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15章 挽回

第115章挽回

三姨娘一听老夫人这样说,立刻说开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大夫人突然带着人就和我打起来了,说我编瞎话污蔑大小姐。老夫人,我用我的性命发誓,这件事真不是我做的。兴许大小姐真的让自己的丫鬟给金少爷送信了,也不一定呢。”

说完三姨娘看了安慕雪一眼,安慕雪立刻不乐意了,着急道“你胡说!我根本就不知道金府在哪里,怎么会让我的丫鬟去给金少爷送信呢?”

“那就要问你自己了。”三姨娘才不会和安慕雪一个小辈吵,翻了一个白眼又坐下来,端起茶杯慢慢的喝着茶。

安慕雪见三姨娘这样,又被侯爷瞪了一眼,她也不敢再说什么,扭着身体又回到了大夫人的身旁。

“大夫人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就这样做,是不是不将侯府的家法放在眼里?”侯爷看着大夫人质问道。

听到侯爷将家法都说出来了,三姨娘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幸灾乐祸的看着大夫人。

上次大夫人冤枉她们母女俩给安慕锦下毒,可没有少受罪啊,这次一定要让大夫人和安慕雪也尝试一下家法是什么滋味的。

“侯爷,这件事不用查了,就是三姨娘做的。”大夫人现在也不说可能不是三姨娘做的了,而是一口咬死就是三姨娘做的。

听到大夫人这样说,三姨娘不乐意了,正要发怒,老夫人先开口道:“大夫人你在侯府二十几年,你认为你这样做是一个当家主母该做的吗?”

闻言,大夫人轻轻打了一个寒颤,有时候家法还不及当家主母四个字更深入大夫人的心。大夫人又想到了侯爷对她说的话,若是安慕雪和金家退婚这件事影响到侯府的名声,她这个大夫人也别想再继续做了,那当家主母的位置也给了别人了。

一想到若是侯爷休了她,那小夫人就成了侯府真正的当家主母,大夫人就不甘心,十分的不甘心!

“母亲,我承认我做的有些不对。只是三妹妹这件事做的太过分了,她到处说雪儿的丫鬟偷偷给金少爷送信,这不是摆明了在污蔑雪儿的名声,污蔑侯府的名声吗?”大夫人声声泪道,手里的锈帕都快擦湿了。

三姨娘最痛恨的就是大夫人冤枉她了,听到这话立刻反驳道:“大夫人说话要讲究证据,上次你诬陷我和琴儿就算了,这次还想诬陷我们,没门!”

“我没有诬陷你们,这件事就是你们做的!”大夫人哭着喊着,走到老夫人面前跪下道:“老夫人,这件事非同小可,若是被皇后知道了,说不定就会怪罪侯府,到时候大家都不好过。”

安慕锦不知道大夫人哪里来的那么理直气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单凭靠着自己的感觉就坚持认为是三姨娘做的。如果她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的,她会不会被气的吐血。

三姨娘这次很彪悍,无论大夫人怎么说,她都说这件事不是她做的。

老夫人和侯爷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谁是无辜的,听着两个人总是在吵,被吵的心烦气躁,一个决定都做不好。

这时小跑腿突然从外面快速跑进来,在侯爷的耳边说了几句。侯爷脸色一变在众人脸上扫过,最后停留在大夫人和安慕雪的脸上,“快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金将军和金夫人来了。”

前厅,侯爷和大夫人一到,金将军和金夫人就起身见礼,两人态度友好。金夫人也不像那日一样没有规矩,相反的是还很有规矩,对大夫人也是有说有笑的。

金夫人的身旁坐着的就是金云堂,他看上去满脸期待,时不时的将一双眼睛往后瞄,企图能看安慕雪一眼。

大夫人将金云堂的表现收在眼底,其实金云堂的身世也不错,安慕雪嫁给他也能享受到荣华富贵。可跟大皇子又差了一些,大夫人这时也想站在大皇子那边,可一想到侯爷说的休妻,她终究还是站在了金云堂这边。

只是这个决定她还没有和安慕雪说,就怕安慕雪知道后不同意再次闹了起来。

金将军来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来将两家的婚事给更加确定下来,金夫人总是笑眯眯的,好像她也不反对这门婚事了一样。

侯爷很乐意和金将军结为亲家,见他态度十分好,一扫之前的不快,将安慕雪叫了出来。

安慕雪穿的很好看,厚厚的胭脂水粉遮住了脸上的抓痕,一步一顿的走到侯爷面前。

“金将军,这就是爱女雪儿。”侯爷在安慕雪请安之后对金将军说道,金将军满意的看着安慕雪,点头道:“不错不错。”

安慕雪给金将军和金夫人见了礼,自动退到了大夫人的面前。

金夫人见到安慕雪这样的乖巧,又想到她的丫鬟私下里给金云堂写信,心里就在冷笑。

让你们先得意着吧,等安慕雪进了金家的大门,那想怎么欺负还不是看她这个婆母的意思!

