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4章 教训

第94章教训

原来安慕锦知道到底是谁对她下的毒,原来安慕锦已经和大夫人成了一伙的了,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她们联合起来演的戏,为的就是来整自己和三姨娘的。

安慕琴意识到了这一点,心里难受的厉害,可恨她知道的太晚了。若是她早点知道,她就不会听从大夫人的话对付安慕锦了。

大夫人这一招用的好啊,利用她去害自己的人,到时候反而是那个帮忙的人受到的伤害大。

安慕琴被曲妈妈抱着后退,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安慕锦,只是看着安慕锦的眼神变了又变,最后变成了死水一般的哀戚。等退到三姨娘面前时,安慕琴突然又哈哈大笑起来,嘴里骂着莫名其妙的语句。

三姨娘惊慌的看着安慕琴,以为她是疯了,吓的哭出来:“琴儿啊,是姨娘没用,是姨娘对不起你。”

安慕琴也哭了,哭着摇头,“我谁都不怨,只怨自己太笨了,被人当猴子耍还不知道。姨娘,以后你也向小夫人学习,不要再那么争强好胜了。这是我们的教训,教训!”

说罢,安慕琴转头看着侯爷道:“父亲,琴儿再不懂事也是你的女儿,女儿最后请求你,让我在弦乐苑接受家法。”

话一说完,安慕琴跪在了侯爷的面前,低头认错道:“是琴儿错了,琴儿不该嫉妒锦儿姐姐,不该对她下毒。”

没先到安慕琴居然承认是自己下的毒,不仅三姨娘吃惊,就是大夫人也很吃惊。

安慕锦了然的看着安慕琴,很好,刚刚自己的那句话让安慕琴误会了自己和大夫人是一伙的了。不过看安慕琴这个表现,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吵大闹,将她和大夫人的“阴谋”给指出来,安慕锦觉得安慕琴似乎变得聪明了。

安慕琴突然变得这么乖巧,侯爷一时也是百感交集。

侯府的家法不是轻易动用的,一套家法下来,就是一个男人也会脱成皮,更何况是安慕琴这样水嫩的人儿。

正想改变主意,徐妈妈跑过来,对大夫人道:“大夫人,家法都拿来了。”

大夫人看着侯爷,侯爷看着安慕琴,叹声道:“去弦乐苑吧!”

安慕锦没有跟过去,这一次虽然整了三姨娘和安慕琴,但是她还不满意。大夫人和安慕雪就这样逃离了惩罚,太便宜她们了。

可安慕锦也知道,想要整大夫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上次大夫人逼她和娘亲喝毒酒,大夫人用了五姨娘这个替死鬼,这一次她又是将全部责任推给了三姨娘,模糊了一些重要细节,制造了一种安慕琴和三姨娘就是凶手的错觉。

安静的坐了一个上午,直到弦乐苑的哀哭声停下来,安慕锦才起身走了出去,朝着弦乐苑的方向看去:“安慕琴,三姨娘,她们这也是罪有应得。”

过了一会儿,跑去看热闹的惠妈妈和凝翠也回来了。

去的时候两人还是兴高采烈的,因为给安慕锦下毒的人终于得到应有的惩罚了,但是回来时两人的脸色都是卡白的,小腿还在发抖。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凝翠走到安慕锦身边,一边要摇头一边说。

“三姨娘才挨了二十个板子就昏迷过去了,三小姐说将三姨娘剩下的家法都加在自己的身上。她的屁股读打烂了,手指被夹的一片血肉,腿上被扎了许多的针眼,血流不止……呜呜……”

说到最后凝翠竟然哭起来,“小姐,凝翠再也不凑热闹了。”

虽然安慕锦没有去亲眼见到,但是从凝翠的描绘和她们两人的表现来看,她也能想象的到那现场是多么的血腥。

“小姐,你说三小姐奇怪吗?所有家法处置一遍之后,她竟然拿着匕首朝着自己的右手狠狠插了进去,那血到处乱飞,她还说:‘不痛不教训!’当时看到她突然这样做,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最后是侯爷阻止了她的第二刀,她没有挣扎两下就昏倒了,侯爷连忙叫人去找太医。”惠妈妈疑惑的对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心里明白安慕琴那不是真的晕过去了,她那是在挽回侯爷对她恶劣的印象。

上午处置了三姨娘和安慕琴,下午大夫人就来和安慕锦道喜。看她高兴成这样,安慕锦心里极其的不舒服。若是今天处置的是大夫人,兴许她还会高兴一些。

安慕锦静静的喝茶,一脸的冷淡:“母亲,我何喜之有啊?”

“现在下毒的人找到了,也处置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对锦儿做坏事了,这不算是喜事吗?”大夫人笑着说道,心情好的不得了。

安慕锦觉得她的笑容十分的刺眼,但还是陪着笑:“母亲,我娘亲是不是也中毒了,不然怎么这么能睡?”

