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25章 闯祸

第125章闯祸

两碗打胎药喝下肚,安慕雪的肚子立刻有了反应。一开始只是轻微的疼痛,接着是一阵阵的疼痛,最后是一抽一抽的疼着。

安慕雪嘴巴里塞着东西,叫也叫不出来,只能用手抓着床边的栏杆,脸上被逼的出了一身的汗水。

大夫人看到安慕雪痛苦成这样,心里也是疼着的。只是她明白若是现在不将这个孩子打掉,安慕雪的名声就真的毁了,说不定金府会退婚,她以后再也找不到好人家嫁了。

安慕锦估摸着安慕雪差不多该小产了,换上凝翠的衣服,悄悄的往瑞雪苑去了。

安慕锦一到瑞雪苑就听到安慕雪惨叫的声音,丫鬟们进进出出,端进去的都是清水,端出来的都是血水。

看着这么多的血水,安慕锦嘴角浮出一抹微笑。若是可以,她真想亲自进去看一看安慕雪现在的惨状。

安慕雪哭着喊着不流了,可是药已经吃下去了,哪里能她说不流了就不流了。

大夫人在旁边按着安慕雪,让找来的医婆速度快一点。

医婆就是惠妈妈,她正低着头,用力的摆着安慕雪那雪白大腿,让人在安慕雪的腰下垫多一点被子。

人为性的流产是很可怕的,若是一不小心很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再生孩子了。

安慕锦对安慕雪没有那么心狠,她只是让惠妈妈帮安慕雪接“生”后,再去侯府宣扬一番就好了。

只是惠妈妈对安慕雪的心存怨恨颇多,她故意用手堵住安慕雪的下身,或者用手使劲的抠着安慕雪的内壁。

安慕雪估计是肚子疼的太厉害了,竟然没有察觉出惠妈妈对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一个劲儿的抱着大夫人说她痛。

“哎呀,不好了,这怕是要破红啊。”惠妈妈惊恐的看着安慕雪的下身,那里的血止都止不住。

一看到安慕雪流了那么多的血,大夫人也惊吓住了,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安慕雪躺在**,身上没有一丝力气,也不知道破红是什么意思,连忙问道:“母亲,怎么了?”

大夫人回头惊恐的看着安慕雪,瞬间又别开脸,冲着徐妈妈喊道:“徐妈妈啊,快去找大夫。快呀,快呀!”

安慕锦躲在外面听到大夫人的尖叫,她就知道出事了。只是她也没有想到安慕雪会大出血,而且还出了那么多的血。

幸好是大夫来的及时,安慕雪才保住了一条小命,而她小产的事情也在侯府里传开了。

老夫人听到这个消息,气的摔了念珠,扶着鸳鸯就来了。

一到瑞雪苑,闻着里面的血腥味,看到**惨白着脸的安慕雪,她心里的狠话硬是给憋了回去,冲大夫人吼道:“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母亲息怒啊!”大夫人也是头一次看到有人小产流这么多血的,又加上这个人是她的女儿,她早就吓的六神无主,被老夫人这么一吼,只有求饶的份儿。

安慕锦是和小夫人一起来的,安慕锦早就猜到这屋子里的景象了。只是猜到是一回事,看到又是一回事,她只在屋里呆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吐了。

小夫人也差点吐出来,拉着安慕锦出来,“锦儿你还小,这种地方还是不要来了,回去吧。”

“娘亲,我想进去看看。”安慕锦止住了吐意,抓住小夫人的胳膊说的坚定。

前世,她也是刚生完孩子,安慕雪带着曲妈妈对将她和孩子都杀死了。这一世她怎么能错过安慕雪的好戏呢,她一定要亲眼看着安慕雪醒来时,看着满屋子人的表情。

捂着口鼻,安慕锦随着小夫人再次进去了。

此时安慕雪也已经醒过来,看到屋里的老夫人,小夫人和安慕锦,脸上的表情十分可喜。

看着脸上变化不定的表情,安慕锦真想笑。安慕雪啊,没想到这一世她也遭受了这样的罪。只是这都是安慕雪咎由自取的,是她活该啊。

“母亲。”看到这么多人来,安慕雪就知道害怕了。

大夫人赶紧走过去,抱住安慕雪轻声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老夫人气的吼了一句,瞪着安慕雪,气恼的说道:“雪儿,你还没有嫁人,就有了身孕,你这是丢尽了我们侯府的脸面啊。”

安慕雪躲在大夫人的怀里,她刚刚疼的死去活来,又流了那么多血,现在脸色苍白,一点力气都没有,气息微弱道:“只要祖母让人不将这事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啊。”

