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09章 打回

第109章打回

当今皇上十三岁登基,十七岁是有了第一个孩子,就是大皇子。因为皇上现在还年轻,所以他就控制大皇子的子嗣不要那么早出来,他还想多生几个儿子。到时候他退位时,他也好从这些儿子中选择一个最合适的人做皇上。

皇子们年满十五岁就会从皇宫中搬出来,到宫外另立府院。而今大皇子已经十六岁了,早已出宫一年,但府中却没有一个暖房的。皇后多次向皇上提议,说大皇子年纪不小了,该早点选一个皇妃好帮忙打理府内的事务。

皇子终于被皇后说动,答应了在今年三月份给大皇子选妃,凡是年满十三岁的姑娘都能参加。

而安慕雪正好已经年满十三岁,她又自信长得好看,还得皇后赏识,她想她一定会入选的。

只是唯一让她不满的是,她和金云堂已经定下亲事,并且是皇后赐婚。之前她是挺感激皇后给她赐婚的,现在却觉得当初还不如被金夫人给悔婚了呢。

安慕雪在大夫人跟前闹,大夫人最近忙于应付老夫人,还将自己的秘密老本给拿出来了,各种心力交瘁。哪有功夫为安慕雪谋划,只得先随着她闹。

安慕雪在大夫人这里得不到慰藉,整日气的哪里都不去,连给老夫人请安的事情都忘记了。

老夫人为此还发了好几次火,最后将大夫人叫来,当着安慕锦几个女孩的面将大夫人给狠狠的训了一顿,说她教女无方。

“大夫人你连自己的女儿都教育不好,我看其他人的女儿你也教育不好,索性玉儿和珍儿也都随自己的姨娘管吧。”老夫人很生气的说道。

一个安慕琴是例外就算了,那么安慕琴和珍姐儿也都让自己的姨娘管,那要她这个母亲做什么。大夫人委婉的反驳两句:“母亲,这自古以来的规矩,孩子们交给姨娘管教的话,恐怕会出很多问题啊。”

老夫人一怒,哼声道:“能出什么问题?对了,现在有玉书在就更加用不到你了。玉儿,珍儿,以后你们就随着你们的二娘管,有什么不懂的尽管去问她。”

听到老夫人这样说,大夫人脸色铁青,嘴巴抽搐着在偷偷的磨牙。她都将所有的空缺都给补上了,老夫人还这样不顾她侯府当家主母的脸面,这太欺负人了。

弯腰跑到老夫人跟前,大夫人双膝一跪,哀声道:“母亲,我做什么你都不满意。我看母亲十分信任妹妹,那府里的事情都交给她打理吧,我是一点都不想过问了。”

老夫人被大夫人这一句说的气的胸口疼,伸脚踢了大夫人一脚,恨声道:“你还威胁到我的头上了。若是你不想管,我现在就让侯爷写一封休书去。”

如果侯爷不知道她和小夫人的身份的话,她还相信侯爷会为她说话。可是现在恐怕老夫人说让侯爷写休书,他就会写的吧。

大夫人吓的连忙起来,揉揉腿道:“母亲,儿媳不敢了。”

看到大夫人这样滑稽的样子,安慕锦只想笑,而安慕琴更是直接大胆的笑了出来。

听到安慕琴笑了,大夫人的脸色很难看,不过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低眉顺眼的站在老夫人的面前。

老夫人看了看安慕锦等人,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安慕锦几人告退,还未走出门,安慕琴再次笑了起来,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她这是在笑大夫人。可是也没有一个人去提醒她别笑了,大家各走各的,很快就彼此分开了。

安慕琴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她竟然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嘲笑自己,看来上次的哭她吃的不多啊,大夫人心中愤恨的想着,眼里的狠戾也是一闪而过。

老夫人注意到大夫人眼里的变化,白了她一眼,怒道:“只要有我在一天,三姨娘和琴儿我就不允许你动她们一下。”

听到这话,大夫人才想起三姨娘和老夫人的关系。只因为她们这种关系太低调了,只被提起过一次,所以大夫人总是忘记。

“母亲,琴儿她真是越来越不惹人喜欢了。”大夫人气安慕琴气的厉害,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雪儿才是越来越不惹人喜欢,你是个做母亲的,应该多管管她。她都多少天没有来我这里请安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祖母。”老夫人见大夫人说安慕琴的不好,心情也不好,将安慕雪给损了一遍。

大夫人唯唯诺诺的说明天就让安慕雪来请安,被老夫人喊着干了一上午的活,老夫人才将她放走。

大夫人一回到书香苑就觉得特别累,只想睡觉,这时安慕雪的丫鬟凝福跑过来道:“大夫人,大小姐和三小姐在二小姐的锦绣苑打起来了。”

