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5章 真蠢

第105章真蠢

安慕锦连忙从**起来,如菊已经到了跟前,将怀里的小五拿了出来。

小五十分不满如菊这样对它,冲着如菊一阵怪叫。

安慕锦看着信,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怎么回事?

虽然小王爷问的很模糊,让人看了容易摸不到头脑,但是安慕锦一看就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他问的是京城里流传她是妖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慕锦笑了一下,让凝翠去拿笔来,在怎么回事的下面写下两个字:没事。

小五见安慕锦写了回信,很是高兴,欢快的叫了几声。展开翅膀,让安慕锦快点将信放在它的翅膀下面,它好快点将这个信告诉主人去。

等小五走了,安慕锦是彻底没有睡意了,索性起来,回了锦绣苑。

这天晚上安慕锦睡的很香,一夜无梦,第二天起来时觉得神清气爽,特别的舒服。

想着小夫人第一次接手侯府的事情,她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安慕锦早早的吃过饭就去帮忙。

到了云文苑,小夫人果然在忙,面前站了许多的人,杏儿在给大家发着红包。

“这个红包是提前犒劳大家一年的辛苦的,侯府没有你们,也不会打理的这么好。之前你们是听大夫人的命令,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的人了。我不会亏待大家,只要大家好好做事,额外的奖励我也会给大家的。”小夫人说完,众人脸上都带着激动的笑容。

安慕锦仔细看,昨天遇到的几个说事情难办的婆子并不在这里。她想那些人应该是大夫人的人,被小夫人给踢出去了吧。

“好了,大家可以打开红包看一看。”小夫人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让大家拆开红包。

大家看到里面足足有一两银子时,每个人的脸上的笑容笑的更开了,对小夫人也更加的忠心了,“小夫人放心,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事。”

“好了,下去看着吧,有什么问题及时来报我。”小夫人一挥手,这些婆子们拿着红包笑嘻嘻的离开了。

经过安慕锦身边时,婆子们都恭敬的对安慕锦笑道:“二小姐。”

之前侯府只有一个当家主母,大家都受命于大夫人,看到她就跟没有看到一样,各忙各的。像今天这样主动和自己打招呼,还是头一次呢。

“娘亲,你给了她们多少银子啊?”安慕锦猜那里面的影子应该不少。

小夫人笑道:“只是一点小钱,一人发了一两银子。”

刚刚可是有二十几个人啊,一人一两,那就是二十几两,够一户普通的人家花个三五年都不成问题。而且小夫人还说那些都是小钱,她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看你惊讶的,那些钱都是从你的嫁妆里匀出来的。娘亲之前胆小怕事,但是也没有不为你的未来考虑。我私下里做了点卖胭脂的小生意,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小铺子。那个铺子每月赚三十两银子,一年下来可以赚不少钱。”小夫人偷偷的告诉安慕锦,这更加让安慕锦吃惊了。

安慕锦可从来没有想过小夫人会做生意啊,而且她常年在侯府,要怎么打理生意呢。

看出了安慕锦的疑惑,小夫人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说:“娘亲自有娘亲的办法,锦儿你就别胡思乱想了。等你成亲,娘亲就可以送你一间大的胭脂铺子,让你在夫家的日子不至于过的紧紧巴巴的。”

娘亲看似胆小懦弱,没想到她私底下竟然秘密给自己置办了嫁妆。虽然安慕锦觉得自己以后不可能成亲,但还是为娘亲的这份心意感动了。

有了安慕锦的帮忙,小夫人轻松了许多,不过两人还是一直忙到年夜饭开饭之前才停下来。

往年,小夫人还是二姨娘,只能和姨娘们一桌,并不能坐在主桌上。今年情况变了,小夫人和安慕锦也到了主桌上去。

在开饭之前,大夫人照例向老夫人汇报过去一年府内发生的大小事,以及各个产业的盈利情况。

因为大夫人之前分了大部分的账本给小夫人,她就认为那部分的情况要由小夫人向老夫人汇报。其实她心里很清楚,短短两天的时间小夫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那些账本看完,更何况小夫人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呢。

大夫人汇报完自己的一部分之后,转而对小夫人道:“妹妹,你也跟我一样,将我交给你的那些账本情况反映一下吧。”

小夫人微笑着看着大夫人道:“姐姐,妹妹太忙了,那些账本一页都没有来得及看呢。”

一听小夫人这话,大夫人的眼里就流露出高兴之色,咳嗽一声掩饰了自己嘴角的笑意。而一旁坐着的安慕雪嘴角高扬着,心情很好的看着小夫人,嘲讽的意味十足。

“不过我没有时间,锦儿却是有时间的,账本我都是交给她看的。锦儿,账本的情况你来和母亲说一说吧。”小夫人将大夫人和安慕雪的表情看在眼里,十分平静的说道。

而大夫人听到小夫人这样说,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安慕锦才多大啊,她哪里会看那些账本,而且就算会看,估计也看不出账本里面的问题吧。

