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13章 两难

第113章两难

在安慕雪信心满满的等待着安云珊给她带来好消息时,安慕锦这边忙的不行。

之前安慕锦还是小哑巴时,就是凝翠出府抓的药,她对外面也熟悉,就由她在将军府门前蹲点。

一连蹲了几天之后,终于让她看到了金元堂单独出府了。

一看到金云堂是一个人,凝翠赶紧将自己的头发弄乱,跑到金云堂面前将信递给他,哭着哀求道:“金少爷,我是侯府大小姐的丫鬟。这是我家小姐给你的信,求求你救救她啊!”

“雪儿?雪儿怎么了?”金云堂抓住凝翠的手急切的问道。

凝翠一边挣扎,一边用头发遮住脸,哭着道:“其实我家小姐的脸已经好了,只是金少爷你的母亲依然嫌弃她的脸曾经受过伤,所以要去侯府退亲。金少爷,我家小姐对你可是一片真心啊,一切都在这封信里了。你看了之后,可千万不要辜负我家小姐对你的一番深情啊!”

听到安慕雪要说的都在这封信里,金云堂赶紧去打开信,而凝翠也趁机跑开了。

凝翠躲在暗处,看到金云堂看完了信,气呼呼的又回了府。她知道她这里成功了,赶紧往侯府回。

惠妈妈天天没事就在后门晃悠,在快要中午时看到了安云珊进来了,她赶紧回到锦绣苑通报。

安慕锦听了惠妈妈的话之后,对如菊笑道:“如菊,现在看你的了。”

“小姐,我去了。”如菊说罢快速的跑走了。

一个时辰后,如菊回来了,“计划很成功,金家少爷不同意金夫人做的一切,还说要提早迎娶大小姐。”

“不!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凝翠去拿笔和纸来。”安慕锦吩咐道。

凝翠拿来了笔和纸,如菊自动接过笔,开始等待安慕锦发话。

第二天,凝翠又是在同一时间看到的金元堂,而且还是他一个人。凝翠想这一定是金云堂在故意等自己,不过她也不敢贸然出去,而是等了一会儿,怕金府再有人出来。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金云堂哪里都没有去,金府也没有人出来,凝翠才敢走出来。

“金少爷。”凝翠小声叫了一句,金云堂一见是个蓬头垢面的人,赶紧朝着凝翠走过来。

凝翠将信交给金云堂,道:“金少爷,小姐说她很感谢你为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小姐听说金夫人要为你纳妾,小姐心里很难过。小姐让我带一句话给金少爷: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金少爷,我家小姐真的真的特别喜欢你,你千万不要辜负她啊!”末了凝翠还哭着加了一句,金云堂立刻对凝翠保证道:“你放心,我回去就和母亲说,此生除了雪儿,再也不会娶别的女人。”

凝翠十分感动,给金云堂福了福身道:“如此,奴婢代替我家小姐谢谢金少爷了!”说完正准备脱身而去,这时金夫人突然出府,撞见了这一切。

“云堂,这个人是谁?”金夫人凌厉的目光在凝翠的头顶扫过,视线企图穿过那层遮脸的头发,看看她是谁。

“母亲她是雪儿身边的丫鬟,就是她告诉我你瞒着我对雪儿做的一切的,母亲你真是太过分了。就算雪儿和我不是皇后赐婚,我也不会同意母亲拆散我们的。孩儿劝母亲还是不要再进宫了,太后已经多年不管事,求她也没有用。”金云堂理直气壮的看着金夫人。

“你这个逆子!”金夫人气的脸色发白,举起手来要教训这个不成器的儿子。

凝翠见他们母子斗起来了,缩着脖子赶紧跑。

金夫人看到凝翠跑了,气的指着凝翠的背影骂道:“什么狗屁大小姐,竟然教出这样勾引人的下贱奴才来,将主意打到了将军府了。”

凝翠听着金夫人骂自己的那些话,不但不生气,反而兴奋的要跳起来了。

回去和安慕锦说了这件事之后,安慕锦也觉得解气。

在这步棋中,安慕锦根本就没有将金夫人算进来。没想到金夫人一加入,事情更加的好玩了。

这个金夫人也是个眼里没有规矩的人,据说她可不是什么名门闺秀。

她是金老将军在外打仗受伤,借住一户农家的女儿。当时金老将军就觉得金夫人年轻气盛,说话办事跟个男人似的,对她十分满意,将她带回了将军府,嫁给了金将军。

有金夫人从中搅局,安慕锦觉得她只需要看戏就好了!

