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26章 闹开

第126章闹开

谣言实在是太可怕了,第二天安慕雪未婚先孕的事情在整个京城都传开了。而且是越传越难听,有说安慕雪肚子里这个孩子是哪个小厮的,也有说这个孩子是金云堂的。

这件事在侯府炸开了锅,侯府几次想冲进瑞雪苑将安慕雪抓着扔出去。大夫人苦苦哀求,将责任推在了小夫人身上,说是小夫人没有做好处理工作,让哪个下人嚼了舌根。

小夫人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毁的不仅是安慕雪的名声,还有侯府的,她愿意接受惩罚。

现在说惩罚谁又有什么用呢,安慕雪的事情已经传成这样了,他这个侯爷以后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着脊梁骨说教女无方啊。

侯爷为了这件事整天早出晚归,眉头紧皱着,见到谁也不说一句话。

老夫人整日在沁香苑唉声叹气,天天念叨着这是做了什么孽呀,竟然让侯府摊上了这样的事情。

大夫人一方面要宽慰老夫人,还要照顾虚弱的安慕雪,才几天就累的又瘦了一圈。

小夫人也没有闲着,在忙着找到底是哪个碎嘴的人将这件事给传扬出去了。可是这时候即使大家都说了,也没有人敢出来承认啊,侯府的气氛低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在侯府里人心惶惶的时候,锦绣苑的人都屏气凝神,小心的注意着外面的变化。

在大夫人和小夫人带着人来问话时,小夫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全是大夫人问的。

一想着安慕雪现在已经这样了,说不定哪天金府的人就闹上门来要退婚,大夫人就心里不舒服。尤其是看到安慕锦还好好的,越长越好看的模样,她就心生怨恨,很期待这个谣言是从锦绣苑传出去的。

“林妈妈你是教习妈妈,我问你这几天锦绣苑的人可有人外出?”大夫人来势汹汹,看着林妈妈时恨不得吃了她。

林妈妈一向温和惯了,面对这样凶神恶煞的大夫人,也是从容回答:“没有。”

“没有?听人说消息就是从锦绣苑传出去的,你们还想狡辩,全部给我跪下!”大夫人厉吼一声,眼神凶恶的看着面前的这些奴才们。

小夫人一旁皱着眉头,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大夫人,我敢用姓名发誓,锦绣苑的人没有出府过。”林妈妈带头跪下,其他人都跟着跪了。

安慕锦看到大夫人摆明了是来找茬的,不高兴道:“母亲,你这是干什么,想要屈打成招吗?”

大夫人现在是看安慕锦越看越来气,口气不善道:“锦儿,母亲只是秉公办事。”

小夫人看安慕锦要和大夫人吵架,在一旁劝道:“锦儿,每个院子都是这样问话的。”

安慕锦看在小夫人的面子上,没有和大夫人争辩什么。

大夫人在锦绣苑威逼利诱了一个时辰,锦绣苑的人都咬死哪里都没有去。大夫人问不出来结果,没办法才带着人走了。

她们一走,地上的人全部都舒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这样盘问的日子只持续了两天,第三天金夫人闹上了侯府。那时安慕雪已经坐了十天的月子了,脸色也恢复了不少,被大夫人带着去见了金夫人。

即使安慕雪的脸色比之前好了许多,可是和正常人比还是差了一些。而且她流失了那么多的血,也不是这十天能够补的回来的。

金夫人一看安慕雪这样,就知道那些传言是真的,指着安慕雪略显苍白的脸大骂道:“好一个小狐狸精啊,勾引我的儿子就算了,竟然还勾引别人。这么早就爬上了别人的床,下三滥的小贱人。”

一看金夫人这样骂安慕雪,大夫人当然不愿意了,当即就和金夫人吵起来了:“金夫人,我敬重你是将军夫人,但是请你说话客气一点。外面的那些传言一点依据都没有,你凭什么这样说我的女儿。”

“我就说了怎么了。有什么样的女儿就有什么样的母亲,你这个做母亲的也不是什么好货。”金夫人从来都不是怕人的人,和大夫人吵架时那气势十分的足。

小夫人碍着面子,还劝了两人几句。可是两人一点都不听劝,最后小夫人也就作罢了,退回来和安慕锦站在一起。

安慕锦之所以选择站着,那是因为她很担心这两人会打起来,到时候殃及池鱼的时候,她好跑走。

安慕雪端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一动不动,跟个木头人一样,好像大夫人和金夫人不是为她吵架一样。

