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2章 暴躁

第92章 暴躁

上午侯爷刚来的书香苑,对大夫人说是有人对安慕锦下毒,最后毒却下到了如菊的身上,让大夫人立刻查清楚这件事,到底是谁想对安慕锦下如此毒手。,

大夫人嘴里应着,心里却是又奇怪,又忐忑。奇怪的是毒怎么会到了如菊的身上呢,忐忑的是这件事要怎么查。

大夫人还没有派人去了解情况,如菊是妖怪的信息就在整个侯府传开了。到了下午,大夫人坐不住了,打发徐妈妈去看看究竟。

“如菊真的是妖怪?”大夫人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双眼黛‘鸡’一样瞪大,凶巴巴的瞪着打探回来的徐妈妈:“徐妈妈,你可要看清楚了啊。”

徐妈妈被大夫人看的也是心里紧张,吞了口唾沫,重重的点头:“大夫人,老奴亲眼所见,如菊她白发青脸红眼,嘴里还有两颗獠牙。虽然被她掩饰的很好,但是老奴还是看到了。”

大夫人重重一拍桌子,再次坐了下来,摇头道:“不可能,怎么会是如菊呢?”

到了现在,即使徐妈妈说她亲眼所见,大夫人还是不相信妖怪怎么会是如菊。她多么希望安慕锦是那个妖怪啊。

“母亲!”外面传来一声变了调子的叫声,大夫人抬头去看,安慕雪已经提着裙子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了。

“雪儿,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急成了这样?”大夫人心慌的问道,安慕雪哎呀一声,痛苦的说道:“没想到小贱人没有中毒,反而是她身边的如菊中了毒。凝喜去看的清清楚楚,如菊就是那个妖怪。”

大夫人呆呆的看着安慕雪,突然一把将桌子上的杯子碟子都给砸了,气恼道:“不就是一个小贱人吗,为什么屡次都不成功?”

“母亲,那日我的确是对小贱人下的毒,可为什么毒会转移到如菊的身上呢?”安慕雪看着气愤的大夫人,开了口。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大夫人火大的说道,安慕雪被顶的说不出话来,小脸红的不正常。

这还是大夫人第一次对安慕雪发火,看到安慕雪红了脸,大夫人觉得这件事本身就不能怪安慕雪。或许是那人给的毒有问题。

正想安慰安慕雪两句,安慕雪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跺脚离开了。

大夫人追了出去,喊道:“雪儿,母亲错了,母亲不该对你发火。”

安慕雪被大夫人拉住,擦着眼泪,哑声问道:“母亲,事到如今,你说父亲若是知道我们做的这些事情,他会不会……”

“别担心,母亲自有法子。”大夫人紧紧的搂着痛哭的安慕雪,心里也是没有底的很

与此同时,锦绣苑还是一副热闹的情景,大家似乎对如菊这个妖怪十分的好奇,百看不厌,只要一闲下来就想着来看一看。

晚上,人都‘走’光了,安慕锦让凝翠赶紧关‘门’。

凝翠刚跑到‘门’口,看到有灯笼往这里走,连忙低声喊道:“有人过来了。”

刚将獠牙拿出嘴里的如菊,还没有喘口气呢,就再次将獠牙送进了嘴里。

“是大夫人。”凝翠又说道。

安慕锦对如菊使了一个眼‘色’,“如菊,这次看你的了。”

如菊点点头,含糊不清道:“小姐,放心!”

接着惠妈妈将准备好的绳索拿出来,全部绑在了如菊的身上,林妈妈在一旁哀戚的劝道:“如菊啊,你是人,不是妖怪,不能吃人啊。你等着,一会儿妈妈就给你‘弄’一只活‘鸡’过来。”

“嗷呜……”如菊嘶哑着嗓子,朝天用力的发出一声嘶吼,那样子似乎是等待不急了,想要立刻吃到活‘鸡’。

大夫人和安慕雪进来之后,就看到如菊发狂的样子。

安慕锦急忙跑过来,抓着大夫人的胳膊,满脸痛苦道:“母亲,如菊白天不是这个样子的,她只有到了晚上才会这样。求母亲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父亲,否则父亲会将如菊赶出府去的。”

安慕锦说的很是可怜,又加上眼泪的效果,竟然让大夫人相信了。

她拍着安慕锦的手道:“锦儿,你留着这个妖怪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将她送出府去吧。大不了我们侯府多给她家人一些银两,也算是对得起她了。”

“不!母亲,如菊是为了我才中了这种怪毒,我一定要留着她在锦绣苑,我养她一辈子。”安慕锦说着将大夫人往前面拉,“如菊现在还认得我,不信母亲你听我叫她。”

“如菊!”安慕锦柔柔的叫了一声,如菊立刻转头来看安慕锦,红红的眼睛在夜‘色’下特别的明亮而恐怖。

“啊!”大夫人和安慕雪忍不住叫了一声,如菊听到这个叫声也叫了起来,浑身剧烈的颤动着,想要朝着安慕锦等人走过来。

若不是如菊全身被绑上了绳子,恐怕她早已跑到她们的面前来了。

即使知道如菊不会跑到面前来,但是大夫人和安慕雪还是吓了一跳,不停的往后退,一直退到了锦绣苑的‘门’外。

安慕锦看到她们两个吓成那样,真想笑,却还是装着害怕的样子追了出来,“母亲,我没想到如菊现在连我都不认识了,这下可怎么办啊?”

