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3章 闹腾

第103章闹腾

侯爷难得一次全部站在了安慕锦这一边,他不再受其他人的阻挠,坚持说安慕锦没有错。

老夫人走了没有一会儿,安慕雪也气鼓鼓的拉着大夫人要走,嘴里说道:“母亲,我们也走吧,现在父亲的眼里只有二娘和锦儿妹妹,根本就没有我们。我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惹人嫌吗?”

侯爷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了安慕雪两眼,什么都没有说,反而对大夫人道:“大夫人,府里的事情我都是交给你打理的,一直以来也信任你。可是你最近做的这些事情,一次比一次让我失望。从今天起,玉书会帮忙打理府内的事务,也让你少受一些累。”

大夫人震惊的看着侯爷,没想到他会这样直接剥夺自己当家主母的权利,还当着她的面叫另一个女人为玉书。虽然玉书本来就是小夫人的名字,但是玉书这个名字也是大夫人顶替了二十年的了啊,侯爷他怎么说分清就分清了。

“父亲,你这样做对母亲不公平。母亲打理侯府二十年了,她对每一件事都很了解,二娘她只知道吃喝,她懂什么啊?”安慕雪第一个不愿意了,冲着侯爷吼道。

侯爷脸色难看至极,瞪了安慕雪一眼,怒道:“父亲决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安慕锦还要反驳,大夫人拦住她,强颜欢笑的对小夫人道:“妹妹,以后就麻烦你帮我分担了。”

小夫人盈盈一笑,大方得体的回答:“侯爷这样做也是为了侯府越来越好,我自会认真对待。”

看到小夫人说的这么好,大夫人心里蓦然一沉,想着小夫人肯定很早就在预谋着管理侯府了。

心里不好受,大夫人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依旧是在笑着。

侯爷见小夫人答应了,舒了一口气,“玉书,我们一起回去吧。”

要说侯爷让小夫人分担家务,大夫人还能忍住那口气,现在看到侯爷当着她的面只和小夫人一起走,她的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在侯爷和小夫人转身离去时,大夫人的脸变得极度扭曲,狰狞至极。

安慕锦一直注意着大夫人的变化,在看到她那张狰狞的脸时,她也是吓了一跳。

感觉安慕锦在看着自己,大夫人扭头对安慕锦呵呵笑道:“锦儿,你好好养着身体,我们先走了。”

没想到大夫人能装的这么好,可以马上狰狞着面孔,又可以马上变成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

等所有的人都走了,安慕锦让人将**的东西都换成新的。

忙碌一阵,天也黑了。在吃晚饭前外面下起了大雪,鹅毛纷纷,看着特别的好看。

这雪断断续续的一直下了十天,地面上堆积了有一个筷子那么长的厚度。

因为下雪,安慕锦也没有去老夫人那里请安,一直呆在锦绣苑里。可消息却没有少听到,首先要说的就是安云瑶。

安云瑶散步安慕锦是妖怪,做了这样的事情,她还企图来侯府过年。在腊月二十那天,安云瑶带着家人一起来侯府,当场被侯爷给赶出去了。

安云瑶在侯府门口大哭大闹,引来许多人的围观,侯爷冷着脸一言不发,但也不让安云瑶进侯府。

安云瑶是个能坚持的人,足足闹了一天,见侯爷真的一点都不松动,晚上气回家了。这一气让安云瑶生病了,躺在**一直下不来床。

小年之后,安云瑶的身体稍微有些好转,又来侯府闹。她一个人能说会道,坐在侯府的台阶上说侯爷没有良心,不让她回家过年。

眼下是年关,是侯爷最忙的时候,他没空理会安云瑶,就专门请了几个会功夫的家奴在门口守着。只要安云瑶来,就将她赶出去,不让她进侯府的门。

老夫人知道了这件事,心里也是不好受。她在乎的不是安云瑶,在乎的是侯爷的态度。侯爷敢对安云瑶如此狠绝,一切都是因为安慕锦。而之前她对安慕锦也不好,侯爷对她的态度也是一天比一天的冷淡。

她现在老了,她怕有一天侯爷连她这个老母也不认了。所以她整日里也是忧愁,和鸳鸯说她是不是对安慕锦太过分了。

鸳鸯心思通透,听老夫人这样说就知道她后悔了,也没有直接说老夫人真的过分了,而是委婉的说:“奴婢觉得二小姐性格温和,为人和善,是个好姑娘。这一次她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不然一个姑娘家怎么会自毁名声,让大家都以为她是妖怪呢。”

老夫人感觉鸳鸯说的有道理,拉着鸳鸯的手道:“别看我是侯府的老夫人,有时候我也有我的难处啊。鸳鸯你是个好姑娘,过了年你也十六了,不小了,若是看上了哪个下人,和我说说,我给你做了主。不然等我百年之后……”

“老夫人你不要说了,鸳鸯只愿一生守护着老夫人。”鸳鸯红着脸急忙说道,打断了老夫人的对话。

老夫人拍着她的手,笑道:“真是个傻孩子!”

