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4章 账本

第104章账本

侯爷并没有同意让孔展鹏来侯府养病,可是安云瑶将孔展鹏送到门口就走了。侯爷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孔展鹏就被冻死,病死在侯府门口吧,于是让人将他抬进了侯府。

安慕锦知道这些的时候,不知道是该骂安云瑶这个母亲做的不称职,还是该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薄情的母亲。

从外面回来的凝翠,迫不及待的对安慕锦道:“小姐,我偷偷去看了,姑表少爷病的已经没有人样了。和那次去孔府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现在的他枯廋如柴,眼睛深深的陷下去,眼珠子凸起,脸色苍白无力,看上去就跟死人差不多。”

“快过年了,别胡说。”听到凝翠说了死字,林妈妈立刻训道。

凝翠连忙捂上嘴巴,又补了一句:“反正姑表少爷看上去挺可怜的,真不知道二姑奶奶为何这么的狠心。”

安慕锦沉思了一会儿,无力摇头:“我也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狠心的母亲。不过,我觉得我该去看看他。上次的事情一直没有来得及和他道歉,凝烟凝翠你们准备一些东西,一会随我去客居苑。”

东西准备好之后,安慕锦正要带人往客居苑去,几个月不见的安慕琴突然登门了。

看到安慕琴面带笑容的朝着自己走过来,安慕锦竟然有一种错觉,这个人不是安慕琴吧。

“锦儿姐姐好久不见!”安慕琴走到安慕锦的面前,微微笑道,声音温婉甜美,听着跟之前安慕琴的声音一点都不一样了。

“琴儿妹妹来了,快进屋吧。”安慕锦也笑着说道。

进了屋里,安慕琴看了看左右的人,笑道:“锦儿姐姐,琴儿有几句话想悄悄的和你说。”

安慕锦明白她的意思,让左右之人退下。

“锦儿姐姐,你真的甘愿被大夫人利用吗?”安慕琴直接了当的说道,不等安慕锦说话,继续说:“你看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可到最后她竟然将下毒是事情推到我和姨娘的身上。”

安慕锦看着安慕琴,总觉得她和过去很不一样。她变得沉稳许多,对自己也不再那么的充满敌意,说话也变得有水平,有预谋。

看来上次的那个教训让安慕琴重生了,短短几个月,她竟然改掉了之前的一些缺点。

“我从来都没有被她利用。”安慕锦看着安慕琴,认真的说道。

安慕琴的眼里有着不相信,大大的眼睛看着安慕锦,过了一会儿又低下头去,无奈叹息:“既然锦儿姐姐执迷不悟,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吧。”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难道你不怕我向母亲告密吗?”安慕锦问道。

安慕琴笑了一下,看着火炉里的炭火,“我来找你也不怕你知道,我恨大夫人,恨安慕雪,恨不得她们立刻就死在我面前。可我也明白,仅仅依靠我个人的能力,恐怕斗不过她们。所以我想联合你一起,你愿意跟我一起对付她们吗?”

“听老夫人说二娘才是真正的孟家小姐,大夫人只是一个丫鬟而已。一个丫鬟竟然当了侯府二十年的当家主母,而且之前她对二娘也不好,诬陷二娘偷人,还逼你们喝毒酒,难道你就不想报仇吗?”

“我不相信任何人!”安慕锦想报仇,但是却没有想过和安慕琴一起。

因为她知道安慕琴之前有多么的恨她,多么的讨厌她,如果她答应了安慕琴的请求,那就有被安慕琴利用的可能。

而且她相信没有安慕琴的帮忙,她也能将大夫人和安慕雪摆平,只是眼下不到时候而已。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安慕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来之前想了很多说服安慕锦的理由。却没有想到不管她说什么,安慕锦都不相信她。

“那我们各凭本事吧。”安慕琴已经不是之前的安慕琴了,遇到点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容易暴躁。即使心里失落的很,她也能做出一副面不改色的样子。

在找安慕锦之前,她先去找了安慕玉,但是她也被安慕玉拒绝了。不过她却没有多少失落,因为安慕玉看着太胆小了,也不适合和自己联手。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安慕琴也不再留在这里了。在起身离开时,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东西,安慕琴问道:“你这是要去看谁吗?”

