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6章 跟我

第96章跟我

楞了一会儿,安慕雪最先反应过来,走到安慕锦的身边夸赞道:“锦儿妹妹,你这身衣服真好看,穿在你身上和你真是相配!”

安慕锦装作没有看到她眼里的疑惑和嫉妒,回答的很是冷淡:“只是衣服罢了,穿在身上合适就好。至于好看不好看,那就要看欣赏者的眼光了。”

见安慕锦两句话将自己的夸赞丢在一边,安慕雪对安慕锦更是不满,看着她时眼里也都是带着挑剔。只是衣服好看罢了,至于人,一点都不好看。

安云瑶反应的有点慢,等安慕锦和安慕雪说了两句话她才反应过来,是孔家的人来了。

她激动的抓着安慕雪的胳膊,“这次是真的吧?”

因为前几次一直说孔家的人到了,可是孔家的人一直在路上不是因为这事耽搁,就是因为那事耽搁,导致几次情况都不属实。安云瑶也由最开始的激动,慢慢的变成了平淡。

“千真万确,姑父和表哥已经在前厅了。”安慕雪的话刚说完,安云瑶已经跑了出去。

等安云瑶走了,安慕雪对安慕锦哼了哼,也走了。

安慕锦看着小夫人道:“娘亲,我们也回去吧。”

看安慕锦要脱衣服,小夫人疑惑道:“这衣服不是你雪儿姐姐给你的吗,你为什么不穿着?”

“太华丽的衣服不适合我,我只喜欢简单的。”安慕锦换上自己的衣服,让凝烟将德妃送的衣服拿好,一起回去了。

孔家的人来了,并没有在侯府里居住,就连安云瑶也跟着搬出了侯府,回到了德妃为他们购买的宅子,现在叫孔府。

安云瑶走的第二天,安云珊回到了侯府,依旧是住在之前住的红苑。

看着这对姐妹折腾,安慕锦觉得是侯爷对府内的事情管的太松了,所以才让她们想来就来,想怎样就怎样。

不过这些都是安慕锦的想法罢了,她是不会和侯爷提起的。

已经进入深秋了,一到晚上天气就变得非常的冷,安慕锦也越来越懒,晚上休息的时间越来越早了。

这天她刚躺在**,就听到屋顶一阵急切的瓦片声音,接着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安慕锦的房间。

安慕锦吓的大叫,黑衣人上前捂住了安慕锦的嘴巴,对闻声赶来的几人道:“都给我退出去,否则我立刻杀了她。若是让我知道谁离开了这个院子,我也会立刻杀了她。”

林妈妈等人看到男人手里明晃晃的刀,吓的直往后退,一直退出了房间。

等他们一离开,男人快速跑出去在她们的身上点了穴。当男人关上门再回来时,安慕锦也拿了一把只有三寸来长的刀子抵住了他的脖子。

“你想干什么?”安慕锦逼着男人后退一步,男人退到门边,安慕锦让男人打开门。

男人似乎很害怕安慕锦会将自己杀了,乖乖的开门。眼看着门就要被打开了,男人突然上前,将安慕锦抱在了怀里。安慕锦没有想到男人会突然这样,吓的手里的刀子也掉在了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安慕锦,是我!”男人将脸上的蒙面摘下来,露出了一张半是青皮,半是人皮的脸来。

在模糊的夜晚,安慕锦还是认出了眼前的人,正是七皇子。

“你怎么会到我这里来?”看到是七皇子,而且还像是中了青脸毒的七皇子,安慕锦才更加的奇怪,不过神经也放松了不少。

“我中毒了,听说你的丫鬟也中了这种毒,是你帮找人帮她治好的?”七皇子将安慕锦拉到卧房去,才将头上和脸上的东西都拿下来。

安慕锦点了灯,看到七皇子的头发和他的脸一样,只有一半是变成了白色。

安慕锦还没有开口问出心里的疑问,七皇子已经说了:“我这是在抓青脸怪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的。只有左手接触了青脸怪的皮肤,没想到过了几天,我的身上就开始有了这样的变化。”

“安慕锦,我中毒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一个人,知道吗?”说罢,七皇子又认真叮嘱一番。

安慕锦点头,她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不能说,但是她知道七皇子不让她说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你明天再去找那个大夫,想办法让他留在侯府,我明天晚上来……”

“等等!”不等七皇子说话,安慕锦连忙打断道:“你的意思是你明晚还来?”

