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7章 显摆

第97章显摆

次日,太阳已经高高升起,锦绣苑却不像往常一样热闹,反而十分的寂静。

安慕锦昨晚是睡的太晚了,早上没有人叫就一直睡着。

珍姐儿带着自己刚蒸好的桂花糕,想着让安慕锦尝一尝她的厨艺。可是她在门外敲了半天的门,也喊了好几声,锦绣苑却连个应声的人都没有。

一开始珍姐儿还期待着安慕锦能给她开门,渐渐的她也没有那份期待了,反而心思变得狰狞起来。

“锦儿姐姐一定是因为成了嫡女,而不想看到我了。”珍姐儿嘟着嘴巴,满脸的伤感。

凝波在一旁劝道:“小姐,二小姐她不像是那样的人。”

珍姐儿仰头一瞪,那是凝波从未见过的冷冽眼神。即使比珍姐儿大七岁的凝波,她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觉得珍姐儿这样子太吓人了。

“你懂什么!”珍姐儿猛然一抬手,将凝波手里的点心扫落在地上,恨声道:“不中用的东西,端个盘子都端不稳,将这些点心都给我捡起来。”

凝波吓的一弯腰,差点跪在了地上。珍姐儿才不过七岁而已,怎么那股狠劲看上去比一个大人还要厉害。

凝波不敢多想,赶紧将地上的点心都给捡了起来,也顾不上上面沾了一些灰尘。

看着本来很好看的桂花糕,现在变的脏兮兮的,又都变了形,珍姐儿心情十分的不好,低头闷声道:“以后再也不吃桂花糕了。”

珍姐儿走了没有一会儿,锦绣苑开始有了动静。

昨晚因为陌生男人的闯入,最后那个男人又将她们都点了睡穴,所以大家才都会一睡不知道醒。

最先醒来的是林妈妈,被人点睡穴的滋味真不好受,林妈妈仿佛又回到了在锦绣苑给老夫人提恭桶的那会了。因为要早点将恭桶提出去,免得老夫人醒来看到,所以林妈妈一般都是最早一个起来的。

林妈妈醒来看到其他人都在睡,连忙将她们推醒,喊道:“都别睡了,看看小姐怎么样了。”

众人听到林妈妈这么一喊,也都惊醒了。因为昨晚连鞋子都没有脱,直接被人扔到了**,所以大家都没有耽搁,直接往安慕锦的房间里跑。

**的安慕锦睡的很香,就跟死人一样,一这样想林妈妈就拍了自己一巴掌。

看了看身后的人,她们也都有着这样的担忧,林妈妈吸了一口气,道:“小姐不会出事的。”

坚定着这个信念,林妈妈上前几步,来到安慕锦的床前,伸手在她的鼻息间试探了一下,惊呼一声:“小姐还活着!”

也许是太高兴了,林妈妈以为自己说的很小声,却还是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将安慕锦都吵醒了。

安慕锦醒来,揉着眼睛,见两个粗使婆子都在这里,疑惑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安慕锦一坐起来,林妈妈就看到了她脖子的伤口,紧张的问道:“小姐,昨晚那个男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没有。”安慕锦还迷糊着呢,听到林妈妈说那个男人努力想了一下,最后才想起那个男人就是七皇子。

“对了,林妈妈,这件事千万不能和别人说起。”安慕锦连忙叮嘱道。

“小姐你放心,这事要是说出去了也只会损害你的名誉,我们是不会说的。”林妈妈理解的说道。

安慕锦呵呵笑着,其实她想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不管是哪个意思,反正大家知道不能说出去就好了。安慕锦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让凝烟和凝翠别愣着了,赶紧服侍自己起床。

起来之后,惠妈妈拿着药膏给安慕锦擦着脖子上的伤,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姐,那人没有对你做出过分的事情吧?”

“惠妈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那个人什么都没有对我做。当我点了灯之后,他发现他走错地方了,然后就走了。”

安慕锦说完,惠妈妈愣了,“小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安慕锦认真点头,惠妈妈还要再问,林妈妈走过来,怒道:“都说了昨晚的事情一个字不能提,你怎么还问?”

