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10章 忍让

第110章忍让

大夫人明白老夫人最近对她很不满意,若是将此事闹到老夫人那里,老夫人肯定对她只会更加的不满意。

“雪儿算了。”大夫人揉着被三姨娘坐的疼痛不止的老腰劝着安慕雪道。

闻言,安慕雪瞬间跳了起来,脾气暴躁道:“不行,安慕琴今天打了我,我就要让她付出一定的代价!”

“走,去老夫人那里再说,在这里像一条疯狗一样乱叫算个屁!”三姨娘张口就骂,安慕雪被骂的脸上燥热,看着三姨娘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词来骂。

安慕锦觉得安慕雪真是太逗了,她之前之所以能够维持那么美好的形象,皆是因为大家都顺着她,从来不像现在这样和她对着干。

“雪儿,你是大姐姐,这件事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算了吧。”大夫人一个劲儿的朝着安慕雪使眼色,可安慕雪哪里看的懂。

就算安慕雪看懂了,她此刻也不想懂。在侯府耀武扬威的活了十几年,今天突然被欺负了。大夫人要她咽下这口气,她怎么能咽得下去。

不过就算安慕雪肯算了,三姨娘也不肯算啊,她也跳起来指着大夫人,骂:“你今天就将话说清楚,谁是大人,谁是小人?”

之前就知道三姨娘吵架很厉害,经常和小夫人吵架,那时大夫人就是一个看戏的姿态。现在她终于体会到小夫人的痛苦了,这个三姨娘一吵起来还真是没完没了,咬文嚼字的和人吵架。

“三妹妹,我说错话了,我是小人,我是小人。不过今天只是两个孩子闹不愉快,雪儿是大姐姐,她本应该让着琴儿的,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大夫人不想和三姨娘再吵下去了,只好说道。

安慕雪十分不解的看着大夫人,大夫人可是侯府的当家主母,三姨娘只是一个姨娘,一个奴才而已,怕她干什么!

不过在安慕雪说话之前,大夫人将安慕雪的嘴巴捂住,带着人快速离开了。

等大夫人她们一走,三姨娘面带笑容的对安慕锦道:“二小姐不好意思啊,吵着你休息了。”

“咳咳!”三姨娘之前见到她,恨不得将吐沫星子全部喷到她的脸上,像今天这样客气,安慕锦还真有点受不了!

安慕锦突然咳嗽起来,三姨娘的脸上的笑容依旧保持着:“二小姐一定是第一次听我这么和声和气的说话,所以有些不习惯,让二小姐见笑了。”

“三姨娘,锦儿,锦儿觉得您还是之前那样对我就好,不用对我这么客气。”安慕锦连忙解释道。

三姨娘冲安慕锦微微一笑,喊着安慕琴道:“琴儿,我们回去吧。”

看着她们母女俩远去的背影,安慕锦摸着自己的胸口,觉得心脏还在跳,那这一切就不是梦。

安慕琴能够转变,安慕锦不奇怪,让她奇怪的是三姨娘的转变。她不是彻底的变的沉默了,和声和气了,她是变得能够收放自如了。

跟谁吵架着说话,跟谁和声和气的说话,她分的很清楚。

“小姐,外面冷进去吧。”凝烟说道,安慕锦恩了一声转身进屋了。

今天安慕琴就是来找她说说话的,谁知道安慕雪来了之后非要认为是她们在合计着要害她。结果安慕琴和安慕雪大吵起来,接着就打了起来。

说到底还是安慕雪太自负了,还当自己是之前那个人见人尊敬的大小姐啊,想欺负谁就欺负谁。现在除了安慕玉和珍姐儿表面上尊敬她,还有谁尊敬她啊。

不过打架这件事还没有完,次日去给老夫人请安,多日不见的安慕雪终于来了。

安慕雪是来的最早的一个,嘴巴很甜的将老夫人哄的很是开心,又是捏腿又是讲笑话。

等安慕锦所有的人都到了,安慕雪突然委屈的哭了起来,跪在老夫人面前哭的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屋里所有的人都纳闷了,只是除了安慕锦和安慕琴,她们两个知道安慕雪这是在做什么,除了告状就是告状了。

安慕雪哭了一会儿,才抽抽噎噎的对老夫人道:“祖母,雪儿真是太委屈了。昨个雪儿去锦儿妹妹那里玩,结果碰到了琴儿妹妹,她对我出言不逊,我训了她两句,她就对我大打出手,还打了我三个耳光。而母亲来了之后,母亲竟然也站在琴儿妹妹那边,呜呜……雪儿好委屈啊,求祖母还我一个公道。”

安慕雪哭着趴在老夫人的面前,若是之前老夫人一定会站在安慕雪这边的,只是现在……

见老夫人半天都没有说话,安慕雪还以为老夫人是怎么了,抬头看了一眼老夫人。

老夫人也在看着她,只是那眼里全是陌生和冷漠,让安慕雪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祖母!”喃喃的唤了一声祖母,安慕雪还要说话,老夫人开口道:“姐妹大家,本来就该是姐姐让着妹妹,这件事你母亲做的很对!”

