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5章 认清

第95章认清

老侯爷生前给了安慕锦许多东西,都是一些姑娘家用的小玩意,都不是特别的贵重。安慕锦想了许久,也没有能够想起自己有什么东西是老夫人惦记的。

看着大家都好奇的看着自己,安慕锦挥挥手道:“祖父死的时候,我还小,不记得了。你们以后就当做都不知道这回事,知道吗?”

“是,小姐!”众人一起回答。

晚上,安慕锦躺在**,迷迷糊糊的她喊了一声凝烟。凝烟立刻跑过来,急忙问道:“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要去茅房?”

黑夜里安慕锦摇头,凝烟也看不到,等凝烟点了蜡烛,安慕锦已经从**坐起来了。她拉着凝烟的手问:“凝烟,我的东西一直都是你帮我收着的,你知道老夫人想要的是什么吗?”

“小姐,时间太久了我也记不大清楚了。要不我将东西都拿出来看看。”凝烟说道,安慕锦点点头,打了一个哈欠。

她刚刚都快睡着了,却因为想起这件事猛然就醒了。

等凝烟将两个上了锁的箱子打开,安慕锦还没有去翻里面的东西,凝烟惊呼一声:“小姐,这个箱子被人动过了!”

“动过了?”安慕锦疑惑。

“对不起小姐,都是因为我的疏忽,这个箱子才被人动过了。请小姐责罚。”凝烟说着就要跪下,安慕锦伸手讲她拉住,不高兴道:“跟了我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的性格吗,起来!”

凝烟十分愧疚的道歉,同时心里猜测着到底是谁动了这个箱子。

“都收起来吧,不看了。要是祖母真的想要我的东西,就是你天天带在身上也一定会丢的。”知道东西被人动过了,安慕锦反而不那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老夫人如此惦记了。

凝烟听安慕锦这样说,只好将箱子收起来,抱回了里间。再出来时,安慕锦已经睡着了,凝烟走过去为安慕锦查看了一下被子,才走到外面去。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安慕锦就被一个人的手给冰醒了,她眯眼一看,小夫人一手摸着她的脸,一手在擦着眼泪。

“娘亲,你怎么来了?”安慕锦看到小夫人哭了,就知道她已经什么事情都知道了,连忙起来安慰。

“锦儿,娘亲太糊涂了。若不是当年我一直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被玉娇的几句话迷惑,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也不会总是被人欺负。”小夫人看到安慕锦起来了,反而哭的更加厉害了。

安慕锦连忙给小夫人擦着眼泪,安慰道:“娘亲,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就不要再想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有人想对我下毒,可我好运,并没有中毒啊,反而连累了如菊。不过,如菊现在也好了,大家都没事了。”

“锦儿,我是心疼你。都是娘亲太软弱了,看到你被人欺负,也是劝着你多忍让一些,却没想到那些人并没有罢休,反而更加的得寸进尺。”小夫人哭的很厉害,有几次都哭的话都说不出来。

“娘亲,我们一起向前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每次听到娘亲自责,安慕锦的心里也不好受。

她能够理解娘亲当年的决定,如果换做是她,突然家破人亡,这个世界只有了自己,她恐怕也不会想着嫁人的。

母女俩一直说到了天亮,小夫人的情绪才稳定了一些,安慕锦看到小夫人好好的,就知道小夫人的毒已经没有了。

“这次多亏了玉娇,是她给我找的大夫,不然我现在还躺在**,对外面的什么事情都不能知道呢。”小夫人换了一身衣服,突然说起了这件事。

安慕锦正在漱口的动作一顿,随机吐掉嘴里的水,对小夫人笑道:“娘亲说的对,这次多亏了母亲,不然对我下毒的那个人我还找不到呢。”

安慕锦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将大夫人给骂了一个遍,这次妖怪事件就属大夫人最是得利了。大夫人昨晚就说头疼,身体不舒服,侯爷今儿天不亮就去了书香园,然后小夫人才来了锦绣园。

吃饭时,安慕锦端着碗看着小夫人不说话。小夫人见安慕锦一直看着自己,不解的问道:“锦儿,你怎么总是看着我啊?”

