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21章 心愿

第121章心愿

凉亭里,小王爷轻轻的咳嗽着,荣叔一边给小王爷顺气一边让他深呼吸。

安慕锦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总觉得自己要帮忙,可又不知道能帮什么。

终于在小王爷一声长长的咳嗽结束之后,安慕锦怯怯的说道:“小王爷,我学了点医术,现在可以给人看病了,让我给你看看吧。”

闻言,小王爷和荣叔都是一愣,看着安慕锦的眼神,明显的是不信任。

“这个病年代久远,老大夫都看不好,恐怕你也无能为力吧。”小王爷说的是实话,可在安慕锦看来这些实话就是看不起她。

“那也不一定啊,都说名师出高徒。说不定我这个徒弟就比师父还厉害,能将你的病看好呢。所以小王爷,你就让我试试吧。”安慕锦现在特别想证明给小王爷看,她的医术还是不错的。

虽然目前为止她只给杏儿一个人看过病,但是杏儿吃了她的药之后立刻就好了。所以她还是很有信心的,相信自己可以将小王爷的病给看好的。

“二小姐,少爷的身体非同一般。若是你开错了药,吃坏了少爷的身体,你自己知道后果是什么。”荣叔又威胁她,不就是陪葬吗,她已经知道了。

不待小王爷反应,安慕锦一把抓住他的左手,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在小少爷的左手脉博上。

小王爷的手还是很凉,凉的让安慕锦觉得自己仿佛是抓着一块石头一样,根本就不是人的手。

“小王爷你平时觉得身上冷吗?”安慕锦问。

看安慕锦一副认真给人看病的样子,小王爷很想笑出来,但是他又忍着没有笑,摇头:“不冷。”

“你的手太凉了。”安慕锦发表意见。

荣叔见她总是问小王爷问题,也不说脉搏怎样,就问道:“二小姐你到底会不会把脉?”

安慕锦脸上尴尬极了,松开手无奈道:“小王爷,你没有脉搏。”

小王爷缩回手,解释道:“我的病不是平常的病,你探不出脉搏是很正常的。”

“我想起来了,还有一种方法可以。小王爷你再让我试一下,我决定能够摸到你的脉搏。”安慕锦雀雀欲试,还想伸手去抓小王爷的手。

小王爷这次有所准备,很轻松的躲开了安慕锦的手。

安慕锦不解的看着小王爷,认真道:“小王爷,我真的会医术,你让我试试吧。”

小王爷缩着手,不理会安慕锦的请求。

安慕锦说的急了,跑到他的右边,趁他不注意,将他的右手抓起。双手往他的手腕处一探,那脉搏的跳动立刻就能感受的出来。

右手居然能够试出脉搏,这比试不出脉搏还让人惊悚。

安慕锦慢慢的放下了小王爷的手,看着他清澈的眼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荣叔见安慕锦查看了小王爷右手的脉搏,不高兴的推开她:“二小姐,少爷是万金之躯,不是你想碰就碰的。”

安慕锦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刚刚她真的能够感受到小王爷右手上的脉搏。

一个人怎么可能一只手有脉搏,一只手没有脉搏呢,这是为什么?

安慕锦想不通,脑子里也是乱乱的,突然想到七皇子说的话。他说小王爷活到这么大已经是奇迹,他还说小王爷会随时死掉。

小王爷,小王爷……

安慕锦一想到小王爷会死掉,心就疼的厉害。她不想小王爷死,他还这么年轻,怎么能死?

“小王爷你等等我,我想办法找到治疗你病的方法。”安慕锦绕过荣叔,走到小王爷的面前认真的对他说道。

小王爷抬头看着她,问:“等多久?”

安慕锦迷茫了,她空有一腔热血有什么用呢,关键是医术要高啊。

“我也不知道等多久,但我总觉得我会治好你。”

“少爷的病连老大夫都没有办法治得好,二小姐你凭什么和少爷保证啊。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做不到,少爷会多么的失望。他不仅失望,说不定还会连命都丢了。若是少爷死了,你就得给他陪葬!”荣叔凶神恶煞的瞪着安慕锦,对她刚有的一点好感也瞬间没有了。

小王爷的病是生下来就有的,十几年了没有一个人能够治的好。就是老大夫也只是用药物控制病情,并不能做到根治。

安慕锦才多大,才学医多久,她有什么能力向小王爷保证:她一定会治好小王爷的病!