听到老夫人也这样说,安慕雪脑袋嗡的一下,感觉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起来。

“祖母,祖母,你不疼雪儿了吗?”安慕雪爬过去,抱住了老夫人的双腿。

看着安慕雪那姣好的面容,老夫人终究是没有忍心说出心里的狠话,只是说:“雪儿,你已经十四岁了,再有两年就要嫁人了,你也该学的知书达理一些,懂事一些了。你是大姐姐,多忍忍,多让让,事情就过去了。”

什么时候老夫人不站在自己这边了,安慕雪努力的回想着,终于让她想起来三姨娘是老夫人侄女的事情了。

她擦干眼泪,对老夫人瓮声瓮气道:“祖母,雪儿明白了。”

等安慕雪站起来,安慕琴又走上前对老夫人福身道:“老夫人,有人张口说胡话,昨天明明是雪儿姐姐先骂我和锦儿姐姐的。她说我们两个躲在一起说她的坏话,我们没有,我这才和她吵起来的。”

“你胡说!”安慕雪红着脸,瞪着安慕琴。

安慕琴没有看她,而是看着老夫人又道:“听说雪儿姐姐要和金家解除婚约,不知道这件事祖母知道了吗?”

“解除婚约?”老夫人眉头一抬,双眼凌厉的看向了安慕雪。

安慕雪恨安慕琴恨的不得了,却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还没有得到母亲的同意之前她不能让人知道,低头恭敬道:“祖母,琴儿妹妹胡说的,当不得真。”

老夫人考究的在安慕雪和安慕琴的脸上看了看,最后却将目光落在了安慕锦的身上,问道:“锦儿,这件事你可知道?”

“只是听说了一些,不知道是真是假。雪儿姐姐前几日就是因为这件事和母亲闹,母亲没有同意,她才气的没有来给祖母请安的。”安慕锦站起来,福了福身道。

知道安慕雪不是因为身体不适,而是因为这件事本来给自己请安的,老夫人的脸色很是难看,“之前为了金夫人退婚的事情,雪儿你闹的死去活来的。才过去短短几个月,你怎么又闹着要解除婚约,这是为什么?”

安慕雪低着头,一口咬死:“祖母,这是没有的事情。”

“不管有没有,你都要记住你和金家的婚约不是你想解除就解除的。你们可是皇后赐婚,如果皇后不答应,谁答应了都没有用。”老夫人沉声训道。

安慕雪害怕的连忙点头:“雪儿知道了。”

一大早就发生这些事情,老夫人一点心情都没有了,让人先下去,却独留了安慕锦在这里。

等人都走了,老夫人疲惫的对安慕锦招招手道:“锦儿过来,祖母肩膀酸的很,你来给祖母捏一捏。”

安慕锦乖巧的走到老夫人的身后,小手在她的肩膀上用力的捏了起来。

安慕锦的力度很合适,老夫人被捏的十分舒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大概捏了三盏茶的功夫,老夫人微微起了鼾声,鸳鸯轻声道:“二小姐你的手法真棒。这几日老夫人都因为肩膀酸无法好好睡觉,我给她捏又捏的不好。没想到二小姐一来,老夫人很快就睡着了。”

安慕锦微微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接过小丫鬟拿来的毯子,轻轻的盖在了老夫人的身上。又命人端来两盆炭火,安慕锦坐在这里守着老夫人。

老夫人这一觉睡的很香,连续睡了两个时辰才慢慢醒来。

醒来看到安慕锦还守在一旁,心中十分的高兴,“锦儿,你真是个好孩子。”

安慕锦见老夫人醒来,又过来给她松松筋骨,劝道:“祖母,现在天冷,不能光靠着火炉取暖,人也要多动一动,不然身体容易发酸。”

“呵呵,锦儿说的有道理,是祖母平时太懒了。”老夫人笑着说道。

安慕锦没有再说话,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老夫人又道:“锦儿,你可知道大皇子选妃的事情?”

安慕锦迷茫的摇头:“锦儿不知。”

这件事小夫人没有和她说,估计小夫人认为安慕锦不适合选妃吧,所以就没有说。

“大皇子可是皇后的儿子,将来可能要被立为储君的,锦儿就一点也不动心?现在成了皇妃,将来大皇子当了皇上,锦儿可就是妃子,以后说不定还能母仪天下呢?”老夫人诱惑的说道。

安慕锦不明白老夫人为何和自己说这些,不过她从未想过嫁人,也没有想过嫁给皇子,“锦儿太笨了,不适合那样的人家。再说了锦儿还小,不着急亲事。”

“锦儿可还是在意和展鹏的亲事?担心自己的名声已经被毁了?”老夫人转头看着安慕锦,安慕锦被看的停下了动作也看着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