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99章 设计

第99章设计

“安慕锦你记住,现在的雪儿可不是之前的雪儿了,她现在是德妃。既然她让你做我孔家的儿媳妇,你只有认命,别的什么都不要说,否则就是抗旨不遵!”安云瑶很生气的丢下一句话,甩袖离开。

即使心中都快气的爆炸了,安慕锦还是好脸色的将安云瑶送到了锦绣苑的门口。

见安云瑶走远了,安慕锦才脸色苍白的回了屋里。

安云瑶之前为了让安慕锦进宫当宫女,可谓是什么手段都用了。最后若不是侯爷从中阻止,说不定现在的安慕锦早就在宫里被磨练的看到谁都想下跪了。

这一次安云瑶又逼她同意和表哥的婚事,还拿出德妃的身份压着她,这一次侯爷还会帮她吗?

依照她对侯爷的了解,安慕锦觉得侯爷很有可能也十分赞同这门婚事。

“小姐……”林妈妈见安慕锦眉头紧皱,十分的心疼,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相劝。

“妈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安慕锦用力抓住了林妈妈的手,显示了她的害怕。

就安云瑶这个强硬的态度,说让她嫁入孔家就让她嫁入孔家,等她嫁了之后,那还不是任由安云瑶拿捏。安云瑶想给表哥纳妾就纳妾,想欺负她就欺负她,说不定还会让她变成小妾呢。

“小姐过了年才十三岁,女子一般十五岁出嫁,妈妈觉得那是两年后的事情,小姐也不用太操心。只要坚持自己的决定,坚决不同意,妈妈想二姑奶奶最后也会放弃的吧。”林妈妈说道。

“希望如此!”安慕锦听了林妈妈的话,心慢慢的静了下来,正准备拿书看,徐妈妈笑容满面的过来了。

安慕锦起身给徐妈妈见礼,徐妈妈笑道:“二小姐太客气了。徐妈妈还没有恭喜二小姐呢,这么小就有人家定了,而且那家还是和我们侯府关系十分亲近的。”

一听到徐妈妈这样说,安慕锦的心一沉,眼神也变得阴霾起来。安云瑶居然将这件事给宣扬出去了。

“徐妈妈说什么呢,锦儿一句都听不懂。”安慕锦心里气的冒烟,面上还装作没事人的样子。

“二小姐又当徐妈妈是老糊涂了,徐妈妈可是刚从大夫人那里来的。现在二姑奶奶正在和大夫人商量你和姑表少爷的婚事呢。”徐妈妈笑的脸上的皱纹起了一大把,还伸手找林妈妈要喜糖吃。

林妈妈脸色平和,安慕锦却平和不下去,深呼吸两口气对徐妈妈道:“徐妈妈,这件事是姑母一厢情愿,锦儿还没有同意呢。”

“哎呀,二小姐你真是大胆啊。自古以来,婚姻的事情都是父母做主。姑表少爷人长的不错,还是江南的小才子呢,和二小姐这文静的性格正相配。”说着徐妈妈一顿,又将安慕锦打量一番才道:“二小姐,别怪徐妈妈说两句不中听的啊。像姑表少爷那样的人,又和侯府关系这么亲近,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二小姐可别眼高于头顶,失去了这个机会啊。”

听着徐妈妈的这些话,安慕锦有些哭笑不得,想反驳又觉得反驳了又如何,于是问道:“不知徐妈妈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徐妈妈一拍脑袋,才笑道:“光顾着向二小姐道喜了,竟然忘记了正事了。大夫人说二姑爷来了京城快两个月了,侯府还没有真正的去拜访过呢,所以明天大夫人决定带着大小姐,二小姐,四小姐,五小姐去孔府看看。”

不知道徐妈妈又想到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道:“二小姐明天就可以看到姑表少爷了,到时候你们……”

徐妈妈做了一个鸳鸯相亲的动作,安慕锦脸上一红,林妈妈咳嗽一声道:“徐妈妈,你做什么呢?小姐还年幼,你可别将她教坏了。”

徐妈妈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连忙道歉,还不放过林妈妈非要讨喜糖吃。林妈妈没有喜糖,被她缠的拿了一些点心给她,她才肯离开。

徐妈妈一走,安慕锦将书拿起又放下,拍的啪啪响。没想到安云瑶的动作这么快,一开始只是和小夫人秘密商量,现在倒好直接和大夫人说了。而且大夫人还同意了这门婚事,并决定明天去拜访孔府。

安慕锦觉得拜访孔府是假,让她和姑表少爷见面那才是真啊!