“混账的东西!”老夫人很想上去抽她一巴掌,又看到她虚弱成那样子,到底是忍下了这种冲动。

这件事整个侯府都知道了,就算她让大家不要说出去,又怎么能真的封住这悠悠众口。

“母亲,雪儿说的有道理。只要不让人说出去,这件事就……”

“你也闭嘴!”老夫人冲着大夫人吼道,大夫人立刻闭上了嘴巴不再说什么。

老夫人想了一下,对小夫人道:“玉书啊,这件事你去处理一下,让府里的人都不要乱说。”

小夫人早就猜到老夫人会让她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当口应下来,又有些为难道:“母亲,玉书可以让侯府里的人不多言多语,只是那医婆和大夫……”

小夫人说到这里,大夫人立刻明白过来,接过话道:“妹妹放心,那些人都是我找来的,他们是不会乱说的。”

“那就好。”小夫人笑了,看了看安慕锦,安慕锦点头和小夫人一起离开了。

一出瑞雪苑,小夫人就对安慕锦道:“锦儿,你知道大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安慕锦也没有想过要瞒着小夫人,告诉她是大皇子的。

小夫人一听立刻捂住了安慕锦的嘴巴,问她:“是不是端午节进宫时,发生的事情?锦儿,你那时就知道了吗?”

安慕锦点头,“锦儿还小,只是撞见她和大皇子在一起,并没有想到她会怀孕。”

小夫人紧张的拉着安慕锦的手,用力按了两下,叹气道:“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玉娇当年也是……唉,娘亲不和你说这些了。但是锦儿你一定要记住,女人在没有成亲之前不能做逾矩的事情。”

安慕锦认真点头,笑着道:“娘亲放心,锦儿一定会牢记娘亲的教诲的。”

安慕锦觉得她以后都不想嫁人,和男人……应该不会的,也没有那个机会呀。

小夫人有事去忙,很快就和安慕锦分开了。安慕锦独自回锦绣苑,想着小夫人后面没有说完的话。

即使小夫人没有说完,但是安慕锦也能猜到当年的大夫人肯定在嫁给侯爷之前,就和男人有过关系了。安慕锦猜那个和大夫人发生关系的男人,应该是小夫人认识的,都是孟府的人。

关于大夫人的这些陈年往事,安慕锦也不想过多追究。她比较感兴趣的是孟府当年的火灾,只是时间过去太久了,她那时还没有出生,要查也是一丝头绪都没有。

每次她去问小夫人查的如何了,小夫人都说不急。

小夫人不着急,那她也就不怎么着急了,而且她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回到锦绣苑,安慕锦并没有看到惠妈妈,一问之下才知道惠妈妈自从去了瑞雪苑之后就没有回来。

刚在瑞雪苑时,安慕锦就没有看到惠妈妈,她还以为惠妈妈回来了呢。

惠妈妈回来时已经快要二更天了,安慕锦还在灯光前查着医书,冷不防屋子里多了一个人,把安慕锦吓了一跳。

安慕锦抬头一看是惠妈妈,惠妈妈看到安慕锦也不说话,突然跪下来道:“小姐,惠妈妈可能惹了大事了。”

“惠妈妈你快起来,有事慢慢说。”安慕锦将惠妈妈扶起来,发现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手也是冰凉的。

惠妈妈看了看安慕锦身旁的林妈妈,才开口说了这一天她所做的事情。

安慕雪大出血是惠妈妈弄出来的,她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让安慕雪好过。趁着瑞雪苑乱的时候,惠妈妈赶紧逃了出去,又在京城里宣扬安慕雪小产大出血了。

这和安慕锦当初交待的差别太大了,而且她这样做完全是将侯府的脸面都丢尽了,她不敢回来。

到了晚上她也想通了,迟早是回来了,于是就回来了。

听完惠妈妈的话,安慕锦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明天,京城里岂不是都在传侯府的大小姐未婚先孕,以后她还怎么嫁人,侯府还怎么在京城里立足。

林妈妈也是气的指着惠妈妈大骂:“你这样做会害了小姐的!”

惠妈妈又跪下,磕头道:“小姐,惠妈妈知道错了,随便你打骂吧。”

安慕锦看着地上的惠妈妈,想责骂她,又不忍心。

“如果别人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我惠妈妈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会说……”惠妈妈想独揽这件事的责任,话没有说完就被林妈妈给吼住了:“你给我闭嘴!”

转而,林妈妈又对安慕锦温和的说道:“小姐,这件事和锦绣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林妈妈这样说,安慕锦的心也慢慢定下来,看着眼前的人道:“这几天大家都安安分分的在锦绣苑,哪里都不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