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28章 整她

第128章整她

要说没事,安慕锦也不希望会有什么事情啊。

只是她刚将金云堂忘记,现在又要她去金府,这让她如何做到真正的忘记呢。

“小姐别慌,只要小姐执意不肯去,我想大夫人也不会将小姐怎样吧。”林妈妈说道。

安慕锦想想也是,现在她可不再是什么庶女了。除了圣旨是她违抗不了的,其他人的意思她还是可以违抗的。

看着桌子上的首饰,安慕锦想这些东西应该是大夫人从库房拿出来的吧。想到此,安慕锦又让如菊连夜将这些东西送给了小夫人。

如菊去了半个时辰,再回来时手里的首饰依旧还在。

“小姐,小夫人说了,不管小姐去不去金府,这些首饰都是小姐你的。”如菊对安慕锦解释道。

安慕锦笑了,还是娘亲了解她。

知道不是因为要去金府才送她这些首饰的,安慕锦心中也没有什么压力,拿着首饰看了一会就让凝烟给收起来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安慕锦如往常一般起床。

刚洗漱好,正准备去给老夫人请安,安慕琴拉长着脸从外面进来。

安慕锦以为她是为了安慕雪和金云堂还能在一起的事情而不高兴呢,谁知道她看到安慕锦就道:“姑母来了。”

安云瑶?

那个狠心的母亲,自从在去年腊月二十九那天将身染重病的孔展鹏放在侯府门口,此后再也没有来看过一眼。就是正月初二来侯府拜年,她都没有来。

没想到这一年都快过去了,她终于想起侯府里还有个她的儿子了。

这段时间,孔展鹏有安慕琴的暗中照顾,身体早就好了许久。而且听如菊说,两人经常夜半一起读书,欢声不断,恐怕早已心生情愫。

再看安慕琴为安云瑶来侯府的事情这么苦恼,安慕锦就猜测到她肯定是担心安云瑶将孔展鹏接出侯府吧。安慕琴喜欢孔展鹏是一回事,若是论嫁给他,恐怕在安云瑶的眼里还是不够格的吧。

“来了就来了吧,你紧张什么?”安慕锦淡淡的说道,故意装作不懂安慕琴的心思。

安慕琴见安慕锦如此,咬着唇不再说什么,昂头在前面走的飞快。

安慕锦以为她着急去给老夫人请安,却没想到她是往回走。

见安慕琴又回去了,安慕锦也没有问为什么,而是继续往沁香苑走。

刚走到门口就能听到安云瑶那尖锐的笑声,安慕锦脚步一顿,有一种很恍惚的感觉。这笑声多么像德妃的笑声啊!

“小姐,你怎么不走了?”凝翠不知道安慕锦在想什么,开口问道。

听到凝翠的话,安慕锦赶紧摇头让自己回神。这里是侯府,并不是皇宫。

深呼吸了几口气,安慕锦才慢慢的朝着屋里走去。

掀开珠玉帘子,珠玉碰在一起发出叮叮脆脆的声音,打断了屋里的笑声。

安云瑶较一年前相比,穿着打扮都比之前看上去富贵许多,不过却不高雅,看上去又艳又俗。

看到安云瑶这样,安慕锦有一种安云瑶发了大财的感觉。

而事实情况也确实如此,这大半年安云瑶在德妃的授意下也做起了皇商。孔祥读书厉害,做生意也很有头脑,抢了安云珊不少的生意。

今天小夫人带着安慕雪去了金府,这里只有老夫人和大夫人陪着安云瑶。安慕锦发现安云瑶坐在了大夫人之前的位置,而大夫人竟然是坐在她的下面的。由此可见,安云瑶现在的地位多么的不一般。

“锦儿来了。”安云瑶笑了一声,接着她身边的一个丫鬟捧着托盘走到安慕锦面前,福身道:“小云给二小姐请安,这是我家夫人给二小姐的见面礼,请二小姐收下。”

安慕锦看着那托盘上的宝石首饰,还有各样的玉件玩意儿,这些都是金子银子啊,烫手的玩意儿,她哪里敢拿啊。

安慕锦站着不动,用眼神去看老夫人和大夫人。

老夫人看到安云瑶对安慕锦也是这么大方,笑的眼睛都睁不开,随意一摆手:“锦儿啊,这是你姑母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安慕锦还是不敢拿,她觉得安云瑶给她这么多好东西,肯定是有目的的。

“锦儿啊,姑母想通了,那件事不怪你。姑母现在有钱了,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小玩意儿,你就当作姑母给你赔不是吧。”安云瑶依旧是坐着,那姿态慵懒的俨然像个高高在上的大老板。

安慕锦让凝烟将托盘接过来,她走到安云瑶面前,恭恭敬敬的福了福身道:“锦儿谢谢姑母厚爱。”