安慕锦没想到安慕雪到了这个时候竟然会如此沉静,依照她对安慕雪的了解,安慕雪此时应该大哭大闹吧。

“坐月子的人不能生气,不能流泪。”似乎看出了安慕锦心里的疑惑,小夫人悄声对安慕锦说道:“否则的话会很伤身,说不定以后就再也不能怀孕了。”

安慕锦了然的点点头,怪不得安慕雪能够这么淡定呢。

将目光转向了大夫人和金夫人,两人吵的不过瘾已经开始打起来了。

金夫人是什么人啊,从小野惯了,嫁给金将军也是上过战场的人,打大夫人那还不是一个打俩啊。

大夫人也是一个狠角色,自知打不过金夫人,只是抓着她的头发死死的不放手,金夫人也没有在她的手上讨到一点好处。

就在两人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侯爷和金将军穿着服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后面跟着的是金云堂。

“住手!”侯爷和金将军几乎同时吼道。

金夫人一看金将军来了,立刻放开了大夫人。而大夫人得寸进尺,在金夫人松手时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金夫人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打过她,挨了这一巴掌,她咬牙瞪眼,一脚狠狠的将大夫人给踹开了。大夫人被踹倒在地,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徐妈妈看大夫人摔倒了,连忙去扶,大夫人推开徐妈妈,坐在地上撒起泼来,拍着大腿嚎哭起来。

刚刚那一幕侯爷看的清清楚楚,明明金夫人已经松了手,大夫人不松手就算了还打了金夫人一下。大夫人现在所遭受的完全是她自作自受啊,她现在又当众撒泼,这让侯爷心中更加生气,气的肠子都打结了。

“徐妈妈,扶着大夫人回去。”侯爷冲着徐妈妈说道。

徐妈妈以上前,大夫人就胡乱的挥着手,对着金将军道:“金将军,我家雪儿还是个清白的孩子,京城里那些都是谣言。金夫人今天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骂雪儿,就打我,这个理任谁来评都是我受的委屈多。”

金将军眉头紧锁,瞪着金夫人道:“不是说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吗?你疯疯癫癫的从府里跑出来干什么?云堂,你是怎么看你母亲的?”

金云堂才受委屈,自从京城里传言安慕雪未婚先孕,他心中焦躁,想来找安慕雪问问清楚。可是他和金将军都知道金夫人的脾气,为防止她来闹事就一直守着金夫人身边。

谁知道今天早上金夫人说肚子疼,趁机逃出了府。等金云堂知道的时候,金夫人已经和大夫人吵起来了,他只好先去宫门口等金将军,将这件事告诉他。

即使到了现在,金云堂还是不相信安慕雪会背着他和别人苟合。那个曾经写信告诉他喜欢他,让丫鬟告诉他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安慕雪,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今天看到安慕雪那样的沉静,脸色微白,他的心开始有点动摇了。

大夫人哭闹了一会儿,见没人理会她了,自己站了起来,加入了侯爷和金将军的讨论:“雪儿是清白的,这件事谁再说我就和谁拼命。”

金将军看着侯爷,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金夫人见状连忙道:“这样下流无耻的狐狸精,我们金府是不会要的。你们爱将她送到谁的**去,就送到谁的**去吧。”

大夫人气的火冒三丈,又要开骂,这时安慕雪站起来轻声道:“金夫人,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可是你也不需要用这些话来侮辱我。我安慕雪是怎样的人,只要懂我的人知道就好。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儿子娶我,你可以去求太后,让她老人家解除了这门婚事,我无所谓。”

“那正好啊,反正我也看不上你这样的狐狸……”金夫人得意洋洋的话还没有说完,金将军立刻吼道:“闭嘴!”

金夫人恨恨的看了金将军一眼,不过碍于这是在外面要给金将军面子,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金云堂一直注意着安慕雪的动作,听她这样说心疼的都要碎掉了。这一刻他选择相信安慕雪,相信她是清白的。

在金云堂注意着安慕雪时,安慕锦也是注意着金云堂,她想看一看这时候的金云堂是不是还一样的喜欢安慕雪。

结果金云堂果然没有让她失望,他还是那么的喜欢安慕雪。即使现在所有人都在说安慕雪未婚先孕,他还是一样的继续选择爱着安慕雪。

安慕雪能够遇到金云堂这样爱着她的人,实在是她的福气。她之前还不懂的珍惜,真是可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