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24章 安胎

第124章安胎

即使是做大皇子身边的一个小妾,安慕雪觉得也比嫁入金府的好。她现在已经将金夫人得罪了,她很难保证自己嫁进去,金夫人不会为难她。

但是大皇子不就不一样了,他的母后是皇后,皇后可是喜欢她的。安慕雪有自信嫁入大皇子府,她会帮助大皇子夺得太子之位,能够成为那个和他并肩作战的女人。

所以安慕雪想留下腹中的孩子,还想将这个消息告诉大皇子。

只是从来都是大皇子联系她,没有她主动联系大皇子的,并且她不知道怎么联系大皇子。

安慕雪害喜害的太厉害了,只好称病躲在瑞雪苑。她天天都在期盼着大皇子给她写信,她好告诉大皇子她有了他的孩子。

就在这种焦急的等待中,安慕雪一天比一天憔悴。

大夫人好久没有处理府中事务,花了几天适应,听说安慕雪生病了,赶紧来看。

她一进入瑞雪苑就听到安慕雪呕吐的声音,她也是女人,对这种呕吐很敏感,带着揣测的心在门外看了一会儿。

“雪儿。”等安慕雪吐完了,大夫人才走进来。

看到大夫人进来,安慕雪有气无力的靠在床头,软软的叫了一声母亲。

“你们都下去。”大夫人看着四周的下人,她们领命而去。

等屋里没人了,大夫人抓着安慕雪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问:“雪儿和母亲说实话,这个孩子是谁的?”

“孩子?什么孩子?”安慕雪缩回手,不敢去看大夫人。

大夫人又抓住她的手,强迫她看着自己道:“母亲是过来人,岂会看不出你这是有了身孕。告诉我,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母亲,雪儿对大皇子一见钟情。可是皇上一直不给他选妃,雪儿才会勉为其难的答应和金云堂的婚事的。”安慕雪低着头害怕的说道。

闻言,大夫人惊吓的嘴巴张着,眼里全是不可置信,扬起的手落下,落下又扬起。

猛然一把抱住安慕雪,大夫人哭泣道:“雪儿你怎么会这么糊涂呀?大皇子都娶了正妃和侧妃了,哪有你的位置啊?难道你想给他做小妾吗?”

“母亲,雪儿怀的是他的孩子。雪儿相信,只要他知道我肚子里有他的骨肉,他一定会……”

“闭嘴!”大夫人松开安慕雪,手到底是落下来。

安慕雪捂着脸,不理解的看着大夫人,反问:“难道母亲不希望我嫁的好吗?”

“你知道什么?”大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安慕雪,“母亲之前纵容你放弃金云堂,选择大皇子,那是因为大皇子还没有选下正妃。现在他正妃和侧妃都有了,你想都不要想给他做小妾。你没有做过小妾,不知道做小妾的难。你看看三姨娘,四姨娘她们,你还不明白吗?”

“做了小妾不仅苦的是自己,而且苦的还有孩子。雪儿你不要糊涂了,这个孩子不能要,绝对不能要。”

“母亲,如果我执意要保这个孩子呢?”安慕雪倔强的问道。

“想都不要想,这件事母亲给你做主了。”大夫人严厉的说道。

一直以来都是顺着她的母亲,今天突然和她对着干了,这让安慕雪很不理解。她大哭道:“母亲,你太残忍。”

忍字一说完,安慕雪就呕吐起来。大夫人心疼她,连忙拿过痰盂给她。

母女俩正忙着,穿着丫鬟服装的安云珊悄然而至。

“雪儿这是怎么了?”安云珊看安慕雪吐的厉害,心中也猜到她这是有了身孕了。

“大姑母快救我。”安慕雪伸手拉住安云珊的手,伤心流泪道:“大姑母,母亲要杀我肚子里的孩子,这可是大皇子的骨肉啊。”

安云珊一听这话,不但没有吃惊,反而笑了,爱抚的摸着安慕雪的小脸道:“雪儿,你和当年的我真像。听我这个过来人的话,将孩子打掉吧。男人没有你想的那么痴情,更何况是大皇子那样的男人,他从来都不缺女人,更不缺孩子。”

安慕雪不相信的看着安云珊,连她也让自己打掉孩子。

可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大皇子的第一个孩子,她舍不得啊。她还想凭借这个孩子,进入大皇子府呢。

“我比皇上年长几岁,我成亲时他还是个孩子。我和他是偶然的一次机会见到的,一见钟情,一发不可收。但我是个聪明人,从来不奢望能够进入皇宫。皇宫没有外人想的那么好,那是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雪儿,你还是好好的嫁给金云堂吧。”安云珊说起往事也是感慨颇多。

