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8章 敛财

第108章敛财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慕锦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因为心里有事,所以她睡的也不踏实。珍姐儿从她身边过去的时候,她猛然惊醒看着珍姐儿道:“珍儿,你要去做什么?”

珍姐儿被安慕锦这样一问吓了一跳,抬起的脚踩空,猛然摔下床去。

看到珍姐儿摔倒了,安慕锦赶紧起来将珍姐儿又抱到**。

珍姐儿揉着摔的疼痛的双脚,委屈的看着安慕锦:“姐姐,你突然醒了吓我一跳。”

“珍儿你要去哪里?”安慕锦又问一遍,珍姐儿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姐姐,你有联系七皇子哥哥的方法吗?我想淑言公主了。”

听到珍姐儿这样说,安慕锦这才想起七皇子来。上次他来找自己是中了青脸的毒,现在不知道毒解了没有。

皇宫里并没有传来谁中毒的消息,那七皇子的毒应该解了吧。而且也没有传来他去世的消息,应该还活的好好的吧。

安慕锦这样安慰自己,可越是安慰她就越是心虚!

珍姐儿不知道安慕锦在想什么,见她沉默了,还以为她不想告诉自己联系七皇子的消息,眼神瞬间黯然了。

“珍儿为何会认为我有联系七皇子的方法呢?”安慕锦笑着问道。

珍姐儿嘟着嘴巴,赌气道:“珍儿就知道姐姐不会告诉我的,我去翻你的东西了也没有翻到什么可疑的东西。哼,七皇子哥哥和姐姐都当我是小孩子,什么事情都不和我说,就是秘密联系也不告诉我。”

见珍姐儿生气了,安慕锦一阵好笑,抱着她道:“珍儿你想什么呢。姐姐怎么可以和七皇子联系呢?不说他是皇子的身份,就是一个普通的男子,姐姐也不能随便和他联系啊。”

“可,可我总感觉姐姐是和七皇子哥哥有联系的。姐姐你没有骗我?”珍姐儿挑着小眉头问道,安慕锦十分认真的告诉她:“我真的没有和七皇子有联系,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好吧,我以为姐姐会和七皇子哥哥联系呢。”珍姐儿有些失落的说道。

安慕锦又认真解释了一遍她不会和七皇子有联系的,珍姐儿才真的相信了,两人说了一会儿的话都睡着了。

第二天珍姐儿回去了,安慕锦和林妈妈说珍姐儿已经将为何翻她东西的原因告诉她了。

林妈妈笑道:“小姐相信珍姐儿的话吗?”

安慕锦认真点头:“我当然相信!”

见安慕锦这样说,林妈妈也没有说什么,去忙其他的事情了。

虽然林妈妈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安慕锦却觉得林妈妈好像说了很多一样。

看到林妈妈忙,安慕锦也不打扰,又回去坐着了。

腊月的雪都还没有化完呢,正月里又下起了雪,安慕锦冷的厉害,哪里都不想去。而且小夫人正月里也很忙,她更是只愿呆在锦绣苑了。

小夫人真的很忙,一直忙到正月十二,她才抽出空来看安慕锦。

“娘亲,你怎么有空来?”看到小夫人来,安慕锦又是惊讶又是欢喜。

“锦儿,娘亲没有让你失望吧?”小夫人笑着问道。

“娘亲你永远都是最棒的,锦儿从来不觉得失望。”安慕锦抱着小夫人撒娇,小夫人摸着安慕锦的头发,舒心的笑了。

安慕锦拉着小夫人坐下,让凝烟送茶拿点心来,两人坐在小火盆前聊起了天。

“锦儿你知道这次大夫人是用什么钱填补的空缺吗?”

“大夫人将空缺都补上了?”安慕锦惊讶的问道,就她所知大夫人一年可是捞了不下于两万两银子啊。

“玉娇她真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瞒着我将孟府的产业全部占为己有,而这些事情我竟然到了现在才发现。唉,都怪我之前活的太糊涂了。孟府一夜之间化为虚无,那些产业也在一夜之间被卷走,我竟然没有一点怀疑,这是有人有意为之。”小夫人说起这些还是十分的懊悔,但也比之前淡定的多,明白的多。

她之前可是从来没有将孟府会发生火灾,和孟府的产业被人卷走相联系在一起。当时她真的是太过悲痛了,一夜之间失去亲人,几乎让她消失了对任何事情的兴趣。

“娘亲,你说孟府的那场大火会不会是大夫人所为?”安慕锦早就猜到这一点,只是之前娘亲还不相信大夫人那么坏,还说大夫人是嫁到侯府才变坏的。

“我不知道!”小夫人摇摇头。

安慕锦一听小夫人这样说,就有些着急,以为小夫人还糊涂的认为大夫人是好人呢。

看安慕锦的眉头紧皱着,小夫人伸手将她的眉头抚平,笑道:“锦儿,我们说话要讲究证据。”

