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0章 悔婚

第100章悔婚

见孔展鹏吓的坐在了地上,安慕锦歪嘴一笑,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除了长得好看一点,真是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她只不过是在脸上贴了一点绿色的面皮,又点了几颗黑痣,他就将自己当成了妖怪,还怕成了那样。

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吓的直发抖的孔展鹏,安慕锦勾唇一笑:“表哥,你还喜欢我吗?”

孔展鹏立刻摇头,然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用力点头。

看到孔展鹏这个表现,安慕锦已经猜到他是怎么想的了。他是真的不喜欢自己,也许是怕自己对他怎样,他又点头了吧。

“表哥,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不要告诉别人哦。否则的话,我就要嫁给你了。”安慕锦走近孔展鹏,想要将他扶起。

还没有靠近,孔展鹏爬着往后退,一脸惊恐的看着安慕锦道:“锦儿表妹你放心,我是不会将你丑陋的样子说出去的。”

“很好!”安慕锦点了一下头,继续靠近道:“我这个样子,我也不想害表哥娶我,所以这门婚事还希望表哥多努力一下,说服姑母取消了吧。不管表哥用什么理由,锦儿都可以接受,只是除了不要说我相貌这个问题,也不要说我是妖怪。”

“好,好。锦儿表妹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孔展鹏立刻保证道。

见威胁的差不多了,安慕锦带上面纱笑道:“有表哥这句话锦儿就放心了,锦儿先去茅房了。”

说罢安慕锦笑的很开心的走了,等凝翠说孔展鹏已经走远了,安慕锦才没有憋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姐,你真的是太坏了!”凝烟忍不住也笑了。

安慕锦又笑了一会儿,才道:“这都是姑母她们逼我的。不过还多亏了林妈妈提醒,让我在表哥这里下手,不然我现在还在痛苦之中。”

方便完毕,安慕锦开开心心的回到了大厅,却见大夫人和安云瑶吵了起来。

“二姑奶奶,你不是说姑表少爷都同意了吗?现在是怎么回事,想要悔婚,也不看看你们毁的是谁的婚?你们这样做,还将侯府放在眼里吗?”不知道孔展鹏怎么和安云瑶说的,安云瑶又是怎么和大夫人说的,将大夫人气的脸色青白。

大夫人说完看到安慕锦站在门口,对安慕锦招招手道:“锦儿,你过来。”

安慕锦发呆的走到大夫人的身边,小声道:“母亲,你和姑母怎么了?”

“锦儿啊,你将面纱拿下来让姑表少爷看看,这样的美的人儿,整个京城都难找。他还不满意,他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姑娘?”大夫人生气,连带着对安慕锦的口气都是火大的很。

安慕锦依言将面纱取下来,露出来的是她真实的面容。怯怯弱弱的看着安云瑶,以及安云瑶身后不敢抬头看她的孔展鹏。

只露了一下脸,安慕锦又将面纱带上了。

“嫂子啊,展鹏不喜欢锦儿不是因为她的相貌好看不好看,是有别的原因。展鹏说了他要考取功名,这至少要三年呢……所以不管怎么说,展鹏不同意,我们做父母的也会尊重孩子的看法。”安云瑶笑的讪讪的,估计也是知道了这件事有错在他们。

大夫人不依不饶道:“二姑奶奶,锦儿和姑表少爷的婚事京城里都知道了。你突然悔婚,这让别人怎么看我们侯府,以后琴儿,玉儿,珍儿她们三个还怎么议亲?”

安云瑶只有赔笑,答非所问的说要留大家一起吃个饭,算作是赔个不是。

大夫人气的不轻,哪里肯留在这里吃饭,带着安慕锦等人要离开。

安云瑶也是个爱面子的人,哪有这样让大夫人离开的,当即让丫鬟们拽着大夫人,硬是将她拖拽到了饭厅,安慕锦等人在后面跟着。

到了饭厅,饭菜还没有好,大夫人又和安云瑶吵闹,说安云瑶这样做不厚道,不仅让安慕锦以后不好议亲,就是对其余几个庶妹也是有影响的。

看着大夫人为自己据理力争,好像非要为自己出一口恶气似的,安慕锦感觉怪怪的。

大夫人可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好过,就像今天安慕雪为她说了一句好话似的,这对母女的表现真让人意外,不多想都难。

安慕锦仔细揣摩着大夫人和安云瑶的对话,最后终于想通了一点,那就是孔展鹏悔婚这件事将会对她的以后有影响。可是安慕锦不怕啊,她本来就没有打算成亲。

但是呢大夫人一直抓着这个不放,还说会给安慕琴等人带来不良的影响,那就是说大夫人准备将未来安慕琴她们议亲不好的责任都推到自己这里来了。

想通了这一点,安慕锦觉得大夫人这不是在帮自己出气,而是在将所有的过错都往她的身上推。

“母亲,姑母你们别吵了。我和表哥是有缘无分,既然做不了夫妻,就做一对好兄妹吧。”安慕锦给两位长辈倒了茶。

大夫人挑眉看着安慕锦,不高兴道:“锦儿,你还小,不明白这件事对你以后有多么坏的影响,就是以后你的几个妹妹……”

