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12章 误伤

第112章误伤

看到安慕雪拿着匕首朝着自己挥过来,安慕锦本能的要去抓她的手腕,谁知道安慕雪那一匕首竟然不是朝着自己而来,而是朝着她自己的脸蛋划了过去。

“啊!”安慕雪尖叫一声,手里的匕首脱落在地。

所有的一切发生的又快,又让人不可思议!

安慕锦和珍姐儿都愣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安慕琴也倒回来,看着地上捂着脸流血不止的安慕雪砸吧着嘴巴,似乎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凝喜和凝福赶紧将安慕雪扶起来,拿开她的手,只看到左半边脸都是一片血红。

因为安慕雪受伤了,安慕锦和安慕琴都没有走,而是让珍姐儿先离开了。

大夫给安慕雪看了脸,进行一番包扎,安慕锦发现那伤口都从眉梢蔓延到脖子了。刚刚安慕雪那一刀其实并没有划的那么长吧?

不仅安慕锦心里疑惑,就是安慕琴也是十分的疑惑不解,两人互看一眼,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这是安慕雪的阴谋。

大夫人来的时候,大夫已经走了,她看到安慕雪伤的这么严重,心疼的抱着安慕雪哭道:“雪儿,你这是怎么了啊?”

安慕雪看着安慕锦道:“是雪儿自己不小心弄的,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大夫人,是二小姐和小姐打架,误伤的。”凝喜很聪明,只说是误伤,却没有说是谁误伤的谁。

大夫人一听这话,果然眉头紧锁,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安慕锦。

安慕锦坦然的看着大夫人,平静的解释道:“母亲,是雪儿姐姐自己拿着匕首不小心刺向了自己的脸,这件事和锦儿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当时看到安慕雪拿着匕首朝她刺来,她本来是想去抓安慕雪的手腕。可还没有等她碰到安慕雪的手腕,安慕雪就自己改变了方向。

“母亲,是雪儿的不对。雪儿不该拿着匕首和锦儿妹妹开玩笑,请母亲不要责怪锦儿妹妹。”安慕雪一说完,安慕锦就冷笑起来。

“雪儿姐姐,你当时只是和我开玩笑吗?”安慕锦觉得安慕雪一定是说瞎话说习惯了,所以她现在说话都不是真的。

“好了。”大夫人不耐烦的说道,看了看安慕锦道:“锦儿,这件事母亲不怪你了,你和琴儿都回去吧。”

若是之前大夫人让自己回去,安慕锦肯定十分乐意回去的。可是现在她不能回去,要是她回去了,那就说明她甘愿被大夫人冤枉和被大小姐欺负了。

“母亲,如果你不能还锦儿一个公道,锦儿就找祖母给锦儿一个公道。”安慕锦动了气。

安慕琴一听安慕锦要去找老夫人来评理,立刻自告奋勇道:“锦儿姐姐,我去帮你请老夫人来。”

看到安慕琴真的要去请老夫人,大夫人连忙喊道:“琴儿且慢。”

叫住了安慕琴,大夫人转而严厉的训着凝喜:“当时是什么情况,你给我仔细说清楚,不能偏袒你的小姐!”

凝喜吓了一跳,赶紧跪下来,给大夫人磕头道:“大夫人,奴婢说错话了。是大小姐自己不小心刺到自己的,这件事和二小姐一点关系都没有。二小姐,奴婢错了,奴婢错了。”

即使现在凝喜改了口,又对自己道了歉,安慕锦也觉得心里不好受。但是她又不能和一个丫鬟斤斤计较,最后还是离开了。

一出了瑞雪苑,安慕琴好奇的问道:“锦儿姐姐,你知道安慕雪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吗?”

“悔婚!”安慕锦十分肯定的吐出两个字。

安慕雪就是想利用这个意外,说自己毁了容,想和金家悔婚,然后参加大皇子的选妃。

安慕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鄙夷的说道:“安慕雪想的太简单了吧。她和金云堂可是皇后赐婚,她却因为自己毁容了想和金云堂悔婚,难道她就不怕皇后嫌她容貌不好而不选她吗?”

