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3章 顶罪

第93章 顶罪

search;

大夫人的话一说完,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大夫人的身上,而大夫人却十分淡定的喝茶。

等她放下茶杯,安慕锦才急切的问道:“母亲,是谁?”

大夫人抬起头对安慕锦微微一笑,顿时目光一变,阴森森的瞪着三姨娘:“三姨娘,这件事是你做的,你还不快承认?”

三姨娘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还带着笑容,陡然间听到大夫人这么一问,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收,硬生生的给扯成了一个错愕的表情。

“大夫人,你说什么?”三姨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夫人居然说她是对安慕锦下毒的人。

“我说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你嫉妒二姨娘比你贤良淑德,比你运气好,成了小夫人,所以你心怀嫉妒。你不能对小夫人动手,所以你就让琴儿对锦儿下毒。可怜琴儿多么好的一个孩子,竟然被你教成了这样。”大夫人一连串说下来,根本就没有给三姨娘思考和反驳的机会,三姨娘的脸色可谓是难看之极。

等她反应过来时,徐妈妈和两个粗使的婆子已将来到三姨娘的面前,将她压着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

大夫人起身指着三姨娘道:“母亲,侯爷,这个人就是因为嫉妒小夫人,才对锦儿下此毒手。幸好是锦儿吉人自有天相,没有中毒,不过在却在如菊接触锦儿的衣服时中了毒。”

三姨娘想抬头,想说不是自己,但是她的肩膀被人死死的压着,头也不得不抵着。不知道是谁的手已经伸入她的脖子,手指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不让她说话。

“咳咳……”三姨娘咳嗽着,想要摆脱这些人的束缚,可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

“居然是你!”侯爷听大夫人如此说,恼羞成怒的从椅子上坐起,狠狠的踢了三姨娘一脚。

三姨娘被踢的朝旁边倒去,因此也挣脱了那三个婆子的束缚,一得自由,她赶紧爬起来,为自己争辩道:“老夫人,侯爷,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毒,竟然能够让人变成这样?”

三姨娘哭着喊着,为了避免徐妈妈她们对她的残害,一口气爬到老夫人的面前,搂着她的双腿,求饶道:“老夫人,虽然我是庶女,但是也是你的侄女,求求你为我说说话。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敢发誓。”

听到三姨娘说她是老夫人的侄女,除了侯爷,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安慕锦轻轻的转着手里的帕子,眯眼看了三姨娘一会儿,总算是明白三姨娘为何能够在侯府里飞扬跋扈了,原来她是有靠山的。

一想到三姨娘欺负二姨娘的时候就像是欺负一个丫鬟一样,安慕锦的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再想到老夫人和侯爷也是知道这件事,却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安慕锦的心里更加的不舒服。

她退后一步,抓着林妈妈的胳膊,好像是担心自己体力不支会倒下一样。这一刻,她觉得眼前的这些人又熟悉又那么的陌生。

老夫人果然为三姨娘求了情,从来不忤逆老夫人意思的大夫人第一次和老夫人对着干,非要认定三姨娘是下毒之人。

看到大夫人这样,安慕锦在心里更加的认定她才是母后主使。看三姨娘那哭的凄惨的样子,安慕锦还真的相信了也许三姨娘真的不是下毒之人。可是一想到她仗着自己是老夫人的侄女欺负二姨娘,安慕锦也不想放过这个人,很乐意看到她被大夫人拉着当替罪羊。

“姑母,求求你为我说说话,我真的没有对二小姐下毒,真的没有。”三姨娘哭的嗓子都哑了,眼泪鼻涕一起流,丝毫没有了之前的风光。

老夫人瞪着大夫人道:“大夫人,说这话是有证据的。”

大夫人一挑眉,也许是恭顺老夫人恭顺的惯了,现在一听到老夫人这样说,她就忍不住顺着老夫人的意思来。但是她知道这一次绝对不能,否则那矛头就指向了自己了。

深吸了一口气,大夫人对着门外道:“雪儿,你们进来。”

话音一落,安慕雪带着安慕琴进来了。安慕琴的嘴巴被塞了东西,脸上也有被打过巴掌的痕迹,胳膊被曲妈妈按着,双眼仇恨的瞪着屋里所有的人。

这是安慕锦第二次看到曲妈妈,即使上次将她的人将曲妈妈揍的很凄惨,但是这也无法化解安慕锦对她的恨。

相对于安慕雪,安慕锦觉得她更恨曲妈妈。因为前世就是曲妈妈将她的孩子给摔死的,这个狠心的老太婆。

曲妈妈压着安慕琴往前走,莫名的觉得有一道仇视的目光在看着自己。她抬头一看,正好和安慕锦对上了眼。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被打的很惨,曲妈妈现在一看到安慕锦就觉得心慌,当即低下了头,不敢再抬头了。

看到安慕琴被人堵住嘴巴,押了上来,三姨娘从地上爬起来,野蛮的喊道:“你这个臭婆娘,快放开我的琴儿。”

