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7章 合伙

第107章 合伙

二十年来都是大夫人使唤别人,从未没有被人使唤过,这样被老夫人当着丫鬟使唤她还真有些不习惯。

拿了碳过来,大夫人刚要往火炉里添,老夫人一火钳打过去,将大夫人手里的火钳打掉在地。

“这里哪有你多手的事,把火钳给玉书。”老夫人冷着脸道。

大夫人低眉顺眼,将火钳递给小夫人,笑的意味深长:“妹妹,给你。”

小夫人没有去大夫人的脸色,很平静的接过火钳,将碳捡起来,添进了火炉。

老夫人见了也夸奖道:“还是玉书做事比较让人放心。不像大夫人,一看她做事就不知道哪里来的气。”

大夫人的脸色直接就白了,安慕雪也是扭着手里的绣帕,想要给大夫人说话,被大夫人给制止了。

看着这一幕,安慕锦只觉得好笑。别以为老夫人现在对娘亲好,安慕锦就会喜欢她。

安慕锦很明白老夫人这样做就是喜欢娘亲,其实老夫人是墙头草,谁比较的得势老夫人就会向着谁。

大夫人得势的时候她可没有少为大夫人说话,还包庇大夫人犯错。现在连侯爷都不为大夫人说话了,她才明白现在要对小夫人好,不然她又怎么会总是想着法儿的夸小夫人呢。

其实在安慕锦看来,老夫人她是侯爷的母亲,根本就不用像墙头草一样,谁厉害就站在谁那边。她想这也许就是老夫人的性格吧,老夫人喜欢这样做。

守岁结束,安慕锦困的不行,想就近去云文苑休息。却看到侯爷和小夫人一起离开的,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打着哈欠往锦绣苑去。

还没有走一会儿,听到前头有人喊自己。安慕锦抬头一看,就看到安慕雪站在那里专门等着自己呢,身后站着五六个丫鬟。

“小姐,大小姐这时候喊你恐怕是来者不善,我们绕着走吧。”凝烟看到安慕雪带着那么多人,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没事,我们过去看看吧。”安慕锦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十分精神的走过去。

安慕锦刚走近,安慕雪就让人将安慕锦给按住,她要来教训安慕锦。

安慕锦早就料到她要对自己使坏,只是没想到她这么的明目张胆。在那些人靠近之前,安慕锦突然加速朝着安慕雪跑去,然后狠狠的将安慕雪给撞倒在了地上。

因为地上有雪,又加上现在是刚刚天亮,气温最低的时候,地上都结了冰。安慕雪倒下时拉了一下旁边的凝喜,凝喜又去拉别人,就这样她们所有的人都倒在了地上。

看到安慕雪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安慕锦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她道:“安慕雪你真是蠢啊!”

“安慕锦,我和你势不两立!”安慕雪气愤的捶着地面,爬了几次都没有能够爬起来。

听到安慕雪这样说,安慕锦心中一阵冷笑:势不两立,安慕雪我早就和你势不两立了。在你杀了我的孩子,在我重生之后,我们已经是水火不容了。

“呀,雪儿姐姐你这是不是踩到狗屎了啊,怎么摔的这么惨?”安慕琴挪揄着从一旁的假山处走过来。

安慕雪看到安慕琴来了,气愤道:“安慕琴,你是来笑话我的吗?”

安慕琴没有理会安慕雪的叫嚣,而是对安慕锦道:“锦儿姐姐,我们还是快些走吧,这里好臭啊。”

听到安慕琴的这句话,安慕锦觉得很爽,而安慕琴则是气的肺都要炸了。

安慕雪抓着旁边人的衣服,踩着她们的身体站了起来。快速跑到安慕琴的面前,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安慕琴狠狠一推,四脚朝天的摔了个狼狈不已。

“哎呀呀,真是好臭的狗屎味。锦儿姐姐,我们快些走吧。”安慕琴拉着安慕锦作势要走。

安慕雪躺在地上,气的大叫:“安慕琴,我要告诉母亲,你和安慕锦合起伙来欺负我。”

安慕琴和安慕锦一起停下脚步,看着地上狼狈的安慕雪。

安慕琴笑道:“雪儿姐姐我好怕怕啊,你快点去告诉大夫人吧。”

安慕锦也笑道:“安慕雪你快点去说吧,不然我和琴儿妹妹一直都会怕怕的。”

“你,你们!”安慕雪指着安慕琴和安慕锦,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凝喜她们都起来了,将安慕雪给扶起来。

安慕雪站起来还是指着两人,十分嚣张的警告道:“你们给我等着,有你们哭的时候。”

说完,安慕雪捂着屁股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又将心里的火撒给了那些无辜的下人们。

看着安慕雪捂着屁股走了,安慕锦觉得真的很解气。只是身边的这位,她是故意藏在一旁的吧。

“锦儿姐姐,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是不会害你的。”安慕琴说完,带着她的人走了。

等安慕琴走远了,安慕锦才自顾笑了:“也许真的是我多想了,安慕琴或许是个好帮手。”