“这个就不是我们担心的了。”安慕锦冷淡的说道,“随安慕雪闹吧,看她还能闹出多大的笑话来。”

“是的。三年前她在宫里就闹了笑话,不知道后来皇后为什么没有怪罪她,还对她那么好。这人的心啊,真是难以揣测。”安慕琴很乐意说安慕雪的糗事。

和安慕琴分开回到锦绣苑,安慕锦让如菊盯紧瑞雪苑和书香苑,看看安慕雪母女俩打算如何推掉金家的亲事。

不过有一点安慕锦没有猜错,大夫人请的是安云珊帮忙,安云珊第三天就来了侯府。

见到安云珊时,安慕锦觉得她似乎比之前更漂亮了一些,而且还显得年轻了不少。

这次安云珊回来并没有待多长时间,当天晚上就离开了,这更加让安慕锦怀疑安慕雪母女俩是靠着安云珊的帮忙了。

随后侯爷又安静下来,瑞雪苑和书香苑也都是平静着的,只是安慕雪脸上的那个长长的白布看着还是那么的渗人。

大概过了有半个月之久,安云珊偷偷的来了侯府。那天她穿的是丫鬟的衣服,从后门进来的。

若说无巧不成书啊,那天惠妈妈刚好从家里回来,在后门碰到了也要进府的安云珊。

安云珊长得好看,容易让人过目不忘,惠妈妈当时就认定那个穿着丫鬟服装,故意不让人看到她样子的人就是安云珊。

一听安云珊这样来侯府,安慕锦就知道要有大事发生了,也赶紧换上凝翠的衣服。让如菊去了书香苑,安慕锦则是去了瑞雪苑。

瑞雪苑里静悄悄的,安慕锦看到没人赶紧混了进去。刚一进去就看到凝喜从屋里出来,指着自己道:“那个谁,你快点去准备一些好茶来。”

安慕锦不敢抬头,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句是。

本想趁着送茶水的时候偷听一些的,可是凝喜十分的谨慎,只让安慕锦将茶水交给她,并让安慕锦放下手里的活去别处玩。

安慕锦怕被凝喜发现了自己,就听话的往外走,一直走到门外。她悄悄的趴在门缝看,凝喜也站着看了一会儿才端着茶水进去。

见凝喜这样的小心谨慎,安慕锦就猜到安云珊肯定在这里了。

她决定在旁边躲着,等安云珊出来的时候她再听听口风。

天天渐渐的黑下来,安慕锦躲在瑞雪苑门口的一处树丛后,专注的看着瑞雪苑的门口。

又过了一会儿,安云珊终于要离开了。

在门库,安云珊再次交待:“这件事你们千万别让大哥知道,等金夫人那边提出退婚,你们直接同意就可以了。”

“是,多谢大姑母。”安慕雪恭敬的说道。

安云珊不再说什么,转而连灯笼也没有拿,直接摸黑走了。

安云珊一走,安慕雪脸上就露出一种十分得意的笑容,自言自语道:“就暂时让那个小贱人占一回便宜吧。”

小贱人?占便宜?安慕锦实在不能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不过她知道安慕雪说的那个小贱人就是她。

安慕雪进屋之后,安慕锦才从树丛里出来,拍拍身上的东西东西往锦绣苑去了。

如菊回来的比安慕锦还要晚,她带来的消息比安慕锦的多的多,而且还重要的多。这下安慕锦可就更加佩服如菊了,果然是做探子的好料子啊。

“小姐,我跟着大夫人去了瑞雪苑,听到她们说要将小姐你许配给金云堂做妾,算是补偿。”如菊一说话,安慕锦就怒了,手上的茶杯一股脑的被扫在地上。

大家从来都没有看过安慕锦发过这样大的火,而她们又哪里知道安慕锦心里的痛。她们还以为安慕锦是因为不想做妾才生这么大的气呢。

又是给金云堂做妾,这辈子她安慕锦偏不!她一定要改变掉自己的命运,绝不会妥协!

林妈妈也被安慕锦吓了一跳,亲手将地上的碎片捡起来,拿给安慕锦看:“小姐,对杯子发火是没有用的,接下来好好想想怎么办吧。”

安慕锦看了看林妈妈,双眼募得一红,一双小手攥得紧紧的。

她害怕啊,她无助啊!

幸好现在她的娘亲已经成了平妻,她也变成了嫡女,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变故呢。

让凝烟给自己倒了一杯温茶,安慕锦将一杯茶喝完,心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她安慕雪真的是太天真了,以为自己是天神吗,想要什么就能够得到什么?这一次,我偏不让她如愿。”安慕锦粗鲁的擦着嘴巴,让如菊继续说。

如菊将听来的话都说给了安慕锦听,安慕锦听完之后,人也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如菊,你知道谁最会擅长模仿字迹?”

“我啊,我啊!”如菊兴奋的指着自己,安慕锦一愣,随即笑了:“真的假的?”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没想到那个擅长模仿字迹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看了之后,安慕锦真的相信了,问她:“你会模仿安慕雪写字吗?”

如菊认真点头,随即在纸上写下了一串话,和安慕雪写的一模一样。

“那好,我来说你来写。”安慕锦笑着说道,如菊换上一张干净的白纸认真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