“当然了。如果本皇子不来的话,怎么让大夫给我看病?”七皇子理所当然的说道,又十分认真的看着安慕锦,“我和你见面不过几次,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是一个十分值得信赖的人。所以安慕锦不要让我失望,明天帮我约那个大夫。过了明天,我想我就能摆脱这些毒的折磨了。”

“我做不到。”看着七皇子满怀希望的眼神一下变成了失望,安慕锦心里也不好受。

安慕锦知道有一个人可以救七皇子,可若是将老大夫说出来之后,那小王爷还在京城的事情不就被人知道了吗?

既然小王爷不想让人知道他在京城,他在默默的治病,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虽然安慕锦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她也明白她不能将这件事给说出来。

如果她说出来了,那若是给小王爷惹出什么麻烦来,她就真的成了扫把星,专门克小王爷的扫把星。到时候荣叔肯定更加的讨厌她,甚至还会将她抓去给小王爷陪葬。

光是想着这些,安慕锦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所以安慕锦是绝对不能将老大夫的事情说出来的,至于那个老李头扮演的假神医,安慕锦就更加不会说了。

“安慕锦,你……”七皇子看了安慕锦半天,最后只说了这四个字,再也说不下去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七皇子问道:“为什么连你也不肯帮助我?”

“七皇子,不是我不想帮你,是我帮不了你。那个老神医,他行踪飘忽不定,我们也只是在大街上随便选的一个**疑难杂症的大夫,谁知道他竟然真的给……”

“疑难杂症?”七皇子念叨着这四个字,打断了安慕锦的话。

“对,就是专治疑难杂症的江湖郎中。”安慕锦加重了一些语气,像是担心七皇子不相信似的。

七皇子深深的看了安慕锦一眼,眼神不再是之前的平静,而是有点冷了,“安慕锦,若是你欺骗了我,你知道你会怎样吗?”

七皇子往前一步,靠近了安慕锦,在她想躲开时,抓着了她的身体,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道:“安慕锦,你若是敢欺骗我,我让你一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七,七皇子,你太用力了,我的胳膊疼。”安慕锦本能的要挣扎,可七皇子去没有给她挣扎的机会,一下将她给甩开了。

“女人都是一样,善变,没有良心。安慕锦,你还记得就在不久前我帮了你一个忙吗?你是贵人多忘事,还是你根本就不想还我的恩情了?”七皇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嘻嘻哈哈的,整个人都变得阴郁起来,说话都是阴森森的。

安慕锦揉着胳膊,轻声道:“我也想帮你,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对于你之前帮过我,那个恩情我一直记在心里,等,等有机会了我就还你。”

“哼!”七皇子冷哼一声,听到安慕锦说等有机会再还的时候,他就生气了。这女人摆明了是不想帮助她,不然也不会用等有机会了再还他了。

七皇子这一声冷哼,安慕锦觉得从七皇子的身上蔓延出来一种十分强大的气势,压的她胸口闷闷的,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紧张害怕的状态。

“安慕锦,你过来。”七皇子哼了一声,又笑着对安慕锦道。

看到七皇子恢复了之前的温和,安慕锦并没有因此而松一口气,反而是更加的紧张。

她刚挪动了一下步子,七皇子突然上前狠狠的抱住了安慕锦,在她的头顶道:“安慕锦,你以后跟着本皇子吧。”

安慕锦浑身一抖,想要拒绝,七皇子已经松开她,离开了。

过了许久,安慕锦都没有动一下,她无法理解七皇子对她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也不想理解。最好这一辈子,她都不要理解那句话的意思。

等她再次躺下时,七皇子突然又出现了,拿着长剑抵在安慕锦的白皙的脖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质问道:“安慕锦,你和安慕雪是一伙的吗?”

安慕锦不明白七皇子为何会去而复返,更无法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怀疑她和安慕雪的关系了。

“说话!”七皇子似乎等不及的想要知道安慕锦的答案,长剑用了力,安慕锦感到脖子上有东西流出,似乎是流血了。

“我是我,她是她!”安慕锦看着七皇子只说了这一句话,七皇子立刻收了剑,看到安慕锦的脖子流血了,心疼的抱着她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以后,我再也不怀疑你了。你好好跟着我,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我不会辜负你的。”

听到这话,安慕锦敏感的推开七皇子,瞪眼看着他:“七皇子,我才十二岁,听不懂你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再对我说这些话,否则的话我都告诉父亲。”

见安慕锦生气了,七皇子笑了笑,捏住安慕锦的鼻子轻轻摇了两下,正要说话,突然脑袋一沉,他知道自己要昏迷了,迅速离开了。

安慕锦再笨也想明白了七皇子对她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一想明白之后,安慕锦就特别的烦躁,心烦意乱的躺了许久才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