将大夫人给制住了。

大夫人诧异的看着侯爷,用眼神示意他,“侯爷你该去抓锦儿啊,她才是妖怪!”

“我看你们都是中邪了,锦儿好好的,怎么会是妖怪?”侯爷用力一推,大夫人后退几步才稳住身体。

大夫人还要再说什么,侯爷朝着安慕琴和安慕雪狠狠的瞪了一眼,“等会我再来问问你们,到底是你们眼花了,还是中邪了?”

“眼花,我是眼花看错了。”安慕琴被侯爷那吃人的眼神一瞪,心脏猛然收缩吓的不由自主的说了实话。

安慕雪恨铁不成钢的踢了安慕琴一脚,心里虽然生气,但是面子上还是保持着一种十分平静的神色,“父亲,若是锦儿妹妹真的是妖怪,怎么办?”

“胡说,她不是妖怪!”侯爷训斥一声,安慕雪依然不死心:“父亲,你刚刚没有看到她那个张牙舞爪的样子,我还看到了她里面的獠牙,她就是青脸怪!”

“闭嘴!”侯爷突然发了怒,一巴掌打在了安慕雪的脸上。

安慕雪震惊的看着侯爷,她不明白刚刚还对安慕锦心有怀疑的侯爷,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打了她一巴掌。

侯爷没有去看安慕雪,而是走到了安慕锦的身旁,拉着她的手道:“孩子,父亲让你吃苦了。”

对于侯爷的变化,别说是安慕雪吃惊了,就是安慕锦自己也十分的吃惊。侯爷刚刚不还担心她是妖怪吗,怎么一下就变的相信她是人了。

不过安慕锦也没有想太多,既然侯爷相信她是人了,那她现在想救凝烟她们就简单的多了。

安慕雪心有不甘的将钥匙递给了侯爷,侯爷又将钥匙给了安慕锦,安慕锦也不管身上的血腥味,将房门打开。

往里走了走,安慕锦才看到凝烟,凝翠和如菊,还有院子里的两个粗使妈妈都被绑着,嘴巴上塞着东西,衣服上还有烧过的痕迹。

“凝烟,我来救你们了!”安慕锦快速给她们松绑。

救了人出去之后,安慕锦也没有对侯爷说感激的话,而是带着人直接回了锦绣苑。

等安慕锦一走,安慕雪就闹开了,气呼呼的质问侯爷:“父亲,我也是你的女儿。为什么你要为了她而打我,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疼吗?”

侯爷此刻不止是心疼了,还心焦啊!

狠狠的瞪了大夫人好几眼,侯爷沉声道:“好好管管她,别再给我丢脸惹事。还有你,什么狗血,什么妖怪,从今以后都给我闭嘴!”

大夫人被侯爷训的哑口无言,什么话都不敢说。可安慕雪却不乐意了,吵着说侯爷偏心。

侯爷听的心烦,甩手走了。

一到书房,侯爷就看到里面站着一个人,他走上前恭敬道:“荣将军屈尊寒舍,下官有失远迎,请荣将军莫要怪罪!”

“侯爷,别说这些没用的,以后对二小姐好一些。你不是一个好父亲。她是不是妖怪,你这个父亲也有眼睛,自己不会看吗?连亲生父亲都不相信她,她会怎样想?”

“是,是,是下官疏忽了。”侯爷连忙道歉,若是知道荣叔在屋顶上看,他怎么也会做出一副父亲的样子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