“小姐,孔家的人第一次进京,依照老夫人爱面子的性格,过年的时候肯定将他们叫到侯府一起过。那时你和姑表少爷就不得不见面了,躲是躲不掉的。既然躲不掉,不如这次见面,趁机将话和他说明白。只要姑表少爷也不同意这门婚事,你不就轻松了许多了吗?”林妈妈说道。

真是听林妈妈一句话,胜读十年书啊,安慕锦就是这样的感慨,又高兴起来:“好,那我明天好好打扮一番,去拜访拜访那位长的不错的表哥。”

见安慕锦露了笑容,林妈妈也放下心来。

次日一早,安慕锦早早的起来,用心的梳妆一番,最后带上面纱拉着凝烟的手,慢慢走出了锦绣苑。

到了前厅,大家看到安慕锦居然带着面纱,都十分的好奇。

“锦儿,你怎么了?”大夫人关心的问道。

安慕锦立刻咳嗽两声道:“昨晚不小心着凉了,今早就有些咳嗽。怕传染给大家,所以我才带着面纱。”

安慕锦的这个解释有些牵强,大夫人只是多看了她两眼,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等人到齐了,大夫人安排大家坐上马车,朝着孔府去了。

孔府和侯府离的不算远,马车行走一盏茶的功夫也就到了。

到了孔府,安慕锦一下马车就看到门口的安云瑶,还有她身边的中年男人,男人的身旁站着一个俊秀挺拔的少年,似乎就是那个姑表少爷。

安慕锦低着头,随着大家一起跟在大夫人的身后。

“展鹏快来,娘给你介绍几个妹妹看看。”安云瑶拉着那少年的手,走向了安慕锦等人。

“这个是侯府大小姐,安慕雪。她可是京城里有名的美人儿,和金将军的公子订了亲。”安云瑶介绍完,孔展鹏很有礼貌的道了一句:“雪儿妹妹,有礼!”

“这位是侯府二小姐,安慕锦,就是和你定亲事的那个。她是姑娘有点害羞,所以带着面纱,等你们单独见面,她的面纱就会拿下来了,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她的真面目了。”安云瑶一连串的介绍,差点没让安慕锦气出血来。

孔展鹏盯着安慕锦看了一会儿,最后只轻轻道了一句:“锦儿妹妹!”

对于安慕玉和珍姐儿,安云瑶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名字。孔展鹏一一和她们见了礼,又退到了二姑爷孔祥的身后。

大家彼此见过之后,才往孔府里走去。

大厅里,桌子上摆的都是苏州的点心,就是茶叶也都是苏州带来的。安慕锦喝着茶,觉得很清淡,比京城里的好喝,不由得多喝了两杯。

在其他人只喝一杯的时候,安慕锦要了第二杯,这让大夫人对她有点不满,用咳嗽示意她在别人家不要这么没有规矩。

安云瑶见了,嬉笑道:“嫂子不要对锦儿管束的这么严格了,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了。她喜欢喝,想喝多少都没有问题。”

安慕锦端着茶杯的手一抖,猛然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桌子上的点心都遭了秧。

安慕锦一阵手忙脚乱的时候,大家的脸色都有了些变化,孔融雪更是没有憋住笑,索性开口道:“锦儿妹妹在家里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她很懂事,估计今天是见到了未来的夫婿,所以有点紧张才这样的。表哥,你可千万不要见怪啊。”

难得的安慕雪为安慕锦说了一点好话,但是安慕锦这时候最希望安慕雪还像之前那样挖苦自己。

“没事。”孔展鹏的声音淡淡的,表情也是淡淡的,仔细看他的眉眼间多少流出一种对安慕锦的嫌弃。

丫鬟们将点心茶盏撤下去,换上新的,安慕锦又起身道:“姑母,茅房在哪里?我水喝多了,想去茅房。”

安云瑶一听这话,明白安慕锦是故意的,为的就是损害自己的形象,让孔展鹏不喜欢她。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安云瑶对孔展鹏吩咐道:“展鹏,带锦儿表妹去找茅房。”

孔展鹏一脸为难,指着自己道:“娘,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以后锦儿就是你的妻子了,你和她迟早见面,让你带着她去找茅房怎么了?”安云瑶厉声道,孔展鹏嗯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外走,没有要等安慕锦的意思。

安慕锦也没有流露出小女儿的任何矫情,快步追了上去,甜甜的喊道:“表哥,你慢一点的,等等我啊。”

看到安慕锦很快就追上了孔展鹏,还拉住了他的胳膊,大夫人对安云瑶笑道:“你看,这俩孩子多合适啊。”

安云瑶也十分的满意,心想也许安慕锦看到孔展鹏之后,又喜欢上了他,那这样是最好不过的了。

刚走出大人们的视线,孔展鹏厌烦的将安慕锦吊在胳膊上的手给甩开了,满脸不高兴道:“表妹,一直往前走就能找到茅房了。”

“表哥……”看到孔展鹏要走,安慕锦有些委屈,像个牛皮糖似的又黏上去了。

“表哥,锦儿第一次到孔府来,你带着我转转好不好?”安慕锦抓着孔展鹏的胳膊晃了晃,在孔展鹏想要甩开她时,她立刻又道:“表哥,不想看看我的样子吗?”

说完安慕锦松开孔展鹏的胳膊,慢慢的摘下了面纱,孔展鹏吓的一个趔趄,指着安慕锦大叫:“啊,妖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