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14章 劳烦

第114章劳烦

如菊将这些消息说给安慕锦听的时候,安慕锦高兴的将书一扔,笑道:“今天放松一下,明天再看书。”

书刚扔下不到一会儿,林妈妈再次将书捡起来,递给安慕锦道:“小姐高兴归高兴,这书还是要看的。”

安慕锦冲着林妈妈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点头如捣蒜道:“是,林妈妈教训的是。”

在锦绣苑平静的时候,弦乐苑可不平静了,大夫人带着安慕雪去找三姨娘和安慕琴算账。

自从安慕琴母女俩被家法之后,三姨娘也不回她的明轩了,就在弦乐苑住下了。

大夫人认定了是安慕琴诬陷安慕雪,气的着急上火,发誓要将三姨娘和安慕琴这两个幕后黑手给抓出来。

安慕锦听到这个信,过了小半个时辰才过去的。

去的时候,大夫人三姨娘已经打了起来,安慕雪在一旁帮忙。三姨娘一个对俩,还绰绰有余。

徐妈妈抱着安慕琴,曲妈妈带人其余人对于弦乐苑的吓人们,整个场面那叫一个混乱。

“放你娘的屁,我们连那个姓金的长什么样子,是方是圆都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这些事情。”三姨娘一边和大夫人打,嘴里还一边骂着。

大夫人也不说话,只管和三姨娘打,安慕雪忍不住骂了两句:“就是你们说的,除了你们还有谁会做这么无耻的事情。”

三姨娘对付大夫人和安慕雪还轻松的很,而安慕琴就遭殃了。她的力气本来就没有徐妈妈的大,又因为她上次呸了徐妈妈两次,徐妈妈怀恨在心,这次对安慕琴下手更是没有个轻重。

看到安慕琴被欺负的很惨,安慕锦当即上去,照着徐妈妈的脸就抽了过去。

徐妈妈没想到安慕锦会来,还会打自己,愣住了。

而安慕锦也同样愣住了,看着自己的手道歉道:“哎呀,徐妈妈怎么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哪个没有规矩的粗婆子,这么没胆子连三小姐也敢欺负呢?对不起啊,徐妈妈,锦儿年纪小没有看清楚。”

徐妈妈本来是有怒火的,可是一听安慕锦这样说,她又不好生气了。

“二小姐你站远一些,别等老奴伤到你了。”说罢徐妈妈又抬手要打安慕琴。

安慕锦一把抓住了徐妈妈的手,在安慕琴的脸上轻轻拍了一下,笑道:“徐妈妈,教训妹妹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不敢劳烦徐妈妈。”

安慕锦一说完,林妈妈就将徐妈妈拉开,“徐妈妈,打了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吧,歇一会吧。”

徐妈妈不想走啊,可是林妈妈的力气也是挺大的,按着她的手一直将她往后推,她竟然一点也反抗不了。

“二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啊?”徐妈妈高声喊了一句,提醒了大夫人和安慕雪。

大夫人和安慕雪一看到安慕锦也来了,愣了一下,被三姨娘钻了个空子,伸手就在安慕雪的脸上狠狠的捞了一下。

“啊!”安慕雪疼的立刻捂住了脸颊,指着三姨娘阴狠的说道:“母亲,快打死她!”

大夫人一看安慕雪的脸被伤到了,也发了狠,再次和三姨娘纠缠在了一起。

安慕琴被安慕锦救下来之后,一直在喘着粗气,“累死我了。死婆子,力气也太大了!”

安慕锦轻轻的给安慕琴顺着气,说到底这件事是她惹出来的,却让三姨娘和安慕琴当了黑锅,她对不起她们啊!

安慕琴歇了一会儿,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就要去找徐妈妈算账。安慕锦拉住她道:“这样打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赶紧让人去叫父亲来。”

被安慕锦这样一提醒,安慕琴也明白过来。她快速的冲进了打的火热的曲妈妈的战圈,曲妈妈是个十分狠的一个人,看到安慕琴来,照脸就打。

安慕琴知道自己打不过曲妈妈,猫着腰使劲往前狠狠一撞,将曲妈妈给撞的倒在了地上。

“凝双,凝夏你们快走。”安慕琴冲着自己的丫鬟喊了一句,两个小丫鬟也挺激灵,用力撞开周围的人,撒腿就往外跑。

看到曲妈妈打安慕琴时一点也不顾及她是三小姐,安慕锦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一个奴才而已,竟然敢欺负主子。

刚刚她打徐妈妈,是还估计着几分大夫人的面子。可曲妈妈是安慕雪的教习妈妈,她根本就什么不需要顾虑。再说了,前世的曲妈妈可是让她恨之入骨的人啊!

