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22章 长夜

第122章长夜

安慕锦只是在宫里呆了两天一夜而已,可她却觉得好像在宫里呆了两年那么久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宫里受的惊吓太多了,安慕锦晚上总是噩梦不断。不是梦到大皇子压着安慕雪,就是梦到皇上压着德妃,而且这些人知道她在看他们却一点也不在意,还对她阴森森的笑着。

安慕锦一夜醒来几次,一摸额头,全是虚汗。

外面的天还是黑的,安慕锦又睡下,刚一闭眼就看到皇上压着德妃,德妃在他身下尖锐的笑着,面容狰狞。

“凝烟!”安慕锦受不了这个噩梦了,对外面叫了一声,凝烟很快就进来了。

“小姐,你怎么了?”凝烟一听安慕锦叫的那么急,也猜到她是做恶梦了。

“凝烟你去将林妈妈叫来,我有话要对她说。”安慕锦坐起身,开始穿衣服。

林妈妈来的时候外衣还没有扣,急忙走到安慕锦身边,摸了摸她的额头,触手冰冷。又摸了摸她的小手,上面还有些湿汗,问道:“小姐你在宫里看到了什么?”

安慕锦趴在林妈妈的耳边,将看到的、听到的都和林妈妈说了。

林妈妈听了,也是双眼大睁,抓着安慕锦的手道:“小姐,这些都是真的吗?”

安慕锦点头:“安慕雪是珍儿看到和我说的,德妃的是我亲耳听到的。”

“小姐,这会不会是别人故意设计让你看到,让你听到啊?”林妈妈这么一提醒,安慕锦也醒悟过来。

皇宫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能容大皇子和安慕雪胡来。而且好巧不巧的就让珍姐儿看到了,而那条路也是七皇子指给她去找珍姐儿的,难道说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梨雪宫离那个地方很远,德妃平时也不会去那个偏僻的地方,她又是如何得知的?这其中一定是有人告诉她,至于告密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七皇子了。

德妃还问过在皇后和她之间,大皇子和七皇子之间,安慕锦愿意选择哪一个?

皇后是大皇子的生母,安慕锦选择皇后就是选择大皇子。那么说德妃已经和七皇子达成某种共识,两人合起伙来了吗?

这样一想安慕锦总算是想通了,为什么德妃会问她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德妃是担心她和安慕雪一样,选择了皇后。

只是有一点安慕锦不明白,为什么要在皇后和德妃之间选择呢?又为什么让她来做这个选择呢,她的选择很重要吗?

“小姐,你想起了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林妈妈才问道。

安慕锦回神,看着林妈妈直摇头:“好像是想通了,好像是又想不通了,总之很乱。”

“想不通的事情就像是要死的鱼,在它死后一定会自动浮出水面的。”林妈妈安慰道。

“妈妈,德妃给了我一条安慕雪的绣帕,我想扔了,但又担心。”安慕锦将那个绣帕拿出来,林妈妈抓着绣帕看了一会儿,“小姐你被算计了。这个绣帕是宫中之物,不可能是大小姐的。”

“啊?”安慕锦拿过绣帕仔细的看了看,并没有看出什么。

“小姐你看这里,绣花的线是带着点荧光的。白天可能看不太出来,到了晚上才能看出来。这是一种叫做天蚕丝的贡品,除了宫里有,其他地方都没有。”林妈妈指着那绣花和绣字说道。

安慕锦迎着灯光,仔细一看,果然是荧光闪闪,煞是好看。好看是好看,只是安慕锦现在一点也欣赏不动,拿在手里都觉得它是个烫手的山芋。

“妈妈,我该怎么办?我本想将这东西丢在侯府的,可你说它是宫里的东西,我哪敢乱丢啊?我真后悔,昨天就应该将它丢在宫里的。”安慕锦揪着绣帕,懊恼不已。

“小姐别慌,容妈妈再想想。”林妈妈沉思着道。

安慕锦期待的看着林妈妈,希望她快点想出一个主意来。

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林妈妈喜道:“小姐,何不如将它当做是大皇子送给大小姐的定情之物呢。”

“这……”只听林妈妈这样说,安慕锦还是没有能够明白过来。

“待会我就拿着这个绣帕放到大小姐坐的马车上,等明天有人发现了这个绣帕,肯定会想到是大小姐的,到时候……”林妈妈笑道。

听林妈妈这样说,安慕锦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将这个绣帕放在马车上,假借下人之人将这个绣帕交给安慕雪。安慕雪一看这个绣帕的不凡,就会认定是大皇子故意放在马车上,偷偷送给她的。