金云堂在看到安慕雪出来之后,那双眼睛就像是长了钉子一样,一直钉在了安慕雪的身上。

金夫人看到这一幕,心中更是生气,对未来整安慕雪的招数又多想了几个。

两方见面都很愉快,在临走时金云堂更是大胆的将自己的随身玉佩送给了安慕雪。安慕雪本不想拿,可大夫人却将那块玉佩给接了过来。

金将军是个不拘小节的人,看到金云堂这样做,不但不怪罪反而哈哈笑道:“现在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送金将军一家离开,安慕雪就气的将玉佩给了大夫人,不高兴道:“母亲,你干嘛要拿他的东西?”

大夫人还没有说完,侯爷冷着脸训斥道:“这是他送给你的定情之物,你若是敢弄丢了,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安慕雪想说什么,这时三姨娘从后面冲进来,大声嗓嗓道:“侯爷,大夫人冤枉我的事情还没有完呢。你可不能偏心啊,一定要狠狠的惩罚她才可以。”

“你们先回去吧,这件事我自有判断!”侯爷摆手让三姨娘回去,三姨娘不干,可是安慕琴却劝着道:“姨娘,父亲不会骗我们的,我们先回去吧。”

三姨娘和安慕琴走了之后,侯爷又让安慕雪也先离开。安慕雪虽然不怎么乐意,但是也知道她不能留在这里,很不情愿的离开了。

等前厅里只剩下侯爷和大夫人时,侯爷突然走近大夫人,扬手狠狠的给了大夫人一巴掌。

那力道太大了,大夫人被打的一个趔趄,重心不稳一下摔在了地上,双眼含泪的看着侯爷。

这让躲在暗处偷看的安慕锦吓了一跳,眼睛瞪的大大的。双手紧紧的捂着嘴巴,就怕自己忍不住叫了出来。

“侯爷,你……”大夫人捂着脸,泪流满面道。

“不管你是孟家的女儿也好,是孟家的丫鬟也好,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深厚。我也不是绝情之人,不会强行让你和玉书将位置变过来,可是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侯爷指着大夫人的脸,恨声说道。

大夫人害怕这样的侯爷,捂脸哭道:“侯爷,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你什么都没有做。金夫人会突然向太后提出解除和侯府的婚事,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其实是你和云珊在背后捣鬼!玉娇,如果你心里还有我,还有侯府,就不要和云珊走的太近。”侯爷说到这里,自己的眼睛也红了,声音不由得也哽咽起来。

看到侯爷红了眼睛,大夫人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让侯爷伤心的事情,低头认错道:“侯爷,玉娇错了,玉娇甘愿领罚!”

“侯府和金府的婚事已定,这是谁都不能改变的。若是你们还妄想和天家攀上关系,就先滚出侯府吧。从即日起,府内的大小事都交给玉书,你就在书香苑好好反省吧。”侯爷一说完,大夫人立刻回答:“是,一切都听侯爷的。”

看着地上的大夫人,侯爷再也不想多留一会儿,抬脚离开了。

侯爷走了,安慕锦并没有走,她依旧是躲在暗处看着。

过了一会儿徐妈妈走过来,将地上的大夫人扶起来。大夫人哑着声音问徐妈妈道:“徐妈妈,你说我还能挽回侯爷的心吗?”

徐妈妈回答的十分有力度:“能!”

听到徐妈妈说能,大夫人扑哧一声笑了,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悲哀的。

等她们也都走了,安慕锦才从暗处出来,慢悠悠的回了锦绣苑。

在回来的路上,安慕锦想了很多。

听侯爷和大夫人说的那些话,侯爷似乎知道大夫人和安云珊的秘密,那他是不是也知道自己做过的那些事?

这样一想,安慕锦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起来,好像是暗中总有一个人在偷偷看着自己一样。

现在大夫人被禁了足,安慕雪也不能闹出什么花样来,那她正好趁此机会沉静一下,顺便多看点医书,学点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