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2章 赐婚

第102章赐婚

安慕雪伤的严重,只能留在锦绣苑就医。

若不是听大夫说的那么严重,安慕锦真不想将床让给安慕雪。

在大夫给安慕雪检查,写药方的空当,老夫人已经将安慕锦如何逼安慕雪的给绘声绘色的讲了一边。

安慕锦只是说安慕雪别打她,否则让她躺着出去,被老夫人说成是安慕锦逼着安慕雪去撞墙。还说安慕雪被悔婚了,很丢人,活着不如死去。

安慕锦当时说那句话真的不是逼安慕雪怎样,她只是在警告安慕雪不要当她好欺负,随意打她。

“锦儿啊,母亲给你跪下了。雪儿若是哪里得罪你了,求求你高抬贵手,不要这样害她啊!”老夫人已经将安慕锦抹的黑黑的了,大夫人这样说根本就是来补刀子的。

看到大夫人要跪自己,安慕锦连忙后退。

她虽然不喜欢大夫人,但是也知道她若是真的被大夫人跪了,即使没有错也变成有错了。

“雪儿平时任性了一点,其实她心并不坏。锦儿,你为什么要处处针对她,嫉妒她嫁的好,这样来害她呢?”大夫人哭的凄惨,跪着朝安慕锦爬来。

听着大夫人说的这些颠倒黑白的话,安慕锦真是气的都要笑出来了。

“娘亲,我们出去透透气。”安慕锦拉着小夫人要走,大夫人突然加速爬过来,拉住小夫人的手,哭着道:“妹妹,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对当年的事情,姐姐向你道歉,一千个道歉一万个道歉,只求你让锦儿不要再伤害雪儿。雪儿她是无辜的,她不应该遭受这样的痛苦。”

小夫人被大夫人拉住,安慕锦也不好硬拉着小夫人离开,转身看着大夫人道:“母亲,请你不要颠倒黑白好吗?雪儿姐姐她是因为接受不了被悔婚的事实,所以才去撞墙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知道母亲心疼女儿,可母亲想过我这个女儿的感受没有。我虽然不是你亲生的,但也到底是侯府的女儿。你这样踩着我,专心疼爱自己的女儿,这是一个当家主母应该做的吗?”

被安慕锦一阵抢白,大夫人不再说话,只是呜呜的哭着。

侯爷头疼的看着这里,对大夫人道:“玉书,你起来。”

一句玉书叫的大夫人和小夫人都是一愣,大夫人顶替小夫人二十年,早就习惯了玉书这个称呼。而小夫人第一次听到侯爷当着她的面前叫大夫人玉书,不由得也愣了一下,以为是叫自己。

侯爷见大夫人和小夫人都看着他,他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大夫人她的原名并不叫玉书。

咳嗽一声,掩饰了心中的尴尬,侯爷继续道:“这件事以后都不准再提了。”

听到侯爷这样说,都没有惩罚安慕锦,大夫人不服气极了,继续大哭:“雪儿啊,我可怜的雪儿啊。若是这额头的伤好不了,破了相,以后还能找什么样的好人家啊。”

不仅大夫人不满意这样的判处,就是老夫人也十分不满意,指着安慕锦对侯爷道:“侯爷,你就打算这样偏袒锦儿,让雪儿无故受了这样的委屈吗?”

“母亲,我不是偏袒锦儿。”侯爷刚说到这里,老夫人哼了一声:“我看你就是。”

“雪儿并没有被悔婚,这件事已经被皇后知道了。皇后特意下了懿旨,给金云堂和雪儿赐婚。”侯爷将这件事一说出来,老夫人的脸色也不难看了,大夫人也不哭了。

“侯爷,这是真的吗?”大夫人高兴的问道。

侯爷只是点点头,看了这一屋子的女人,颇为的无奈。

安慕雪能够得到皇后赐婚,那是何等的荣耀啊,老夫人也不抱怨了,大夫人也不哭了。

大夫留下药方,说只要静养一段时间,额头上的伤口就会好,只要不见水就不会留下疤痕。

大夫走了没有一会儿,安慕雪就醒了过来,她看到侯爷在,又是一阵痛哭:“父亲,雪儿没脸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侯爷还是比较心疼安慕雪的,听到她哭,立刻走到床前,抱住瘦弱的安慕雪,轻声安慰:“雪儿,你没有被退婚,不要再哭了。”

安慕雪愣了一下,仰头看着侯爷问:“父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夫人见安慕雪醒了,十分高兴,连忙将皇后赐婚的事情给解释了一遍。老夫人在一旁也夸安慕雪有福气,能够得到皇后的赐婚。

安慕锦看着这一群人的热闹,只觉得十分鄙夷,刚刚为了这事闹的死去活来的。现在听到没有被悔婚,还被皇后赐婚了,一下就高兴起来,也不关心侯府的名声了。

安慕锦看清楚了,她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给安慕雪出气的。关于侯府的名声,她们也知道凭借她们几个妇人也无法真正解决的问题吧。