一听大夫人又说道其他人的婚事上了,安慕锦连忙打断道:“母亲,锦儿真的不在意这些。再说了,人命天定,也许锦儿就是这样的命。”

安云瑶见安慕锦说的这么知书达理,也笑道:“锦儿啊,是姑母对不起你。姑母真的觉得你挺好的,可是你表哥非要说自己要先考取个功名,姑母这是怕耽误了你。这是姑母的一点歉意,你一定要收着。”

见安慕锦又给自己送东西,安慕锦不动声色的推开,笑道:“姑母言重了。锦儿倒觉得像表哥这样的人,将来配他的人一定要和他一样的有才识,锦儿比较笨,配不上他。”

“锦儿别这样说。”安云瑶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非要将东西给安慕锦,见她不要立刻又收回去了,笑道:“以后你们就做好兄妹吧。”

安慕锦点头同意了,大夫人却不同意了,将杯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锦儿,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了?”

安慕锦一愣,对大夫人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大夫人抢先道:“母亲为了你的婚事操碎了心,而你却还向着别人说话。真是女大不中留,你才十二岁就向着他们,当真是眼里没有我这个母亲。”

“母亲,我没有。”安慕锦低头认错。

大夫人看安慕锦这么逆来顺受的样子就来气,杯子一推,起身道:“这顿饭不吃了,堵心!”

安慕锦知道大夫人是气自己吧,上前拉住大夫人的衣袖道:“母亲,你别生气了。锦儿知道你是为了锦儿才和姑母吵的,锦儿只是觉得不值得。是锦儿的命不好,锦儿不想看到任何人为了这件事儿劳心。”

说着安慕锦抽噎两声,嘤嘤的哭了起来。

见安慕锦哭了,大夫人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也就不再往外走,坐下来,劝着她道:“罢了罢了,事已至此,母亲什么也不想说了。”

那顿饭大家都吃的很闷,吃过了午饭,大夫人执意要走,安云瑶也没有硬留着。

等安慕锦她们一走,安云瑶找到孔展鹏揪住他的耳朵问:“你当真看到锦儿的脸上有青皮。”

“娘,这是孩儿亲眼所见,孩儿不敢欺瞒母亲。这一路上,我们就是因为青脸怪才耽搁的,所以孩儿不可能认错,锦儿表妹就是青脸怪!”孔展鹏现在说这些话腿还是抖的,声音也是抖的,他怕死了。

“不可能!”安云瑶一口拒绝,随即又不确定的说:“她的一个丫鬟曾经中了这种毒,莫非她也被传染了?”

“有可能,有可能!”孔展鹏立刻点头,还劝着安云瑶道:“娘,你以后还是少去侯府。还有啊千万不要和她说是我告诉你这件事的,不然她要报复我怎么办?”

安云瑶看着吓的不轻儿子,一摸他的额头,都发烧了,心疼道:“这一路进京你也吃了不少的苦,快回去休息吧。反正这门婚事已经拒绝了的,你就不要多想了。就是锦儿想报复,也还有我呢。”

孔展鹏听了这话,才放心一些,起身告退了。

安云瑶左思右想都觉得安慕锦是妖怪这件事不对劲,她当天下午就去了一趟侯府。

终于从这门婚事中解脱了,安慕锦心情非常好,看书也能一目十行。

正看的高兴,突然听到凝翠说安云瑶来了,她连忙将医书藏起来,起身迎了出来。

“姑母,你来了。”安慕锦来到外间,将安云瑶迎进了屋子,坐在了火炉旁。

“锦儿,姑母问你,你是不是也中了青脸怪的毒?”安云瑶一开口,安慕锦就知道是孔展鹏和安云瑶说了。

安慕锦警告过孔展鹏让他不要说的,现在他都说了实话,安慕锦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可一想到如果孔展鹏不说实话,安云瑶也不会同意的那么爽快,安慕锦的心里才好受一些。

“没有啊。”安慕锦平静的回答。

安云瑶突然来抓安慕锦的衣服,倒把安慕锦吓了一跳。

“锦儿,你将衣服脱下来,让姑母看看你的身体。”安云瑶说出这个过分的要求,而她自己却觉得理所当然一样。

安慕锦毕竟是姑娘家,没有在外人面前露过身子,就是小夫人,她也没有露过呢。当下害羞的捂着胸口,楚楚可怜的看着安云瑶,“表哥都不同意和我的婚事了,姑母你还想看我的身子干什么。”

“锦儿,让你看看,不然我不会死心的。”安云瑶说着按住了安慕锦的身子,安慕锦被安云瑶推到在地。

安云瑶骑在安慕锦的身上,用力扒安慕锦的衣服,安慕锦急的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