“将她送出府去。”大夫人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吓的不轻呢

“不行,现在下毒的人还没有找到,就这样将如菊送出去,太便宜了他们。”安慕锦咬牙恨恨的说道。

“锦儿你放心,这件事母亲一定会认真查清楚,明天就给你一个‘交’代。”大夫人看着安慕锦认真的保证,“不过,今晚还是将这个吓人的怪物先送出去吧,若是她挣脱了绳索‘乱’咬人怎么办?”

“不要,锦儿一定要等待那个下毒之人被抓出来,锦儿才愿意让如菊出去。”安慕锦少有的坚持,大夫人看了安慕锦一眼,也不想在这里和她讨论这个问题,只好先答应着。

临走时,大夫人对安慕锦道:“锦儿,你晚上可要小心一些,明天母亲就将那个对你下毒的人抓出来。”

听了大夫人的话,安慕锦很是高兴,一个劲儿的给大夫人福身:“谢谢母亲!”

“嗷呜……”如菊似乎力气很大,已经不受控制的跑到‘门’口来了。

看到如菊要出来了,大夫人和安慕雪走的更快了。

等灯笼的灯光远了许多,安慕锦对让大家进去,将‘门’关上。

如菊已经拿下了头上的东西,揭了脸上的青‘色’面皮,獠牙也被捏在了手里,只是嘴巴还是不停的嗷呜嗷呜的叫着。

那一夜,安慕雪没有敢独自回去睡觉,而是睡在了大夫人的书香苑。母‘女’俩被如菊的样子吓的都不轻,晚上许久都睡不着。

“母亲,如菊都成这样了,那以后锦绣苑让谁去盯着呢?”安慕雪克制自己不要去想如菊,可是如菊那疯狂的样子总是不停的出现在脑海里,好像如菊随时会朝着她扑过来一样。

“如菊走了,自然会有人顶替她的位置的,这个雪儿不用担心。”大夫人自信的回答,她培养的人又不止如菊一个,如菊走了,千千万的如菊又被顶上。

第二天一早,安慕锦刚起来,就听到外面一阵大力的敲‘门’声。

因为怕突然有人来看到好好的如菊,所以锦绣苑的院‘门’都是锁死的,还在‘门’内加了两条大木头抵着。

“小姐,如菊已经准备好了。”惠妈妈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进来,看着安慕锦问:“小姐,我们现在开‘门’吗?”

“不要开!”安慕锦想了一下,调皮的将凝烟和凝翠的头发抓‘乱’了,还让两人将衣服解开,‘弄’的凌‘乱’一些。

等两人‘弄’好之后,安慕锦看着两人对惠妈妈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两人被如菊欺负的下场。惠妈妈,开‘门’吧。”

惠妈妈应了一声,跑出去开‘门’。

大‘门’一开,惠妈妈一看来了很多人,赶紧大声道:“老夫人,侯爷,大夫人,三姨娘,四姨娘,五姨娘里面请

。”

安慕锦急急忙忙跑出来,头发也没有‘弄’好,衣服鞋子都没有穿好,狼狈的跑到老夫人的面前请安道:“祖母好,父亲,母亲,三姨娘,四姨娘,五姨娘好。”

“锦儿,你的脸怎么了?”大夫人率先看到安慕锦脸上的伤,安慕锦‘摸’着脸道:“没什么,不小心碰到的。”

“碰到什么东西了,竟然碰出五道伤口,明显的是被人抓的。如菊那个怪物呢?”大夫人显然不相信安慕锦的话,扭头看了一下院子,发现人少的很,只有惠妈妈一个。

“其他的丫鬟呢?”大夫人疑‘惑’的问道,安慕锦犹豫了一下,将凝烟和凝翠叫了出来。

凝烟和凝翠一样,脸上有伤,衣服也是凌‘乱’的。

看到这一幕,大家都明白过来,这是如菊那个怪物伤到的。

将众人迎进了屋里,因为屋子小,只有老夫人,侯爷和大夫人是有座位的,其他人都是站着的。即使这样,还是将一个小屋子挤得满满当当,显得更小了。

茶水上来,两个粗使的婆子压着暴躁的如菊也来到了屋里。

一看到如菊出来,大家都吓的倒吸一口气。

今天的如菊似乎特别的暴躁,嘴边还有未干的血迹。

林妈妈解释道:“如菊昨晚闹了一夜,只有吃了活‘鸡’才会平静下来。”

听到林妈妈说如菊吃活‘鸡’,大家又是吸了一口气,觉得太可怕了!都想离如菊远一些,可是屋子就是这么大,要躲也躲不远。

“锦儿,我看还是将如菊先送出去吧,她这样实在是太恐怖了。”侯爷劝着安慕锦道,安慕锦轻轻摇头,低头擦着眼泪,哽咽道:“如菊是为了我才这样的,我一定要找出那个对我下毒的人,还如菊一个公道。”

“锦儿放心,下毒之人母亲已经找出来了。”大夫人清了清嗓子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