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23章 保住

第123章 保住

search;

听说七月七是天上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在人间也是个小小的团圆节,一般是指夫妻之间的团圆。

大夫人就是七月七日那天出的书香苑,人瘦了一些,不过精神气却还是好的。脸上也画了一些淡淡的妆,衣服搭配的也是极好的,走起路来慢悠悠,优雅的很。

一个女人的相貌是无法改变的,若想改变只能从化妆,衣服,配饰上下功夫。

只要肯下一点点的功夫,那个人就会和之前很不一样。

安慕锦看大夫人就是这种感觉,明明只改变了一点点,却看着很不一样,像是年轻了五岁一样。

大夫人在老夫人面前一番真心悔过,又拉着三姨娘的手说她们姐妹一场,不该为了这些小事计较,过去的就过去了。说着说着大夫人还哭了起来,那真诚的样子感动了在场所有的人。

说到最后,大夫人双眼含泪,含情脉脉的看着侯爷,问他:“侯爷,玉娇知错了,你可愿意原谅玉娇?”

那一声侯爷从心底发出,带着浓烈缠绵的情意,让侯爷听了也觉得全身舒爽,哪有不原谅她的意思呢。

大夫人和侯爷重归于好,在老夫人看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小夫人也是笑眯眯的,看不出她真实在想什么。可三姨娘却无法掩饰心中的恨,恨大夫人居然又得到侯爷的原谅,老夫人的宠爱。

四姨娘天生性格寡淡,老夫人宠爱谁,侯爷原谅谁,只要那个谁不是她,就和她无关系。五姨娘呢,自从冤枉了二姨娘写情诗给别的男人之后,她就开始信佛,对这些事情也不怎么关心了。

安慕锦不管这些人关心不关心,反正她是关心的。她怕小夫人会因为侯爷对大夫人好而伤心。

为了庆祝大夫人重新回归,侯府的女人们特意聚在一起吃了个饭。饭桌上,小夫人将大夫人的之前的职权都交给了她。

大夫人矫情了一下还是接受了,感激的对小夫人道:“妹妹,这段时间多亏了你,你辛苦了。”

看着大夫人那假惺惺的样子,安慕锦觉得碗里的饭菜吃着都觉得没有味道。

饭后,安慕锦和小夫人一起离开,到了云文苑安慕锦就问出了心里的疑惑:“娘亲,你看到父亲对母亲那么好,你心里不难受吗?”

“还难受什么呢?”小夫人知道安慕锦是为她着想,只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所在乎的早已发生了变化。

“锦儿,别为娘亲担心。只要侯爷他心里还有一点点我的位置,我就心满意足了。而且他和玉娇也是二十年的感情,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再说了侯府这么大,事务繁多,也需要玉娇的打理。这样娘亲才有更多的时间筹备自己的事情。”小夫人说这话是一点也不感伤。

只要娘亲不觉得伤心难过,安慕锦也就放心了。

小夫人现在卸下了一大半的责任,觉得浑身轻松了很多,留着安慕锦在这里吃了晚饭。

自从小夫人接管了整个侯府的事物,母女俩很少这样聊天了。

到了天黑,安慕锦也不想离开,硬是要腻在小夫人这里不走。

凝翠对安慕锦挤了几次眼睛,安慕锦都没有看到。最后凝翠实在没有办法,捂着肚子说肚子疼。

安慕锦这才注意到凝翠对她挤眼睛呢,又在小夫人这里撒了一会儿娇才肯离开。

半路,四周都没人了,凝翠才抱怨道:“小姐,奴婢今晚上眼睛都快眨出血了,你都没有看见吗?”

“没事我看你眼睛干什么,咳嗽一声不就得了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了?”安慕锦偷笑着。

凝翠委屈的哼了一声,“看你和小夫人说的那么开心,奴婢哪敢咳嗽打断呀。”

“急着让我回去,是有事情吗?”安慕锦问。

“如菊说小五来了。”凝翠附在安慕锦的耳边小声说道。

听到这话,安慕锦不由自主的想到小王爷来。他的脉搏真是奇特,一个有一个没有。

自那日从宫中回来,她就查了许多的医书,都没有查找到这是什么怪病。

一直到了锦绣苑,安慕锦才停止想小王爷的病,快速跑进了屋子。

小五和安慕锦已经非常熟悉了,看到她来就激动异常,挥着翅膀,让安慕锦看桌子上的一个四方纸。

将四方纸打开,安慕锦发现那是一个药方,准确的说是半个药方。

“你能从这半个药方里看出我的病症,我就答应让你为我治病。”这是小王爷的原话。

从来都是大夫选择愿意不愿意给病人看病,哪有病人选择愿意不愿意让大夫看病的呀。

他,小王爷绝对是第一个!