大夫人一听安慕锦这话,放下茶杯,拍着大腿道:“锦儿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最近因为青脸怪闹的人心惶惶的,我都没有时间去看看妹妹。对了,锦儿啊,那个如菊赶紧送走吧。”

“母亲放心,我自有办法。”安慕锦笑了笑,大夫人点点头,说要去小夫人那里就离开了。

大夫人走了之后,安慕锦将惠妈妈叫进来,让她去将她男人请来。

惠妈妈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此时老李头已经等在了侯府的外面。

惠妈妈和老李头一路走一路聊着安齐凌那日上门找她的事情,好在安齐凌没有找到惠妈妈也没有为难老李头,最后就离开了。

这一路走来,老李头是感慨颇多,对惠妈妈道:“老婆子啊,这里比家里好多了,你以后好好在这里做事。”

惠妈妈暗自呸了一声,这些花花草草的在外人看来是极好的,可是只有这里面的人知道这些花草沾染了多少污秽。不过这些话她是不会对老李头说的,免得他担心。

老李头一进入锦绣苑就被带进了柴房,如菊此时正被关在那里,老李头装模作样的给如菊把了脉,道了句:“这毒可解。”

“真的吗?”凝翠立刻惊呼的问道,同时还将她从其他院子里找来的几个丫鬟往前推。

老李头看着这么多人看着他一个人,难得的脸红了一些,腼腆道:“真的。”

“哇,神医啊!”在沁香苑当差的一个粗使丫鬟崇拜的看着老李头。

“对啊,对啊,厉害呢。”另一个在书香苑当差的粗使丫鬟也附和道。

老李头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夸赞他,他受宠若惊的看着大家,忘记下一步该怎么做了。还是惠妈妈在一旁提醒他,他才一本正经道:“不过,中了这种毒的人会对脑子有一定的影响,解毒之后这人或许会变成白痴。”

“啊?”众人惊呼一声,看着如菊时就好像她已经变成白痴了一样。

老李头说的差不多了,也不再多说,做做样子,开始拿着刀子在如菊的脸上隔着,那青色的皮随着老李头的刀子一块一块被揭了下来。

最后需要脱衣服了,惠妈妈才将看热闹的人给请出去,只留下了老大夫和她在里面。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如菊脱胎换骨了,变成和正常人一样的人了,但是她却谁也不记得了。

为此安慕锦还抱着如菊哭了一回,求着老李头将如菊的记忆找回来。一个人连记忆都没有了,那岂不是傻子了吗?

老李头安抚了好一会儿,安慕锦才接受了如菊已经没有记忆的事实。

看热闹的人见如菊真的变成了正常人,大家鼓起勇气和如菊说话,如菊只是看着大家,却谁都不认识。

等大家看的差不多了,都急忙去了自己的院子做事,如菊由妖怪变成人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侯府。

侯爷知道这个消息,一愣,为什么如菊还没有被送出侯府。

他赶紧来了锦绣苑,和安慕锦说一定要将如菊送出侯府,免得如菊以后再次变成妖怪。

“父亲,从某种意义上说如菊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别说她现在已经变成正常人了,就是她还是一个妖怪,我也不会将她赶出侯府的。所以父亲,这回就依女儿任性一回吧,女儿不想做一个薄情之人。”安慕锦一边哭一边为如菊求情。

侯爷见劝不动安慕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锦儿,你别犯糊涂啊!”

“父亲不就是担心如菊会再次变成妖怪吗?锦儿向父亲保证,如菊绝对不会这样的。”安慕锦向侯爷发誓,侯爷见她这么坚持,最后也就答应了。

晚上,锦绣苑如往常一样落了锁,如菊跪在安慕锦面前,深深的磕了一头,“如菊谢小姐的再造之恩。以后绝对不会辜负小姐的期望,不做背叛小姐的事情。”

安慕锦将如菊扶起来,安抚道:“如菊你是个人才,我舍不得丢弃你。你说你是因为弟弟生病,没钱才做这些的。那我问你老夫人让你向她汇报我的什么消息,大夫人呢,五姨娘呢?”

如菊低头慢慢说来:“老夫人说老侯爷去世前给了小姐一样东西,那东西是什么长什么样子,老夫人也没有和我细说。只是让我看着小姐,有什么异常了立刻报告给她。大夫人让我盯着小姐的原因没有说明,就是让盯着。而五姨娘呢,她主要是让我汇报小姐都在学一些什么,然后她就让珍姐儿跟着学什么。”

老夫人和五姨娘都是有目的的让如菊盯着自己,而这些目的都是对她没有伤害的,而大夫人却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却会跟着如菊向她汇报的情况来对付安慕锦。

安慕锦冷笑一声:“还是大夫人比较有心。”

“小姐,老侯爷给了你什么东西啊,为什么我不知道?”凝翠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