惠妈妈臭着脸,继续给安慕锦抹药,只是力度不知不觉中就变得重了一些。

安慕锦偷笑着,这两个妈妈都是大夫人送给自己的,目的是让这两个看似粗鄙的妇人教坏自己。可是只有和她们接触的人才能够真的了解她们,林妈妈就像是拥有了一颗大海一样的心,对什么都可以宽容。而惠妈妈则像是有了一颗少女心一样,不谙世事,对什么都充满着好奇。

看两个妈妈斗气,安慕锦觉得心情非常好,不由得想起认师的事情来。她将老大夫给她的医书拿出来,只看了第一页就觉得这上面写的非常好。

一般的医书都是介绍药材,以及药材的药性,而这本医书反而不是。这本医书的开篇就讲述人体的构造,每一个地方都详细的介绍了。

看着看着,安慕锦不由得沉迷其中,连午饭都不想吃了。

“小姐,学医不是一天两天能学成的,还是先吃饭吧。身体养好了,才能学的更多啊。”林妈妈笑着劝道,看到安慕锦这么好学,她也是打心眼里开心。

安慕锦放下书,伸开双臂,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道:“林妈妈说的对,我不能因此失彼了。”

坐下还没有吃完半碗饭,安慕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过来了。

此时正是正午,阳光最好的时候,不知道安慕雪穿的是什么材质做的衣服,太阳一照,金光闪闪的,逼的人睁不看眼去看。

“锦儿妹妹,你怎么才吃饭啊?”安慕雪笑着过来,刻意的扭着她的小腰,还用手整理了一下衣领,目的就是为了让安慕锦注意她的新衣服。

安慕锦只看了一眼,又继续吃饭,心想安慕雪还真是嫉妒心强啊。那天看到自己穿了一件好看的衣服,今天她就穿了这身衣服来自己面前显摆。

安慕雪,她真是有意思呢!

“锦儿妹妹,我在和你说话呢,你没有听到吗?”安慕雪优雅的弹了弹衣服上的灰,抱怨道:“这里的灰真多。”

“姐姐,你若是嫌这里脏,你还是回去吧。”安慕锦冷声道,安慕雪对她做的那些事情都忘记了是吧,可她还都记在心里呢。

她可做不到安慕雪这样的会装,和她闹翻了,还来找她显摆,真不知道安慕雪是怎么想的。

见安慕锦对自己的态度十分的冷淡,安慕雪也不再可以的伪装了,收起脸上的笑容,坐在了一旁,敲着桌子道:“安慕锦,实话和你说吧,我这身衣服可是皇后赏赐给我的。听说衣服的材料是贡品呢,比上次德妃给你的不知道要珍贵了多少。”

“你说的就是这个吗?如果是,那好,你说完了,赶紧走吧。”安慕锦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安慕雪的脸色一点点的难看起来。

“安慕锦,我好声好气的和你说话,你非要怎样对我吗?”安慕雪气的一拍桌子,又因为用力过猛而拍的手疼。

看到安慕雪在那里娇嫩的甩手,安慕锦放下筷子道:“姐姐没有看到我在吃饭吗?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和我说话。我想姐姐既然是想告诉我你的衣服比我的珍贵,那我觉得姐姐说完了,说完可以走了。”

“你!”安慕雪指着安慕锦,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冷哼了一声,安慕雪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看着安慕锦的头顶,傲气的说道:“安慕锦,皇后和德妃的事情,不是你这样的人能参与的。我劝你还是学聪明一点,好好做一个侯府二小姐吧,不要和姑母走的那么近,小心惹祸上身。”

安慕雪说罢,扭着头,十分高傲的离开了。

听了安慕雪的这些话,安慕锦被气的一点胃口都没有,看着眼前的饭菜有一股想要掀了的冲动。

看出了安慕锦心里的冲动,林妈妈温和的劝道:“大小姐她喜欢趋炎附势,从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说明她已经投靠了皇后。小姐不是大小姐那样的人,又何必在乎她的话呢。”

被林妈妈这样一劝,安慕锦才缓和了一下心情,不过还是有些担忧道:“即使妈妈你知道我是这样的人,可别人不会这样认为啊。在侯府里,祖母和我最亲近,即使我没有投靠德妃的意思,恐怕在别人眼里也变了样子吧。”

“小姐,你无法改变别人对你的看法,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林妈妈笑着说道。

听了林妈妈这话,安慕锦感慨颇多,也想了很多。

午休醒来,安慕锦又什么事都没有了,开开心心的继续看书。

这样平静的生活维持了半个多月,安慕锦以为这样的生活可以一直维持到年后呢,看来是她多想了。

“小姐,这个消息是我去云文苑找杏儿时偷听来的。二姑奶奶和小夫人在商量你的婚事,好像小夫人已经,已经答应了。”说到最后,如菊自己都不敢抬头看安慕锦那臭到极点的脸色了。

“我才多大?”安慕锦扔了书,捶着额头,真不知道娘亲怎么这么操心她的婚事。

“小姐你也别恼,现在孔家有一个女儿成了德妃,也算是和侯府门当户对的人家了。小夫人会答应,也有小夫人的道理。”林妈妈在一旁笑道。

“什么道理?”安慕锦扭头看着林妈妈,见她取笑自己,气的一头撞在了林妈妈的怀里,“连妈妈也欺负我,我要告诉师父去。”

“好好的说他干什么?”林妈妈脸色一变,将安慕锦给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