“我准备去看看表哥。”安慕锦也没有瞒着安慕琴,安慕琴听了之后笑道:“我帮你送过去吧,他现在恐怕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了。”

“那谢谢琴儿妹妹了,这是姐姐的一些谢礼,你收下吧。”安慕锦从手上褪下水晶手链,递给了安慕琴。

安慕琴知道安慕锦这是不想欠她什么,也就不推辞,接下了那两串水晶手链。

等安慕琴离开之后,安慕锦就让如菊悄悄跟上去,看看安慕琴是否真的去了客居苑。同时又让凝烟再去准备一份东西,以防万一。

刚吩咐完毕,杏儿在门口叫道:“凝烟,凝翠,快出来帮帮我。”

听到杏儿的声音,凝翠拔腿往外跑,看到杏儿抱着一堆东西正艰难的往锦绣苑来。

“二小姐,这是大夫人给小夫人的账本,说年前要对账的。云文苑还有很多呢,小夫人实在是看不过来,让我送一些给二小姐。”杏儿一边搓着手,一边喘着气说。

还有两天就过年了,大夫人让小夫人分担家务,还真是不客气啊,一给就给这么多。

“让娘亲放心,我会看完的。”安慕锦说道,又让杏儿进来烤烤再走。

杏儿连忙摆手:“小夫人那里还有一些别的事情要忙,我先回去了。”

“等等。”安慕锦喊道,对凝翠和惠妈妈道:“惠妈妈你和凝翠跟着杏儿去云文苑,将所有的账本都拿过来。最好用什么东西装一些,别让人看出来了。”

“好!”杏儿高兴的说道,带着惠妈妈和凝翠走了。

回房,安慕锦笑着问林妈妈:“林妈妈,你也会看账本吧,一会我们一起看。大夫人想整娘亲,她做梦。”

“是!”林妈妈笑的温和。

侯府的产业有多少,安慕锦之前还真的没有想过。不过看到这么多的账本,她才明白其实侯府还是挺有钱的。

可是当她翻开第一本账本时,看到的是亏损,第二本第三本都是亏损。

林妈妈也看出了账本的问题,多数都是亏损的,就算是赚钱的也赚的不多。多的不过两三百两银子,少的也有一两银子的。

“这些账本有问题。”安慕锦放下账本,头疼的说道。

“小姐别着急,我们一项一项的对,总能发现问题出在哪里。”林妈妈平静的说道。

“恩!”安慕锦静下心来,开始一页一页的查看,终于让她找到了问题的所在。

有些银子的流向根本就没有去向,安慕锦想这些银子肯定是被大夫人给挪用了。

腊月二十八的晚上,大家轮流着睡,睡也只睡一个时辰。第二天更是连续看了一个上午,到了下午,总算是将这些账本的账给理清了,那些不知去向的银子也都让安慕锦给标记出来了。

带着这些账本去了云文苑,小夫人正在对一些婆子们交代着什么。

那些婆子们站的歪歪扭扭,眼中根本就是没有将小夫人放在眼里。小夫人也不恼,继续吩咐着要做的事情。

说到给沁香苑添一些新的花景时,有一个婆子为难的说道:“小夫人,明天就要过年了,还要去哪里买花草啊。再说了这大冬天的,买来了也会被冻死的。”

“买两盆万年青就可以了,至于去哪里买,几位妈妈比我清楚。若是有什么做不到的,我直接就告诉侯爷,明年你们就可以不用来了。”小夫人笑着说道。

几个婆子心里不满意,但是看到小夫人在笑,也不敢和她反驳什么,最后只得先答应下来,等去请示了大夫人再作打算。

安慕锦等小夫人和几位婆子交待完毕,才进了屋。

“锦儿,这些账本都看好了吗?”小夫人惊喜的问道,安慕锦点头:“娘亲,一切都在这张纸上面。到时候母亲问你,你就按照纸上的说。”

小夫人接过那张白纸,随意的放在桌子上,并没有太在意:“依照我对她的了解,她肯定会在明天的年夜饭上问我,到时候锦儿你直接说就可以了。”

“娘亲,锦儿说不合适吧?”安慕锦笑着问道,觉得小夫人自从管理侯府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有什么不合适的,娘亲还在孟府时,就帮着母亲打理家务。只是玉娇她从来不知道罢了,我去帮母亲忙时也没有带着她,总是一个人去。”小夫人笑着说道。

小夫人想和安慕锦多说说话,又有人来找她说厨房里没有买到鱼。

侯府每年过年都要吃鱼,代表着年年有余,老夫人和侯爷都十分重视这个。今年的厨房又是小夫人负责的,第一年就出了这个事情,明显的是有人想给小夫人找困难。

“厨房负责买菜的是谁?让他过来领工钱,今天就可以离开了。”小夫人平静的说道,又对安慕锦道:“锦儿,去拿二两银子来。”

那人见小夫人真的要给银子让走人,连忙说道:“小夫人别生气,我再去催一催厨房,兴许还能买到鱼。”

等那人离开了,小夫人扶额对安慕锦笑道:“锦儿,娘亲实在是太忙了。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沁香苑看一看。”

“娘亲你先忙吧,我在这里睡一会儿。”安慕锦打着哈欠说道。

安慕锦以为自己很困,结果躺在**却怎么也睡不着,眼睛一闭就是账本上的数字。

刚来了点睡意,如菊怀里兜着一个东西兴奋不已的跑过来,“小姐,小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