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8章 强送

第98章强送

安慕锦早就发现了老大夫和林妈妈之间的问题,两个人见面了还好,两个人一旦分开,林妈妈就不让安慕锦提老大夫的任何事情。

看林妈妈是真的生气了,安慕锦也不敢再开林妈妈的玩笑了,换上一副忧愁的面容,求救道:“林妈妈,我是真的不想嫁人啊。不管孔家是何等的富贵,我不想嫁人就是不想嫁人。”

“女孩儿长大了,肯定是要嫁人的。小姐,你现在说这些,等你到了年龄你就也想嫁人了。”林妈妈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还露出了笑容。

见林妈妈笑了,安慕锦知道她不怪自己了,又撒娇道:“不管怎么说,我不想提成亲的事情。所以林妈妈你必须帮帮我,帮我想个办法,我要让娘亲断了姑母的念头。”

林妈妈思考了一会道:“趁着这件事还没有被说出来,小姐就自己去找小夫人说一说吧。兴许小姐说的好,小夫人就同意你不嫁人了。”

安慕锦知道大家听她说不嫁人都觉得不是真的,可她知道这是真的。她这辈子都不想嫁人,尤其是嫁给别人当小妾,那滋味真的很难受。

趁着午饭的时候,安慕锦去了云文苑。

到云文苑的时候,安云瑶正好从里面出来,看到是安慕锦来了,安云瑶高兴的将手上的镯子脱下来,递给安慕锦道:“锦儿,姑母回来没有去看你,你是不是怪姑母了?这是姑母送你的赔礼,你好好收着。”

“姑母,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安慕锦将镯子又推了回去,安云瑶嗔怪着道:“你这孩子,长辈给你东西你拿着就是了,别推来推去的,让人看了笑话。”

听着安云瑶这些酸酸的话,安慕锦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她可不能收下这个镯子,万一这个是什么定情之物,那她安慕锦的一生就这样被毁了。

正还要推辞呢,小夫人在一旁爱怜的开口道:“锦儿,姑母不是外人,给你你就拿着吧。”

听到小夫人也这样说,安慕锦赶紧将镯子使劲的往安云瑶怀里推,推到她的怀里后又连忙抽开手。可是安云瑶也没有真的去接镯子,也往外推,镯子叮咚一声掉在了地上。

看到碎成两半的镯子,大家的脸色都变了。

安慕锦连忙道歉:“对不起姑母,都是锦儿不小心。”

“哎呀,你这孩子真是不惹人心疼。你说长辈给你东西,你怎么能往外推呢。”安云瑶一边念着一边心疼的将镯子小心的捡起来,往安慕锦面前一递:“既然姑母要送给你,就一定会给你的,坏了也是你的。”

“姑母,镯子都碎了,我也不想要。”安慕锦很直接的拒绝,安云瑶脸色不好看,眉头也是皱着。

小夫人将安慕锦这样,连忙赔笑着道:“二姑奶奶啊,锦儿还小不太懂事。其实她心里还是很喜欢你送东西给她的,对吧,锦儿?”

说着小夫人将安云瑶手里的镯子给接了过来,安慕锦想让小夫人将镯子还回去,可是在对上小夫人那严厉的眼神时她还是忍住了。

送安云瑶出去后,小夫人将安慕锦拽进了卧房,第一次生了气:“锦儿,你说你是怎么回事?”

安慕锦低着头,心里不舒服的很,娘亲从来都没有对她这样厉声过,就因为她不想要安云瑶的镯子,她就对自己这样了。

“娘亲,我也想问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姑母之前对你也不好,为什么你突然和她的关系突然走的这么近了?”安慕锦抬头,一双美丽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小夫人。

小夫人看着这样的安慕锦,有些尴尬,咳嗽一声道:“锦儿啊,再有一个月就过年了,你就十三岁了,也该议亲了。表少爷是个不错的人,我已经看过了。他一表人才,才学渊博,谦逊恭敬,是江南有名的才子。”

“娘亲,我说过了我不想嫁人。”见小夫人都挑开了说,那安慕锦也就不再有什么藏着掖着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小夫人听了之后,脸色一沉,不高兴道:“锦儿你在说傻话吗?姑娘家大了,哪有不嫁人的。若是你到了年龄还不嫁人,别人会怎样想?”