锦绣苑内,安慕雪揪着安慕琴的头发,安慕琴抓着安慕雪的衣领,两人在地上来回的滚着。一会是你压着我,一会儿是我压着你。

安慕锦害怕的站在一旁,微弱的喊道:“别打了,别打了。”

大夫人一进来就看到这副情景,她连忙跑过去将安慕琴拉开,安慕雪趁机甩了安慕琴一巴掌。安慕琴发狠的一脚用力的踹在了安慕雪的肚子上,安慕雪哎呀一声,朝后面倒了过去,安慕琴又扑着打过来。

大夫人抱着安慕雪,徐妈妈抱着安慕琴,好容易才将两个打架的人拉开。不过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大夫人和徐妈妈都是偏着安慕雪的,在拉劝的过程中安慕琴被安慕雪打了三巴掌。

要知道之前两人在地上滚了许久,安慕琴都没有挨到安慕雪的一巴掌呀。

安慕琴气的不行,她知道大夫人一来就对她不利,她也不说什么,只是愤怒的看着对面的大夫人和安慕雪。

“好好的,你们怎么会打架呢?”大夫人纳闷的问道。

安慕雪一揉眼睛,哭了起来,手指着安慕锦和安慕琴道:“母亲,她们两个联合起来说我是**!”

“呸!”安慕琴朝着徐妈妈的身上呸了一声,骂道:“你就是**!你不是**,你怎么有了金云堂,你还想着大皇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破事,这几天你不是一直闹吗?吵着要去将军府退亲,要嫁给大皇子吗?你这不是**是什么!”

“母亲,你瞧瞧,她说的这是什么话!”安慕雪气的直跺脚,还命令徐妈妈打安慕琴。

徐妈妈也不喜欢安慕琴,虽然她只是府里的一个下人吧,但是在侯府里的时间可是比安慕琴还要大,安慕琴怎么能呸她一声呢。

所以在听到安慕雪让她抽安慕琴的时候,她真恨不得将安慕琴仍在地上狠狠的踩上几脚。只是她身为一个奴仆,她深深的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

大夫人揉着额头,头疼的看着安慕琴,问道:“这些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安慕琴哼了一声,朝天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回答大夫人的问题。

大夫人又转而看向安慕锦,安慕锦立刻做出害怕的样子,抖着声音道:“母亲,锦儿什么都不知道啊。”

“放屁。安慕锦刚刚你还和安慕琴一起骂我来着,你现在做了孬种了,又不承认了。”安慕雪当即指出安慕锦骗人。

趁着大夫人没有看着自己,安慕锦朝着安慕雪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心道:“我就不承认了,你能将我怎样。”

一看到安慕锦对自己这样,安慕雪立刻指着安慕琴对大夫人道:“母亲,你看看她!”

大夫人再次看向安慕锦时,她又变成了胆小怕事的样子。

大夫人知道安慕锦说的不是实话,想从她这里问出点什么估计不可能的了。而安慕琴一直看着天,也是问不出什么了。

问不出就问不出吧,大夫人也不想问了,警告着两人:“这是没有的事情,你们两个还小不要胡说八道。”

“呸!”安慕琴又毫不客气的呸了徐妈妈一身,徐妈妈气的脸色都变了。

安慕锦看到气的红着脸的徐妈妈,用帕子捂着小嘴偷笑了。

大夫人对两人又警告一番,正准备带着安慕雪离开,这时三姨娘突然毫无声息的冲到大夫人的身后。用力一撞将大夫人撞的一个趔趄,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好啊,你这个大夫人做什么这么偏心。两个孩子打架,你拉偏架就算了,还让徐妈妈抱着琴儿,对她又是打又是掐的。”三姨娘趁大夫人没有反应过来,又扑上去,大大的臀部用力压在了大夫人的身上,压的她起都起不来。

徐妈妈一见大夫人被三姨娘压住了,赶紧松开了安慕琴来帮忙。

而安慕琴一得到自由,飞快的跑到安慕雪面前,揪着她的衣服在她的脸色啪啪啪甩了三个巴掌。

当时安慕雪也忙着拉三姨娘,被安慕琴一阵打之后,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一想到自己被安慕琴这个小贱人打了,安慕雪就特别的气愤,特别的委屈,忍不住大哭起来。

在徐妈妈来拉之后,三姨娘就起来了,但还是不依不饶的说大夫人拉偏架,要一起去找老夫人评评理。

“评理就评理,祖母若是知道了你们对我和母亲做的事情,一定会再次用家法处置你们的!”安慕雪一边哭,一边还得意洋洋的说着狠话。

听到安慕雪这样说,安慕锦只是摇头,真不知道安慕雪哪里来的得意。

她现在读背欺负成这样了,她以为到了老夫人那里,老夫人还会站在她那里帮她吗?也不想想三姨娘和老夫人是什么关系,就这样盲目的得意!

真是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