当天下午,金云堂私自带着聘礼来了侯府,还没有走进侯府,金夫人带着一大队人马将聘礼全部截回去了。

金元堂气愤异常,而金夫人也是气的不轻啊,母子俩在侯府僵持着。

金夫人还对侯府破口大骂,骂安慕雪是狐狸精勾引她的儿子,还说她要等金将军回京城就向太后请命取消了这门亲事。

金云堂听到金夫人这样说,一边求着她快别说了,一边坚持道:“此生我只娶雪儿一个人,其他人谁都不要!”

“逆子!”金夫人指着金云堂,柳眉倒竖:“看你爹回来,不扒了你的皮!”

金家母子在侯府门口闹的事情,早已传到了侯爷和大夫人的耳里。

侯爷当即出来将这对母子迎进了屋里,金夫人本不想进去,只是有些话她一定要当面告诉侯爷不可。

大夫人知道这件事之后,和安慕雪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金将军的身份比侯爷的身份还高,她见到金夫人还要低声下气呢。听到金夫人说安慕雪是狐狸精,她都不敢和金夫人吵。

“母亲,让我去见一见金夫人吧。她不是说我是狐狸精吗,那她去求太后啊,求太后让我和金云堂的婚事解除掉。”安慕雪有了大皇子,就十分不在乎的说道。

大夫人知道安慕雪是着急想要推掉这门婚事,不过这件事却不能让安慕雪出面,“雪儿,这件事不需要你出面,你就在这里等着母亲的好消息吧。”

让大夫人意外的是,等她到了前厅,只有侯爷一个人闭目坐在那里,金夫人和金云堂已经走了。

“侯爷?”大夫人叫了一声,侯爷睁开眼睛看着大夫人,什么都没有说。

等大夫人走近了一些,侯爷突然扬手将手边的杯子拿着朝大夫人扔过去。

大夫人被侯爷这个举动吓了一跳,连忙躲开了,杯子落在地上,碎的不成样。

“侯爷你,你这是怎么了?”大夫人看到侯爷愤怒的样子,心慌的厉害。

“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啊!”侯爷指着大夫人,很无力的站起来,“雪儿的丫鬟跑到金府给金云堂送信,这件事你知道吧?”

“丫鬟送信?”大夫人怔了一下,随即坚定的摇头:“不可能。侯爷这一定是有人造谣,雪儿的丫鬟是不可能给金云堂送信的。”

“金夫人和金元堂都这样说,还能有假吗?”侯爷瞪着大夫人,“你回去问问你的好女儿去吧,做的都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现在金夫人说雪儿是狐狸精,要去求太后取消了这门婚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大夫人听到侯爷这样说,很想说她肯定会看着办的。因为她现在巴不得金夫人去求了太后,取消了安慕雪和金云堂的婚事。

可是在听到侯爷的最后一句,她犹豫了。

“如果雪儿的婚事影响到了侯府的名声,你这个大夫人也不用做了,我会直接写一封休书,你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侯爷说完,不看大夫人难看的脸色,负气而去!

大夫人站在原地,直到侯爷的背影再也看不到了,她才扶着椅子把手重重的坐在了侯爷之前的位置上。

“徐妈妈,你说侯爷刚刚那样说是什么意思?”大夫人失神的拉住徐妈妈的手。

这些年来,她和侯爷的感情一直都还不错。因为她长得好看,对老夫人尽心,对侯爷好,将侯府打理的井井有条……

即使她也做了让老夫人生气,让侯爷失望的事情,可是她觉得侯爷永远都不会做出休妻这样的事情啊。

徐妈妈一直跟在大夫人的身边,自然明白大夫人走到今天多么的不容易,规劝道:“大夫人,听妈妈一句劝,这一次大小姐有些太胡闹了!”

“不,不,雪儿不是胡闹!”大夫人连忙摇头,即使到现在她也不觉得安慕雪是胡闹,“雪儿这是勇敢的追求自己的幸福。她知道金云堂给不了她想要的,她想要的只有大皇子才能给。雪儿做的对,只是她的亲事定的太早了。”

“徐妈妈,你说能有什么办法既能让雪儿和金云堂的婚事不作数,还能不影响到侯府的名声呢?”大夫人执迷不悟的问道。

徐妈妈低着头,实话道:“老奴不知道!”

眼看着就要到三月份了,而且安云珊都已经说动金夫人答应了,又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安慕雪的丫鬟呢?

大夫人知道这是有人幕后捣鬼,她首先怀疑的就是三姨娘。因为她之前嫁祸给过三姨娘,这次一定是她来报仇来了。

“徐妈妈,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大夫人还没有想好应对之策,十分疲累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