顿了一下,老夫人又道:“我看你平时和锦儿关系不错,你帮我送几样东西给她吧,就当我这个做祖母的一片心意和歉意。”

鸳鸯应了一声好,去了小库房,取了几样女孩子用的东西,给老夫人过目。老夫人觉得鸳鸯的眼光不错,就送这些。

鸳鸯去锦绣苑的时候,安慕锦还没有起来。实在是天太冷了,她第一次这么犯懒,结果就被鸳鸯看到了。

安慕锦红着脸,不好意思极了:“鸳鸯姐姐,以后锦儿再也不敢做这么丢人的事情了,不然又被你看到了。”

“是天太冷了,二小姐就躺着吧,不用起来,免得着凉了。我也是将老夫人送给二小姐的礼物送来,一会就走。”鸳鸯将东西打开,是一对水晶手链,还有几对耳环,和两只檀木簪子。

安慕锦不解的看着鸳鸯:“鸳鸯姐姐,祖母她怎么会突然送我这个?”

“二小姐,老夫人老了,有时候难免只听了别人的片面之词,所以才对二小姐说了那样的话。事后老夫人就后悔了,这件事真的不能怪二小姐,她不应该那样对二小姐。在屋里,老夫人就一直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你,是我提议让老夫人送你一些东西,如果二小姐接受了就代表原谅老夫人了。二小姐,你就收着吧。”鸳鸯很会说话,说的安慕锦心里很舒服。

“鸳鸯姐姐,我明白的,祖母她对我也不错。”安慕锦收下了东西,鸳鸯说老夫人离不开她,又带上披风离开了。

鸳鸯一走,安慕锦脸上的笑意没有了,对一旁做针线的林妈妈道:“林妈妈,你说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啊?”

林妈妈笑了,“妈妈觉得老夫人这样做不是单纯的因为愧疚,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小姐既然收了老夫人的东西,就忘记过去的不愉快吧,人总要向前看。”

“妈妈说的对。”安慕锦呵呵笑道。

正说着话,如菊挑帘子进来,冻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哆嗦着道:“小姐,二姑奶奶又带着人来闹了。”

“先烤烤再说。”安慕锦看她冷的厉害,连忙说道。

如菊烤了一会儿,开始说道:“还有两天就过年了,二姑奶奶一次比一次闹的厉害。这次连二姑爷和姑表少爷都被带过来了,他们一家都站在门口呢,看到路过的人都说侯爷不厚道。”

听如菊说完,安慕锦无奈摇头。安云瑶不仅自私自利,只想着自己,她还死能坚持,厚脸皮。

“只是可怜了姑表少爷,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刚到京城,还没有适应呢,就被二姑奶奶这样折腾,现在又病下去了。”凝烟在一旁说道。

“谁说不是呢,我看姑表少爷在门口连站着都很困难。可二姑奶奶太强势了,非要让姑表少爷站着,结果姑表少爷摔倒了,现在还在昏迷着。不知道二姑奶奶这样闹,侯爷会不会松口。”如菊叹口气道。

安慕锦没有说话,这些事情不是她能控制的,而且她也不想参与这些事情。

腊月二十七的晚上,安云瑶穿着孝衣来到了侯府前,大哭大闹说侯爷将孔展鹏逼死了,让侯爷出一个女儿为孔展鹏陪葬。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侯爷也不好继续躲着,让安云瑶脱了孝衣,将她带到了沁香苑。

安云瑶一见老夫人,就将侯爷对她的种种不好都说了出来。

老夫人看到哭成这样的安云瑶,一阵叹气,等她哭完才道:“你这是咎由自取!”

“母亲,我也是你的女儿,为什么你非要对我这么残忍?之前说好的,让我们回来过年,可是大哥他突然又改变主意,连让我进侯府都不让,我有什么办法?”安云瑶哭的凄凄惨惨,说的好像自己多么委屈似的。

老夫人现在心思明白,厉声道:“如果你不对锦儿做出那样的事情,你大哥会如此对你吗?”

安云瑶呆了一下,随即又哭出来,“锦儿将我家展鹏吓的病了半个月,这件事我还没有找她算账呢。现在,现在……”

“够了,都别说了。”侯爷听不下去了,“安云瑶你别做的太过分了。你本来就是嫁出去的女儿,你看哪有女儿在娘家过年的。你别再闹了,否则正月初二我也不让你进侯府的门。”

见侯爷说的太坚决,安云瑶也不想和侯府彻底闹僵关系,就答应着:“不在侯府过年也可以,但是我要将展鹏送过来。他现在病的太厉害,大哥你认识大夫多,让他在侯府养病会比孔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