“娘亲,我在想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说母亲突然对我们这么好,是不是有目的啊?或者说那毒根本就是她让人对我们下的,然后再找人解了我们身上的毒,做了好人,还将一直和她作对的三姨娘给打压了下去。”安慕锦用猜测的口吻和小夫人说道。

安慕锦很了解小夫人,如果她认定大夫人是她的救命恩人的话,无论旁人怎么说大夫人的坏话,她都不会相信的。可若是你将疑点和她一起讨论,兴许她会随着你的思路一起思考,然后发现问题。

果然,安慕锦的话一说完,小夫人的筷子就停了,认真的想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小夫人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看着安慕锦道:“被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一件事。就是在别人都说你是妖怪后,我就想来锦绣园看一看,可那时玉娇先来安慰我,然后我们一起喝茶,吃了点心。等我到了锦绣苑,我就开始头晕,再回来我就睡了,一直都没有起来。”

“是吗?母亲为什么想对娘亲下毒呢?”安慕锦问。

“我知道了。她是怕我向侯爷为你求情,想借此机会先除掉你,然后再除掉我。好啊,玉娇她真是走的一步好棋。”小夫人想通了这些,看着眼前的饭菜再也没有胃口吃下去,对安慕锦道:“锦儿,我现在就将这件事告诉侯爷,说是玉娇对我下的毒。”

“娘亲你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就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心里明白就好。母亲是什么样的人,娘亲这次可认清楚了吧。她是我们的仇人,仇人怎么会对我们好呢?所以不要被她的表面所迷惑。”安慕锦又说。

小夫人这次是真的明白大夫人不会再变成之前那个善良的玉娇了,一切都变了,玉娇也变了。

送小夫人回去,在路上碰到了来找安慕锦的安云瑶。

许久没有看到安云瑶了,再次看她,安慕锦明显的感觉安云瑶变年轻了许多。

“小嫂子,锦儿,我正要去找你们呢。走,走,去我的绿苑,雪儿又给我送来了许多宫里的点心。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正好大家一起去。”安云瑶不由分说的拉着安慕锦和小夫人往她的绿苑走去。

到了绿苑,安云瑶脸上的笑容突然一沉,看着老夫人的方向,努努嘴:“母亲一直喜欢安云珊,若不是有父亲护着我,说不定我早就被母亲给疏忽死了。还记得小时候,我和安云珊为了一个发钗吵起来了,母亲她就在一旁,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到最后我和安云珊打起来了,母亲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我比安云珊小两岁,打不过她,一直被她追着打。我被打的很疼,求着母亲来帮我,她在一旁绣花连头都没有抬。当时我就想,若是我将安云珊打成这样,母亲肯定就阻止了。”

“呵!”说到这里,安云瑶突然冷笑一声,拉着小夫人和安慕锦继续往前走,接着道:“结果怎样,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发狠的迎上了安云珊的巴掌,将她推倒在地,正要打时,母亲跑过来甩了我一巴掌,骂道:反了天了,连你姐姐都敢打。从那以后,我心里就再也没有她这个母亲了。虽然后来我嫁的人家不算好,但是活的开心。只是人都有认命的时候,若不是为了我家的老大,我也不会带着雪儿进京。不过这都是雪儿的命好,得道高人说她可以母仪天下,我看她就能母仪天下。”

绕了一大圈,话题又扯到母仪天下上面来了,安慕锦只觉得一阵头疼。

好在接下来安云瑶一直拉着小夫人在说,没有她的什么事情,她就一直在一旁吃着点心,听着就可以了。

刚讲茶杯放下,安慕锦觉得门口的帘子外有人闪了一下。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人就是畏罪潜逃的小蝶。

想到小蝶又回来了,还在安云瑶这里,安慕锦的心砰砰的跳着,感觉自己好像还有许多事情都没有弄清楚。

“锦儿,你过来看。这两套衣服是你雪儿姐姐特意让宫里的裁缝给你做的,你来试试。”安云瑶突然喊了一声,安慕锦才将视线从门口移开。

她刚起身朝着安云瑶走去,小蝶快速的从外面进来,钻入了安云瑶的卧室。

宫里的裁缝就是不错,布料选的都是上等布料,那绣花,做工都是一流的好。安慕锦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身上的衣服不值钱了。

“这么好的衣服,锦儿都不敢穿。”安慕锦放下手,笑着对安云瑶说道。

“什么敢不敢的,这衣服是你雪儿姐姐送给你的,你不穿才是不对呢。”说着安云瑶让人将安慕锦的衣服给脱了,然后换上新的。

新衣服一上身,所有人的目光都自动被安慕锦身上的衣服给吸引了。衣服放在哪里,就是一块好看的布料,穿在人身上才能显示出那种特有的气质呢。

安慕锦应着安云瑶的要求,在大家面前转了一圈又一圈。等大家看够了,她才舒了一口气,笑道:“姑母,这衣服送给锦儿,该不会要钱的吧?”

安云瑶拍了安慕锦的额头一下,“姑母可不像你那么小心眼。穿着吧,别脱了。”

“姑母,姑父和表哥他们都到了,现在正在大厅呢。”安慕雪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身边竟然连个丫鬟都没有。看、

看到安慕雪突然进来,大家都愣住了,而安慕锦看到小夫人和安慕锦也在这里,同样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