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1章 逼死

第101章逼死

冬天的衣服穿的本来就多,安慕锦死死的护住衣服,又加上旁边的林妈妈等人在拉着劝着,安云瑶最后也没有能够将安慕锦的衣服给扒下来。

安云瑶累的气喘吁吁,双手叉腰,瞪着安慕锦道:“今天你不让我看一看,我一会就告诉别人你是妖怪。”

安慕锦也累的够呛,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都怪她对孔展鹏抱了太多的希望,以为他不会说的,结果他还是说了。

“姑母,你真的想看?”安慕锦急急的喘了几口气问道。

安云瑶坚持的点头:“一定要看!”

安慕锦对林妈妈使了一个眼色,林妈妈出去了一会儿,等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些青色的面皮。

“这就是我刚从身上揭下来的青皮,姑母不信可以摸一摸,还带着热气呢。”安慕锦解释道。

安云瑶本来就怕青脸怪,现在看到这些早就吓到了,退的远远的,不敢去摸。突然安云瑶伸手指着安慕锦道:“好呀,你真的是个妖怪,看我不告诉大哥。”

说完安云瑶急忙跑走了,看那样子这件事不一会儿就会传遍了整个侯府了。

安慕锦想过最坏的结果,却没有想到结果比她想的要坏的多。

孔府和侯府的联姻,本来是孔家先反悔的,错在孔家。可是被安云瑶将安慕锦是妖怪的事情嚷嚷出去之后,这个错就变成了是侯府的错,而且整个京城都知道了安慕锦是妖怪了。

之前被压下去的谣言再次起来了,而且来势汹汹,大街小巷都在说侯府的二小姐是妖怪。

这就是安慕锦想的最坏的结果,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金将军以此为理由也退了安慕雪的亲事。

安慕雪被退婚了,在老夫人那里哭了整整一个上午,将安慕锦是妖怪的事情再次扩大了十倍不止。

下午,老夫人和大夫人,带着委屈至极、哭的眼睛都肿起来的安慕雪来到了锦绣苑。

这是安慕锦第一次看到安慕雪哭的这样凄惨,俨然没有了往日的光彩。

“锦儿,你真的是妖怪吗?”老夫人来到锦绣苑,只在院子里坐着,并不敢进屋。

老夫人她们不进来,安慕锦也只能出来,忍受着寒风刺骨。

“锦儿不是妖怪!”安慕锦陈述着。

“还敢胡说!”老夫人厉喝一声,怒道:“云瑶都看到你的青色脸了,你还想瞒我们到何时?”

“妖怪都是因为你……呜呜……”肯定是提到悔婚的事情,安慕雪就心疼,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就哭了起来。

看到安慕雪又哭了,大夫人连忙安慰:“雪儿别哭了。这是外面,免得吸了一肚子凉气。”

“母亲,我好恨啊!”安慕雪哭的泣不成声,看着安慕锦时眼神犹如刀子,狠狠的割在安慕锦的脸上。

看到这么狼狈不堪的安慕雪,安慕锦也没有解气多少。只是被悔婚了而已,她也被悔婚了,也没有像安慕雪这样哭的死去活来的啊。

“锦儿,回答我的话!”老夫人等安慕雪哭的小了一些,再次开口命令道。

安慕锦低着头,咬死自己不是妖怪!

老夫人认为安慕锦这是和自己顶嘴,是不将她放在眼里,气的胸口起伏几下,“现在整个京城里都在说你是妖怪,雪儿也因为你被悔婚,你还说你不是妖怪。看我不打死你,不打死你!”

老夫人举着拐杖就要打安慕锦,安慕锦往旁边躲了一下。这让老夫人更加的生气,上前两步追着安慕锦要打。

“老夫人,别打锦儿。”小夫人从外面跑过来,拦下了老夫人的拐杖。

老夫人怒瞪着小夫人,小夫人被她一瞪吓了一跳,连忙松了手。而老夫人的拐杖很不客气的打在了小夫人的身上,小夫人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看到小夫人为自己挨了一拐杖,安慕锦心里难受极了,走到小夫人面前,直视着老夫人道:“京城里的都是谣言,难道祖母非要我承认我是妖怪,让那谣言成真吗?”

“你这个逆子!云瑶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吗?”老夫人气的嘴巴都哆嗦起来,举起拐杖还要打。

安慕锦这次不再躲闪,而是迎着那个拐杖突然跪下来:“锦儿不是妖怪。锦儿只是不想同意和表哥的婚事,故意说自己是妖怪的。谁知道姑母她,她竟然为了孔府的名誉将我是妖怪的假消息传了出去。”

“事到如今,一切都是锦儿的错。锦儿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安慕锦直直的跪在地上。

小夫人见安慕锦跪下了,也跟着跪下道:“锦儿不想和姑表少爷成亲,请老夫人成全!”

老夫人看着这对跪着的母女,久久不能说话,最后只化为一叹:“锦儿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毁了雪儿一段好姻缘啊!”