安慕锦等小夫人说完,立刻起身走到老夫人的面前,从凝烟手里拿出两本账本放在老夫人的桌子前。

她弯着腰,让老夫人能够将她的话听的更清楚一些,“祖母,母亲给娘亲的账本除了几个铺子是盈利的,其余的都有问题,这两本的问题最为突出。”

安慕锦翻开账本,指着某页道:“祖母请看,一月份的时候盈利了一百两银子,二月份的时候也盈利了一百二十两银子,三月份、四月份,一直到六月份每个月几乎都是一百两银子左右。但是到了七月份,每天也都是盈利的,可是却显示亏损了一千两。”

安慕锦认真的为老夫人介绍着这两本账本的问题,老夫人越听脸色越是难看。如果老夫人没有记错的话,安慕锦拿的这个账本就是她的嫁妆之一啊。

她那么信任大夫人,将这些交给大夫人打理。大夫人倒好,将她的铺子给打理的莫名的亏损了。

大夫人听到安慕锦说账本有问题,神情就紧绷了起来,想要上去看看是哪一本账本,最后还是没有勇气起来。

老夫人将这两本账本的问题说完之后,猛然拿起桌子上的账本朝着大夫人的脸扔了过去。

“大夫人,你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大夫人捡起账本一看,吃惊不已,这个账本是老夫人的糕点铺子的。过去她都用这个糕点铺子经营不善为由,将每年的盈利都控制在三百两银子左右,从中私拿银子,一直以来都没有被发现过。

这次将这些账本交给小夫人处理,她深信小夫人忙不过来,到时候好给小夫人难堪,让小夫人知难而退,侯府的事情不是那么好打理的。

可她没有想到小夫人还有安慕锦这个帮手,只是她还是有些不相信,安慕锦能利用两天的时间将这些账本都给看的仔细吗?

“母亲,锦儿年纪尚小,估计她是看不懂这些账本,所以胡说的吧。”大夫人陪笑着说道。

老夫人怒目瞪着大夫人,拍着桌子:“大夫人你是不是真的当我糊涂了,当年这侯府的大小事情可都是我交给你的。虽然我现在不能做到面面俱到,但是账本我还是能够看的懂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从公拿东西竟然拿到了我这里来了。”

大夫人被老夫人说的一句话都不敢反驳,低着头看着面前的账本。

“祖母,雪儿也觉得是锦儿妹妹在胡说。她比我还小,我都看不懂账本,她哪里就能看的懂账本了。”安慕雪自傲的说道,拿过账本翻到最后一页,抿嘴笑道:“祖母,这到最后不是赚钱了吗?”

老夫人之前喜欢安慕雪,是觉得她长得乖巧又会说话。怎么现在听到她这句话对她一点也喜欢不起来了,而且还觉得她刚刚的那句话说的很蠢,很笨。

笨的想让人发笑!

“噗!”坐在旁边副桌上的安慕琴真的笑了出来。

在安慕雪瞪着她的时候,她立刻站起来道歉:“对不起啊,雪儿姐姐。你刚刚说的那句话实在是太好笑了,妹妹年纪小没有忍住,请姐姐莫怪!”

虽说安慕琴是向安慕雪道歉的,可是她话里没有一丝道歉的味道,而且还暗讽安慕雪说错话。这让安慕雪的脸色难看的很,精致的小脸都快被气的变形了。

老夫人只是淡淡的看了安慕琴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自从那件事之后,安慕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对她很尊敬,可却疏远的很。这种感觉让老夫人很不舒服,却又挑不出安慕琴的毛病,只能堵在心里。

“雪儿姐姐,看账本不是光看最后的盈亏,要看每天的进账和出账以及详细去处。如果只看最后一页,那天下的账本就都没有问题了。”安慕琴又说道。

听到这里,安慕雪也知道安慕琴这是在说她看不懂账本了,她气愤的看着安慕琴,傲娇的说道:“说的你好像能够看的懂账本一样。”

“对啊,我就是能够看的懂账本!”安慕琴哈哈笑着承认,随即又自顾的坐了下去。

见安慕琴竟然这样对自己说话,安慕雪气的一跺脚,推了推大夫人的肩膀道:“母亲,你看琴儿妹妹是怎么和我说话的?”

“雪儿啊,你少说两句吧。”大夫人现在心里惶惶的,还在努力想着对策,哪里有功夫去计较安慕琴的那张嘴。

安慕雪不依不饶道:“母亲,你该管管琴儿妹妹了。她一点都不知道尊敬长辈,说话跟带了刺似的。”

听着安慕雪的抱怨,安慕锦拿着帕子捂住嘴巴,掩饰了自己的笑意。再去看安慕琴,她淡然的喝着茶,仿佛没有听到安慕雪的话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