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0章 如菊

第90章 如菊

荣叔看着侯爷弯着的脊背哼了一声,“本将军是回来拿一些少爷的东西,没想到路过侯府外听到有人说妖怪就来看一眼……若是你看到我出现在京城里的事情让第二个人知道了,小心你的命!”

“是,是!下官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说这话。-79- ”侯爷连忙作揖,再抬起头,眼前哪里还有人在啊。

荣叔来无影去无踪,好像刚刚他并没有来过一样,可侯爷看着手心里的汗,知道刚刚荣叔的确来过了。

锦绣苑内,安慕锦坐在上首的位置喝茶,林妈妈和惠妈妈一左一右的站在她的身旁。

等凝烟几人都洗漱完毕,换了一身衣服,站在安慕锦的面前时,她猛然将手里的杯子狠狠的砸在地上,怒道:“跪下!”

凝烟几人从来没有见安慕锦对她们发过这么大的火,一时间吓的呆愣了,两个粗使婆子先跪下,凝烟,凝翠和如菊三人才跪了下来。

“我出府那日,明明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大夫人会知道我出府了?”安慕锦瞪着面前跪着的五人,她已经问过惠妈妈了,大夫人根本就没有进入锦绣苑就知道她已经出府了,这分明是有人去向大夫人告状。

之前安慕锦就知道锦绣苑有大夫人的眼线,她最开始怀疑的对象是那两个粗使的婆子,所以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和她们说。而且还让惠妈妈她们盯着这两个粗使婆子,害怕她们去告状。可是做的这样周密,消息还是传到了大夫人的耳朵里。

安慕锦也不想怀疑凝烟,凝翠和如菊,毕竟这三个人对自己都很好,她也十分信任这三人。

可眼下发生这样的事情,由不得她不怀疑。

“说话!”安慕锦又是一声低吼,凝烟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凝翠最先开口:“小姐,我们也不知道啊,说不定是路上被人看到了,我……”

“胡说。那日我看的清清楚楚,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何来被人看到之说。”林妈妈平时温和的很,现在一瞪眼,一发怒,凝翠也吓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两个粗使婆子这时也开口了:“小姐,这不关我们的事情啊。我们什么都没有说,也不知道大夫人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凝烟,你有什么话要说?”安慕锦听了两个粗使婆子的话,没有理会,反而去问凝烟。

凝烟身板‘挺’直,不卑不亢道:“小姐,这件事是我的疏忽,那个人一直在我身边,我竟然没有发现。”

听到凝烟这么说,安慕锦一挑眉,心里喜道,难道凝烟已经知道是谁了吗

对凝烟点点头,示意她往下说。

凝烟手指着凝翠,恨声道:“凝翠,我没想到你会为了几两银子而出卖小姐。枉我之前拿你当姐妹,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凝翠突然被凝烟说是那个‘奸’细,她吃了一惊,更多的却是愤怒,指着凝烟大骂道:“凝烟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居然怀疑我。小姐,我不是‘奸’细,我不会出卖小姐的。”

“小姐,凝翠就是‘奸’细!”凝烟一口咬死,凝翠气的抓着凝烟的胳膊,用力道:“凝烟,你说话要有证据。你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是‘奸’细。”

“那天小姐刚出府,我们回来的路上,你说肚子疼,非要去附近的茅房。我劝你,你也不听,肯定你就是那时候去向大夫人通风报信的。”

“你放屁!”凝翠找不到借口反驳,她是肚子疼没有忍住,但是她也绝对没有向大夫人通风报信。

正不知道如何反驳凝烟的时候,一直静默不语的如菊也‘插’话道:“没想到凝翠姐姐,你竟然就是出卖我们的那个人。”

听到如菊也这样怀疑她,凝翠气的要死,朝着安慕锦猛的磕头,一头撞在地上,立刻起了一个大红包,伸手发誓道:“小姐,你要相信凝翠。凝翠在这里发誓,若是凝翠出卖了小姐,甘愿遭受天打五雷轰!”

“你发誓也没有用……”平时对凝翠很好的凝烟十分刻薄的说道,凝翠拧着脖子含怨的瞪了凝烟好几眼。

“反正我没有做就是没有做!”凝翠突然哭了起来,越哭越委屈,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好了,别哭了!”安慕锦本该严肃的,不过看到凝翠哭成这样,又忍不住想笑。

“如菊,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出卖我?是因为我对你不够好,还是因为别人给你的钱多?”安慕锦转而又对如菊说道。

如菊本来还‘挺’平静的,有人当了替死鬼,现在听到安慕锦这样一说,身子轻轻颤了颤,给安慕锦磕头道:“小姐,不是我啊。”