“当年皇贵妃多么的受宠,还没有生下七皇子就已经成了皇贵妃。可她生下了七皇子,不还是一样的死了吗?可怜那七皇子认贼作母,整日跟着大皇子转,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雪儿,大姑母是不会骗你的,放弃这个孩子,你将会得到更多。像大姑母一样,如果大姑母当年仗着皇上的喜欢进入皇宫,恐怕早就落得和皇贵妃一样的下场了。”

安慕雪摇摇头,她对皇宫的印象是极好的,羡慕太后,皇后那样的高高在上,一呼百应。

“融雪表姐不也在宫里吗?她……”安慕雪刚提了一下德妃,安云珊连忙厉声打断:“别在我面前提她,她就是个小贱人。”

安慕雪还是第一次看安云珊生这么大的气,吓的不敢再说话了。

安云珊也没有说德妃为什么是个小贱人,大夫人趁机安慰安慕雪道:“雪儿,听大姑母的吧,我们不会害你的。”

“好,母亲我答应你。”拿掉这个孩子,安慕雪还是有一些舍不得。

瑞雪苑平静了几天,这段期间没有人出去,一有人出去,如菊立刻就知道了。

在凝喜出了瑞雪苑的时候,安慕锦早就让乔装过后的凝翠跟在了她的身后。

凝喜买的是打胎药,凝翠买的是保胎药。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药铺,在大街上,凝翠突然跑起来撞到了凝喜,换下她手里的打胎药。

锦绣苑里,安慕锦认真的研究着那半张药方,旁边放着一堆医书供她查询。

虽然这只是半张药方,可上面却有三十种药呢。而且每个药都很偏,不是奇怪的小虫子,就是没有听过的草药。

安慕锦查了一整天才勉强查了前五种药材,将每个药材的药性和药用都给记在了心里,她才休息。

晚上瑞雪苑静的可怕,安慕雪等了一天了,这肚子不疼不痒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毕竟是第一次吃打胎药,安慕雪想着肯定还没有反应吧,再等几天也好。

这一等就真的等了两天,安慕雪的肚子不仅不疼了,而且害喜也轻了不少,吃嘛嘛香,身子养的极好。

饶是安慕雪没有经验,她也知道这药有问题。

她找来凝喜一问,凝喜说那天在街上和人撞了,估计药就是那时候被掉的。

安慕雪听了凝喜的话,也没有责怪她,反而心里有了自己的算计。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瑞雪苑一点动静都没有,安慕锦就起了点疑心了。

都快半个月了,安慕雪的孩子还好好的,难道她就没有发现问题所在吗?

安慕锦想了许久,最后想通了一天,安慕雪可能是想留着这个孩子,嫁入大皇子府。

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了,省得安慕锦整日为如何保住这个孩子而操心。不过她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让如菊一直盯着瑞雪苑。

一个月了,安慕雪还是好好的呆在瑞雪苑,大夫人一问她她就说怕疼,等晚一些再吃。

一开始大夫人还忍着她,最后也忍不住了,亲自让徐妈妈出去买了打胎药来给她吃。

安慕雪一听就慌了,这一个月来她的肚子慢慢大了起来,她对这个孩子也有了很多的期待,实在是不想就这么丢了。

“雪儿你不要糊涂,多想想你大姑母。我们都是为你好的,长痛不如短痛,你赶快吃药要紧。若是再晚一点,孩子大了,肚子显出来了,你后悔都来不及。”大夫人掐着安慕雪,安慕雪疼的直叫,眼泪却没有留下来。

徐妈妈出去一个时辰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两包药。

安慕雪一看到那两包药,脸色难看的看着大夫人:“母亲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残忍?”

“不是残忍,是为你好。”大夫人吩咐着凝喜去煎药,她又准备给安慕雪做思想准备。

徐妈妈比凝喜激灵的多,在和凝翠撞了之后,她就将药都打开。对比一下,两个一样的就是打胎药,所以她提回来的都是打胎药。

安慕锦知道凝翠没有成功后,平静的说道:“这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若是让她悄悄的将孩子打掉,太对不起那个孩子了。”

“小姐,接下来是不是该我出马了?”惠妈妈在一旁兴奋的问道,她一直对安慕雪有很大的意见,尤其是她身边的那个曲妈妈。

安慕锦点头:“一切拜托惠妈妈了。”

惠妈妈笑的自信,转身就出了锦绣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