“小姐,你要和三小姐合作吗?”凝翠是个急性子,憋不住话的问道。

安慕锦又呵呵笑道:“怎么会?我还是相信自己多一些。”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凝翠才放下心来,对安慕锦道:“小姐,林妈妈说侯府的人不简单,除了小夫人让你谁都不要相信,你可一定要记住啊。”

“知道了!”看凝翠这么的紧张,安慕锦忍不住弹了她的额头一下。

三人回了锦绣苑,如菊在门口等着对安慕锦小声道:“小姐,五小姐来了,似乎心情不好。”

珍姐儿很久都没有来找过安慕锦,安慕锦自己又忙,两姐妹只有在请安的时候才能碰到,安慕锦竟然觉得跟好久没有看到她似的。

快步走到了屋里,珍姐儿正坐在火炉旁认真的烤着小手。听到动静,她转头看到是安慕锦来了,立刻露出了天真纯美的笑容。

“姐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等你好一会儿了。”珍姐儿过来抱住安慕锦撒娇。

安慕锦摸着她的头发,想起路上的事情简单的解释是因为路上耽误了,并没有将安慕雪的事情说出来。

珍姐儿松开安慕锦,小脸上满是忧愁,拉着安慕锦的手摇了一会儿,才羞涩的开口道:“姐姐,以后你就跟雪儿姐姐一样了,是侯府嫡女。你还会喜欢我,对我好吗?”

没想到珍姐儿会突然这样问,安慕锦弯下腰,笑着解释:“珍儿,不管我是嫡女还是庶女,我都是你的姐姐,会一直喜欢你,一直对你好。”

“可是我害怕。”珍姐儿再次抱住了安慕锦,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嗡嗡的说着:“玉儿姐姐说你迟早有一天会像雪儿姐姐那样,看不起我们这些庶女。姐姐,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你提前告诉我好不好?不然我会难过,会心酸。”

“傻孩子!”安慕锦伸手给珍姐儿擦掉眼泪,哄了一会儿,珍姐儿才终于相信了安慕锦不会不喜欢她,又露出了笑容来。

昨晚熬了一夜,安慕锦不舍得让珍姐儿这样累着走路回去,留她在锦绣苑离睡下。

两姐妹再一次睡在同一张**,两人说了很多话,许久才睡着。

安慕锦醒来时,本能的伸手摸一摸珍姐儿的位置,却发现空了。

她睁眼一看,珍姐儿的衣服还在,鞋子也在地上,那她回去哪里呢。

正要喊人问一问珍姐儿在哪里,安慕锦听到里间有人在翻东西。她想到了凝烟说她的东西被人动过了,该不会是那个人又来了吧。

想到这里,安慕锦动作轻缓的掀开被子,慢慢的下了床,轻手轻脚的往里间走。走到和里间相连的平分处,安慕锦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人儿正在翻找着什么,那身影明显就是珍姐儿的。

安慕锦心里一惊,不知道珍姐儿在找什么,想出声喊她,又怕喊了她,珍姐儿羞愧以后再也不理自己了。

她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在珍姐儿要回来之前,赶紧快速的跑回了**,掀开被子迅速躺好。

果然不一会儿珍姐儿就回来了,她的动作也十分的轻柔。慢慢的爬上床躺好之后,她轻轻推了推安慕锦,喊道:“姐姐,姐姐,你醒了吗?”

安慕锦闭着双眼,一动不敢动,很担心珍姐儿发现她已经醒了。

这样眯了一盏茶的功夫,安慕锦有点撑不住了,打着哈欠睁开了双眼,看到珍姐儿闭着眼睛,好像睡了。

看到珍姐儿恬静的睡容,安慕锦真的没有想到她会翻自己的东西,一时间心情十分的复杂。

在安慕锦的眼里,珍姐儿就是一个孩子,还是个十分单纯的孩子。如果锦绣苑丢了很多东西,她都不会怀疑到珍姐儿的身上。可是这一次,她和怀疑她的东西就是被珍姐儿动过的,毕竟珍姐儿曾经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

珍姐儿留在这里吃了晚饭,撒娇着和安慕锦说她晚上继续留在这里,安慕锦笑着答应了,但是心里不是滋味。

安慕锦知道珍姐儿为什么要留在这里,那肯定是因为她没有找到她要找的东西。

趁着去茅房的空当,安慕锦将这件事和林妈妈说了。

林妈妈听了之后一点也不惊讶,反而对安慕锦说道“小姐,你别怪妈妈说话不好听,珍姐儿她变了。”

回去时,安慕锦细细品味林妈妈的话,越是品味心里越是难受。她宁愿自己没有中途醒来,发现珍姐儿翻她的东西,那她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了。

且不说安慕锦不在乎那些钱财的身外之物,就说珍姐儿和安慕锦的关系吧。只要珍姐儿开口,她又怎么会不给珍姐儿呢。

这样一想,安慕锦的心又疼了。

躺在**,安慕锦怎么也睡不着,相反珍姐儿却睡的很香。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