安云瑶这次很大方,不仅给安慕锦带来见面礼,其余几个庶女都准备了相当丰厚的见面礼。就是安慕琴没有来,也有她的份儿。

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安慕锦就带着两个妹妹离开了。

路上,安慕玉兴奋的看着自己的那些东西,笑的合不拢嘴。珍姐儿也是很开心,几次将那蝴蝶样式的头钗往头上比划着。

“锦儿姐姐,你说姑母突然送我们这么多贵重的东西,改日该不会又全部要回去了吧?”安慕玉平时小心谨慎惯了,想的问题都和别人不一样了。

哪有人将送出去的东西又要回去的道理啊,安慕锦觉得安云瑶还不至于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情。

三人分开之后,安慕锦想到安慕玉的话,心里有点不踏实,让凝烟将安云瑶送的这些东西单独放好。若是哪天安云瑶突然发神经,要要回这些东西,她给毁坏了就不好说话了。

安云瑶在侯府吃了午饭就走了,只字未提将孔展鹏接回去的事情。不过她没有提,老夫人她们也都没有问。

快到吃晚饭时,小夫人来了锦绣苑,看到安慕锦憋着的笑怎么也憋不住了,抱着安慕锦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因为大夫人和金夫人有仇,金夫人邀请安慕雪去金府做客,特意提醒不能让大夫人去,所以才由小夫人带着安慕雪去的。

安慕锦觉得金夫人请安慕雪去做客动机不纯,肯定会为难她们的吧,怎么小夫人回来这样的高兴。

“锦儿啊,让娘亲好好笑笑,这憋了一天了,不笑出来简直是难受。”小夫人抱着安慕锦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笑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小夫人才将笑给止住了。只是一想到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她还是忍不住要笑出来。

“娘亲到底是遇到什么喜事了,让你这么开心?”安慕锦早就着急了,但看到小夫人笑的连气都喘不开,只好一直忍着。

“锦儿你不知道,今天若是你去了金府你肯定也会像我这样的。你不知道金夫人有多么会刁难人,她肯定也知道大小姐现在是坐月子呢。让人弄凉水给我们洗手,让我们喝凉茶,吃冷的东西……哎哟……真没看出来金夫人这么大把年纪了,整人的招数还是这么的厉害。”小夫人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

听完小夫人的话后,安慕锦也笑了起来。安慕雪还真是遇到克星了,金夫人故意那样安排,安慕雪若是不从,那金夫人肯定又拿那谣言来说安慕雪了吧。

小夫人笑够了之后又道:“坐月子的女人最忌讳凉东西了,今天大小姐可是遭了不少的凉东西,这对她的身体是有极大的损伤的。唉,女人啊有时候都是因为自己不爱惜自己,所以才给了别人糟蹋自己的机会。”

安慕锦知道小夫人这是借机教育自己,让自己不要像安慕雪那样。

她向小夫人保证道:“娘亲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事情的。”

小夫人呵呵一笑,说饿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了。

母女两人刚坐在饭桌上,还未动筷子,大夫人急冲冲的从外面进来,指着小夫人道:“妹妹,亏我这么信任你,让你带着雪儿去了金府。可你都在金府做了什么,金夫人让她用凉水洗手,吃凉东西,你为什么不阻拦一下?”

小夫人脸色一寒,好好的心情都被她给破坏了,起身冷笑道:“姐姐你错怪妹妹了,妹妹劝过大小姐,是大小姐的脾气太硬,说她可以的。况且那是在金府,不是在侯府,我们做客的只有客随主便了。”

“别在这里说的好听,其实你就是希望我的雪儿落下什么不好的病根,以后生不了孩子,对不对?”大夫人气愤的说道。

大夫人突然这么生气,安慕锦觉得应该是安慕雪对大夫人说了什么。不然大夫人不会为了这件事,专门来找娘亲的麻烦的。

小夫人听到大夫人这样说,脸色也是很难看,很不客气的回了过去:“我可没有那么想,如果姐姐你那么想,妹妹也管不着。”

“你!”大夫人指着小夫人,顿了一下道:“我要将这件事告诉侯爷,是你说天热想喝凉茶,吃凉菜的。你这样心思歹毒,为的不就是想害我的雪儿吗?”

“你说什么?”小夫人柳眉倒竖,瞬间明白是安慕雪从中嚼了舌根,说瞎话冤枉了她。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我现在就去找侯爷。”大夫人说罢,又急冲冲的离开了。

看到她走了,小夫人气极反笑,拍着桌子道:“真没想到大小姐的嘴巴越来越厉害了,都陷害到我的头上了。锦儿,这顿饭娘亲不吃了。”

“娘亲,别动气了,先吃了饭再说吧。”安慕锦看小夫人要走,连忙拉住她,“安慕雪向来都是白了往黑了说,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倒霉受罪的都是她自己。”

“金将军一生只娶了金夫人一个,连个小妾都没有,可见金夫人整人的本事非常了得。娘亲怕这次她连我一起算计了,到时候再和安慕雪来个里应外合,吃亏的是娘亲和你呀。”小夫人担忧的说道。