三姨娘刚站起来就被徐妈妈拦住了,三姨娘伸手去推徐妈妈,徐妈妈一把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推,三姨娘跌坐在地上。

看到三姨娘被人欺负成这样,安慕琴心里不是滋味,她想反抗却根本反抗不了。

安慕雪对各位长辈行礼完毕,才认真的说道:“祖母,父亲,在锦儿妹妹闭门不出的前一天早上,我看到琴儿妹妹将锦儿妹妹带到一个偏僻的角落。估计锦儿妹妹就是那天对锦儿妹妹下毒的。”

“唔唔!”安慕琴听到安慕雪这样说,连忙叫着,眼神悲戚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瞪了安慕雪一眼,指着她道:“这就是你对待妹妹的态度吗?曲妈妈,还不快将琴儿嘴里的东西拿出来。”

东西一拿开,安慕琴就叫开了:“安慕雪你放屁,那天我找锦儿姐姐根本就是为了别的事情。”

“祖母,她承认了。她接触过锦儿妹妹,就是她对锦儿妹妹下毒的。”安慕雪微笑。

安慕琴眼神一呆,随即看向安慕锦:“锦儿姐姐,你为我证明,那天我没有对你下毒。我没有!”

安慕锦看着安慕琴祈求的眼神,回答的很苍白:“我都没有见过那种毒,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对我下毒。”

安慕琴呆住,随即挣开曲妈妈,跑到老夫人面前,跪下道:“老夫人,我知道之前我做了让你很失望的事情,但是我真的没有对锦儿姐姐下毒,真的没有。”

老夫人为难的看着安慕琴,有心想保她,但是她刚刚都承认了自己和安慕锦接触过。

“进来吧。”安慕雪突然开口,安慕玉拉着珍姐儿走了进来。

安慕玉天生胆小,珍姐儿还是个孩子,两个人看上去都有怯怯弱弱的。

“两位妹妹,你们还记得锦儿妹妹称病不去请安的前一天,是琴儿妹妹非要拉着锦儿妹妹去角落里说事情的对不对?”安慕雪笑着问道。

安慕玉和珍姐儿一起点头,小声道:“是的。”

“琴儿姐姐还不让我们靠近,我们一靠近她就瞪我们。”屋子里静悄悄的,珍姐儿的话大家都听的清清楚楚。

老夫人艰难的闭上双眼,长叹一口气,将手从安慕琴的手里抽出来,脱下手腕上的念珠,狠狠的摔在了三姨娘的脚下,“之前我和你说的话,你多少听一句,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三姨娘现在也知道害怕,也知道后悔了。她刚进侯府时,老夫人和她说将性子收一收,好好服侍侯爷,给侯爷生个一儿半女的,侯府不会亏待她的。

可是她呢,她本就性格泼辣,是给侯爷生了个女儿,可是她又不想做姨娘,想做贵妾。和老夫人闹了几次,老夫人都给压下了,说她再努力一点,生个儿子,到时候就会被抬成平妻。

她一开始也认真做了,只是后来发现给侯爷生儿子太难了。渐渐的她就不想靠生儿子了,反而变得越来越泼辣起来。

老夫人对她失望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她太不争气了。

此时此刻,三姨娘母女俩被大夫人这样冤枉,而老夫人不帮她还对她说了这样一句话,她只觉得满心都是酸楚,后悔后的心都要碎了。

见老夫人不为自己说话,安慕琴知道老夫人指望不上了,转而看着大夫人,愤恨的说道:“我没有下毒就是没有下毒,今天我看谁敢对我怎样。”

安慕琴的泼辣多半是遗传了三姨娘,想当初她都敢和侯爷吵,更何况是大夫人了。

大夫人见安慕琴如此对她说话,也不生气,微微挑眉对老夫人和侯爷道:“母亲,侯爷,我想请家法!”

老夫人脸色臭的很,还没有说话,侯爷赞同道:“琴儿就是疏于管教了,趁着这次好好管教一番。”

侯爷都同意了,老夫人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脸色依旧是不好看。

大夫人并没有立刻让人去拿家法,而是笑眯眯的问安慕锦道:“锦儿,你觉得请家法可以吗?”

安慕锦本来是看戏的,被大夫人这样一问,她一愣,所有人都看着她。

安慕琴和三姨娘也都看着安慕锦,那样子如狼似虎,好像安慕锦一说是,她们就会扑过来咬死安慕锦一样。

安慕锦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才道:“锦儿的所有事情都是母亲做主的,这次还是母亲做主吧。”

大夫人点点头,才让徐妈妈去请家法。

在家法来之前,安慕琴突然挣开惠妈妈的束缚,朝着安慕锦扑过去。她搂着安慕锦的肩膀,一拳狠狠揍在了安慕锦的肚子上,安慕锦一弯腰,安慕琴立刻小声道:“下毒之人是安慕雪,我是被冤枉的。”

“我知道!”安慕锦对安慕琴同样小声说道,并给了她一抹微笑。

“你!”安慕琴瞪大双眼,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当她想说什么的时候,早就被人给拉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