闻言,安慕锦瞬间明白过来。没有证据,她说这些都是没用的。

“娘亲,你准备怎么查?”安慕锦问。

小夫人呵呵一笑:“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我们等着就行了。这件事毕竟过去二十多年了,想要查清楚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而且现在最着急的不是这个,当务之急啊还是多给我的锦儿弄几样嫁妆。”

“嫁妆?”安慕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话题怎么一下从怀疑大夫人放火说到她的嫁妆上来了。

“对呀,你的嫁妆!锦儿一定猜不到娘亲为什么会选择生意不好的铺子打理吧?”小夫人笑问。

看着笑的这么自信的小夫人,安慕锦老实摇头,她只猜到小夫人是故意示弱的。

“示弱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我想将这十间铺子的其中几间占为己有。”小夫人语出惊人。

安慕锦被吓了一跳,小夫人这样做岂不是在学大夫人偷拿公中的财产吗?到时候若是被人发现,小夫人还能继续打理侯府吗?

一见安慕锦吓到了,小夫人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个孩子。娘亲才不会那么笨,只拿银子,娘亲要的是铺子。”

安慕锦的嘴巴再次张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夫人,结巴的问道:“娘亲你准备怎么做啊?”

“锦儿是不是担心娘亲?别担心,娘亲自有办法。到时候娘亲做点手脚,让几个铺子的生意做不下去,为了保本转卖出去。然后娘亲再拿钱将铺子买下来,你说那铺子是不是就成了娘亲的了?”小夫人年轻时也是看了不少的生意经,用这样的手段应付老夫人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安慕锦不了解做生意的门道,听了小夫人的话还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明白过来,赞叹道:“娘亲,你真是太厉害了。”

小夫人淡定的喝着茶,刚放下茶杯杏儿跑进来道:“小夫人,孙妈妈有急事来找。”

“锦儿,娘亲不和你聊了。你已经十三岁了,是个大姑娘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娘亲说。衣服啊,胭脂啊,首饰啊,娘亲都会给你买。”小夫人临走时还不忘交待。

安慕锦推着小夫人往外走,有人为自己着想这感觉真好:“娘亲快去忙吧,别让祖母等急了。”

将小夫人送走之后,安慕锦高兴的笑的嘴巴都合不上,一整天都在傻笑中度过。

她之前一直觉得娘亲很胆小,很单纯,想的不多,看来是她误会娘亲了。

晚上,如菊急急忙忙从外面回来,走近安慕锦小声道:“小姐,三小姐又去客居苑了。”

“他们说什么了吗?”安慕锦问。

如菊摇头:“三小姐做事十分小心,我不敢靠太近,只是偶尔能够听到姑表少爷的笑声,还有咳嗽的声音。”

“安慕琴有心了,难道她是想攀上孔府这个高枝?毕竟现在的孔府可德妃的母家,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安慕锦垂下眼眸,心思回转间想到安慕琴说她不害自己这句话到底有几分真。

“小姐可是后悔了,没有和孔家打好关系?”林妈妈见安慕锦沉默着,猜测的问道。

安慕锦摇头,抬头对林妈妈笑道:“妈妈,我从来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我只是在想融雪姐姐现在已经是德妃了,那表哥差的那个殿试是不是可以顺利过关,能够在京城里谋一个一官半职?”

“小姐想的倒是远啊!”林妈妈赞叹道。

林妈妈一这样正经的说话,安慕锦就知道她在挪揄自己,很是认真的说道:“说实在话,我不希望我们侯府的女孩最后嫁给了一个樵夫。”

是的,前世的安慕琴就是被大夫人许配给了一个樵夫,还是个瞎了一只眼的樵夫。

安慕锦曾经发过誓,只要是大夫人想做的事情,她都会阻止的。所以若是安慕琴需要她的帮忙,她一定会帮助安慕琴和孔展鹏,让他们这一辈子结为夫妻。

“小姐,你说什么?”林妈妈不解的问道,安慕锦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笑着含糊过去。

如菊又将其他几个院子的事情挑着重点说了一遍,说到安慕雪时,如菊兴奋的双眼发亮。

一看到如菊这样,大家就都知道这肯定是一个重磅消息,都迫不及待的看着她。

“我听如叶说皇上准备三月份给大皇子选妃,大小姐在和大夫人闹,说要和金府退婚,想要参加选妃。”如菊一说完,大家的脸色都统一成了惊讶。

之前金夫人单方面的来侯府说解除金云堂和安慕雪的亲事,那时的安慕雪可谓是寻死觅活的,好像天下除了金云堂这个男人,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来了一样。

这会安慕雪听说皇上要给大皇子选妃,她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来了。又想甩掉金府的这个拖累,真不知道她心里知不知道羞耻两字是怎么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