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16章 上火

第116章上火

很快二月就过完了,接着三月份也过完了,安慕雪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侯府,哪里都没有去。

只是侯府里的人都知道,安慕雪曾经发过两次疯。

第一次是在二月还剩下一天的时候,她去书香苑见大夫人。大夫人避而不见,她在门外喊了一天。

第二次是在礼部将所有人的画像送到宫里的时候,她又去了书香苑要见大夫人。大夫人依然避而不见,她在门外喊了一天,也砸了一天的门。

这些在安慕锦看来,都是一场笑话。

若是安慕雪肯安安稳稳的接受和金云堂的婚事,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这段时间没有人来打扰安慕锦,她将老大夫给她的医书都看完了,觉得自己也可以像个大夫一样给人看病了。

她每天都期待锦绣苑的人有点什么头疼闹热的,她好试试自己的医术如何了。锦绣苑没有人生病,她又将目光放在了云文苑。

在一次去看小夫人的时候,她听到杏儿打了一个喷嚏,还流了鼻涕的,当即抓着杏儿的手就给她把脉。

把完之后,安慕锦信誓旦旦的对杏儿道:“杏儿,你这个病我能治。一会儿我就给你写个药方,让凝翠给你抓药,煎着吃了就可以了。”

杏儿第一次知道安慕锦会这样,也很兴奋,就让安慕锦试了试。

安慕锦开了药,凝翠买来药也煎了,杏儿吃了之后果然就好多了。只是那药开的太猛了,杏儿连续上火了半个月。

以后安慕锦再去找杏儿,杏儿都是躲着安慕锦走的。其实着凉和上火,她宁愿选择前者。因为上火太痛苦了,不仅身体难受,而且去茅房也是难受的,根本就拉不出来。

安慕锦一直觉得杏儿那一次是她太着急了,着急的想让杏儿吃一次药就好了。所以她给杏儿开的阳性药都是比平时的多,却没想到让杏儿上火成了那样。

事后她也有反省,跟杏儿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出这样的纰漏了。可是杏儿害怕了,说你还是找别人吧。

在杏儿那里受到的打击,安慕锦并没有气馁,继续热心肠的去找病号。只要是她认识的,见到人家就说你下次生病了来找我,我给你免费看病。

在这种等待病号的日子里,安慕锦并没有闲着,继续看那些金边的医书。那些医书里都是一些药材的用途,还有药方的搭配。

就这样过了一段极其平静的日子,在端午节前两天,小五的来信打破了这种平静。

“这段日子没有联系,你可怪我?”

这是小王爷写给她的,在问她是不是怪他。

“怎么会呢?”安慕锦在心里回了一句,“你不给我写信是最好的,若是小五被人发现了,那我才真的要怪你了。”

面对这种无痛无痒的来信,安慕锦选择漠视,不给回信。

小五从天黑等到天亮,最后冲着安慕锦一阵乱叫,拍着翅膀飞走了。

五月初四,天气已经很热了,即使凝翠很努力的挥动着小胳膊给安慕锦扇风,安慕锦还是觉得热,热,热。

本想一天都呆在锦绣苑算了,可是宫里突然来了一道圣旨,安慕锦不得不往前厅走。

等所有人都到齐了,公公才拿出圣旨,大家按照身份排列开来朝着拿着圣旨的公公跪了下来。

圣旨很简单,说请侯府的大小姐,二小姐和五小姐进宫一趟,至于原因却是没有说。

安慕锦一听是这个消息,她就不想进宫。可皇上的旨意,又有谁敢违抗不从呢。

安慕雪听到可以进宫了,高兴之色溢于言表,看着安慕琴和安慕玉时那叫一个得意。

安慕琴之前在宫里也做出了一些让皇子们不高兴的事情,她这辈子也不想再进宫了。所以面对安慕雪的炫耀,她并没有觉得什么。

安慕玉曾经进宫一次,那次明明是安慕雪做了让皇后不高兴的事情,结果却由她来背了黑锅,这辈子她再也不想和安慕雪一起进宫了。所以安慕雪炫耀她的,安慕玉淡定自己的。

见两人反应都是淡淡的,安慕雪不高兴道:“琴儿妹妹,玉儿妹妹,这次圣旨没有让你们进宫,你们也不想想原因吗?说不定是……”

“知了都出来了,好热。”安慕琴走人。

安慕玉一声不吭,但还是很不给面子的直接走人了。

安慕雪瞪着两人的背影,动了很大的肝火。这段时间大夫人被禁了足,她在老夫人跟前也不得宠了,现在终于有了可炫耀的事情了,而她们两个却这么的不屑一顾。

安慕雪欺负不了这两个人,转而去欺负珍姐儿,“珍儿,这次进宫一定要懂规矩知道吗?别人给你东西,你一定不能拿。”