“父亲,金家是怎么说的?他们是真心同意这门婚事的吗?若他们只是因为皇后赐婚,不敢反抗,而被迫接受雪儿,那雪儿,雪儿……”安慕雪担忧的问道。

在自己的婚事上,安慕雪是一点也不敢含糊。她希望金云堂是因为喜欢她才接受这门婚事,而不是因为那是皇后赐婚。

“别担心。金将军的公子已经对你动了情,即使没有皇后赐婚,年后他也不会同意悔婚的。再说了悔婚这件事,只是金夫人一个人的意思,并不是金将军的意思。”侯爷的话彻底的宽慰了安慕雪的心。

安慕雪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在乎金云堂。虽然她知道可能以后金夫人不喜欢她这个儿媳妇,但是她一点也不在乎。

见安慕雪不再忧心忡忡的了,侯爷也放下心来,一转头,本来在屋里的安慕锦和小夫人都已经不在了。

早就在安慕雪醒来后,安慕锦就和小夫人离开了,将地方交给了他们。

侯爷出门看到小夫人和安慕锦正站在院子里,他走过去,对安慕锦歉意一笑:“锦儿,这件事你没有错,是你姑母做的不对。她不该那样逼着你,还到处乱说你是妖怪。”

安慕锦只恩了一声,她本来就认为自己没有错。

见安慕锦对自己的态度冷淡的很,侯爷知道是他这个父亲做的不够好,所以才让安慕锦对自己没有信任。

“锦儿,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父亲。你想做的,不想做的,都可以来找父亲,父亲都会为你解决的。”

安慕锦一听侯爷这样说,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侯爷。

“你放心,父亲一定会将这些谣言压下来,不会影响到你以后的议亲。”侯爷的大手轻轻扶上安慕锦的秀发,触手冰凉,才想到她们在外面站了许久了,“外面冷,进屋来吧。”

说着侯爷主动牵起了安慕锦的小手,拉着她向屋里走去。

一进入屋子,安慕雪本来笑的很开心的,在看到侯爷亲昵的拉着安慕锦时,笑容一顿,脸色冰冷下来。

“父亲,她差点害死我!”安慕雪指着安慕锦气愤的说道。

“这件事和锦儿没有关系,她也是受害者。”侯爷总算是为安慕锦说了一句公道话,只是这句公道话再次惹的安慕雪流下泪来。

她赤脚走到侯爷面前,哭着道:“父亲,若不是因为皇后怜惜我,恐怕我和金云堂的缘分就这样尽了。一切都是因为她,若不是她说自己是妖怪拒绝和表哥的婚事,金家也不会对我有意见,让金夫人上门来单方面的悔婚。”

说到激动处,安慕雪跳起来指着安慕锦道:“她就是一个扫把星,扫把星!”

“雪儿,不许你这样说你妹妹。”侯爷脸色一沉,厉声制止了安慕雪后面的话。

安慕锦抬头瞪着安慕雪,若不是不想让侯爷为难,她一定会教训一下安慕雪。

“我就这样说她怎么了?她本来就是扫把星,她害的我们侯府一点名声都没有了,还害得我差点……”安慕雪哭的厉害,都没有去看侯爷的脸色,被大夫人一把抱住了,后面的话才没有说。

大夫人见侯爷已经怒了,紧紧的搂着安慕雪对侯爷道:“侯爷,雪儿她也是太在乎这门婚事了。但凡是一个好女孩,谁若是被悔婚了,谁都会受不了的啊。”

“锦儿也是被悔婚的人,为什么姐妹两人差别这么大?”侯爷看着大夫人,不再相信她的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大夫人被侯爷当面反驳,浑身一颤,安慕雪从她的怀里扭着身体出来,看着侯爷道:“父亲,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锦儿她为什么会被悔婚,还不是因为她对这门婚事不满意,故意装作妖怪去吓表哥,所以表哥才悔婚的。听说表哥被吓的到现在都还没有下床,一直高烧不退。她就是一个扫把星!”

说到最后一句话,安慕雪几乎是指着安慕锦的鼻子说的。

安慕锦猛然出手,将安慕雪的手指抓在手里,用力一弯。

安慕雪疼的尖叫出声,小脸变得惨白。

“雪儿姐姐,不许你说我是扫把星。”虽然安慕锦说的很平静,但是却让人无法忽略其中的力度。

轻轻松开了手,安慕锦不再看安慕雪一眼。而安慕雪疼的右手食指根本不敢动一下,却也不敢再指责安慕锦什么。

当着侯爷的面,大夫人也不敢过分的护着安慕雪,只是将她的手拿回来,认真的吹着气。

老夫人却不怕侯爷,气愤的拿着拐杖一下一下的敲着地面,“侯爷,你自己看看,锦儿平时是怎样对雪儿的。”

“母亲,锦儿没有做错。”侯爷一句话将老夫人说的脸色变了几变,最后叹一口气,喊着鸳鸯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