“那安慕雪呢,她比我还大,她议亲了吗?”安慕锦不服气的问道。

小夫人点着安慕锦的脑袋道:“你呀,真是!大小姐已经和金将军的儿子订下了,只是算命的说金家的少爷要过三年才能成亲,所以没有张扬出来。”

听到小夫人这样说,安慕锦大大的吃惊了一下。她记得前世的安慕雪挑剔的很,看了谁都不满意,一直挑到了十六岁,成了大姑娘,她才选择了金云堂的。

没想到因为自己的重生,竟然让安慕雪提前和金云堂订下了婚事,安慕锦心里凉凉的想着。

“锦儿,你只比她小了半岁,所以你也要抓紧啊。”小夫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娘亲,你信锦儿不?”安慕锦突然用力抓住小夫人的手问道。

“信啊!”看着安慕锦明亮的眼睛,小夫人不由自主的选择相信安慕锦。

“那就推了和孔家的婚事,至于原因,以后娘亲就会知道了。”安慕锦说完这一句,就再没有说话了。

不管小夫人怎么问她,她都不说。等小夫人说的累了,安慕锦捂着肚子笑的甜甜的:“娘亲,锦儿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给锦儿一点吃的吧。”

小夫人想要责怪她,却又舍不得,连忙让杏儿去准备吃的。

吃了饭,安慕锦特满足的擦了擦嘴巴,见小夫人还看着自己呢,笑着道:“娘亲既然相信我,就按照我说的将这门婚事推了吧。锦儿的婚事锦儿自有打算,至少锦儿不想糊里糊涂的嫁给一个陌生的人。”

“姑表少爷也不是陌生人啊,你们多接触接触自然就会……”

“娘亲,这回就听锦儿的吧。”安慕锦打断了小夫人未说完的话,祈求的看着她。

小夫人心一软,点头答应了。

安慕锦高兴极了,跑过来抱了抱小夫人,说自己还要看书就走了。

看着安慕锦的背影,小夫人问杏儿道:“杏儿,你说锦儿是怎么回事,她该不会真的不想嫁人吧?”

杏儿摇头道:“奴婢不知道呢。不过既然二小姐不喜欢这门婚事,小夫人还是依了二小姐吧。”

“唉!”小夫人叹了口气,心想不依了她能怎么办呢。

安慕锦回到锦绣苑也没有太高兴,这一路她也想的差不多了。虽然娘亲愿意帮忙推掉这门婚事,可是依照她对安云瑶的了解,安云瑶一定不会轻易善感罢休的。

安慕锦想的一点都不假,第二天安云瑶就亲自来了锦绣苑,一来就质问安慕锦为什么要推掉这门婚事,好像安慕锦不能这样做一样。

安慕锦刚要说话解释,安云瑶连忙打断道:“锦儿,你别忘了我曾经还帮过你呢。你就是这样对待帮助你的人的吗?”

听到安云瑶这样问自己,安慕锦不由得想起七皇子来。不知道自己没有帮助他,他现在怎样了,会不会变成了真正的青脸怪。

想着七皇子的时候,安慕锦走了一下神,被安云瑶发现她心不在焉,又是一阵猛批。

见安云瑶说的口干舌燥了,安慕锦赶紧将杯子递过去,“姑母,喝点水吧!”

“谁还有工夫喝水啊?”安云瑶用力一推,将茶杯推掉了,摔在地上碎了。

杯子碎了,安云瑶一点愧疚之情都没有,指着安慕锦的小脑袋鄙夷道:“锦儿啊,你也不想想现在我们孔家是何等的荣耀。等雪儿母仪天下,做了皇后,就是你这样的,还不一定能够被我看的上眼呢。”

“既然姑母嫌弃我的出身,又何必执着非要让我答应这门婚事呢。”安慕锦态度谦恭的说道。

“你呀,真是猪脑子!”安云瑶又用力点了点安慕锦的额头,恨的咬牙:“我从小就体会过那种不被重视,不被喜欢的痛苦。所以当我看到大家都喜欢安慕雪,不喜欢你时,我就特别的明白你的想法。现在安慕雪已经投靠了皇后,锦儿难道你就自愿做一个比安慕雪还要不如的人吗?”

“姑母,我主意已定,请不要再说了。”安慕锦冷冷的说道,安云瑶见安慕锦油烟不吃,气的不得了。

“安慕锦,我最后再给你一个机会,这门婚事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安云瑶胸口起伏了一会儿,瞪着安慕锦道。

安慕锦低着头,不去看安云瑶此时的表情,坚持己见道:“不答应!”

“你!”指着安慕锦的头顶,安云瑶最后一叹,冷笑道:“自古以来,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不答应没有关系,只要你父亲和母亲答应就好了。”

安云瑶说罢得意洋洋的看着安慕锦,安慕锦抬头也看着安云瑶,气的咬着贝齿,一字一句道:“我劝姑母还是死了这份心吧。若是父亲和母亲也不答应这门婚事,到时候丢脸的只会是表哥。表哥正是议亲的好年龄,若是这时候名声有了一点损失,他还怎么做人。”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怪不得雪儿看中了你,写信特意告诉我让我一定要娶你做儿媳妇。”安云瑶看着安慕锦,真是又爱又恨。

而安慕锦听到安云瑶的这些话,吓了一跳。她就觉得安云瑶突然非要让她嫁给表哥不对劲,原来这一切都是德妃在宫里远程操控的啊。

安慕锦十分的不解,德妃又是看中了她哪一点呢。难道是为了报答她当年阻止了德妃和安齐凌的那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