“荣叔,我已经做好给小王爷陪葬的准备了。”安慕锦淡然的看着荣叔,对他笑着继续道:“但是我还有很多心愿没有完成,我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所以在我没有完成心愿之前,我希望小王爷能够好好的活着。”

“哼,你一个姑娘家除了想找个好人家嫁了,还有什么心愿啊?你是不是想等你找到一个厉害的人嫁了,你就可以逃掉为小王爷陪葬的责任了?”荣叔完全曲解了安慕锦的意思。

安慕锦想说治好小王爷也是她的心愿,还未开口,小王爷冷酷道:“你们都别说了,我累了,想回去。”

荣叔扶着小王爷起来,安慕锦也要跟上。荣叔回头瞪了安慕锦一眼,凶巴巴的道:“二小姐该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看着小王爷连头也不回的背影,安慕锦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去。

在前面一个转弯,小王爷口中的气再也憋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一张苍白的脸瞬间红润了许多。

荣叔紧张的抱着小王爷,踩着花丛朝景轩快速的飞了过去。

景轩内,吃了药的小王爷终于不再咳嗽了,荣叔心疼的看着他:“少爷,你这又是何苦呢?”

小王爷虚弱的摆摆手,苦笑道:“我本就是个不该出生的人,能多看她一眼也是好的。”

听到小王爷自暴自弃的话,荣叔心疼的厉害,为小王爷轻轻拍着背道:“少爷若是真心喜欢她,为何不留她在身边?”

“荣叔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担心有一天我突然就死了?”小王爷仰头看着荣叔。

荣叔眼里的痛苦一闪即逝,换上一副笑颜:“少爷又在胡说了,你一定会挺过去的。”

这样的话小王爷听过许多,每次听都会觉得很温暖,因为他想活下来,像个正常人一样的活着。

凉亭里安慕锦郁闷的跺着脚,她本来是想求小王爷为她向德妃求情的。结果她忘记说了,而且她还失去了向珍姐儿解释的机会。

懊恼的叹息了好几声,安慕锦正要起身离去时,看到冬儿快速的朝着这边跑来。

冬儿是德妃的人,若是让冬儿看到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冬儿肯定又会在德妃面前乱说话了。想到此,安慕锦赶紧从凉亭的另一边走出去,躲在了凉亭下方的花丛里。

冬儿并没有到凉亭来,而是顺着路直接跑走了。

安慕锦等她跑走之后,才起身离开。

路上遇到几个宫女,安慕锦向她们打听淑言公主住在哪里。那些宫女看到她就像是看到妖怪一样,还没等她将话说完赶紧躲开了。

安慕锦很奇怪这些宫女的表现,却找不到人来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也不放弃,每次看到宫女来,她都会满怀希望的上去问一问。终于让她碰到了一个好人,那人不仅告诉了她怎么走,还送了安慕锦一程。

她刚找到淑言的宫殿,淑言公主和珍姐儿正好也要往外走,两人一下就遇到了。

“姐姐。”珍姐儿看到安慕锦十分的兴奋,连蹦带跳的扑进了安慕锦的怀里。

“对不起珍儿,昨晚姐姐有事没有能够来看你。”安慕锦道歉的说道,珍姐儿笑着摇头:“姐姐,珍儿从来都没有怪过你。虽然姐姐没有来看我,但是七皇子哥哥来告诉我了,他说你在德妃那里,让我好好在这里陪淑言公主。”

“臣女拜见公主殿下。”看到淑言公主走过来了,安慕锦赶紧行礼。

淑言公主还是个孩子,又加上她很喜欢珍姐儿。珍姐儿喜欢安慕锦,所以她也喜欢上了安慕锦。

“二小姐是不是走了很长时间的路,不如进来休息一会儿吧。”淑言公主见安慕锦满头是汗,体贴的说道。

安慕锦对淑言公主的感觉也不错,她曾经为了袒护珍姐儿说夜明珠是珍珠。从那时,安慕锦就觉得淑言公主人挺好的,和那些皇子公主们有很大的区别。

在淑言公主这里坐了一会儿,冬儿拿着一个包袱过来对安慕锦道:“二小姐,德妃娘娘有事,恐怕不能留你在宫中长住了。这是德妃娘娘让奴婢送给你的,请二小姐收下。”

安慕锦接过冬儿手上的包袱,觉得沉甸甸的,似乎很重,想要打开来看,却被冬儿阻止了:“二小姐还是回去了再看吧。”

“也好。多谢冬儿姑娘了,劳烦你跟德妃娘娘说一声,臣女很感激她的恩情。”安慕锦拉着冬儿的手走到一旁,将一块金子塞到了她的手里。

冬儿很坦然的就收下了金子,还说一定会将安慕锦的话给带到的。

安慕锦不在宫里住了,珍姐儿也不能继续住下去,和安慕锦一起回了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