大步上前,安慕锦在后面抓住曲妈妈的头发,用力一拉。曲妈妈疼的嗷嗷直叫,双腿在地上蹬着,想要转过身来将安慕锦抓住。

安慕琴趁机跟上,小手呼来呼去的,一会儿的时间就在曲妈妈的脸上抽了二十几下。曲妈妈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疼的眼泪直流。

一旁的徐妈妈看到曲妈妈被打的这么惨,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若不是安慕锦还顾及着她是府中的老人,恐怕她的下场就要和曲妈妈一样了。

忍不住看了身边的林妈妈,她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这周围的一切。不知道为何,看到这样淡定的林妈妈,徐妈妈竟然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

要知道当初给安慕锦选教习妈妈,就是徐妈妈给出的主意。徐妈妈说老夫人身边有一个提了十年恭桶的粗婆子,将她指给安慕锦是最好不过的了。

只是眼前的这个淡然的林妈妈,她真的是那个给老夫人提了十年恭桶的粗婆子吗?

徐妈妈在这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凝双和凝夏将老夫人和侯爷都请了过来。

“都给我住手!”侯爷看到弦乐苑乱的一塌糊涂,而且还是大夫人带头打架,顿时去的火冒三丈,声音也比平时高出了十倍不止。

大夫人和安慕雪一看老夫人来了,顿时惊了一下。这个时候的侯爷不是应该还没有回来吗?怎么今日竟然这么早回来了?

“父亲,雪儿并没有让丫鬟给金少爷送信,一切都是三姨娘在背后捣的鬼。”安慕雪扑到侯爷的怀里,拿开手指着自己的脸道:“父亲你看,我的脸被三姨娘抓破皮了。”

侯爷看着安慕雪脸上的轻伤,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他现在已经对这个女儿失望了。

轻轻推开安慕雪,侯爷走到大夫人面前,厉声问道:“你来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夫人早就想好了说辞,认真的说道:“这件事我已经查过了,就是三妹妹在背后捣的鬼。她嫉妒雪儿的好婚事,所以想从中阻拦,故意说雪儿的丫鬟偷偷给金云堂送信。”

“你放屁!老娘连金元堂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给她送信?侯爷如果这次你还是偏着大夫人,随意冤枉了我和琴儿,我们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做鬼也不会放过侯府。”三姨娘是气急了,在侯爷面前跳起来,手都快指到侯爷的鼻子上了。

侯爷往后退一步,看着暴怒之中的三姨娘,还有一旁头发散乱,脸上全是灰尘的安慕琴一眼,叹气道:“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亲自查清楚的。”

三姨娘这才满意的哼了哼,看到安慕琴被伤成了这样,她又叫起来:“侯爷你看看,徐妈妈和曲妈妈两个人打琴儿一个,她们这些做奴才的,狗仗人势,也太不将我们娘俩放在眼里了。”

说罢三姨娘抱着安慕琴哭起来,安慕琴也哭,只是哭的很秀气,一边哭一边说:“娘亲不哭了,琴儿不疼。”

安慕雪刚刚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啊,哪里是曲妈妈打安慕琴啊,明明是安慕琴打曲妈妈啊。对了,还有安慕锦那个小贱人。

指着安慕锦,安慕雪对侯爷道:“父亲,是安慕锦……”

安慕雪一时情急在侯爷面前说了安慕锦的名字,侯爷一怒,“安慕锦是你叫的吗?”

安慕雪被侯爷吼的吓了一跳,躲在了大夫人的身旁。大夫人抱着安慕雪,对侯爷平静的说道:“侯爷,这件事已经发生了。若是三妹妹的错,她就要去向金夫人道歉,若不是她的错,我就向她道歉。”

“哼。你想道歉了事,也问问我答应不。你将我们这里搞的这么乱,一句道歉就想解决了事情吗?”三姨娘的急脾气一来,又想大夫人吵。

大夫人今天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一定要好好给三姨娘一个教训,让三姨娘知道她的厉害。

“反正这件事除了你再也没有人能够做的出来,我说是你就是你。”大夫人同样不客气的瞪着三姨娘。

眼看这两人又要吵起来了,侯爷赶紧让两人停下来,所有人都到屋里来,坐下好好将事情说清楚。

到了屋里,老夫人和侯爷坐在最上面,大夫人坐在左边,三姨娘坐在右边,其余人都是站着的。安慕锦是站在最后面的,她低着头,用力的掩饰着自己的存在感。

丫鬟们上了茶,侯爷端起茶杯正要喝,一看到夫人在自己旁边坐着又喝不下去,重重的放下了茶杯。

老夫人见侯爷不喝茶,她也没有心情喝茶,看了看身边的三姨娘道:“三姨娘,你先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