珍姐儿本来很高兴可以进宫的,结果听到安慕雪这句话,心情瞬间一落千丈。

听到安慕雪说珍姐儿的这些话,安慕锦恨不得走过去抽她两巴掌。安慕雪这是嫉妒珍姐儿的运气比她好吧。

“珍儿,进宫之后你跟着姐姐就好,别的都不用管。”安慕锦握住珍姐儿的手,也走了。

安慕雪追上来,挑衅的看着安慕锦道:“安慕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看上大皇子了?”

安慕锦懒得理会安慕雪,可安慕琴却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在喋喋不休:“到现在大皇子还没有选下正妃是谁,你一定在心里窃喜着这次进宫可以和大皇子邂逅,对不对?”

“那是你自己的想法,不要说是我的。”安慕锦白了安慕雪一眼,拉着珍姐儿走的更快了。

安慕雪这次没有追上去,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对,那就是她的想法。她一定要利用这次进宫的机会,让大皇子对自己一见倾心,到时候说不定她就可以成为大皇妃了。

安慕锦带着珍姐儿回了锦绣苑,两人刚到一会儿小夫人就来了。

“正好珍儿也在这里,我就简单的说一些。明天进宫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呢,你们两个在宫里要小心谨慎,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要装作不知道。这是我给你们准备的钱袋,你们拿好,看到有人打赏你们也跟着打赏,不要心疼钱。”小夫人还有其他事情忙,将钱袋交给两人又走了。

珍姐儿抓着那个比她的手还大的钱袋,笑了,“姐姐,二娘真好!珍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

安慕锦摸着珍姐儿的脑袋,将钱袋塞进了她的口袋,“这些钱都是你的,明天你不用给人打赏。只要跟着我,我帮你出钱。”

珍姐儿笑的甜甜的,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

第二天,依旧是天未亮安慕锦就被人叫醒了,开始梳妆打扮。只是这次不像上次进宫,安慕雪特意让人给她画了很浓的妆。这次她什么妆都没有画,还是清艳的跟个刚开放的蔷薇花一样。

安慕雪那天穿的衣服十分的漂亮,发型也是当下最流行的,首饰也是戴了不少。安慕锦和珍姐儿也比平时穿的好,戴的多,只是和安慕雪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进了宫,有宫女来领着大家坐轿子,安慕锦不肯和珍姐儿分开。

那宫女凶神恶煞,高高在上,怒斥安慕锦道:“这里是皇宫,不是侯府,二小姐还是得按照规矩来。”

安慕锦拿出钱来往那宫女的手里递,宫女没有接,反而将银子扔在了安慕锦的面前,骂道:“哪里来的这些风气,谁要你的臭银子!”

见宫女如此不近人情,安慕锦也有些生气,却也无可奈何。珍姐儿害怕因此会得罪这个宫女,就对安慕锦道:“姐姐,我一个人可以的。”

“不着急。如果因为我们错过了什么,那就将责任推到她的身上!”安慕锦指着宫女道。

宫女见安慕锦突然强势起来,心思也有些摇摆,很担心到时候安慕锦说是她拦着不让她们坐轿子,到时候皇后肯定也会怪罪她的。无奈道:“罢了罢了,都上去吧。”

先让珍姐儿上了轿子,安慕锦给四个轿夫一人二两银子。

轿子里,珍姐儿笑着扑进安慕锦的怀里,小声道:“姐姐,你刚刚好厉害。”

“这没什么!”安慕锦骄傲的说道,其实她当时也怕啊,若是那个宫女还和自己继续犟下去,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安慕雪的轿子早就先走了,只是安慕锦和珍姐儿到的时候,她还是和其他姑娘一起站在外面等着呢。

等了一会儿,有宫女来传太后的话,带着大家往里面走。

到了里面,安慕锦还没有看清里面有哪些人,就跟着人跪了下来。

感觉在地上跪了许久的样子,太后才懒散的说了一句:“都起来吧。”

起来的时候也是有规矩的,不能最先起来,也不能最后起来。安慕锦这时候是最害怕的,就怕自己的动作和别人不协调了。

还好这么多人,太后也没有那个闲工夫专门看她,她就和珍儿站在最后面。

“皇祖母,那个就是珍儿姐姐。”突然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接着一抹粉红色的小身影就冲着珍儿和安慕锦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