安慕锦低着头,她并不觉得这是她毁的。她只是不想嫁给孔展鹏而已,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并没有对其他人做什么。

“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毁的不仅是你个人的名声,整个侯府都被你毁了名声。”老夫人拿着拐杖重重的敲在地上,气愤至极。

“锦儿也是无可奈何。无论锦儿如何和姑母说不想同意这门婚事,可是姑母不但不答应,反而还用德妃的身份逼着锦儿嫁给表哥。锦儿只是为了自保,才做了这样的事情,并没有想着去伤害谁。”安慕锦平静的说道。

“可是你已经伤害了!”安慕雪气愤的指着安慕锦,鼻子一吸一吸的看着安慕锦:“安慕锦,你就是一个扫把星,扫把星!”

安慕锦的目光猛然一沉,这个世界上只有荣叔可以说她是扫把星,其余人都不可以。

“安慕雪,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就只会哭哭啼啼的吗?又不是我让金云堂毁你的婚,为什么你不去找他,反而来埋怨我?”安慕锦瞪着安慕雪,不再跪着,直接站起来,还将小夫人给拉起来了。

“这件事我觉得我并没有做错。”安慕锦挺直了腰板,看着面前的老夫人等人。

老夫人没想到安慕锦会突然站起来,指着她道:“你,你还不跪着。”

“祖母,锦儿没有做错什么,为何要跪着?”安慕锦冷笑。

之前她之所以会下跪,是想着大家听了她的解释会理解她,但是她没有想到老夫人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老夫人她想过没有,如果不是安云瑶最初非要逼着她嫁给孔展鹏,她怎么会让自己化装成妖怪。安云瑶知道这件事之后,为什么不能只在侯府里说,非要传的整个京城里都知道。

所以这件事说到底都是安云瑶的错,是她太自私了。无论是逼着安慕锦嫁给孔展鹏,还是为了保护孔府的名誉,她都是极其自私的。自私的根本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连她娘家侯府的名声也可以完全不顾。

安云瑶到底是老夫人的女儿,安云瑶会自私,那是因为老夫人也自私。

老夫人不会考虑到安慕锦的难处,在她看来这件事就是因为安慕锦引起的,这个责任就要由安慕锦来承担。

可是安慕锦能够承担什么呢,总不能让安慕锦去求金云堂不要悔婚吧。

“因为你,侯府的名声受损,雪儿的亲事被毁。你,你就是一个扫把星!”老夫人狠戾的说道。

听到连老夫人也这么说,安慕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心里也是难受的很。荣叔说她是扫把星的时候,她只是觉得她对不起小王爷。而安慕雪和老夫人说她是扫把星的时候,她觉得这是她们在冤枉她。

安慕锦冷着脸,站在寒风中看了一会老夫人,拉着小夫人扭头回了屋里。

站在外面被冷风吹的陪着她们说话,安慕锦觉得不值得。

看到安慕锦要走,老夫人很生气,安慕雪更生气,跑上前一把拉住安慕锦,扬手就要打安慕锦。

安慕锦双眼一眯,抬手将她的手给压下去,冷冷的看着安慕雪道:“安慕雪,你敢打我,我今天让你躺着走出我的锦绣苑。”

“你,你!”安慕雪指着安慕锦你了两声,最后放声大哭道:“祖母,如果锦儿妹妹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我不要活了。”

对于安慕雪这句威胁的话,安慕锦并没有放在心里。依照她对安慕雪的了解,安慕雪是不会寻死的。

可让安慕锦没有想到的是,安慕雪突然推开她,猛然朝着台阶上跑,直直的撞在了墙角。额头被撞的出血,双眼一闭,昏迷过去了。

看到安慕雪真的撞墙了,安慕锦不是震惊,而是厌恶。她要是寻死走远一点,不要污染了锦绣苑。

“雪儿啊,雪儿啊……”大夫人也没有想到安慕雪会真的撞墙,哭着跑过去,抱着安慕雪的身体,哭的死去活来。

老夫人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到这一步,一边让人去请大夫,一边让人去找侯爷。

小夫人则是紧张的拉着安慕锦,小声问道:“锦儿,大小姐她……”

“娘亲,是她自己去撞墙的,和我们无关。”安慕锦看着害怕的小夫人认真说道。

将惠妈妈叫来,让惠妈妈先送小夫人回去。

小夫人不愿意回去,紧紧的握住安慕锦的手,深呼吸道:“锦儿,娘亲与你同在。”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老夫人将安慕锦和小夫人还远远的站着,气的一顿吼。

小夫人之前是姨娘的时候,没有少被老夫人当丫鬟的使唤。现在小夫人听到老夫人发话了,本能的想去帮忙,安慕锦猛然拉住她。

“我们身体不适,不能帮忙。”安慕锦轻飘飘的一句话拒绝了老夫人。

老夫人气的脸色都变了,正要发火,看到侯爷来了,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指着安慕锦骂:“侯爷啊,锦儿要逼死雪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