不过能够得到小王爷的信任,让她给他看病,安慕锦也觉得十分的开心,还有种幸福的感觉。

她,安慕锦终于向着神医的路子迈出一步了。

药方的末尾小王爷还特意写下一句: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尽管写下让小五带回来。小五很聪明,它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看到这话,安慕锦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

小王爷真是傲娇啊,肯定是觉得她每次不回信,他很没有面子,所以才对她说这些话的。不过在知道小五不会被人发现,安慕锦也安心不少,决定逢来必回。

锦绣苑的人看到安慕锦莫名的笑了,都很好奇那信上到底写了什么。

安慕锦自己傻笑了一会儿,看到大家都在看着她,猛然一惊,刚刚她是不是笑的太失态了。

咳嗽两声,安慕锦掩饰了心中的尴尬,让凝翠去拿笔和纸来,她要给小王爷回信。

回信这个活也不是个简单的活啊,安慕锦写了几遍都觉得不满意,最后都撕掉了。

小五看着地上撕了那么多的纸,着急的冲着安慕锦大叫,那意思是说:二小姐呀,只要是你回个信就好了,有那么难吗?你可别让我再从天黑等到天亮啊,我也是有家的人啊。

琢磨了大半个时辰,安慕锦最后只回了一句话: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

不管怎样,安慕锦总算是将这封信给回过去了。

回完之后,林妈妈提醒已经二更天了,问安慕锦是否该去洗澡睡觉了。

安慕锦打了一个大哈欠,觉得很累,摆手道:“明天再洗吧,好累。”

“小姐,你的手上全是墨水,你确定要明天洗吗?”凝烟急忙提醒,安慕锦这才注意到她的手上何时沾满了许多的墨水。

最后,安慕锦被林妈妈压着去洗了个澡。

第二天早上醒来,安慕锦发现她最晚怎么到**的都不知道,而且昨晚睡的好舒服啊,竟然一夜无梦。

去老夫人那里请安,安慕锦一路上都是哼着小曲的。

“小姐,给你写信的那个人是谁呀?”凝翠好奇的问道。

安慕锦大眼一瞪,点着凝翠的脑袋凶巴巴的教训道:“好奇心害死猫呀,让你别问你就别问了。”

“就是。那是小姐的事情,凝翠你一个奴才有什么资格问?”凝烟也欺负凝翠。

凝翠掐着凝烟的腰,气吼吼的喊道:“好呀,你也是奴才,竟然欺负奴才,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凝烟和凝翠笑笑骂骂闹了一路,在沁香苑门口,凝翠没有注意和里面的人撞在了一起。

安慕雪被人撞的差点摔倒,要是平时她肯定开口骂人了,只是今日的她有些奇怪。脸色苍白,双眼水盈盈的像是哭了,小手捂着嘴巴,不知道在干什么。

凝翠见到撞的是安慕雪,也吓了一跳,连忙福身道歉:“对不起大小姐,奴婢走路不小心,没长眼睛,撞到了大小姐请……”

“让……”安慕雪让开两字只说了一个字,哇的一下就呕吐起来。

安慕雪呕吐的厉害,也没有功夫听凝翠解释,猫着腰侧过身跑走了。

这时凝喜和凝福才从里面追出来,两人脸色也是苍白着的,看到安慕锦只仓促的打了声招呼,就急忙跑走了。

“小姐,大小姐这是怎么了?”凝翠不解的问道,安慕锦今天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没有责罚她。

安慕锦看着安慕雪走一路吐一路的背影,心思沉了又沉,道了句:“不知道。”进了沁香苑。

请安回来,安慕锦让凝烟和凝翠在外面看着,只留下了林妈妈。

“林妈妈,我看到安慕雪吐了。”安慕锦对林妈妈说道。

林妈妈一听就明白过来,“她是怀孕了。”

安慕锦冷笑一声,“是啊,她都怀孕了。可惜大皇子还是娶了别的女人,而她等了这么久,大皇子连个小妾的名分都没有给她。”

“小姐,你觉得接下来大夫人和大小姐会怎样做?”林妈妈问。

安慕锦看着自己的双手,笑了笑:“她们肯定不想要这个孩子,可是我想保住这个孩子。就算是保不住,我也不想让这个孩子来的寂寞,走的静悄悄。”

前世,安慕雪不顾安慕锦的阻拦,残忍的杀害了她的孩子。

这一世,她不会对安慕雪的孩子怎样,相反还会让孩子好好的,最好能够生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