“是不是你,你心里清楚!我现在只需要一个理由,你说还是不说?”安慕锦又问了一遍。

如菊咬牙不说,凝翠这时欢喜起来,眼泪擦干,气不过的推了凝烟一把:“死凝烟,你竟然怀疑是我,我以后再也不和你好了。”

“就是刺‘激’你一下,你看看你多大的出息。”凝烟给凝翠擦着眼泪,拉着她起来。

凝翠有点不敢起来,看了安慕锦一眼,安慕锦对她笑笑:“都起来吧。”

所有人都起来了,如菊却没有敢起来,她趴在地上,身子抖的厉害。

安慕锦看着地上的人儿,之前她是那么的信任如菊,让如菊给自己打探消息

。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出卖她,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知道如菊有没有将她让如菊打探别的院子的事情告诉大夫人,如果告诉大夫人,那大夫人岂不是很早就知道她已经密切关注各个院子的动机了吗?

“事到如今,我不承认也不行了,向大夫人告密的那个人就是我。”如菊说了实话,也不再害怕了,反而是越发的冷静起来:“小姐,我也只是‘混’口饭吃而已。但是请小姐相信我,我只是向大夫人汇报你的一些事情,却没有说出你查她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我还得感‘激’你没有告发我了?”安慕锦目光一冷,目不转睛的盯着如菊。

如菊十分坦然的看着安慕锦,继续道:“我是在小姐出府的第三天才告诉大夫人的,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祈求小姐原谅我。只是想求小姐看在如菊为你这么辛苦打听的份儿上,让我继续在锦绣苑当差,我……”

如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凝翠给冷声打断了:“呵,你这个叛徒!小姐不惩罚你就算不错的了,你居然还厚颜无耻的想留下来。”

说着凝翠又看向安慕锦道:“小姐,如菊就是叛徒,你可千万不能饶恕她!”

安慕锦摆了摆手,让凝翠稍安勿躁,看着如菊道:“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留下你?”

如菊伸手擦了一下眼睛,眼泪如同迅猛的洪水,啪啪的往下掉:“如菊以后再也不给其他人做事了,只为小姐做事。”

“除了大夫人,还有谁?”安慕锦震惊,这个平时爱笑,看似没有什么心机的如菊,没想到她的城府这么深,除了大夫人和自己竟然还给其他人做事。

如今事情已经败‘露’,如菊也不再想瞒着安慕锦了,“还有老夫人和五姨娘,小姐奴婢也是没有办法啊。奴婢有一个重病在‘床’的弟弟,奴婢只想着多赚点钱给弟弟看病,奴婢……奴婢……”

“小姐你别听她瞎说,她根本就是在说谎。”凝翠刚刚可是差点被冤枉成了告密的人,现在知道告密的人是如菊之后,她恨不得小姐立刻处置了如菊。

如菊越哭越凶,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给安慕锦磕了磕头:“小姐,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如果我离开侯府了,再也找不到像这样好的了,我真的缺钱,我……”

“起来吧!”安慕锦不是心软,而是有些舍不得如菊。

如菊竟然能同时帮助四个人做事,而且之前还没有被四人发现,这说明如菊很聪明。

而这一次她之所以能够发现不对劲,那是因为她早就对锦绣苑的人有所防备。只是没想到她防备的人都是老实之人,而这个没有被防备的人才是那个告密之人。

见安慕锦让如菊起来,凝翠以为安慕锦这是原谅了如菊,气愤的鼓着小嘴道:“小姐,像她这样的叛徒,背叛一次还会背叛第二次,千万不能姑息,要立刻将她赶出侯府

。还要在京城里贴出告示,让大家都知道她是个什么样……唔!”

凝烟觉得凝翠的脑子不好使,什么时候小姐的决定需要她在这里放屁了,捂着她的嘴巴,将她给拖着出去了。

两个粗使婆子看到凝烟和凝翠走了,两人也悄悄地离开了。屋里就剩下安慕锦和两个教习妈妈,还有一个如菊。

“如菊,你这样的人我是留不得的。”安慕锦看着地上的碎瓷片,十分平静的说道。

“小姐!”如菊悲戚的叫了一声,她真该‘抽’自己一巴掌的,为什么要做出背叛小姐的事情。

她在锦绣苑虽然只是一个二等丫鬟,但是待遇却和一等丫鬟差不多。而且给小姐做事,小姐从来没有少给她钱。

“老夫人和大夫人是什么人,我相信你比我了解。这件事你说不给她们做,她们就会答应吗?而且你说不做了,你以为她们还会留着你在侯府吗?”安慕锦微微挑眉,看着局促不安的如菊。

如菊被安慕锦这样一说,也明白过来,神情哀戚,眼泪流的更加凶残了。

“如果你真的想留下来,办法不是没有,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了?”安慕锦又笑了。

如菊心中一喜,虽然知道那个办法会很难做到,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不会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