有了林妈妈的妙计,安慕锦也就不担心这个绣帕的问题了,当下也睡的踏实了。

当晚侯府做恶梦的不止安慕锦一个,还有一个珍姐儿。

珍秀苑里,珍姐儿抱着凝冬的细腰,将头埋进她的胸膛,哽咽道:“凝冬,我害怕。”

“小姐,你怎么了?如果是做恶梦了,和奴婢说一说吧。说出来,恶梦就不会再有了。”凝冬一边安慰着,一边拿着帕子给珍姐儿擦眼泪。

珍姐儿倔强的咬着嘴唇,努力的摇着头。

不,她不会说的。

她知道大皇子着安慕雪在做什么,安慕雪真是下贱,居然一点也不反抗,反而帮助大皇子进入自己的身体。

在侯府里,珍姐儿最讨厌的就是安慕雪。就因为她是嫡女,所以她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看到别人做的让她不爽了,她就可以出手教训别人,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夜还很长,珍姐儿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她让凝冬将小夫人给她的钱袋拿出来。

她将钱袋里的钱都倒出来,有银子,有金子,这是她从未见过多的钱。

“凝冬,是不是当了夫人就会很有钱?”珍姐儿天真的问道。

凝冬不知道珍姐儿说的是什么意思,应付着道:“应该是吧。”

“可恨我的姨娘只是一个姨娘,她整日里嫌弃我是个庶女,殊不知我还抱怨她不该是个姨娘呢。”珍姐儿一字一句说着,又将钱全部收进钱袋。

在将钱袋递给凝冬收起来之前,她又将钱袋收回来,从里面拿出两块银子对凝冬道:“凝冬,这是我赏给你和凝波的。”

“谢谢小姐。”凝冬还是第一次收到珍姐儿的赏钱,没想到一赏就赏了这么多。

珍姐儿看到凝冬那立刻就讨好百倍的神情,心里的虚荣心瞬间膨胀一百倍。她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就像是淑言公主,宫女们看到她都给她行礼。

昨晚折腾了大半夜,安慕锦早上起晚了,错过了去老夫人那里请安的时间。她想错过了就算了,明天再去和老夫人解释吧,今天她想好好放松一下。

吃了早饭,小夫人从外面进来,看到安慕锦的神色不错,担心的说道:“昨天只有大小姐一个人回来,我还担心你和珍儿到底是怎么了。看到你们好好的回来,娘亲就放心了。只是昨天看你们都挺累的,也没有问你们宫里发生的事情。快和娘亲说说,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

“让娘亲担心了,是德妃娘娘留我住在宫里的,珍儿是淑言公主留下来的。其实也就和在侯府一样,大家吃吃饭,说说话。”安慕锦连忙解释道。

一听说是德妃留下安慕锦的,小夫人沉默了一下道:“锦儿,德妃是孔家的人。你和孔家又……还是少来往的好。以后若是再有进宫的圣旨,就装病好了。”

“娘亲,锦儿心里有数的。下次再进宫,锦儿就在路上装病,然后就可以回来了。”安慕锦撒娇,小夫人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知道你没事就好了,娘亲再去看看珍儿。”

小夫人走了没有一会儿,安慕雪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难掩兴奋的喊道:“锦儿妹妹。”

安慕锦一听她的声音就觉得头疼,想躲已经来不及,只好冷笑着道:“雪儿姐姐,你怎么来了?”

安慕雪似乎没有听出安慕锦话语里的冷淡一样,甩着手里的帕子,又提了提衣服下摆,走近安慕锦,指着身上的衣服道:“锦儿妹妹,看我这身衣服好看吗?这是皇后赏给我的,还有这绣帕,也是皇后赏给我的。这布料,这上面的针线可都是贡品。”

那个绣帕分明就是安慕锦带回来的那条绣帕,安慕锦本以为安慕雪会认为绣帕是大皇子给她的,没想到她却认为是皇后送给她的。

不过很快安慕锦就想通了,现在的安慕雪可还是和金家有着婚约的,她当然不能说那些东西是大皇子送的了。说是皇后送的,和说是大皇子送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的,都是一家人。

明白过来的安慕锦,听到安慕雪对她炫耀那衣服,那锈帕有多么好的时候,她只想笑啊。

安慕雪一定是衣服被撕烂了,没有衣服穿,所以大皇子才送了她一套衣服遮体。谁知道她竟然跑到自己面前炫耀来了,不知道大皇子知道了会不会觉得丢人。

毕竟大皇子不缺这样的衣服,也不缺安慕雪这样的女人。

她以后能不能嫁到大皇子府,安慕锦觉得还很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